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番外:被留下来的人

作者:jia2360
更新时间:2022-04-19 15:08
点击:414
章节字数:523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番外:被留下来的人

*****************


是啊……

不得不与之分别的人、

为了前进主动选择离别的人、

留下来送别的人……


分别是常有的事

我应该已经习惯了的……


虽然我从没主动选择过离别,

如今,为了向前

暂且别过吧——


松实玄《咲saki 阿知贺篇》


******************


「我说……上埜桑煮这种东西真的不是在开恶趣味的玩笑?」赤土晴绘有点无语地看着眼前这碗红豆年糕汤。


先不说现在已经差不多夏天了。早前她不经意收到上埜遥跟小锻治健夜的孩子流产的消息。再加上小锻治健夜刚才一脸抱歉地说她的伴侣身体流产后还没恢复,昨天流血有点多所以正在卧床休息不方便让她出来。让赤土晴绘看着眼前这碗暗红色的甜品不禁有点倒胃口。


「呃……谁知道。」小锻治健夜把对方特意带来的特別造型麻将倒进自动麻将桌内「但是,味道很不错哦!而且她推荐倒一点牛奶进去。你要试试看吗?」


「不,还是免了」赤土晴绘不想让这碗细思极恐的甜品变得更奇怪。


——虽然的确很好吃


「那……上埜桑她没事吧?」赤土晴绘装作不经意地问,偷偷打量这间对顶尖雀士来说有点寒酸的房子,还有那道紧闭的主卧房门。


「我出门前好像看见她在看书,看上去有点困,我想她现在可能睡着了吧?」小锻治健夜为对方倒了一杯茶。


「这样啊……」她瞄了一眼这位友人,小心翼翼地开口「你们的孩子的事,我很遗憾」


不出所料,小锻治雀士眼神微不可察地一黯,随即淡淡地说「没甚麽,同性之间自然授孕的话这种事很常有」


『自然授孕……』她甩甩头努力无视那不由自主的多馀想像,试探性地问「有想过用IPS细胞,好好计划要一个孩子吗?」


「这样的话我们大概会吵架的」小锻治健夜一脸无奈,苦笑着说「我不希望由她来怀孕」


「那场火灾……让她的身体一向不太好。所以我不希望再给她的身体带来任何负担」小锻治健夜轻咬茶杯杯沿「可是,她也不希望由我来怀孕,她不想我现在从赛场上退下来。现在距离完成九冠名衔战还很远,等我打完所有比赛,大概年龄上也不合适了」她满不情愿地说最后一句


「更何况,我们两人都不怎麽期望有孩子,所以IPS细胞甚麽的就算了吧」


「我觉得你可以再任性一点的」赤土晴绘神情复杂地轻轻叹息「注意到了吗?你还继续打比赛的理由是因为她。本来要不是她的话,你已经退居二线,不怎麽在赛场上出现了吧?」


话音刚落,她便感到一丝熟悉的冷冽感一闪而过


她不安地抬头,小锻治雀士的表情却没有如她所料地变得暗沉「……大概吧。不过,你误会了」


「我很享受,跟她一起打比赛的时光」那总是困扰地皱起的眉头此刻柔和地舒展开来「不管是作为对手,还是战友」


「应该说,是她让我忘记Grandmaster这个身分,重新想起麻将的乐趣」


「我想,在抛下一切享受对局这一点上,她也一样」赤土晴绘不由自主地感叹


在那名不起眼的雀士初出茅庐的当下、当初几人同台较量的职业联赛上,那名初生之犊正面面对全国无败的Grandmaster 那个时候——


「那场职业联赛,上埜桑是认真想要夺冠的」赤土晴绘精准地下了结论


——即使挡在她路上的,是对她来说压倒性的强大。


「是啊,我知道」小锻治雀士轻描淡写地说


「赛后她跟我说过,她并不甘心于『仅此而已』的结果」赤土晴绘偷偷观察对方的表情「你也明白这句话放在现在这情况是甚麽意思吧?」


不出所料,眼眸中有种说不上来的阴冷。


「她有跟你讨论过打算离开队伍的事吗?」再拖下去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她决定把话挑明了说。


幽深的双眸中读不出情绪

空气中弥漫着诡异的沉默


「有」不知过了多久,小锻治雀士才幽幽地回答


「……那……呃……这样真的好吗?」她支支吾吾地试探


虽说职业雀士每几年转一次队伍并不稀奇,不过Pleasing Chickens是她们相遇的起点,上埜遥也不像要追求更高的薪水和更高的荣誉,很难想像她会像这样主动离开。


最头痛的是,上埜遥找上了她的队伍

天知道接下来小锻治健夜会不会成为她们的敌人


「我不同意」小锻治健夜抿了抿嘴,明显有点不悦「可是要是她坚持的话,我也没有办法阻止她。」


废话

上埜遥可是那个,即使断掉几根肋骨,或是发着高烧也要坚持上场的、乱来又固执的任性孩子


气氛有点僵,半晌过后,小锻治健夜率先站起来「都差点忘了,你是来拿东西的吧?」


「啊……呃……麻烦你了」赤土晴绘有点尴尬地目送她轻轻打开那道一直紧闭的主卧房门。


不出所料,那两人一直谈论的主角似乎在看书途中睡着了,脑袋歪到一边,从本来背靠在枕头厚被的姿势滑落,书本和手机被虚握着要掉不掉的,身侧散落着一个热水袋。


小锻治健夜蹑手蹑脚地过去,轻轻替她收好手机和书本,把热水袋重新敷在她的小腹上,拉过一边的薄被替她盖好。


脸上的阴霾彷彿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这位顶尖雀士的眼神是如此柔和缱绻。


——要是她这位客人不存在的话,她可能早就亲上去了吧?


赤土晴绘忽然明白了

在谈话间对方的眼神不时游离,瞄向那道紧闭的房门。

说不定,她一直放心不下,早就想找借口进来看看伴侣的情况吧?


她忽然感到一股格格不入的窘迫,想要尽早离开这个家。


「呃……我也不知道能派上多大用场,不过说到比赛解说工作的要点的话……」小锻治雀士回复到那副怯生生的脸孔,递给赤土晴绘一本笔记本。


「谢谢,帮大忙了」赤土晴绘不自然地笑笑


「我送你回去吧」小锻治健夜习惯性地摸上鞋柜顶的车匙


「不用了,我的车子就在楼下」赤土晴绘客气地说,想到了甚麽「所以说你可以再任性一点的,你明明就想陪在她身边吧?」


「唔呜……别把我想成恋爱脑的小女生啦」小锻治健夜一脸委屈地说。


『居然没有否认吗……』虽然嘴上是这麽说,但赤土晴绘能看出来,自从房间出来后,对方看上去明显安心放松不少。


两人并肩走下楼梯时,赤土晴绘徐徐开口「想跟她一直待在同一队伍、想跟她拥有两人的爱情结晶……这些愿望不是甚麽必须压抑的罪恶念头,既然她是你的伴侣,你也可以坦率一点跟她说出你的想法」


看穿一切的瞳孔直直撞进那双幽深的蓝黑眸「而不是一味唯唯诺诺地迁就着她」


「我明白的,可是……」小锻治健夜语气中有股淡淡的痛苦「可是,她作为职业雀士才刚起步」


「我没有资格去禁锢她」

「即使我是她的妻子,也不行」


——即使她早已看透,在倾尽全力前进的尽头,不过是光有荣誉的虚无

在获得Grandmaster这项名衔时,她只觉得这只是再增添了一道鉫锁。

——限制她参加哪一场比赛、限制她用甚麽形式赢得比赛、限制她打哪一张牌的诅咒。


「这让我想起,当初被她吸引的,就是她那在赛场上义无反顾的前进身影」那双总是幽深清冷的蓝眸填满温暖的怀念「她能自由享受这个赛场,对我而言就够了」


——有她在的话,要我在这个赛场上待多久、要我以对手或是战友的身分面对她也无所谓


只要能陪在她身边…..


赤土晴绘呼一口气,轻拍手中的笔记本「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解说你们的比赛呢?」


对方沉默了一会,脸上泛起淡淡的笑容「谁知道呢?」




『不过,大概我和她,会再一次……』




「刚才赤土来的时候怎麽不叫醒我啊……」上埜遥睡眼惺忪地趴在榻榻米上,口齿不清地抱怨。


「我看你睡得那麽香,不想吵醒你」小锻治健夜漫不经心地回答,把刚才为了找笔记本而搬出来的杂物重新收好。


感到似有若无的视线轻轻扫过,小锻治健夜把最后一项杂物放回原位后,鼓起勇气开口「遥,你想去赤土桑的队伍?」


「是有考虑过」


「……」


「大概我和你,会再一次在牌桌上正面较量吧」正在划手机的上埜遥突然开口「如果我真的进了赤土桑的队伍的话」


「如果对手是你,她大概会安排由我来跟你对局」

「作为弃子」


上埜遥相对比较熟悉她的打法,实力又较弱,打法偏向防守,由她来尽量扛住小锻治健夜的攻击,让其他队员得分,是对整个队伍来说相说较为合理的打法。


『你也可以任性一点啊……』


「遥」她走到上埜遥身旁坐下,留意到对方正在了解有关摩托车牌续牌的相关手续「就不能……继续待在Pleasing Chickens吗?职业联赛的话……如果跟自由合约的雀士沟通一下,大概团体赛也不是不能参加」


「但是Pleasing Chickens不是这种类型的队伍吧?」

「没必要为了我而改变那麽多的」


「……」


上埜遥瞟她一眼,轻轻一笑「呐,不觉得职业麻将界很有趣吗?」

「到了你这种地步的人,还能作为挑战者冲击九冠名衔战」

「也不知道那些怪物般的新人们会不会一局就把你打得体无完肤」

「如果没有随心所欲地享受过这个赛场就退居二线的话,不觉得太可惜了吗?」


——如果你的职业生涯只是一直被Grandmaster这项名衔束缚、只是一直背负着沉重的加冕、机械式地打着每一场麻将的话


不觉得太可惜了吗?


「呐,忘了以前的失败和荣耀,回到原点再一次向曾经到达不了的顶点发起挑战吧?」她扬起毫无机心的灿烂笑容「当然了,我会帮你的」


——太狡猾了……


「我呢……想要更接近你一点」赤毛老狐狸满足地瞇起眼睛,蹭上永世七冠的大腿,厚着脸皮享受膝枕


在小锻治健夜已经名成利就退出赛场的当下,上埜遥还没有在麻将的道路上踏出第一步。


——并肩而行的两人之间,有着无法跨越的差距


…更别提那总是让小锻治雀士炸毛的,两人那老是被传媒调侃的年龄差


「我的恶运,能阻挡Grandmaster达成九冠的脚步吗?」

「我想赌赌看自己身上的可能性」

「所以,我想离开Pleasing Chickens,跟更多不同的队伍交手,寻找自己身上的武器」

「也该让我好好享受职业麻将的世界了吧?」


不需要让你停下来等我

我会追上你、甚至越过你——


『我明白了』小锻治健夜无可奈何地笑笑,伸手理顺那一头赤发,把凌乱的发丝绕到耳后,眼神中充满宠溺「呐,要是你觉得能止住Grandmaster攀登的脚步的话」


「尽管给我试试看啊?」她俯下身去在她耳边轻声低语,任由柔软的发丝轻搔对方的脸庞,用柔软的话语带着炙热的温度把她的耳朵吹得通红




「在东场就打飞你」


****************


名衔战最终局结束,小锻治健夜看着自己以微弱的优势领先的分数,指尖轻轻扫过那上埜遥只差几百屈居第二的比分。


上埜遥赌上了一切,摒弃了防守,罕有地在正式赛场上立直。

她向来很少立直,可是一旦这样做,代表她很有信心能和牌,而牌也会在这种时刻回应她,这一点小锻治健夜也非常清楚。

只是她这次无法阻止她

要是她all last的和牌中了里宝牌的话……


眼前通红的分数被一只从对面伸出来的、带着疤痕的右手遮挡。


「没能赶上呢」灿烂的笑容盖不住眼神中小小的失落「恭喜你了,这下达成九冠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吧?」


「……这还得看其他房间的对局成绩吧?」小锻治健夜伸手回握,稍微使上劲把对方拉近自己一点点,轻声问「呐,你觉得我这次真的能达成九冠?」


——总觉得有股说不上来的违和感


「就算你这样问我……」上埜遥一脸无辜地眨眨眼「嘛,出去看看总分不就知道了?」


——尤其是,自家老婆那无辜的表情,跟她声称遗失护照时简直一模一样。


*************


最后小锻治健夜若有所思地看着位列第一的「赤土晴绘」这个名字。


身旁的红毛老狐狸嘴角露出掩不住的狡诈笑意。


「遥,你跟赤土桑6回战和7回战也同桌对局过吧?」


「……记得真清楚」上埜遥知道对方意有所指,认命地叹了口气「先说好了!我的部署是为了我自己能夺冠为前提的,只是赤土桑实力比我强,所以我跟她比分差那麽多」


「……」


「啊不过最后的立直棒和5200是故意给她的」


「果然!」小锻治健夜忿忿不平地说「真是的……不是说要帮我完成九冠连胜吗?!明明你在她面前守住更多分数我的总分就比她多了!」


「联手作弊可不好啊小健夜」上埜遥不甘示弱地回驳「我立直可是赌在能自摸和高目牌这一结果上的,最后出铳我也没办法嘛!」


「你跟我是同一队伍的吧?我们的总分会影响队伍的排名所以这种联手才不算作弊!而且那副手牌要加上三色同顺只能地狱单骑啊!为甚麽下家出铳时要振听不赌一下里宝牌啊?」


——你又不是竹井久,运气又那麽烂才不可能自摸到那唯一一张和牌好吗?!


「……为甚麽记得比我还清楚?」上埜遥无奈地举手投降,老实地咧起奸计得逞的招牌坏笑「嘛,这次终于成功阻挡Grandmaster夺冠了呢~而且总分只比你少一点点,排名也咬在你身后,也算是不错的结果吧?」


——骗子……


小锻治健夜看着情绪异常高昂的上埜遥,默默叹了一口气。


「你,真的拿到这种结果就好了吗?」她轻声问,伸手牵起她的手,十指相扣


「怎麽可能」被套上项圈的赤毛老狐狸眼神温驯下来


『我现在,是不是稍微接近你一点点了呢——?』


「看着吧,下一次就差不多该让我的排名超越你了。」


再一次失落九冠连胜的永世七冠把目光放回屏幕上,微微一笑「才不会那麽简单就能让你如愿呢!」


『我也,一直在前进啊!』







「呐,下次参加哪一场比赛?」


****************

你想去的地方

就是我的方向


《专属天使》Tank

****************

END


身为锻晴党的作者君差点就把前面的情节码成妻目前犯NTR.avi 了(羞

晴绘酱真不愧是本篇最大工具人,还专程给遥(孩)酱(子)送玩具(特别造型麻将)

而且还被这两人闪瞎狗眼!!


至于遥桑跳槽的问题,有几种可能性:

曾经离开Pleasing Chickens,但最终回巢

思前想后还是不离开,待在锻神身边

离开队伍后,锻神跟着她走了


是哪一种就自由心证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