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英雄史诗(中)

作者:山之埃
更新时间:2022-05-01 16:27
点击:660
章节字数:43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浓浓的黑咖啡,在骨瓷杯中冒着热气。安娜贝拉轻轻地将杯碟递上,佩洛丝用双手接过,小心翼翼地捏起银匙,搅拌了起来。

“谢谢了,阿姨。”用银匙舀起一匙浓浓的黑咖啡,轻轻送入唇间,佩洛丝细细地品味着咖啡的浓香与苦涩。

“从小你就讨厌咖啡,”望见佩洛丝细细品尝,偶尔皱眉的样子,安娜贝拉的脸上微微挂着温暖的笑容,“那时候你就连喝红茶,都得一块接着一块加方糖,不然你就会闹脾气,把整杯茶摔在地上。”

佩洛丝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不过,那笑容映射出的,是懊悔与叹息。她轻轻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碟,望着面前的卷宗,目光呆滞。

“那是因为,我幼小而愚蠢,幻想着,那蜜糖一样甘甜的时光,能永久持续下去,”佩洛丝继续用银匙拨动着咖啡,搅出一阵阵涟漪,“啊,果然,还是这样的苦味更适合现在的我呢,至少,它可以提醒我,我失去了什么,我又该做些什么。”

“孩子,相信我,你做得已经很多了,虽然我知道你一定还想做更多,不过…….”

安娜贝拉本还想说些什么,可她凝视着佩洛丝那娇小瘦弱,白皙得有些病态的身体,话语却突然变得凝噎。她用手轻轻抚摸着佩洛丝那头飘逸靓丽的秀发,依旧是挂着微笑,什么也没有说。

“其实,阿姨,”但佩洛丝却变得主动了起来,“这段时间,尤其是这几天,有件事一直令我好奇疑惑,请问,您能对我实话实说吗?”

“孩子,是哪件事呢?”

“您有事瞒着我,对吧?”

佩洛丝又咽下了一口咖啡,随后松开银匙,转过身来,那双猫眼石般的大眼睛中的稚气与可爱在一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女王般凌厉的目光,正视着安娜贝拉那有些闪烁的双眸。

“嗯,有,”安娜贝拉并没怎么犹豫,非常爽快地作出了答复,“你的猜测很对,虽然我有些好奇,你是如何看出来这点的。”

“因为每次和您对话,总是听不见您的心音,阿姨,您显然十分清楚我和母亲的能力,所以能非常妥善地控制自己的心不被我们听取,但,您是没法抹消隐瞒的痕迹的,”佩洛丝徐徐转过身来,坐姿显得格外地端庄,“一个正常人不可能没有心音,尤其是在回忆过去的时候。”

“我承认,我确实在隐藏一些东西,但,现在并不是我能把它透露给你的时候,孩子,但我可以保证,在需要的时候,你会知晓一切的。”

“您是希望我能,自行探索,对吧?”佩洛丝又望了望桌上那如山般堆积的档案。

“确实是这样,”安娜贝拉的笑容显得更加和蔼温暖了,“有些事,只有等到你以自己的手去发掘,才具有意义。”

“那么我先说我想说的好了,”佩洛丝神情肃穆,眼神中闪烁着她这个年纪绝不应该拥有的老练与沧桑,“阿姨,我的母亲,她当年应该和我一样吧?我是指,莫名其妙地惹上一个名叫艾嫚的家伙,并且被这家伙给予奇奇怪怪的指示这样的事。”

“关于这点,我可以告诉你,是的。”

安娜贝拉神情宁静悠然,语气轻松,似乎并不是在进行一场严肃的对话,而是像闲聊般回忆往昔的时光。

“什么时候?我的母亲是什么时候接触到艾嫚的?”

“我并不知道具体的时间,但是从我认识她开始,就已经是这样了。”

佩洛丝的身子稍微颤了一下,她转头望了望书桌上那些卷宗,脑海中的思绪似海潮翻涌。

她忽然意识到了一个事实,一个自己本该意识到,却从未意识到的事实。自己是如此地挚爱自己的母亲,但却,直到她逝世数年后的今天,依旧对她的过去,一无所知——无论是她的事业,还是她的爱情。

自己从拥有意识与记忆开始,就享受着身为母亲的女儿的身份,挥霍着与母亲朝夕相处的快乐时光,但自己,真的认真关心过母亲,了解过母亲吗?她是如何拥有那样的力量与财富,如何与安娜贝拉阿姨相爱,又为何要下决心以如此巨大的代价生下自己呢?这一切,对于自己而言,竟然都是谜团。

而这又是必须得到解答的谜团。佩洛丝非常明白,只有完全知晓了母亲生前解决了与未解决的谜题,才能彻底窥探出《海拉法典》蕴藏的秘密。

“那么,安娜贝拉阿姨,您认识母亲是在什么时候……不,对您而言,用‘科伦娜’这个名称可能更好吧?”

安娜贝拉的脸上浮现出了长久的笑容,她抬起头,好好端详了一番数据中心那华丽而古朴的装潢,就像是在欣赏一件隶属于自己最心爱的人的艺术品。

“如果今天不是你恰好发问,我几乎都快把这个日子淡忘了,” 安娜贝拉轻轻咬了咬嘴唇,“887年,7月13日,是一个美丽的夏天,虽然对我来说,心情并不怎么算美丽,毕竟,那天,我可是要作为艾尔德尔侯爵家的联姻工具,与老科普兰公爵的长子内森·科普兰,也就是如今的科普兰公爵订婚啊~~”

说到这,安娜贝拉的声音突然停滞了下来。她的眼神微微有些茫然,似乎在犹豫着什么。但显然,佩洛丝看起来并不希望这样的犹豫,她继续正视着安娜贝拉的目光,似乎在努力鼓动和怂恿着她继续说下去。

“请告诉我吧,阿姨,告诉我过去的事,”佩洛丝又看了眼那些被自己翻弄开的卷宗,说道,“在公司的‘A’档案里,我了解了许多过去的我从未知晓的信息。在此之前,我从来无法想象,母亲她,和您,在那筚路蓝缕的青葱年华,携手度过了如此巨大的风雨。我……我该如何形容呢?事实上,我愈发觉察到自己的渺小与脆弱了,比起您和母亲当年在孤立无援的状况下所面对的,我……我还真是,没有资格向命运抱怨什么啊……”

说着话,佩洛丝提起裙子,轻轻从椅子上站起了身。她像个在母亲面前撒娇的孩子一般,徐徐走到了安娜贝拉身旁,缓缓地贴近了她。若不是华丽繁复的礼裙确实阻碍着人与人之间进一步的亲密交流,安娜贝拉觉得她下一秒几乎都要偎依到自己怀中了。

但佩洛丝也确实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在娇嗔之外,她却矜持而冷静地保持着距离。

“其实,我早就该知道了,我说过的吧?比起‘阿姨’这个称呼,我或许,更应该称呼您一声母亲。您作为母亲的伴侣,一路陪伴着我,照料着我的不成熟,忍耐着我的任性,我为何还必须用‘阿姨’这个冷冰冰的词汇来形容您呢?”

一瞬间,安娜贝拉的心,宛若被一记温暖的涌泉重击了。她觉得自己的鼻子有些酸楚,干涸已久的泪腺,竟然微微地有了些润湿的迹象。

“您不需要再向我隐瞒任何事了,我的另一个母亲,”佩洛丝的脸上透出的,是久违的,含着阳光的微笑,“如果觉得这个词可能会让您感到混淆的话,我以后就用‘妈妈’这个词称呼您,可以吗?”

安娜贝拉感觉自己的内心此时已经被情感与回忆的旋涡搅拌成了混乱的风暴,她几乎已经失去了判断的意识,佩洛丝的话语传到她的脑海中时,她只是凭借本能回答了一声:

“可以。”

“啪!”佩洛丝一把扯掉了礼裙下面的裙撑,随手扔到了一边,那依旧还是孩童的娇小身躯轻轻地坐在了安娜贝拉的膝盖上。这身体是如此轻盈,又是如此瘦弱,以至于安娜贝拉几乎感觉不到什么重压。这样的体重,对于一个十三岁的女孩而言,显然并不是什么正常的事情。

“哈哈,我确实是一个不爱惜身体,会让妈妈担心的坏女儿呢~~”佩洛丝欢快地笑了起来,她转过身,双手撒娇般地搂住了安娜贝拉的脖颈,用轻盈如梦呓般甜美娇嗔的语气,在安娜贝拉的耳畔,轻声问询着:

“告诉我吧,妈妈,告诉我一切吧,至少,先告诉我,您和我的母亲,最初,是如何与这个世界对抗,又是如何遇见了这个名为‘艾嫚’的家伙的吧?”


威尔福德部长在一份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用魔法刻上了刻印,将其装在了一个金色的信封中。他用红色的蜡小心翼翼地封上了信封,随后取出一支金制的小印章,在蜡封上轻轻地按下。

“父亲,我们,果真要如此?”内德满面疑惑,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事到如今,我们已经别无选择了,”威尔福德部长无奈地笑了笑,“总得有必要的牺牲,不是吗?”

“父亲大人说得当然没错,但……..我就是怕,爱德华兹公爵大人那边,既然他一直没有给出明确的指示,我们这么做的话,会不会…….”

“他当然不会有明确的指示,莫顿不止是他的心腹,而是还是他用来约束我的锁链,”威尔福德的嘴角稍稍撇了一撇,“但我们必须得有,他是该上审判台了。”

自从上个月月初爆发的大规模罢工活动以来,帝国此起彼伏的罢工运动已经持续了整整一个月,而作为帝国最大的城市与工业中心,帝都奥古斯堡更是首当其冲。那些平日里毫不起眼的机油鬼们,个个抛下了平日里服侍的机器,离开了他们为之辛劳的工厂,以几十万、上百万的数量组织起来,举起粗陋的标语与横幅,冲上了街头,冲到了那些平时绝对看不见他们的人的面前。

帝都早已在怒吼声中战栗。那恢弘的竞技广场,此时已经成为了这些机油鬼们的乐园,他们几乎隔三差五就要以百万级别的人数洪流淹没这个被视为帝国的颜面的地方,让贵族们无比看重的赛车比赛完全无法正常举办。

当然,比起这个,更大的问题还是工厂本身。帝都那些终日轰鸣的工厂,创造的不仅是源源不断的财富,更是庞大的帝国国家机器得以运作前行的根基。一旦它停止了运转,帝国的血液就将凝滞,呼吸就将终止。

事实上,整个五月,在遥远的钻石海岸,帝国的军队可谓是节节胜利。那些不自量力的瓦卢杰人,正在用他们的战栗与鲜血品尝着帝国强悍无比的实力。帝国的舰队已经在瓦卢杰人的比拉德殖民地首府亚毕尚港全歼了瓦卢杰驻扎在那里的舰队,而登陆钻石海岸的四个满编军团,也成功解围了被围攻一个月之久的莱迪斯城,解救了幸存的帝国军队。

战局一片大好,而瓦卢杰人显然远远低估了帝国捍卫领土的决心。继续这样下去,别说收复珀兰利矿区指日可待,就连比拉德殖民地本身,都有可能被帝国大军乘胜赚入彀中。

然而战场上如此巨大的优势,却被这场席卷帝国的罢工旋风彻底地打断了。由于帝国绝大多数工厂都停止了正常运作,导致在钻石海岸远征的帝国军团顿时失去了后勤补给。损失的武器装备迟迟得不到补充,充满魔力的瀚瓷石也无法运到,甚至,就连最基本的军粮都出现了短缺——在潮湿闷热的钻石海岸,根本不要指望新鲜的食物可以供应远征的大军,但罐头、腌肉和饼干这些可用的军粮,却由于大罢工而无法生产出来,就算是调集已有的存货,在码头工人罢工的如今,显然也别指望它们能送到前线。

于是帝国的大军就只能尴尬地滞留在代蒙顿和莱迪斯城这两个孤立的据点上,靠着仅剩的武器与瀚瓷石和城市中新鲜供应的食物勉强维持战线的恒定,完全失去了乘胜扩大战果的机会。

而与此同时,瓦卢杰人却显然没打算坐以待毙。尽管在国力上远非帝国敌手,但瓦卢杰联邦依然拼凑出了一支两万人的援军和一支由两艘巡洋战舰与若干小型空舰组成的远洋舰队千里迢迢赶往了亚毕尚,并在哪里完成了部署。

眼见难得的战机就此流失,杜威将军与沙尔金将军可谓是气得暴跳如雷。一封接着一封的告急信从代蒙顿发送到了帝都,而不但元老院内为此争吵不休,就连帝都的街头巷尾,也因此议论纷纷了起来。

已经不可能还有继续拖延的本钱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庞大的帝国突然发现,离开了这些平素里最不起眼的机油鬼,就连最伟大的军队都会变得寸步难行。

“爱德华兹公爵,嗯,我想他应该会理解我的苦衷的,”说到这,威尔福德的嘴角闪出了一丝阴狠的奸笑,“不然的话,这些机油鬼们倒是无所谓,可如果伤了军队的心,他这个陆军部长,位置大概不会比我更好保住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