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番外:缠绵、缱绻、小心翼翼

作者:jia2360
更新时间:2022-03-05 07:09
点击:582
章节字数:21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番外:缠绵、缱绻、小心翼翼

*******************


我爱你,是因为你比我更像我自己


********************


在结束长野县的长征比赛后,小锻治健夜稍微绕了点远路,按响竹井家的门铃


「来了~」慵懒的嗓音习惯性地拖长尾音「哪位?」


「那个……抱歉冒昧打扰了,我是小锻治健夜,想帮上埜遥拿点东西」


「哦哦,久在信息中告诉过我了,你自便」打开门,眼前的人拥有同样的赤发紫眸,脸上挂着眯起眼睛的灿烂笑容。


小锻治健夜在上埜遥刚加入Pleasing Chickens也常常看见她露出这副表情


——让她想起笑脸狐狸面具


上埜遥的母亲似乎也不打算搭理她,告诉她上埜遥和竹井久以前的房间所在就打算自顾自地工作了。


「竹井太太,你不问问遥她的近况吗?」小锻治健夜忍不住轻声询问


「嗯?没必要吧?」她奇怪地歪着头「那个孩子的话,绝对没问题啦」


放任式的自由吗?

不,与其说是自由,倒不如说……

感觉这位母亲并不想理她。


小锻治健夜好像明白,遥不在意自己性命的原因了

因为从小,连血脉相连的亲人也没在乎过上埜遥这个人


好听点是对她的自律懂事聪明有信心

实则只是对她不管不顾,还把照顾次女的责任扔给她


可是,即使是那个聪明得过份的孩子——

还是会寂寞、还是会迷路的啊……



『呐,遥』

『我们果然很像啊』

『就连别人把自己勉力奋战的成果视为理所当然,把一切不由分说推过来这一点也……』


她在那两姐妹的房间没过多久就找到了想要的东西。


「抱歉打扰您了,我就先行告辞了」


「哦~路上小心」竹井太太没从笔记本电脑中抬头看她一眼,毫不在意地摆摆手


小锻治健夜毫不留恋地走出没有温度的家。


*************


「…………」


上埜遥目不转睛地盯着刚刚小锻治健夜放在她面前的,那本声称遗失了的,她的日本护照。


她心不在焉地拨弄碗中的饭菜,饭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


「长野……你去过我的老家了?」


——『果然,她根本就没有遗失那本护照』


「嗯」小锻治健夜若无其事地轻声应答,收拾好自己的碗筷。


上埜遥闷不作声地舔去筷子上的饭粒,食不下嚥。


小锻治健夜,她永远都是这样

明明看似怯懦怕生得毫无侵略性

却带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无辜脸孔

毫不在意地入侵别人最私隐的领地

直击对手最脆弱的弱点

就像现在这样——


「送给你的」


上埜遥心累地看着这位雀士再把一个丝绒小盒子放到她面前


她放下碗筷,打开盒子,一隻镶嵌着深蓝色宝石的戒指亮在她眼前。


她不动声色地抬头,映入眼帘的是小锻治雀士用银鍊串起戴在脖子上的,镶有一颗紫红色宝石的,款式与她手上那隻一模一样的戒指。


「呃……那个……这是……」


「托帕石,两颗都是」眼前的人平静地回答「由你自己决定戴在哪一隻手指上,不想戴手上的话盒子底部有一条白银项鍊」


她伸出手复盖上埜遥的手背,俯身轻吻她的额头。


「洗碗就拜託你了,我去洗衣服和整理一下牌谱」清冷柔和的语气还是那麽泰然自若,彷彿刚才甚麽也没发生一样「你慢慢吃,待会见」


——早就没胃口了好吗……




正当小锻治健夜完成存档时,一双纤细的手臂从后环抱她的肩膀,洗洁精和沐浴露的气息与身后的体温混为一体包裹着她。


背后的人把下巴搁在她的肩上,一言不发。


她偷瞄那双环抱自己的手,那隻优雅简约的银戒指套在左手中指上。


「她……还好吗?」背后的声音迟疑地问

「嗯」

「那个家,现在还是姓竹井吗?」

「嗯」

「这样啊……」


「要是在意的话,今年年末要不要回家一趟?」小锻治健夜轻声询问「我也一起去?」


上埜遥沉默着摇摇头「我的家不是已经在这裡了吗?」


温热的呼吸随着话语融化了小锻治健夜因紧张而僵硬的肩膀,她伸出手拉下环抱她的左手,不由分说地把原本套在中指的戒指套进无名指。


身后的人低下头,把脸埋进她后背,默默地任由她摆佈。


直到小锻治健夜把项鍊取下,把紫红托帕石戒指套上自己的左手无名指时,上埜遥才闷闷地开口「你的求婚还能再不浪漫一点吗?」


「能啊,我第一晚踏入这裡时,那个求婚怎麽样?」小锻治健夜转过身去,轻轻捧起她无精打采的脸。


“队友也好、挚友也好、恋人也好、甚至是更进一步的家人也好”

“要我用甚麽身份留在你身边我也不在乎”


“这已经算是求婚了吧?”

“如果你想这麽理解的话,随你”


「那个真的是认真的啊?」上埜遥陷入回忆中,不禁泛起苦涩的笑容。


小锻治健夜思索了一会,轻笑道「也许吧」


「甚麽嘛…..」上埜遥轻叹一口气,认命地迎接对方炙热而柔软的嘴唇。


这个悠长的深吻远比两人所预料的,还要缠绵、缱绻而小心翼翼。


****************

Fin



后记:

没事,就是想写一下这种细水长流的感觉


这种清清淡淡、沉默无言、又意外地认真格守细节的求婚才是最适合她们俩

(戒指戴在左手中指=订婚)

锻神是去过遥桑老家后,就下定决心要正正经经给她一个真真正正的「家」了

而作者我啊,最初只是模糊地灵光一闪让锻神瞒着遥桑偷偷去竹井家拿护照见见岳母娘而已,求婚是真的没想到。

为甚麽会变成这样呢?(远目)


还有,不要问她们最后有没有在那之后炮了个爽!!我不知道、更不会写!(捂脸)

(不过我认为是没有的,遥桑没那个心情)

(虽然来一发锻攻安慰炮也好像挺不错A_A)



有个BE脑洞:要是遥桑哪天便当了,那锻神大概还是会把自己的戒指继续戴在左手无名指,然后把遥桑留下来的戒指串起来当项鍊天天戴。偶尔摸到高分的一两向听漂亮配牌就毫不犹豫把它改头换面拆成小牌来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马赫章鱼
马赫章鱼 在 2022/03/05 08:09 发表

be脑洞,好想看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