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英雄史诗(下)

作者:山之埃
更新时间:2022-05-02 01:32
点击:3618
章节字数:570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真漂亮啊,一直最羡慕你们家的花园啦!”

艾莉西亚在锦簇的花团中兴奋地转着圈,如同一只欢快的小鹿,全然没有了平日里的沉静与羞赧。在她的身后,凯琳正小心提着白色长裙的裙角,徐徐漫步,细细欣赏着玫瑰的芬芳。

初夏的花园,依旧充盈着芬芳。一个月前,凯琳曾经为那些在春雨中凋零的花朵而伤感惆怅,但,如今,她也为这些盛开在夏夜中的花卉而欣喜。

圆月如银盘般,荡漾在湖面的涟漪中。尽管夜色逐渐深沉,但花园里明丽的魔法灯下,缤纷的花朵依旧炫耀着自己艳丽的颜色。

“哎,或许,我现在是该回去了,太晚的话,宿舍那边可要责怪的啊!”

贪婪地在花丛中舞动了许久,艾莉西亚恋恋不舍地停了下来,她转了个身,回望着徐徐走来的凯琳。

“唔,是啊,校规终归是不能违背的…….但,既然大小姐是校董,那来她的家作客这种理由,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诶?”艾莉西亚忽然瞪大了眼睛,有些讶异地望向了凯琳。

“看上去,你好像也变了些啊凯琳。”

“啊,我,我有变化吗?”

“嗯,是啊,以前你可绝对不会去教人坏规矩的啊。”

“啊!”凯琳的脸突然浮现了一层羞赧的红色,连连致歉。

“对,对不起,在学生会的书记面前说这些真的很……抱歉……”

“嗯……不用道歉的,因为,我是说,这种变化是件很好的事啊~~”

“这,这会是件好事吗?”

“对,是好事。”艾莉西亚徐步走向了凯琳,轻轻牵起了她的手。

“这些日子,和伊薇特在一起,我思考了许多许多,凯琳,大小姐说的,是对的,不是吗?是到了改变的时候了,不止是爱洛依丝的课程,也不止是爱洛依丝的管理模式和规矩,还有我们自己的心,我们自己的心也可以变化了。我下决心了,凯琳,我不想再去当个乖乖的女孩了,哪怕会让我的父亲很遗憾,我也,我也必须按照自己想做的心意去做事了。”

“你,你是说?”

“父亲他,最近看起来在给我张罗婚约啊,可能,从爱洛依丝的中等部一毕业,我就得按照他的意思结婚了吧。”

凯琳的心突然一紧。

“那,你,你打算怎么办呢?”

“我打算拒绝。”

艾莉西亚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而沉稳,她的脸上笑了笑,这笑容坚毅而果决,一点都不像平时那个谨小而瑟缩的她。有那么一个瞬间,凯琳甚至仿佛看到伊薇特的面容浮现在了她的身侧。

“拒绝,这个……可以拒绝吗?”

“可以,不过,大概需要我更加努力吧。”艾莉西亚望了望稍远处那在圆月映射下泛着银光的湖水,摸出怀中的魔杖,轻轻一点,一道白炽的光芒划过,落在湖面上,“轰”地一声,激起了一阵水柱。

“我想好了,我要认真学习,然后,用优秀的成绩,让佩洛丝,嗯,就是你家的大小姐,允许我加入她的招聘计划。这样,我就可以在帝都立足,不用回家了,而我的父亲也就拿我没了办法,就算他带人来帝都抓我,我也要把他们打回去!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我必须和伊薇特在一起,谁也不能阻止我。”

凯琳刚想向她伸出手,听到最后一句话,却如同触电似地一颤,手本能地垂了下去。

“那,你,你果然,和伊薇特是,是…….”

“是啊,我早就承认过的吧,我和她是恋人哦~~”

“嗯,好,果然…….那…….加油…….”

艾莉西亚用热切而纯真的微笑回应了凯琳这份祝福,她转过身,就像往常一样往回走去。她确信凯琳也会如寻常那样跟随上来,因此完全没留意任何异样。

只是,在她的身后,凯琳却呆立在了原地。她的微笑依旧是那么平静而甜美,但她那脆弱的身体却用急促的呼吸暴露者她内心中汹涌的浪潮。

她根本不需要这样的确认——艾莉西亚与伊薇特从确定关系起,就从来没有向她隐瞒过二人的恋情。她们爱得是如此地自然,以至于,即使艾莉西亚如此宣言,凯琳也似乎觉得这事本就顺理成章。

然而,凯琳心中的浪潮,却恰恰因为这自然而顺理成章的思绪而起。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完全把这种感情视为理所当然的呢?”

堆积如山的回忆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凯琳的思绪在山与海的狂啸中颤抖。她忽然间意识到,自己从孩提时代就奉为圭臬的准则早已千疮百孔,甚至…….事实上已不复存在,而自己却毫无察觉。

这并不是什么不应该的事情,不是吗?身为女仆,自己本来就应该满足主人的一切要求,驯服于主人的一切命令。

她回想起了自己曾经计划好的人生,不禁哑然失笑。

“在大小姐结婚后,在人生的最后日子里,去修道院当一个寻常的修女,在卡奥斯的圣光中步向天国…….”

她曾经是这么想的——至少直到半年前,这就是她唯一的人生目标。

“啊,所以我为什么没有从那时起,就想到这个问题呢?”

女仆服侍的是主人,修女服侍的是卡奥斯,如果自己的主人的行为和卡奥斯并不一致,自己,该如何自处?

“父亲……母亲……还有祖父…….这些,您们没有教过我啊…….”

凯琳觉得一股奇怪的力量在心中涌动,也许是郁气,也许是无名的怒火。一股莫名的冲动忽然推动着她,令她几乎癫狂地向湖边冲去。她猛地抽出“粉彩之心”,魔杖尖端的那枚粉色钻石登时发出刺眼的光亮,“轰”地一声,一道由心而生的粉色光束狠狠砸在了湖面上,激起了一条冲天的水柱。

“凯琳?!”艾莉西亚听到背后的动静,讶异地转身,只看到凯琳捂着胸口,瘫倒在地,手上还死死地抓着“粉彩之心”。

她慌张地走了上去,尚未来得及呼救,便有几个女仆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急切而娴熟地扶着凯琳平躺在地,喂她服下了一枚白色的药丸,随即用魔法编织成的担架,在艾莉西亚焦急的目光中,小心翼翼地将凯琳从花园抬回了宅邸……..


“先停在这里吧,妈妈,我想,我目前就了解到这里就足够了。”

佩洛丝轻轻抿了抿咖啡,眼神中若有所思。她示意安娜贝拉停下,从她身上徐徐站起,走到书桌前,面对着面前的卷宗,长久不语。

“没问题,孩子,如果有什么不明了的事情的话,尽可问我,我必知无不答。”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我的母亲,她,最初喜欢的人,并不是您?”

“毫无疑问,孩子,”安娜贝拉表情平静如水,过去的那些风雨与纠缠,似乎在她的心中早已凝滞,再也无法泛起任何的波澜,“科伦娜曾经是一个‘寻常’的人,嗯,‘寻常’是指,她并不是生而就恋慕同性的,曾经的她,真正的挚爱,是雅克·艾奇逊,对,就是爱洛依丝如今的校长,你的导师,艾奇逊公爵家的继承者。”

佩洛丝下意识地捏住银匙,漫无目的地搅拌着咖啡。

她一时不知道该以何种心情自处,在今天这番交谈前,她甚至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母亲和安娜贝拉阿姨,不,妈妈,在那并不遥远的过去,可以经历过那么多。

她开始后悔,她开始怨恨,后悔自己浪费了能与母亲相处的光阴,怨恨自己的幼稚与不成熟,总是沉湎于自己的世界,却连自己最挚爱的母亲,和一直悄然陪伴着自己的母亲的恋人的过去,都毫不了解。

“如果我能早些知道这些事…….我……一定会用一种不一样的态度来面对生活吧,大概,我也可能,更快地追上母亲的脚步,破解她所面对的谜题吧?”

她的思绪不禁回到了过去的时代,回到了自己未曾经历过的往昔,回到了自己的母亲和妈妈相遇的那一年。那一年是新元887年,距离自己出生尚有12年。就是在那一年的晚秋,在一场订婚宴会上,自己的母亲结识了安娜贝拉,从此改变了彼此的人生。

那一年,母亲18岁,而安娜贝拉则是16岁。

在佩洛丝的印象里,自己的“妈妈”安娜贝拉,从来是温柔而冷静果敢的。甚至,尽管她在自己面前永远温柔和善,但佩洛丝却可以从外人的心音中对一个事实窥见一二:在一些外人的眼中,尤其是在恋人科伦娜去世后,安娜贝拉更是显得冷漠而狠毒,似那极北之地的寒冰般不近人情。

而直到今天佩洛丝才知道,少女时代的安娜贝拉妈妈,其实是一个胆小瑟缩,循规蹈矩的人。被家族安排与没落公爵家的花花公子结婚时,她嚎啕大哭却毫无办法,是科伦娜如同神祗般在那个噩梦般的订婚仪式上宽慰了她的心灵,给予了她永生难忘的爱,永远地改变了她人生的轨迹。

“说来也有趣,”安娜贝拉妈妈是这样眉飞色舞地说的,摆出了一副佩洛丝从未见过的轻松戏谑的表情,“后来我才知道,她那时候已经失恋一年了,哈哈。”

“失恋?”

“科伦娜,她也有过天真无邪的少女时代,也曾经和寻常的少女一样,期待着和男人的曼妙爱情——虽然女扮男装混进莱顿公学这种事怎么看也不像是寻常少女干得出的事情。不过她确实在那里不仅邂逅了她企盼的魔法知识,也邂逅了友情和爱情。”

“艾奇逊校长?”

“还有个你很熟悉的人,詹里森·范西塔特。他们三个在学生时代,曾经是形影不离的挚友。”

有点吃惊,但并不十分意外,在听到这里时,佩洛丝只是保持安静,继续聆听了下去。

“他们在认识的时候都已经十五、六岁了,正是最适合爱情萌芽的年纪,所以他们很快就都坠入了爱河。无论是雅克·艾奇逊还是詹里森·范西塔特,都爱上了科伦娜,爱得无法自拔。不过,科伦娜虽然和他们都要好,但作为爱情的喜欢却只有一个,那就是雅克·艾奇逊。”

“我知道我的母亲十分欣赏艾奇逊校长……所以我也并不讨厌他,尽管有时候,他的言辞还是会勾起我的怒火,不过我确实想不到,我的母亲她……曾经还会和他有这样的故事。”

“呵,说实话,如果这个世界能‘正常’世界,科伦娜……可能都轮不到我来爱吧。我很确信他们的爱是真实的,科伦娜真的很爱雅克,她曾经向我承认过,在认知我之前的那一年里,她曾经整夜整夜的失眠,一想起雅克的脸,就会抱着枕头痛哭……”

“如果我和凯琳分开了,我大概会痛苦得活不下去……但,是什么把我的母亲和她曾经的恋人分开的呢?他们都是公爵出身,而且是异性,正常来说,这样的爱,是应该被这个世界祝福的吧,不会像我这样……”

接下来安娜贝拉的回答,完全出乎了佩洛丝的预料。

“是科伦娜主动要求分手的,她是这么解释给我听的,‘我很爱他,也真的想和他结婚,但是,这个婚姻却是我不能接受的。’”

“为什么?”

“如果这个世界,女人和男人真的是平等的,我想,科伦娜,应该会毫不犹豫地踏入这桩她梦寐以求的婚姻的吧?”

一阵霹雳在佩洛丝的脑中炸响,她突然感觉自己的目光变得更清晰了,遮掩在面前的道路上的阴霾,好似被这声霹雳撕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痕。

“她爱着艾奇逊校长这个男人,但,这个社会,给女人在婚姻中安排的位置,让她无从踏足?”

“没错,佩洛丝,科伦娜她注定无法和她爱的男人在一起,因为,我们的社会,没有给女人在婚姻安排一个名为‘人’的位置。如果她嫁给了雅克,她只有两个位置可以当——妻子和母亲。你明白的,科伦娜,是不会允许自己成为男人的陪衬的。”

“嗯,这确实,会是我母亲的风格……”

谈话到这里陷入了一个短暂的中止,佩洛丝低下头,细细沉思着什么。

“也许我还太过幼小,很多东西还不能理解得那么深刻,但……是不是,某些事情,都是一样的呢?”

她看到安娜贝拉正在面朝着她微笑,笑容是如此地温暖,如此地安逸,又如此地放松。也许,把这些东西倾诉给自己,对于自己的这位妈妈而言,也是一种放松吧。

“果然,我们,本来就该是这样的关系吧?哎,为什么我是如此幼稚,又如此愚蠢呢?如果在母亲还活着的时候,我,就能够把母亲的恋人看作自己的另一个妈妈,母亲她,应该也会欣慰吧……”

一边为过去而懊悔,佩洛丝一边为未来而思忖着。

“这个世界祝福着母亲的第一段爱情,诅咒着母亲的第二段爱情,但对于我的母亲而言,也许第一段爱情才算诅咒,第二段爱情才是祝福。我曾经以为,母亲一生最大的遗憾仅仅是没能和自己真正爱的人举办一场真正的婚礼,现在看来,事情远远不是那么简单……母亲她既是在反抗,也是在逃避,她在逃避这个世界,为我们女人铺下的这份天罗地网,不论我们爱上的是异性还是同性,我们,都逃离不了天生就被裹挟的咒诅……”

她又捏紧了拳头,望向窗外黑漆漆的天空,徐徐挥舞。

“除了彻底的反抗,我本就没有退路,对吧?当年我的母亲,也是在近乎舍弃了一切之后,才能创造出这个科伦娜财团,才能在这个男人统治的世界里站住一席之地的。我知晓了,在母亲披荆斩棘的早年,她遭遇了何等的敌意,又是……付出了何等的代价……”

在卷宗和安娜贝拉妈妈的陈述中看到的那些过往又浮现在了佩洛丝眼前,她忆起了自己的母亲为了学习魔法用了何等的苦心才混入了只有男性可以就读的魔法公学,在拥有了最初步的力量后又以何等的勇气带着安娜贝拉与家族决裂,最初的创业中又面临着何等的围追堵截……标记为“A”的档案里记载的,几乎全是科伦娜财团成立前的往事,在那时,与家族决裂的科伦娜,为在这世上夺得一席之地,也不知历经了多少艰难困苦。她与安娜贝拉住过贫民区,干过家仆,甚至女扮男装,乘上远洋的航船四处冒险。她们曾无数次因为抵制与仇视而破产,又无数次重新站了起来,就连研发魔力熔炉的过程,也是一波三折。不过,最终,自己的母亲科伦娜还是成功了,这个男人的世界,终于开始垂涎她那伟大的智慧与发明,而她,则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自己的头脑,严苛地将自己的智慧,兑换成诱人的金钱。

黄金与钻石果然是重要的,它们与魔法相辅相成。如果自己想保护自己的爱,保护自己身为“人”的独立与自尊,那就绝对离不开它们。甚至,佩洛丝甚至开始畅想一些更为远大的幻想,那就是,如果自己有了更多的财富,是不是可以拿它做一些更宏伟的事情呢?比如说,像改造爱洛依丝那样,改造这个世界……..

她一时沉浸在幻想中,但一阵没来由的心悸,却突然打断了她的思绪。

“?!!”

直觉告诉佩洛丝,似乎发生了什么自己恐惧的事。她太熟悉这种感觉了,每次凯琳有什么情况,自己的内心一定会涌现这种感觉。

“妈妈,凯琳她好像有什么情况,我们赶紧回去吧?”

安娜贝拉毫不犹豫地用点头表示了回答,但佩洛丝根本就顾不上等待回应。在话音刚落的一瞬间,她便已经腾空而起,穿过科普兰中心厚实的外墙,在夜幕下迅速飞了出去。那一袭黑色长裙在空中摇曳,好似那童话里专于夜空中起舞的黑色蝴蝶。


“啊,看来,找到一个合适的故事,果然没那么容易啊!”合上书本,佩妮莱伸了个豪爽的懒腰,她转头望向身旁,看到比吉特还在努力翻动着对她的体型而言显得十分巨大的资料书,时不时在笔记本上画好的表格里记上记号。

“比吉特妹妹,稍微休息一下吧,明天我们接着来。”

“不,不行啊,”比吉特连头都顾不上抬一下,“我,我得赶紧选好故事,否则….来不及编排剧本啊……”

“累坏了自己可不行啊,而且,我们挑了这么多故事,每个都有一部分符合要求,我们也需要筛选一下才能确定我们想要的故事啊~~”

“唔,是这样,但是,我想今天能一次性把故事筛选完,这样我们才能全面地挑选想要的故事……”

“好吧,那,我们继续。”

“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