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番外:梦游仙境

作者:jia2360
更新时间:2022-03-03 23:59
点击:513
章节字数:344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番外:梦游仙境


(源自作者三次元的梦)

(非常神奇的脑洞)

(设定糟糕、时空跳跃、描写凌乱、敬请见谅)


(可以衔接开车篇番外也可以看做独立的番外)

*****************

「对不起……这大概是我的错」

****************

「这当然是你的错!」上埜遥欲哭无泪地看着遍佈全身的齿印和吻痕「这下要怎麽出门啊?几天后我还要比赛!」


「我不是已经道歉了吗?」自知理亏的罪魁祸首一脸委屈「这几天就请假吧……比赛……呃……现在是冬天穿外套应该看不出来吧?」


她伸手轻碰上埜遥后肩那最严重,还渗着血的乌青齿印「诶?」


「嗯?」上埜遥困惑地转头看她,冷不防被她捋起额前的碎发


「好烫……是不是发烧了?」她紧皱眉头担忧地喃喃说道,把自己的额头抵上去。


遥懒洋洋地眯起双眼,突然张大双臂用力抱紧眼前的人。


小锻治健夜被吓了一跳,随即回过神来哇哇大叫「你在干甚麽啊?!」


「不……我只是在想」遥心满意足地把头搁在顶尖雀士的肩头上「发烧时体温那麽高,冬天时被抱着是不是很暖和?」


「笨……笨蛋吗?!」彷彿被那灼人的体温传染,小锻治健夜脸上也染上了红晕「快躺着休息!我……我去找找看有没有退烧药」


那笨蛋般的乐观没能让情况变好

直到下午,发烧的热度只升不减


「呜……呕……」上埜遥趴在马桶边,把刚才喝下的运动饮料全吐出来。

吃不下任何东西

身体在本能地抗拒食物

『这种事……绝对很奇怪…..』

「遥……」小锻治健夜扶着她,轻轻帮她拍背,眉头心疼地拧成一团「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还是去医院吧…….」

纵使被胃酸呛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奇异的预感还是在上埜遥心底悄悄成型。

「嗯,去吧」她轻声应允「虽然大概没用」


结果一语成谶

抽血、化验等等,完全找不出病因

但上埜遥连清水跟药物也吞不下去

退烧药和葡萄糖液透过输液慢慢注入静脉中,勉强控制住了病情。

听着医生们困恼的道歉,上埜遥彷彿置身事外,冷淡地半闭起眼睛默不作声。

『可能她已经累了』小锻治健夜代替她应答着医生,伸出手轻握那烫手的掌心


那手没回握,她也没回头,只是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甚麽。


翌日小锻治健夜去探病时没能找到她。


跟随护士的指示,她匆匆忙忙地来到活动室。


「哎呀~真是后生可畏」

「您过奖了」坐在轮椅上的上埜遥礼貌地向同桌的老太太们致谢,收下她们交上来的点棒

「遥!」小锻治健夜不满地叫唤


「早啊,健夜」遥笑着向她打招呼「要来一局吗?」

「这不是小锻治雀士吗?」

「真年轻呢~」

「小锻治桑也来一局吧!完全打不过上埜桑啊……」


「不……不了,下次…….」小锻治健夜手足无措地婉拒「小遥,身体没问题吗?」伸手探上她的前额,还是有点低烧。


「还没到输液的时间,待在病房很无聊」遥一脸不满地拉开她的手「退烧药生效时,也没多少不舒服啦…..只要不吃东西的话」

「但是……」

「好了好了~打完这一局就回去」遥赔笑道,打开配牌

「诶?」

不对劲……

手牌与其标誌性的高开低走不一样,这次的配牌极其平凡。

而且……

上埜遥的打法,让小锻治健夜感到熟悉又陌生。

这完全是,她自己的牌风。


「自摸,3000,6000」

所有的走向,跟她预想的完全一样

「小健?不是回去吗?」

「呃……嗯」


两人用心照不宣的沉默填满病房。

模糊的念头慢慢变得鲜明。


「健夜,你愿意相信我吗?」上埜遥目不转睛地盯着因输液而变得浮肿的手背。

小锻治健夜只是安静地抬眼看她,没回答。


「明天,我要如常参赛」

「任性也要有个限度」小锻治健夜冷冷地说

「事先吊完退烧药和葡萄糖液,撑一个下午不是问题」遥轻轻拉住她的手,靠进她怀裡撒娇「明天,我们比赛的时间差不多,你来接我吧?对局一结束就回医院」


「不行」小锻治健夜坚定地回答

「我有想要证明的事」只是,上埜遥的态度比她更坚定


「……」


「反正,光是留在医院,接下来还是继续找不出病因」她轻轻地笑了「你知道你拦不住我的」


小锻治健夜眼神黯下去,没回话


「你知道你拦不住我的」她又重复了一遍,抱着她的腰用开玩笑的语气安慰她「如果真的那麽担心我的话,要不要在东场飞人结束比赛早点来接我?」

「……嗯」小锻治健夜轻声应允,抱紧了怀裡过于灼热的身体



结果她没能做到。

“小锻治雀士已经好几年没有试过大量失分了”

“失分后改变了打法呢,不愧是老手,在情况不利下改用数据流的打法顺利追回比分”


『有甚麽不对劲……』小锻治雀士苦着脸


她无视对手们困惑的脸,把牌打出。


『这绝对不是巧合』


这次对手们没料到小锻治雀士会用那麽普通平凡不起眼的打法,反而让她有机可乘,最后以微弱的优势夺冠。

与之相反的,是那个如今变得苍白消瘦的身影。


『这是……十年前的噩梦』赤土晴绘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个孩子遥遥领先的分数。

还有环绕在牌桌边的,扭动着升腾而去的不规则图案。


「谢谢指教」


「等一下」赤土慌忙叫住了她「上埜雀士!」

上埜遥闻言转头,安静地看着她。

「上埜桑……那种打牌方式……是不是……小锻治雀士她的……?」赤土震惊得结结巴巴的甚至无法好好组织语言

不,不只是打牌方式

牌在忠诚地回应她

就如那个人一样——

「你说那个啊……」上埜遥露出了哀伤而寂寞的苦笑「抱歉,下次……不」


「以后也不会这样了」






分别在两场比赛夺冠的两人毫无庆祝的心情

退不下来的高烧让上埜遥不由自主地全身震颤,眼神慢慢涣散,反应逐渐变得缓慢。


「遥……能听见吗?」小锻治健夜抱紧那滚烫的身体,嘴唇颤抖轻声嗫嚅


遥没有力气回答,只能用尽全力伸出手,摸索上健夜颤动的肩膀想要回抱她


「对不起……这大概是我的错」

「从一开始,我就有这种想法了」

「如果是由你来得到这项才华的话」

「如果不是你来背负那种恶运的话」

「那是不是,那场职业联赛,你就不会那麽不甘心呢?」

「是不是就不会害你在机场哭得那麽惨呢?」

「我也想让你去看看啊,世界顶点的景色」

「那些奖座,我想刻上你的名字」

「我想将我拥有的一切送给你,想让你脱离那诅咒的束缚」

「这……果然……」


动摇那融入骨血、烙进灵魂的恶运,想当然是需要代价的。


上埜遥眨了眨眼,温热的泪水打在灼烫的脸颊上显得冰凉冰凉的。


沙哑、无力的低语在小锻治健夜耳边迴响「健夜,你愿意再一次相信我吗?」

小锻治健夜猛地僵住,无来由的恐惧把心脏压得发疼。

「听我说……」

「梦快要醒了」

「相信我,好吗?」


小锻治健夜没能来得及细想她那杂乱无章的呓语,她猛地发现——


她再也叫不醒她




午夜

医院会客室


炽白的灯光稍微有点刺眼。


「……已经做了多项检查,至今仍未能找出她发烧的主因。现在需再一次排除脑膜炎的可能,待会将会替她再做一次脊髓穿刺和安排抽血」


「鑑于她从傍晚开始失去意识,退烧药已经对她的高烧无效,我认为有必要尽快作出决定」


「虽然不知道成效有多大,我建议开始高剂量的类固醇疗程,结合她的病史来看,后遗症可能比一般人严重」

「可是,这已经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


『梦快醒了』


「医生」小锻治健夜全身颤抖,手指差点握不住笔,眼神却无比沉稳而坚定「我想再相信她一次」


「请继续保守治疗吧」她僵硬地在意向书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请……再等等她吧」




小锻治健夜首次踏入那无尽的深渊之底


明明景色是如此陌生,她却有种自己从来未曾离开过这裡的感觉。

本应蒙着绿光的黑暗,被温暖的火焰照得一片明亮赤红。

小锻治健夜向那耀眼得看不清的身影走去。

遍地七彩的扭曲图案如同大群被惊扰的白鸽,争先恐后往上涌。

她仍然坚定地一步一步向前走。

那道光芒正在融化

她慌了,急忙迈步向前跑

「遥——」

正在消散的身影倾身向前迎接她,温暖的耳语萦绕在她的耳边

「———」




「早上好,健夜」跟梦中的话语如出一辙的声音唤醒了窝在病床边睡了一整晚的小锻治健夜。


上埜遥端坐在病床上,清脆地咬断慰问品中的巧克力味pocky 。


「遥?!」健夜轻轻抚上眼前那人的脸庞,退热时的汗水把她全身浸透「吃东西没关系吗?胃会不会难受?」


遥摇摇头,把手中剩下的pocky 递给她。


小锻治健夜想到了甚麽,有点粗鲁地扯开上埜遥后颈的衣领,后者安静地任她摆佈。


几天前刻下的齿印完全消失不见。


「这是……」


「这只是梦而已」温润的紫眸轻轻眯起,神秘地说道。



「早上好,健夜」

*********************

Fin


借外挂会发烧灵感来自《怜Toki》36话

作梦时想到的设定就是:吻痕持续时间=外挂持续时间

(我都作了甚麽鬼梦啊(捂脸)


我是觉得,锻神即使失去了外挂也不可能轻易输掉,她并不是光靠外挂爬上这个位置的。

都在职业麻将界打滚了十年了,都爬到过世界第二的位置了,有啥外挂干扰屏蔽针对没遇见过?


还有我想吐糟遥桑是有多爱东场飞人?


说起遥,这货说不定在睡梦中跟麻将大神谈好了条件要把锻神的外挂还给她,变回那个不走运的平凡人吧?


下次再炮出吻痕也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所以锻神请放心吧!(等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a060606b
a060606b 在 2022/03/04 21:10 发表

啊~
看到遙桑全身上下鍛神留下的戰果,第一反應是覺得......可以COS一把暖姐~
這樣應該就能順利參賽了~(大笑

......嗯......
看到遙桑的後續症狀,如果沒有發燒......
我都覺得......
好像是即將出現小崽崽的症狀呢~<3

遙桑和鍛神互換體質也太有意思了!
鍛神莫名拿到銃一色,然後不小心放銃的表情,一定超有趣!

居然讓晴繪桑又被開著鍛神外掛的遙桑碾壓(婊)了一次......
晴繪桑也太悲情了吧!
晴繪桑: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怒)

看到後半都以為要BE了......
還好遙桑掛開完了就沒事啦!
這就是傳說中的「補魔」啊~(大笑
鍛神應該好一陣子不敢亂來了吧,感覺都要有陰影了~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