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7

作者:蝸牛蹦恰恰
更新时间:2022-07-21 17:14
点击:186
章节字数:417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三人回到快闪店,赵地锦向爬牆虎的工人们简单的介绍李有闲,非常简单的那种介绍。


〝这是个图纸师傅。〞


〝……〞怎麽办到的,瞬间听起来档次低了不只一级,李有闲本来想开口补充自己的头衔,但工班看上去有几个跟流氓没两样的人物,她又闭上了嘴。


小胖敦呵呵笑着,先起了个头。〝唔是採购跟泥作都有负责的小胖敦,刘清敦,家裡有一间从日治就开始营业的磁砖店在潮汐镇,就做老崎装修,有空可以过来串门喽。〞


〝我是秀秀,主要是水电。〞林秀秀皮笑肉不笑地说。


〝我主要是木作,叫金光。〞木作是一个穿皱皱的POLO衫的中年男子。


〝信强,泥作跟油漆。〞信强是个浑身刺青的高大男人。


〝我什麽都会一点,我姓黄,大家叫我黄牙。〞


什麽都会一点,就是学徒嘛。李有闲在心裡嫌弃地想着,并且注意到了先前对她开低俗笑话的工人含煳介绍完自己的名字后,自动退到了人群后边去。


黄牙小声对林秀秀问道。〝庙的地基都规划好了,我们哪裡还需要图纸师傅?〞


〝我们不需要图纸师傅,阿虎要她自然是有别的原因。〞

林秀秀想起那天绿茶在会客室桌上留下了一堆作品,她翻看了绿茶履历,上面有很多证照资格。〝绿茶有建筑师资格,她批准过的图才能合法使用。〞


〝喔,是个读册人。〞黄牙挑眉头。〝以前村裡盖庙就没听说需要读册人。〞


林秀秀翻了白眼。〝以前是以前。你来爬牆虎之前,村子裡哪个做土水的能来百货公司接这种快闪店的工活?今年你选择跟着阿虎做事,现在不是也接到了吗?〞


〝好啦,我耳朵快长茧了,别再对我念班长经。〞


〝你只要知道,跟着阿虎就永远有工开,其他不用想太多。〞林秀秀看着绿茶对赵地锦一边说话一边对一旁展示柜指指点点,露出厌恶的表情。


林秀秀认为自己懂阿虎,虽然阿虎对未来的规划从来都是隻字不提,但她知道阿虎绝对有着更远大目标。现在潮汐镇裡很多工班在抱怨人口少了,都快没工开了,阿虎却总是有办法找到新的活做,爬牆虎今年可以接到百货业快闪店的活,来年相信只多不少。


厂商来电了。李有闲从旁偷听赵地锦的对话,得知厂商已经同意跟楼管再讨论狗笼的位置,而网红到时候该怎麽搭配商演也会再进一步通知,李有闲以为赵地锦会特别开心,但是赵地锦挂掉电话后,提都没跟自己提进度,继续跟李有闲讨论柜位的高低跟颜色。


厂商之后又打了几次电话过来,其中一次赵地锦把电话交给了李有闲。〝…是,我认为宠物的帽子最好不要规划在这麽窄的地方,因为消费者一定会给自家宝贝试戴,到时候客人挤在一起就直接挡住消费动线…〞李有闲在电话裡跟油系boy认真解释为什麽建议更改。


小胖敦拿了一袋便当到了李有闲跟前,她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还什麽都没有吃,小胖敦说:这是刚刚阿虎叫唔去买的,唔们都已经吃过饭喽,赶紧妳去找个地方吃先吧。


竹盒子装的便当正散发着热呼呼的香气,李有闲端着盒子傻愣愣地看着班长。

赵地锦刚挂断电话,回头就望见小狗眼一样的李有闲,忍不出露出微笑。


李有闲知道班长在笑自己,但这个笑容着温度。

李有闲这才意识到这可能是美女班长第一次真心实意地对她笑。


〝妳一大早就发讯息给我说妳画完了,我就在想,这两天妳有没有好好休息跟吃东西。〞


李有闲老实摇摇头,到目前为止应该已经两天没睡了。


〝那妳至少坐下来吃。〞赵地锦交代了小胖敦一些事。〝我跟妳一起去吧,我也想喝点东西。〞


外面已经是黄昏时段,他们俩并肩走着,直到在室外的一处长椅坐下,李有闲两脚併拢,将便当盒放在膝盖上准备用餐,赵地锦主动拿出纸巾给她擦手,这时李有闲才注意到班长的手一直都是保持得乾乾淨淨,没有伤疤,不像其他工人的手。


一个做工那麽多年的人,却能保持两手乾淨无伤痕,看得出来赵地锦做事非常谨慎,她的手指关节以一个女生来说偏粗,甲沟很深,指甲修剪得很乾淨但甲形并不漂亮,或许这是她长期付出劳力的证明。


李有闲看着自己的手,细长滑腻,没有深深的手纹,还做着漂亮的美甲,她并没有什麽得意的感觉,而是觉得起初见面时,说愿意亲自监工的自己很可笑。


李有闲先前觉得做设计的自己很能吃苦,拍客户马屁的自己也很能吃苦,但搬个柜位都吃力的自己,真的能吃得了工地裡的苦吗?


李有闲以前觉得大多数的工人都是些流氓,他们是一些不想花时间栽培自己的人,只能出卖劳力换取生计,李有闲看太多老了会落下一堆病根的搬运工,她没有同情过他们,这是不勤奋的后果。李有闲曾经遭过客户的骚扰,因为客户觉得自己有钱所以无所不能,李有闲也曾经搂过撒娇助理的腰,因为她是上司,所以被崇拜跟巴结都实属正常。


她今天看见工人们对赵地锦的敬畏,回想起自己初次见面看赵地锦的轻薄眼神,看着对方的身材,偷偷窃喜那些细腻的接触,突然感到惭愧。


〝辛苦妳了,我今天本来只是想叫妳过来看看走走,没想到会让妳参与那麽多事情。〞


先打破沉默的是赵地锦。


〝没事,我自己也很喜欢做这些事。〞如果不喜欢搞装修搞设计,当初就不会选择这一行了。


〝班长做这行很久了吗?〞李有闲突然很想知道赵地锦的私事。


赵地锦放下矿泉水,点点头。〝我十几岁就在工地裡帮忙了,正所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家裡条件不好,我一直都是半工半读。〞


〝想要赚钱,应该还有其他工作可以选,做土水是最不轻松的。〞


〝赚钱没有轻松的。〞赵地锦露出一个浅笑。〝况且乡下地方没有太多职业能选择。年轻的女生如果想要多赚钱又不想去包槟榔,做土水可算是待遇不错。我算幸运,当年的工班肯收没技术没资历的我,我可以一路半工半读存点钱,可以看一个师傅做事,多学一门技术,一路看看做做,渐渐也就能自己独立了。〞


包槟榔是很客气的说法了,现在偏远地区的交流道还是可以看见很多穿着透明的姑娘在玻璃小房裡包叶子,一粒五十,两粒一百。赵地锦长得那麽美,如果跑去做槟榔西施,李有闲觉得自己一定会吃到像黄牙那副德性,她赶紧掐灭这些幻想,不是才说好,要尊敬班长的吗。


赵地锦发现李有闲发呆了,她没有怀疑对方正在脑补什麽剧情。〝那妳怎麽会想要做一个室内设计师?〞


〝我父母都是做差不多的行业,所以我从小就耳濡目染,自然就走上这条路了。〞李有闲有些尴尬,她一毕业就能进最好的设计师事务所,起初也有靠着家裡的关係。


〝妳跟家人一起住吗?〞


李有闲摇摇头。〝他们都移民了。〞


〝那为什麽妳还留在这裡?〞


因为他们是很虔诚的教派信徒,没办法接受我是个同性恋。〝留在家乡打拼挺好的,加拿大听说很无聊,况且我爸妈也只是因为我哥哥在那边的事业需要他们帮忙。〞李有闲耸耸肩。


趁着这个机会李有闲把图纸交给赵地锦。〝班长,妳要跟我说实话。〞


〝怎麽了?〞


〝妳带我实地考察,是不是逗我玩?其实妳都已经安排好怎麽打地基了。〞


赵地锦将拇指跟食指的指腹靠在一起,比了一个手势。〝一点点逗妳玩。〞


〝……〞看来逗着玩还有分多少呢。


李有闲呈上来的资料,关于用材承重力多少都写得很详细,都是顺着先前地基的架构去规划,前两种方案跟赵地锦心裡所预估的差不多,主要是使用外观为软性石材的贴片搭配轻砖的结构去製造牆壁,不过硬化的添加剂听都没听过,似乎有一定技术的工厂才能进货。


第三种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彷石造型工法?。〞


〝可以省下绝大部分的石材。〞李有闲补充说明。


〝虽然材料可以省,但除了混调料跟配方,製作对泥作师傅的技术也很有要求。〞赵地锦说得婉转,意思是工班的泥作师傅办不到。


这是一种使用镘刀或刮刀等工具将厚涂的混拟土彷製成石材的表面,通常需要匠人型的师傅才有这样的工艺,但如果真的按照这个考量去製作,甚至可以省略很多石材运费。


〝这个我会。〞李有闲拿了几张照片给赵地锦看。〝我有一个老顾客非常要求设计师亲临现场,事务所经常会为了他而请到匠人级的师傅们从旁协助,因此我当时因缘际会也跟着学了一些手法,我能教妳的泥作师傅,只要他愿意学的话。。〞


委託人指的就是陈咬金,李有闲发现赵地锦并没有认出来她形容的委託人是谁,赵地锦对于李有闲的无偿之举,露出了大大的微笑,李有闲这才发现她竟然已经有一点鱼尾纹。


〝我刚刚说一点点逗妳玩,其实是因为大部分的原因是其他。〞赵地锦低下头,不由得说出心裡话。


〝因为我想知道妳会怎麽做、怎麽想。我没有读过大学,很多东西都是靠自学的,我觉得自己的视野跟技术再怎麽努力都是有限。而妳跟我来自不同的地方,所以我想见识一下。〞


班长说得简单,但其中要付出的努力可想而知。李有闲回想起那个敢对自己开黄腔的工人遇见赵地时的畏惧。〝互相学习吧,我从妳身上也学了一些东西。〞


〝客气了,我只是做工的。〞


〝班长,妳不要再说什麽只是做工的,我最少都听三遍了!〞李有闲阻止她。


〝只有那些看不起自己工作的工人才会这样称呼自己,他们都是做一天算一天,上班出卖劳力,下班回家就只懂得打游戏跟浪费时间,用莫名其妙的自信去骚扰女孩子,而妳,妳跟他们完全不一样,妳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女强人。〞


〝女强人?呵呵,不错啊。〞赵地锦认为这个称呼很有意思。〝秀秀总说我应该是一个男生,但我比较喜欢妳的形容。〞


〝那个秀秀跟妳什麽关係呀?我看妳们关係好像挺好的,其他人都叫妳班长,只有她跟小胖敦称呼妳叫阿虎。〞李有闲口气乾巴巴。


〝在工班,大家特别喜欢互相叫外号,我一开始的外号是爬牆虎,后来秀秀改称我叫阿虎,过几年认识了小胖敦,他也跟着叫了。秀秀是我以前读书时的同学,可能工科向来很少女生,所以她加入工班后一直很黏我。〞


哈!原来只是个同学啊,那请问自然捲女妳在嚣张什麽?李有闲充满恶意地想着。〝喔,我以为妳跟她是什麽关係…〞


〝恋爱关係是吗?〞赵地锦自己接了话。〝很多人误会,但并不是。〞


〝班长有男朋友?〞不要有,不要有,拜託不要有。


赵地锦摇头。


〝吕、吕、女…朋友?〞李有闲差点咬到舌头。


赵地锦又摇摇头。〝我没交往对象,工作很忙,睡觉时间都不够了,不会考虑这些。〞


〝……〞都25岁了妳青春期都过去快十年了,到底有多忙。

李有闲有一种情绪複杂的喜悦,但赵地锦既然不是圈内人,她决定不要去深入探讨这种感觉。


她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李有闲以为班长会再问自己为什麽会找上爬牆虎工班,可是赵地锦却没有再提起这件事。


当天色完全暗下来,赵地锦表示回家会认真回復图纸的方案,时间不早了,她们就在这边分别。


〝我已经好久没有跟人聊过这麽多。〞赵地锦丢掉宝特瓶。


李有闲意识到她也是如此,她已经好久没有体会过纯粹的谈心。


〝我明天还能来找妳吗?〞李有闲觉得说的不妥〝我是说,我也无聊,不如到工班做个帮手。〞


赵地锦的笑容又一次勾出了眼尾的细纹,在路灯的白光下,李有闲觉得她漂亮的五官看起来更加深刻。


赵地锦说当然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