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番外:温柔的孩子

作者:jia2360
更新时间:2022-04-06 23:51
点击:520
章节字数:483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番外:温柔的孩子


神仙读者大大提供的灵感脑洞x2

@a060606b

之前老是期待小崽崽出现呢……

那作者君就只好魔改生物定律,假设天麻世界中女女不靠IPS细胞也能自然怀孕了(作者君已经放弃治疗了)(因为根据人设,这两货都不会主动想生孩子…..不可能主动做人工授孕)

本篇设定:姛光是do i 就能怀上的机率比中彩票还要小…..但不等于零

于是本篇就是在说遥桑中彩票的故事(大误)

(作者君表示花了好长时间说服自己)


****************


“遥?总务说你请了半天病假早退了?”

“没事吧?”

“有空的话给我回个电话”


上埜遥怔怔看着妻子传来的几条讯息,心烦意乱地退出通讯程式。


虽说经期一直迟迟不来她也猜到一点点了,但她其实打从心底不愿相信这个比中彩票更少的机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只是当验孕结果正式出来后,她还是不由得内心猛地一沉,不得不面对现实。


九个月后会多了一名新家人吗…….?


上埜遥叹着气,烦闷地抓乱一头赤发。


自己的母亲,虽然记忆中没有多说甚麼晦气说话,但从她爱理不理的冷漠态度就能感觉到,她并不希望自己和久出现。


『看来讨厌自己的孩子是会遗传的啊』上埜遥不由得嘲讽地心想。


那……她呢?

她又会怎麼想——


手机铃声彷彿呼应她的想法一般适时响起。


上埜遥如临大敌地看着显示屏上“小锻治健夜”的来电显示,颤抖的手指直到铃声停下也没有勇气按下接听的图示。


是自己已读不回让她担心了吧?


她犹豫过后,还是认命地拿起手机,拍下刚才在诊所拿到的检验报告,传给她。


毕竟也不可能瞒着她吧?


果不其然,在讯息显示为已读后,她立马就再打电话过来,在上埜遥拒绝接听后还是执拗地继续拨号。


『明明我还没有做好准备要面对啊……』


「……健夜?」

「遥!你在哪里?」隐约听见对方松了一口气,随即又焦急地质问,气喘吁吁的嗓音带点回音。


是去了停车场想驾车去找自己吗……?


「遥?没事吧?」见她一直默不作声,小锻治健夜的声音又开始紧张了起来「你在哪里?怎麼一直不说话……」


对方忽然也沉默了,上埜遥愣了半晌才发现,自己身处的公园的扩音设备正播出让小学生们回家的广播,随后不远处的高中也相当配合地响起了下课铃。


小锻治健夜倒抽一口气,用命令的口气说道「待在原地等我,别离开」


「啊?诶?哦……」上埜遥回过神来的时候,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


小锻治健夜赶到公园的时候,对方正坐在长椅上低着头,心不在焉地用义肢翻弄着地上的小石子玩。


「遥」她试着低唤


上埜遥抬眼看她一眼又马上别开了目光,神情满是焦虑不安。


亲眼证实她平安无事后,小锻治健夜才真正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感到有点好笑。


她还是那个老样子,一遇上负面情绪就喜欢独自一人躲起来。


在初次见面时,发现身边的比赛搭档实力跟自己想像中有落差而受到打击时,也是像这样闷声不响地躲到比赛会场外的停车场,电话也不接。


起码这次肯接电话,也算是有进步……吗?


小锻治健夜若无其事地坐在她身边的位置,对方停下了踢弄小石子的动作。


「接下来……该怎麼办……?」


「诶?还能怎麼办?接下来好好休息,安心养好身体……对了,要是有不舒服绝对要跟我说哦!别像这次偷偷瞒着我……」留意到对方一脸苦闷,小锻治健夜才发现自己误会了她的意思「……我说,这肯定要生下来吧?」


上埜遥垂下肩膀,看上去有点沮丧。


——是啊,一般肯定是会这样的吧?


两人也不是没有试探性地讨论过相关的问题,小锻治健夜虽说没有特别期待但也不抗拒,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不过老实说她其实暂时不希望有其他人介入她们之间。


反倒是,她知道上埜遥很抗拒…倒不如说……很害怕。


只是,同性之间要是不人工授孕的话要培育后代实在太困难了,所以两人也没有再多想这种事。


不过,不主动想要是一回事,既然现在意外怀上了,要亲手扼杀一条生命又是另一回事。


小锻治健夜轻吁一口气,瞇了瞇眼睛,伸手轻搂她,把下巴搁在她肩上,轻声说道「呐,我能摸摸她吗? 」


「哈?」上埜遥呆呆的,脑筋一时转不过来。


她伸出手,隔着衣服小心翼翼地在她的小腹上轻轻摩挲。


「……..现在还甚麼都摸不到的」

「嗯,我知道」


可是,光是想像她的体内孕育着两人结合而成的生命,这种感觉本来就很奇妙。


——也很让人感动。


近在咫尺的体温和熟悉的气息让上埜遥紧张得僵硬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


「呐」小锻治健夜掌心下的小腹随着有点急促的呼吸起伏「你不想要她吗?」


上埜遥咬咬下唇,迟疑着开口「……我不知道」


她的手掌离开了小腹,伸向前环抱着身边的人「其实……我也很不安啊」


「为人父母甚麼的,我真的能做到吗……会这样想的不只你一人」

「不过你想想啊……你是长女,我也……我是家中唯一一名孩子。我们的双亲也曾是首次为人父母,他们,也曾经有过手足无措地拼命学习的时期吧?」

「我也会继续学习怎麼跟我们的孩子相处的。虽然可能无法成为完美的母亲,但是,你愿意跟我一起努力吗?」


『你已经做好了准备接受那孩子了吗?』上埜遥垂下眼眸「你会是个很好的母亲」


——起码,你会切切实实地爱着那孩子


良久的沉默过后,小锻治健夜再度缓缓开口「想想啊……我们一起为了这孩子的事去烦恼、去共同努力。我们,一直不就是像这样并肩作战一路走来的吗?」


——慢慢地,扎根于血肉的、缠得叫人窒息的诅咒,一点一滴地松开来。


「呐,你想好要怎麼教她打麻将了吗?」

「……这也太早考虑了吧?」上埜遥不禁苦笑

「呃…..是这样吗?但是……双亲都是职业雀士会不会为他带来压力啊?还是让她成为西洋棋棋手?」小锻治雀士一脸困扰

「为甚麼必须是棋牌选手啊?就不能只是名不起眼的企业上班族……」


两人并肩坐在公园长椅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一点一滴地、笨拙地构想着未来。


——那个属于三人的未来。




************HE就此结束,前方TE 注意************




『本来,好不容易才对那个未来稍微有点期待的……』


上埜遥把药物及复诊结果胡乱塞进手袋后,漫无目的在街上闲逛。


——完全,没有实感。


她看了一眼稍早前小锻治健夜传来的,询问自己产前检查结果的讯息,还有一则未接来电,逃避似地把手机收回口袋。


『永远也只懂逃避啊我……』她百无聊赖地坐在台阶上,怔怔地盯着铃声再次响起的手机,黯下眼眸按下拒绝通话的按钮。


她叹了口气,打开通讯程序,删删改改挣扎了好一会,最终只能传出三个字。 “对不起”


眼前的画面瞬间变得模糊不清,她咬紧牙关,喉咙含糊的哽咽被电话铃声盖过,她再一次按下拒绝通话的按钮。


“检查的时候,发现胚胎已经没有心跳,停止生长了”

“她已经死了”




“对不起”



良久的黑暗沉默笼罩着她,耳际只剩下阵风吹动树叶的沙沙作响。


上埜遥抱着膝盖,如等待审判的犯人静候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只是这一次,在她鼓起勇气接通电话前,铃声曳然而止。


随后几条讯息弹出屏幕

“遥”

“你在哪里?”

“接听电话吧”


“求你了”


上埜遥一愣,视线在那句“求你了”停留了一会,狼狈地擦去泪水,回拨了小锻治健夜的电话。


一下子就被接起来了

只是,她还是甚麼都说不出口

她怕只要一开口,拼命压抑的情绪会变得无法控制。


最后回应小锻治健夜一遍遍的呼唤的,只有在电话中回响的颤抖呼吸声。


「遥?你到底在哪里?」那名号称永世七冠的王者声线焦急得像是快要哭出来了


「………对不起」最终,她能说出口的只有这一句。


「没事吧?有没有不舒服?让我来接你吧!」带点沙哑颤抖的嗓音正拼命稳住情绪「再……再坚持一下,我尽快赶来……」


——别来啊……


「行了,不用了」上埜遥疲惫地打断她,有点不耐烦「再一会我就回家了……再一会……」


对方沉默了半晌,坚定地回道「你在哪里?」


真固执……

完全拗不过她啊……


「……家后面的神社,供奉箱那边……」


「待在原地别离开,我马上到」


上埜遥呆望着被挂断的电话,无奈地苦笑。


又是这样啊…….





——连一点独处空间也不留给她


*********


『她蹬着义肢到底是怎样爬上这麼长的楼梯啊?』小锻治健夜气喘吁吁地擦去下巴的汗水,忍不住抱怨。


长长的、没入黑暗的阶梯似是看不见尽头。


小锻治健夜在漫长的爬楼梯过程中慢慢冷静了下来。


在终于跟上埜遥碰面时,她深吸一口气,尽量放轻语气「遥?」


「………」她低着头,缩起肩膀


「没事吧?有没有不舒服?肚子会痛吗?」她捏了捏拳头压下颤抖,小心翼翼地把手放上她的后背。


上埜遥摇摇头「没有……甚麼感觉也没有」


想来,这些日子以来连妊娠的症状也是一点也没有。


说不定,那个小小的生命,早在两人忙于建构未来的光景时就已经悄然离去了吧?


「医生怎么说?」


「开了药,让死胎自然排出…….下星期再去复诊,如果排不干净的话……动小手术刮宫」上埜遥躲开她的目光


「嗯,我刚才也看了资料了。等会……可能去买一下吸收量比较多的卫生用品比较好。呃……还有……」她忽然想起了甚麼「下次复诊是甚么时候?」


「下星期三……」上埜遥看见她马上掏出手机翻开行事历,不禁询问「话说你下星期不是有挺多约谈活动的吗?」


「唔——谁还管这些啊……」小锻治健夜皱起眉头,明显有点不满,翻看手机内的行事历,小声嘀咕「上次也是这样这次也是……」


「但是,让你陪我复诊也改变不了甚麼吧?」上埜遥理性地分析,只是一说出口就后悔了。


她的小健表情变得更阴暗了。


「……起码我不用打一大堆电话找人,才好不容易得知自己的孩子和妻子的情况啊」


『啊啊……生气了啊……』

也对啊……

会难过、会不安的不只她一个。


慢慢地,从诊所出来后一直缠绕不散的恐惧不安被遗忘了。


——面对她并没有想像中害怕。


「对不起……」上埜遥喃喃地说,朝身边的人伸出尾指「下次,不会再躲着你了」


其实,她比自己更不安吧


小锻治健夜稍稍有点吃惊,随即神色和缓下来,伸出尾指勾了勾,有点想笑。


*************


上埜遥心不在焉地把玩手中的药丸,迟迟不肯放进口中。


——感觉,有点像亲手扼杀自己的孩子

只要吞下药丸,那孩子就无法再继续待在自己体内了……


为暖水袋注入热水的小锻治健夜回到房间时看到这景象不禁有点担心。


她压力肯定很大吧?


「遥……」小锻治健夜惴惴不安地开口。话未说完,她便果断地把药丸倒进口中,喝了口水咽下去。


「晚安」上埜遥垂下眼眸,淡淡地说道,躺进自己的被窝。


小锻治健夜关掉大灯,安静地坐在她身边好一会,轻声说道「呐,遥」


「……?」


「我能,跟她道别吗?」


「哈?」她依然呆呆的,一副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


小锻治健夜伸手轻握对方的手,掀开她的被子,拉起她的上衣,俯下身去,轻轻细吻她的小腹。


被握住的手抖了抖,蓝发蹭在肚皮上,有点痒。


「她是个温柔的孩子」良久,带有浓重鼻音的声音闷闷地传来「没有待怀孕后期才离开,没有对你造成太大伤害。太好了。」


——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对不起」上埜遥怔怔盯着天花板「对不起,你明明这麼努力地编织我们的未来」


「对不起,你明明……那麼期待过」


「对不……」她停了下来


小锻治健夜的肩膀微微颤抖,握住她的手渐渐用力,默默地阻止她。


上埜遥伸出手,轻轻抚拍对方的后背,摸索着轻拭去她的泪水。


「真奇怪……」小锻治健夜勉强扯开嘴角「明明之前没有预期过她的出现的,可是……」


——可是,她的离去却是这麼让人痛心难过。


上埜遥轻轻拉了拉彼此紧紧相牵的手,有点难为情地说「呃……那个,有点痒而且…….」小腹上的亲吻留下的残温缓缓升温「这样下去有点不妙所以……」


对方动作一顿,如她所愿离开了她的小腹,凑上来改为吻上她的嘴唇,随后轻轻咬了一下她的下唇后便结束了这个转瞬即逝的亲吻。


「你别再向我道歉了」小锻治健夜幽幽地说「所有人都没有错」


同性之间能自然怀孕本来就是极罕见的事,能顺利诞下后代更是奇迹中的奇迹。


更何况不管是同性还是异性伴侣、不管是人工授孕还是自然怀孕,怀孕初期自然流产本来就是极平常的事。


上埜遥试探性地追逐对方的体温,轻轻舔吻对方的嘴唇。


在遭受过打击的现在,受伤的两人只渴望着彼此的温暖,寻求慰借。


最后还是小锻治健夜不想让对方受到伤害的想法佔了上风,让她慢慢停下了纠缠,双方最后只是轻抱着对方感受彼此的体温。


——在这种时候,身边有你,真是太好了。


**************

Fin


作者表示灵感和脑洞也跟那个崽崽一样流产了…….

本来爱躲起来自己消化情绪的遥桑,最后也变得由衷地感谢有锻神在身边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a060606b
a060606b 在 2022/03/31 21:07 发表
长评

我來了!
希望最後一篇的長評沒有太晚~

感謝作者君在我不斷的騷擾下,還是寫出了崽崽番外篇~
(雖然滿滿的刀子......。・゚・(つд`゚)・゚・

遙桑還是太逞強啦~
居然自己默默承受懷孕的壓力(?)
明明鍛神也應該要負責的!
(鍛神:我很願意負責的!是遙一直讓我找不到人!┐(´д`)┌)

嚶嚶嚶,前面很開心的看完鍛神和遙桑在構築「三人」的未來,結果......
馬上又來到刀的地方了~
◢▆▅▄▃崩╰(〒皿〒)╯潰▃▄▅▇◣

不過,鍛神這次三天兩頭滿世界的找躲起來的遙桑,感覺......
應該也會有很大的陰影吧......
會不會好一陣子不敢和遙桑在床上做運動了呢?(*´艸`*)

雖然遙桑後面和鍛神約定自己不會再躲起來了,但......
總覺得約定規約定,遙桑之後遇到類似的事情,應該還是會自己躲起來的~
(遙桑:說歸說,下次還敢!d(`・∀・)b)

總之~
還是感謝作者君寫了這麼長長長長長~篇的文啦!
沒有棄坑真是太感謝了......最近老是不小心掉入那種陳年的無底舊坑中......(´;ω;`)
不然就是看著剛開的文,愉快地入了坑,然後沒幾天就....變成無底坑了......。゚ヽ(゚´Д`)ノ゚。

再次恭喜完結!
也期待作者君突然閃現靈感,不定期的掉落番外篇~(*゚∀゚*)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