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罪魁祸首

作者:恩桑
更新时间:2022-02-17 02:42
点击:414
章节字数:233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许久,紫狐撞累了恢复人身,一袭紫色拖地软烟罗衬的人儿盼若生辉。


如若不是周身寒冰一般的气息,定能把所见之人诱的不知东西南北。


只见她双目紧闭凝神坐起似乎是在凝聚毕生灵力。


双目猛然睁开,于手中射出一道巨型紫光击在那窥天镜上,“轰”的一声结界被打开。


令狐澜纵身钻入窥天镜,于紫凌阁内跪了一地的下人中出现。


众人惊呼,只见桃夭起身厉声说道:“慌什么?见了驸马还不行礼!”


侍女们带着眼角的泪敛声慢慢站起,朝着令狐澜道:“驸马安好。”


“行了,你们都退下吧!留驸马一人在这即可,今晚的事切莫传出去。”


“是~”


众人按下心中疑惑走出屋内,这驸马怎是个女子?又是从何而来?


令狐澜缓缓走上前,握住施婳冰冷的手,不料那手紧握白玉狐狸,根本打不开。


“公主从未有过害你的想法。”


“我知道。”


“公主她时时刻刻都在思念你,至死不渝。”


“我知道。”


那你为何现在才出现!桃夭心里为施婳不平,她多想狠狠打令狐澜一顿。


可公主定会心疼的。


自从令狐澜消失之后,施婳平日面上风平浪静,未起波澜。


可每每头疾发作,于意识模糊之中,嘴里便念叨令狐澜的名字,一遍遍说着对不起。


最终连她都克服了恐惧,同公主一样盼着她这只狐妖归来~


可是,你为何现在才来?


令狐澜放弃打开施婳紧握白玉狐狸的手,缓缓站起身弯腰将其抱起。


“你要做甚?”桃夭厉声质问。


“我要救她。”令狐澜淡淡回道,抱着施婳化作烟雾离去。


高耸陡峭的金岭山上,荒草杂生,看似平静无波实则暗藏玄机。


在那最茂盛之地有一处隐蔽的洞穴,寻常的妖略施法便能进入,只是千百年来少有人能注意到这里。


“师叔,求您救救公主吧!”令狐澜怀抱着施婳跪在地上,眼前便是从王迟手中逃出生天的白胡子。


昔日他与九公主告别后,便前去找金陵仙领罪,金陵仙念他有悔过之心,况为人所迫便罚他来到这里关禁闭。


他关禁闭的第一天,首要的事便是将前大皇子连肆心里的魔气炼化。


昔日他算出连肆有君主命格,王迟为了能够操控金陵城便暗中对其注入魔气,令其心智丧失、激其欲望。


未料竹篮打水一场空,连肆反而依仗占卜结果不学无术,致使新君另立。


魔气完全炼化的那一刻,云梦泽地牢里的连肆恢复神智,忆起往昔悔不当初,自刎谢罪。


留下血书托白胡子转交给女君,望她不要介怀过往。


白胡子听到令狐澜的话,紧闭的双眸慢慢睁开,而后转过身看向令狐澜怀里的施婳。


“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令狐姑娘节哀顺变。”白胡子看着已经没了气息、因病痛折磨而形销骨立的施婳摇了摇头。


“不,我不相信。师叔法力高强,又能占卜未来。怎能忍心见死不救?”闻言,令狐澜吓得差点把施婳掉在地上,身子发抖、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令狐澜,你是妖,又天生灵根自然可以救治,甚至起死回生。可她是人,肉.体凡胎,救不了。”


“师叔,救救你了。令狐澜给您磕头了,求您救救施婳吧!你需要什么尽管告诉我,需要我的妖丹我一并给您!”令狐澜将施婳慢慢放在地上,朝着白胡子狠狠地磕着头。


“你若是再不将公主厚葬,令其入土为安,恐会影响她投胎转世,从而影响公主下一世的命格。”


“师叔~”


“去吧!”白胡子宽袖一扬,令狐澜和施婳瞬间来到皇家园陵。


“不~”令狐澜绝望地哭喊着,爬过去慢慢托起施婳的上半身扣在怀里,“为什么会这样,我连你的最后一面都未能见到。”


令狐澜悲痛欲绝,棕色瞳仁儿里竟开始流出鲜血。


嚎啕的哭声渐渐平息,变成呜咽,最终像云梦泽湖面上的泛泛涟漪,在这寂静清冷的皇家园陵一圈一圈荡漾开来……


“你若是再不将公主厚葬,令其入土为安,恐会影响她投胎转世,从而影响公主下一世的命格。”


她忆起白胡子方才说过的话,默念着。


“投胎转世,投胎、转世。”


对,她可以等。


等施婳投胎,等到她的下一世。


下一世她绝不放手!


她施法打开皇家园陵,又做出上好的琉璃棺木,将施婳放到棺椁里,在其脖颈后面狠狠咬了一口。


留下一个紫色齿痕印记。


下一世,我定要寻到你,剩下的话留给我们慢慢说。


来生见。


她望着那块墓碑,上面刻着:金陵九公主之墓。


她多想刻上令狐澜之妻几个字,可是她不能。


在金陵城人心中,她这个驸马是个妖物。


若是刻上她的名字,那公主的名声又当如何?


恐又被人耻笑,她不能再令她被人在背后讥讽了。


她三步两回头,望着那块墓碑依依不舍。


里面冷不冷,她的婳婳会孤独吗?


她心下一狠,掐了一个决消失在这园陵之中。


九霄云上,望着不远处那高耸入云的金岭山,她心中一痛又掐了一个决。


再度来到园陵,她踉踉跄跄扑倒在墓碑上,悲痛、悔恨、自责交织在一起,撕扯着她的五脏六腑。


纵使投胎转世又当如何?


这一世,终究是不能相守了!


是她,让她含恨而终、死不瞑目。


她无力地倚在墓碑上,望着天边飞来的几只黑色乌鸦。


那几只乌鸦似是看懂她的心事般集结在她头顶的上空盘旋、悲鸣~


许久,她沉沉睡了过去。


梦中,施婳听她说着对不起,笑着抚着她的头说:“傻瓜,我早就原谅你了。就算我不原谅,肚子里的娃也不乐意呀!”


她们开心地生活在一起,甚至有了属于自己的娃。


她笑出了声,醒来睁开眼,身后却是那块冰冷的墓碑。


站起身,整理仪表郑重地朝着墓碑说:“等我。”


而后化成烟雾离去。


洞穴之中,她询问白胡子为何九公主会遭此劫难?


未料白胡子叹了口气,摸着胡子,在洞穴来回踱着步子。


“当年女君腹有双胎,王迟逼我算君主命格,不料却算出了肚子里的九公主与你有段姻缘。王迟早就做着夺你妖丹的打算,奈何你灵力太强令他无计可施。于是……”


令狐澜寒毛倒立,唇瓣颤抖,一股不详的预感袭来:“于是什么?”


白胡子偷偷扫了她一眼,转过身走到墙壁说:“于是在施婳身上下了咒,咒她活不过15岁,届时大婚之夜逼你现身。”


竟是这样!王迟是那个夺她心爱之人性命的罪魁祸首!


不,罪魁祸首是她啊!如果她没有那个所谓的妖丹?


她心中一痛!


如果,如果她当初听了白颉的话,与施婳不再纠缠……


事情会不会变得不一样?


不对。


“可她分明活了25年。与你说的15年不符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