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6

作者:蝸牛蹦恰恰
更新时间:2022-07-21 17:14
点击:179
章节字数:49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自从离开事务所,李有闲已经几个月没有像今天这样三十几个钟头持续绘图,手机讯息提示声将她惊醒,额头还带着趴睡的压痕,她抓了抓鸡毛乱翘的头发,连忙拾起手机查看讯息。


赵地锦(虎):妳画完了?


忙裡偷闲:已经好了,我画了三个版本,档案有点大,用信箱发给妳?


约隔半小时,才收到来自赵地锦的简短语音:我晚上再来看吧,不好意思,现在有点忙。


李有闲注意到她说话时背后传来熟悉的音乐,放大声音反复再听几次,她确认了这是某个商场的主题曲。


忙裡偷闲:妳人现在正在高雄?


赵地锦回复语音:是的,我在海神时尚广场,工班正在展览馆。


海神时尚广场是百货公司跟展览会馆结合的複合式大型商城。李有闲搜寻一下海神时尚最近有什麽品牌展要举办,页面一打开就是猫猫狗狗们的可爱头像,原来海神时尚正在为一年一度的宠物展做准备,这种时期工班很常在百货公司接到临时的木作、装置和灯光摆设等的短期工活。


李有闲兴致勃勃,左思右想发了询问。:妳们是去做展示柜吗?


赵地锦(虎):也做,主要是厂商雇用我们为快闪店做商业布置。


商业布置是空间设计与商业的结合,既可以使环境美观,又可以增加消费者的品牌印象,例如快闪店或橱窗艺术就属于其中,属于工程短,报价高,还能迅速为设计师累积名气的好差事。当然品牌方也不会随便放出空间设计的规划邀请,他们多半只会邀请艺术家、知名设计师或者大型事务所的设计师来负责提案规划。


李有闲先前还在事务所的时候,曾经接获海神时尚的提案,她负责的规划区至今都还是一处地标。


赵地锦刚刚虽然说了在忙,李有闲还是想去参观,思来想去,挤不出合理探班的理由,只能打消念头。


赵地锦脖子挂着汗巾,支手从货车上跳下来,她跟两个工人一起在货车下方接应三人抱的大型箱子,原先堆满的货车陆陆续续清空了,大家轮流运用推车将货品一台一台推进会场,其中一个满身刺青的壮汉问道:能不能先抽隻菸?听见这句话,现场几个早就犯菸瘾的工人都抬起头来等答案了。赵地锦环顾四周,评估上午的进度也差不多了,决定提早放大家休息,林秀秀本来还想留在赵地锦身边,却被两个关係好的男工人半推半拉着一起抽菸去了。


赵地锦不抽菸,但似乎也有自己的安排,她交代小胖敦帮忙看着会场摊位和货物,独自一人前往海洋时尚的深海广场,人潮密集的拱形广场中,一处由名牌店深金贊助的大型地标就坐落于转角处,一个父亲正在大鲸鱼前帮两个孩子拍照,时间刚好一过准点,鲸鱼开始发光跟唱歌,头上喷泉发出点点星光,母亲指着灯光回应孩子提出的问题,直到他们一家人高高兴兴地离开后,赵地锦才独自走向前,也对着鲸鱼拍了几张照片。


赵地锦若有所思,发讯息给李有闲,问她想不想过来会场看看?


几乎是秒回。


忙裡偷闲:好呀+V+


〝……〞赵地锦彷彿从文字中看见傻白甜双眼发出点点星光。


工人们刚刚架好快闪店的布景,忙进忙出,轮流从箱子裡将包着保丽龙的商品一个一个拿出来拆开,李有闲探头探脑地在摊位旁观望,自从赵地锦发了定位给她后,人就一直联繫不上。


一个把上衣拉到肚皮上散热的腹肌男,注意到了李有闲游走在柜位上的目光,他露出一口老菸枪的黄板牙,嘿嘿笑道,低声对正在安装电线的林秀秀说:有个正妹正在偷看我。


林秀秀翻了白眼,直觉想吐槽黄牙,可是当她认出站在那裏所谓的正妹竟是李有闲,立刻压低身体把自己缩小在黄牙身后,试图隐藏自己。


可能是李有闲站得太久,一个工人竟然主动凑前揶揄她。有何贵干?男人笑得猥琐却自当风流,特别加重了尾音。


说三小,宁愿找贞子也不是找你。李有闲想来都引起注意了,还不如直接说。〝我想找工班长赵地锦,请问她在吗?〞


赵地锦的名字好像是触击现场每一位工人,瞬间他们都停下手边事务,全数往这个方向看过来,好奇是谁来找工班长了。


〝…我是来探班的。〞谁说男人不八卦,工人就是最八卦的。李有闲赶紧解释来意。


黄牙用从头到脚的视线审视李有闲,贴近林秀秀的背低声说。〝第一次有人找班长的理由是来探班的,欸,妳说会不会是班长的这个?〞他翘起尾指。


林秀秀冷哼。〝你到底要探我口风几次?就算阿虎会喜欢女的,也不可能是这种型。穿得这麽绿茶,人估计也是绿茶。〞她继续埋首处理灯光。


〝这评价过分了啊。〞黄牙说,他看李有闲穿着蓬蓬袖的粉上衣搭配白色高腰瑜珈裤,好身材崭露无遗,忍不住称赞。〝绿茶好,绿茶妙,喝了绿茶呱呱叫。〞黄牙顺口熘把自己幽默得呵呵笑。〝秀秀啊,搞不好绿茶真的是班长的女~彭~友,因为班长的女生朋友喔,只可能是妳这种男人婆—唉呦!〞林秀秀用手肘不留情的撞在黄牙的腹部上,没防备的黄牙痛叫出声,这个动静吸引了李有闲的目光,她终于注意到角落躲着的林秀秀。


太好了,终于遇见一个认识的了—但也不熟。

李有闲招招手,模样是积极却表情尴尬。〝嗨~妳还记得我吗?〞拜託妳说记得。


林秀秀见躲不掉了,小声啧了一下,从黄牙身侧走出来,她站直腰,双手交叉在胸前,表情还是李有闲印象中那麽臭。


〝我们班长人正在忙,她在跟人谈正事,没空,妳要不要先回家?〞


喂,妳都不问一下,我是来干嘛的吗?


〝…是班长约我过来看看的。〞李有闲客气地说,心裡暗骂。


〝那下次再约吧,她没空。〞林秀秀摆摆手,转身继续处理电源。


〝…〞

妈的,感觉被自然捲女莫名其妙的针对,该不会她真的是班长的女朋友吧?


〝水姑娘还站在这是不想回家吗,好呀,那妳跟哥哥我回—〞刚刚说有何贵干的工人准备靠近李有闲,小胖敦立即冒出来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唔知道她在哪裡,唔带妳过去吧。〞


李有闲看小胖敦个子小又长得和善,评估这人应该还可以信任,于是跟着他走了。


刚刚被小胖敦阻止的工人啐了一口,对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骂骂咧咧:干恁啦啊,开一点小玩笑有甚麽关係,你们说,这个肥仔有什麽好紧张的?还是说他其实想自己跟妹仔聊?


没有人附和他的话,只有一旁正在调油漆的刺青男头也不抬地说。〝你只是临时被叫来的搬运工,不懂我们工班的规矩很正常。胖敦刚刚是在救你,因为工班每个人都知道,从来不会有无关紧要的人来找班长,假如她是厂商派来的人,那你开这种玩笑就是得罪大家的饭碗了。〞


这个搬运工看刺青男长得壮实,也不敢再说下去。


〝大家都叫唔小胖敦,这是我小名,从小叫到大了。〞小胖敦圆圆的下巴抖动着,他无论谈吐言行都有一种友善的可爱,这是李有闲第一次在爬牆虎遇见那麽招人喜欢的人物。


李有闲拐着弯想探听林秀秀的敌意。


〝秀秀啊,她是唔们班的水电师傅,脾气比较差,可是人没恶意,妳千万别跟她较真。〞


最好他妈的没恶意。李有闲呵呵笑着表示没问题,但是眼神跟个死人一样。


〝阿虎平日是一定会好好回复的人,现在找不到人,唔猜啊,是还没跟厂商代表讨论出结果。〞


想起通讯名字上的(虎),李有闲很快就意识到这是赵地锦的小名。〝班长在跟代表谈什麽很重要的事情吗?我现在过去会不会不太合适?〞


小胖敦看着李有闲,心想:唔还以为阿虎安排妳过来就是为了解决跟厂商的事,难道是唔猜错了?


〝事情很重要,但阿虎既然今天约妳过来,那应该是可以过去打声招呼的。因为厂商跟唔们订做一个手工狗笼,是个单价很高的商品,厂商想让更多人看见这个狗笼,阿虎不满意他们摆放的位子,就跟代表起了争执。〞小胖敦想,既然再过两天商品也会被展示出来,还不如让李有闲看照片。


这可真是巧夺天工,狗头那种恶狠狠的感觉都做出来了,嘴巴裡的闸口还可以远端控制,随意开合。李有闲看出了这是几天前在工作室裡看见的焊接半成品。〝厂商定价是多少?〞


〝八十八万。〞


…虽然很漂亮,但有钱人的荷包也不是那麽好赚的。〝这个定价应该是炒作的成分多一点。〞


小胖敦苦笑。〝应该是喽,厂商希望狗笼能再更有话题争议性,所以想在摊位设一个两米高的展示台放置它,并且到时候会雇用网红在狗笼裡面待着,供大家拍照。〞


〝……〞三小玩意儿,厂商当宠物展面向的观众群体是车展裡面疯狂拍照的X汉吗?


〝阿虎就问厂商的代表为什麽要把狗笼摆那麽高,得知原因后就一直在劝代表打消主意。〞


说着说着,李有闲已经看见赵地锦跟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在说话,他们聊得太投入,甚至没有注意到李有闲的接近。


〝妳们工班收了钱,该做的事情好好做就行了,妳现在意图阻止的行为已经构成一种干涉,算是违反先前跟我们签下的Contract。〞说话的男人拉了拉西装外套,好像在整平不存在的布料皱纹。


赵地锦语气平平淡淡。〝我只是提议,提议降低设计的争议度,舆论如果因此往负面的方向发展,我们工班是狗笼的实际製作者,也可能连带受牵连。还有你们要求设计放置狗笼的展柜面积规划的太窄了,模特儿如果站姿重心不稳,是有可能连笼带人一起从高处摔下来。〞


〝展柜再宽一点,那还能近距离无死角拍网红吗?〞男人笑了,他甚至没有试图隐藏讥笑的态度。〝做好你们的展示柜,把商品按照图纸顺序依次放上去就好。既然术业有专攻,你们不懂的,就不要插手了。〞


对于这种赤裸裸的职业歧视,赵地锦依旧保持沉稳态度,可是李有闲愤怒了。


她甜甜地说了一声不好意思,让谈话中的两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请问您是…?〞李有闲鞠躬,礼貌的询问男人身份。


〝我是厂牌Stunning的brand communication and~ event planning manager 〞


喔,原来这是一个油系boy。


李有闲虽然很想回一句:我是Boston Ivy的interior designer and~~~Marketing planning manager,但这种百分之百得罪人的行为,想想就算了。〝我是爬牆虎工班长的朋友,刚刚也看了活动的展场位置,斗胆想给场面规划出点意见。〞


男人似乎已经被劝烦了,挤出一张敷衍的假笑,动作看着就准备离开了。


〝我是从卓越设计事务所出来。〞李有闲虽然跟前东家闹掰,但耐不住名气好使,还是把前公司的名字搬出来了。


听到设计业指标的卓越设计,男人收起脚步,认真打量李有闲的态度似乎在说:这女很年轻啊,真的在卓越待过吗?


李有闲再想想还有什麽履历抬头可以吸引油系boy。〝是啊,深海馆有一个地标是品牌深金Deep Gold贊助,当时就是由我规划。〞


男人一听到深金,笑容跟刚刚完完全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啊,是有鲸鱼的那个吧,听说原先只是临时展示,很受欢迎就成了永久装置,原来您就是操刀的设计师,幸会!幸会!请多指教。〞他伸出手一把握住李有闲,做了一个七十五度的鞠躬。


李有闲被打击自尊有一段时间了,现在真的是好好补充的时机,她想:这才是正常听见我的资历的反应,前几天美女班长那才是极端例子。


〝因为刚刚妳们已经聊了一段时间,我就长话短说自己的小意见吧。狗笼是作为炒作用的商品,既然想要靠它带一波流量,就不应该放置在那麽高的位置,最好跟消费者有些互动性,而会来参加宠物展的群体主要还是以家庭单位为中心,网红在狗笼裡面关着,大人就不会想让小孩靠近。最好重新改一下受众定位,狗笼不是易碎品,如果能让大部分的消费者靠近它并且能互动拍照,多鼓励消费者在社群媒体上打卡,这会比单靠媒体採访还要更有传播性。〞



男人考虑了一下,犹豫道。〝这次会展我们没有抽到比较好的位置,正是因为快闪店的位置太冷僻了,我们才想要做抬高狗笼的设定,让人潮能看见它。〞


〝你们有跟会场的楼管谈过吗,可以单独把狗笼放置在人潮多一点的地方,旁边放一块指示牌指引你们的快闪店位置,也会更好的吸引流量。〞


男人态度是松动了,但他依旧没有立刻答应。〝谢谢妳的提议,我会再跟老闆谈谈。〞


切,自许是品牌传播经理,结果你也没有决定权吗?难怪一直拒绝美女班长的意见。


等男人完全离开视线后,小胖敦才表现出他的激动。〝原来是妳!〞他看着李有闲的模样,彷彿她正在发光。


〝什麽原来是我?〞


〝妳就是那个设计师?〞小胖敦呵呵笑,压不下他的喜悦。〝深金,有一隻鲸鱼的佈置。〞


〝喔…〞李有闲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只是负责规划跟画图纸而已,因为平时我要忙室内设计的案子,没空亲自弄这些小…,嗯,商业佈置,,所以真正动手的不是我,听说是后来公司找了个外包的师傅来帮我操刀。〞


〝唔知道,唔知道。〞小胖敦一点也不感到意外。〝那妳知道谁是当年负责的外包师傅吗?


〝你认识?〞


〝那个人是—〞小胖敦看见站在李有闲后方的赵地锦正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轻轻地摇头,警告意味浓厚。〝—那个人是谁,唔也不知道。〞小胖敦硬生生把点头改成摇摇头,慌张地表达自己的感叹。〝唔、唔也好想知道是谁啊。〞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