第11章 11

作者:edith7
更新时间:2022-11-16 17:40
点击:278
章节字数:131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吴奴!将军招你过去,快点!“


一个女军士在奴棚口喊道,吴初凉手中的碗刚端起来,此刻只能放下,快步跟上


旁边的奴隶传来可怜而又幸灾乐祸的眼神,现在是奴隶唯一的放饭时间,错过了就只能生饿一天,吴初凉却暗暗松了一口气,白日营中猎了一只野猪,烤的油脂四溢,将军直接提了只猪腿回来,用小刀片了递给她吃,吴初凉一个没注意,吃的太撑了,那一碗米粥端在手里时她就犯愁,暗暗咬牙准备硬塞下肚,这下刚好解了围


女军士快步走在前面,时不时斜眼打量她,吴初凉心虚的深低下头,生怕被看出端倪,她暗自上手掐了掐自己日渐圆润的腰身,心中警示万不能再这么吃下去了,要控制


进了帐,将军铠甲未卸,傍晚时分这人带着一队轻骑出了营,现在应该是刚回来,她迎上去接手,这一套她现在已经做的很习惯了


穿着铠甲的将军显得魁梧而臃肿,一点点卸下铠甲,就现出位腰细腿长的妙龄女子来


不说话时威严有力,一说话不知为何,总透出些憨傻:“你白天跟我讲的那个猴子,被压在山下了,后来呢?如何了?“


初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话脱口而出:”你大晚上的唤我过来,就是为了听故事?“


说完自己先愣住了,许是面前这个人与她相处太过温和,让她一瞬间几乎忘了两人地位差,说这样不敬的话已经足够她被拖出去乱棍打死了,眼前人却肉眼可见的委屈起来


“可是,我是真想知道那猴子之后怎么样了啊,那,你先去歇着,明天再讲?”


吴初凉看着她那小心试探的表情,忍不住想发笑,不自觉的哄到:”我先去打些热水,伺候将军洗漱,然后再给您接着讲好吗?“


威武的一军统帅立马就高兴起来,连忙催她快去,嘴上还纠正道:”跟你说了多少次,私下里叫我别浦,不要将军将军的。“


月色正浓,吴初凉在打水的间隙抬头看见圆月嵌在空中


“别浦”


她喃喃的念着这个名字,在南军时她就听说过这个人,北人先锋军统领,所到之处血流成河,一个杀人吃骨头的女疯子,传说她夜夜采阳补阴,男女不忌,可谁又能想到传说中的女夜叉,竟是这么个喜听故事爱撒娇的女子


吴初凉苦笑叹气,多年前山洞中救下的这个人,于自己来讲到底是厄运还是善缘,她此刻是真的糊涂了


接过吴初凉递过来的热面巾,别浦用力的搓了两把脸,自从身边有了阿凉,她觉得连日子过的都精致了些,原先她最是不耐这些个麻烦事,现在被这小娘一项一项安排生活起居,竟觉出些意趣,这段时间先锋军驻扎休整,她深刻反思是不是因为太闲了,以至于心里总惦记这人,只有见到她在身边才觉得踏实


这样不好,她看着吴初凉微弯着腰身细细掖平床铺,别浦想起刑姥姥送吴初凉回来时的话


“将军,小人查过了,这南奴名叫吴初凉,不是军妓,是给那南营军医打下手的医士,背景倒是清楚干净,不会是南边的探子,但毕竟是南人,您又身居要职,小人斗胆提醒一句,您第一次收私奴,难免新鲜,宠是宠,但该防还是得防着,毕竟,南人鬼道,保不准转身就刺您一刀。“


别浦不自觉得从怀里摸出那把匕首细细抚摸,之前这小娘倒是真有机会刺自己一刀,不知道将来若再有这样得机会,她会不会毫不犹豫的下手?


应该会的吧,毕竟是她们之间隔着国仇


别浦苦笑,收起匕首,蹿到小娘身边阻她继续忙活,要求今日秉烛讲猴子,看着她一脸无可奈何又拿她没办法的表情,乐呵呵的想


恨就恨吧,捅一刀就捅,反正现在她要听故事,将来,指不定她还不乐意活了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