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公主薨

作者:恩桑
更新时间:2022-02-12 20:07
点击:404
章节字数:23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十年后——


一场冬雪在这初春时节缓缓落下帷幕,泥土里的枝丫正攒着劲儿往外冒芽。


公主府内,侍女们一个个穿戴整齐,排着长长的队往公主寝室里端着午膳和药膳。


在那抄手游廊之下,紫凌阁门口,一女子面无血色,身着紫色貂皮大氅卧在躺椅上,眉眼里多了些脱尘的气质。


仿佛周遭热闹的气氛和晃动的人影与她毫无干系。


“公主,该喝药了。”身后的桃夭欠着身子,手里盛着中药的汤匙递到施婳嘴边。


“不喝了,无用。”施婳拂掉桃夭的手淡淡开口,短短五个字仿佛耗尽了她所有的气力。


“公主不喝,女君会责罚奴婢的。”


“三姐嘴硬心软,她不会。”施婳扯出一个笑,瞧了身后的桃夭一眼。


令狐澜离去的那年,大皇子和二公主均被女君定下了婚事,现下各有一儿一女。


就在一年前,朝中动荡不安,大皇子王時和二公主施棋暗中较劲儿,拉拢重臣。女君迟迟不放权,又忧心九公主愈加病弱的身子,眼底的疲惫一天更甚一天。


就当大皇子和二公主以为胜券在握,不料女君一道旨意将君主之位传给了早就兵权在握的三公主!


众人大惊,自建城之日起,未有一位君主政权和兵权都握在手中啊!


这亦是建城之初第一代女君防止昏君误国的策略,所以众人皆以为三公主绝无可能成为君主。


三公主常年带兵,雷霆手段,不出一年便大权在握,众臣惶恐不敢犯上作乱。


一系列的政治改革使得如今的金陵城民风更加清明,更加开放。


眼看三公主深得民心,大皇子和二公主措手不及却也无可奈何。


退位后,前任女君便寻了处静谧的地方养精蓄锐,派人出金陵城四处寻找神医医治九公主施婳的病!


如今的一日三餐全是中药的味道,施婳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以饭养人,还是以药吊命。


又苦笑如今就连身边最熟悉她的桃夭都不会找理由哄她喝药了。


她眼神扫过桃夭的倩影,暗中做着打算。


桃夭与她同岁,比她小两个月。按照金陵城的规矩,府中的婢女到了22岁就可以寻一个好人家嫁了。


可桃夭不愿,如何能对久病的公主放任不管?


她是前任女君身边婢女如月的女儿。主仆二人自小相识,情似姐妹。桃夭就那样一年一年守着她。


施婳盘算着是该给桃夭找个好人家,那样她才得以安心,她抬眸望了望远处银装素裹的枝丫,一只鸟儿正巧停落在那雪白之上。


你为何伶仃孤苦,你的爱人去哪儿了?


她遥遥望着那只形单影只的鸟儿,眸子里的落寞一览无遗,仿佛在回忆着某些过往。


明日,就是她二十五周岁生辰了。


“女君到~”


众人慌忙放下手中的活儿,跑来院子里站成一排,中间留出过道等候新任女君的来临。


“站而不跪”是新任女君继位后的第一道旨意。


施婳撑了身子坐起,在桃夭的搀扶下站起身,缓缓走下台阶。


“三姐来了。”


女君施琴迈着轻快的步子朝施婳走来:“外头冷,九妹快进屋坐。”


又着人将屋内的炭火烧得更旺些。


“这天气这样寒冷,九妹身子不便为何坐在外头?”


“无碍,我就是觉得闷了想出去透透气。”


“婳婳你猜我给你带了什么东西来?”


施婳望着施琴手里的红玉琉璃木盒,摇了摇头。


只见施琴打开一看,竟是一尊白玉狐狸!


这玩意儿她记得,小时候她曾经觉得有意思特意从高高的橱柜取来,还不小小心摔掉了一只耳朵。气的施琴哭了整整半个多月,可女君不罚施婳只笑着说再做一个。


气的施琴又折腾了大半个月,把新做的也一并摔了。


如今见三姐主动拿出那尊白玉狐狸,施婳眼底划过一丝苦涩。


这……金陵城谁人不知自己大限将至,想必三姐今日前来亦是圆了她的一幢小心愿吧~


只是这狐狸是好,若是紫色……


还能陪她一起下葬。


“谢谢三姐。”施婳笑着接过那尊白玉狐狸,吩咐桃夭好生收放。


施琴看着和她九分相似的施婳的脸,又想起大婚那夜她被施婳千里传音,冒着风险将那王迟斩杀。


那王迟死后身体内的魔气将她击出数丈远,她也因此受了内伤。


那日她醒来便见一白胡子老人,那人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知她,并将施婳的命数一并告知。


也就是那时,她一下子明白母亲为何如此宠溺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九妹了。


多年的心结一下子打开,自此再看向施婳,她这个姐姐眼底净是藏不住的爱怜。


试问天下有谁比她这个异卵双生的亲姐姐和施婳更亲?相处时间更长?


饶是大哥和二姐也终究是差了十个月的相处。


“咳~”施琴想到这儿,掩面轻咳两声。


当日白胡子为她疗伤亦未能完全医好,毕竟是凡胎,伤了根儿哪那么容易好?


不过于性命无碍,只是每日多服几贴药罢了!


这事儿她没告诉旁人,谁也不知,施婳也不知。


施琴习惯性地将手摸上了脖子上挂着的那块玉,那玉晶莹剔透里面的花纹清晰,仿佛住进一个人一般。


“三姐又在想念那人了。”施婳瞧着那只因常年练武有些粗糙的手。


前几年,母亲也有意为她指婚,可施琴不愿称自己肩负重任,不想成家。


可施婳隐隐约约听闻施琴似乎是在寻找一心上人。


那人好像叫何……钰?


她未曾见过,那人就像人间蒸发了般,多年来未有音信。


时间久了,施婳一边想象那人的音容,该是怎样的男子能俘获三姐的心啊!


又一边暗道是不是确有其人?


该不会是三姐和自己有着同样的喜好,刻意找的不嫁男子的理由吧!


毕竟她们可是异卵双生的亲姐妹!


施婳往施琴脸上觑了一眼,那眼底的忧思骗不了人,看来传闻十有八九是真的。


二人畅谈着小时候的往事,一晃二十五年,昔日种种无论是欢笑还是打闹皆成了二人眷恋的场景。


时间过得可真快!


姐妹俩拉着手相谈甚欢,许久过后,施婳的模样也愈发活络起来。


女君怅然离去,抬腿迈出府门的刹那,回首看了一眼施婳。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洒在院子里,一地金灿灿的光辉衬的施婳苍白的脸都染上了红晕。


整个人坐在那张软卧上,静谧的如同一幅画。


是夜,公主府上下恸哭。


桃夭夜里给施婳掖被才惊觉床上的人儿已没了呼吸,怀里抱着那尊白玉狐狸,只不过那白玉狐狸身上套上了紫衣。


金陵城九公主施婳生于天元十一年,薨于景元二年,熙春二月末。


灵狐洞内,一只紫狐目眦欲裂,露出尖牙,浑身的紫毛直立,嘴里发着呜咽的声音癫狂地往那窥天镜上撞。


被那弹回来的金光击落在地上、或墙上,一下又一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