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10

作者:edith7
更新时间:2022-11-15 16:21
点击:273
章节字数:226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御庭镇的天气说变就变,年一过春就来,各家各户收起了棉服,敞开了门窗,开耕春种


吴初凉按例到赵家给老太太瞧脉,老太太一看到她进屋就笑咪咪的招呼她做到身边:“吴娘子上次过来还是年前呢,这会瞧着长了些肉,之前太瘦了,现在好,气色都好了。”


“托您的福。”吴初凉坐在老太太身边,一边诊脉一边陪老太太聊天,聊着聊着,话题就转到近日小镇上风头正劲的人物,吴初凉她堂姐吴阿普


“吴娘子,你这这个堂姐可真是个人物啊,那谭二那么傲气的主,都被治的服服帖帖的,哎呦,咱老太太就是腿脚不好出不了门,要不也想去瞧瞧,都说那波斯大马得有两人多高,谭二训了三天愣是不灵,你堂姐三两下就给收拾服帖的,哎呦,看的都说你堂姐飒的很,你啥时候把她也领来,让老太太认识认识。”


这不说还好,一提吴初凉就忍不住扶额叹息,按理说别浦诈死,应小心谨慎低调度日,结果可倒好,难为自己日日提心吊胆,这人却全不在意,天生就是个招事的主,年还没过完就非吵着要出去找工,说什么己不是软脚虾,过日子不能靠婆娘养


初凉寻思她应该是在家憋闷,去寻个工打发时间也好,嘱咐再三放出去,结果还没过晌午,就有一群半大小子跑来让她赶紧去镇西头谭大爷家的马场瞧瞧,初凉以为别浦出了事,吓得浑身发抖,甩了手中的药碾子就往马场奔


火急火燎的过去一看里三层外三层围着一群人,初凉顾不得其他,拼尽全身力气挤进去一看,自家那祖宗正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得意洋洋的冲父老乡亲们拱手致谢,耳边叫好声此起彼伏,初凉一颗心如那马蹄乱跺般狂跳不止,五感此刻才慢慢恢复,汗水浸透了衣服,她恶狠狠的摸了一把脸上汗水,恨不得立刻上前揪住马上人的耳朵关进家中喂上三天青草


原是这人出门寻工,也不知怎么的找到了谭家马场,看到谭二在训一匹波斯种马,就在旁指点了两句,谭二不屑一个妇人指手画脚,两人竟就这样杠上了,谭二吵吵着别浦要是能在半日之内将这马驯服,就将马送给她,别浦也不客气,伸出手指说一个时辰足以,这可彻底激怒了谭二,叫来了乡民见证,成了,马送给别浦,不成,别浦就入他谭家做仆役。如此人是越积越多,初凉到时刚好看到的就是别浦得胜的一幕。


想到此处,初凉连诊脉的手劲儿都大了几分,咬着牙苦笑道:”让老太君您见笑了,我那堂姐久居北边,染的一身的匪气,她那人浑的很,实在是怕领来冲撞了您。“


老太太一听连连摇头:”吴娘子你这就见外了不是,这人呐,还得像你堂姐那样,洒脱些,像老太太我一辈子就是因为太守规矩,日日被锁在这后堂,等老了,想为自己活两日了,却发现走不动喽。“


老人慈爱的看着初凉,从她那状似嫌弃的语气中咂摸出一丝甜蜜,她一生享太平经战乱,见多识广,早就窥见了些许端倪,也不点破,只乐呵呵的嘱咐:”我瞧着自从你那堂姐来,你人也精神了不少,这是好事,好好过,人这一生,说到底得为了自个高兴,打你第一次来,我就瞅着你入眼缘,当你是自家孩子,你也别见外,下次得空,把她带来,老太太给你撑撑腰杆子。“


这话超出了初凉的预想,她一时被涌上来的复杂感情堵住胸口,说不出话来,眼眶慢慢泛了红


如今算来,离父亲去世已经13个年头了,也许是双亲弟弟在天庇佑,在14年灰暗坎坷后,那些遗失的美好,似乎又都慢慢找回了她,初凉感激的握紧老太太的手,郑重道:“谢谢您,您放心,下回我一定带她来给您请安。”


出了赵家,吴初凉的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眼泪还含在眼框中,感动的情绪尚在脑袋中嗡嗡作响,抬眼就看到了刚刚话题的主角


吴初凉的眼泪这回没控制住,掉下来了,不是感动不是欣喜,是惊的!


她们家的这位祖宗,鼎鼎大名的吴阿普,站在路中向她热情洋溢的招手,她的身边竟然还有一头皮毛崭黑的,驴!


此驴经过精心打扮,头绑一朵红绸大花,身披一块花绸绒布,绒布之上还绑着一个比马鞍略小的座,大花耷拉下来明显挡了驴子的眼睛,惹得驴子连连点头喷嚏不断


吴初凉沉默了,非常想装作不认识这一人一驴,转身回去


别浦是绝对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远远看到她放开嗓子叫唤:“阿凉,阿凉,阿凉。”


得,吴初凉赶紧快走几步,止了她的撒欢,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


别浦迎上去,看到她眼眶红润,瞬间周身气质一凝,沉声道:“你哭了?怎么了。”


吴初凉刚才被这炫彩的驴子夺了心智,忘了掩饰,此刻一见别浦严肃忙道:“没事,风沙迷了眼,揉的狠了些。”


“真的?”


“真的!”吴初凉不欲多做解释,指着驴问:“这是哪来的?”


别浦瞧着真没事,放下了心,周身的傻气就又溢了出来,牵过驴子得意洋洋的向初凉展示:“那个谭二不是输了我一匹马嘛,我要那马也没用,就跟他换了头驴,阿凉,你快试试?”


“试试?“吴初凉疑惑的瞪大了眼睛


”对啊,坐上去试试啊。“别浦说罢双手扣住初凉的腰身,往上一递,吴初凉等字刚出口,就已经侧坐上驴背,口中含着的下字被直接吓成了一声短促尖叫:”啊!你个混蛋!“


别浦被骂了也浑不在意,乐呵呵的嘱咐:”坐稳,坐稳。“牵着驴子走了起来


这驴子个头不高,走路也是稳稳当当,鞍子竟也是软垫,旁边还有个挂扣刚好放手杖


吴初凉初时有些害怕,慢慢的也就习惯了,好奇的打量这驴子头上带着的大红花,别浦瞧着初凉脸色减缓,心中也是暗暗得意:”怎么样,不错吧,以后你再出诊,就骑这头驴子,不累。“


吴初凉看着这个为她牵驴的人,暖的人身体都泛出痒意


”那个谭大“


”谭老爷?“


”对对,就是他,让我去他马场上工,驯马 “


”你要去吗?“两人一边慢悠悠的往家走,一边慢悠悠的聊天


”去啊,给不少工钱呢。“


”工钱不重要,别浦,你若喜欢,咱就做,不要勉强。“


”喜欢喜欢,工钱也很重要啊,阿凉,我有工钱了,我已经吃了三天的素了,我要吃肉。“


”一码归一码,没门“


”堂妹。。。。。“


”叫什么也没用!“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