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没说她死了

作者:恩桑
更新时间:2022-02-01 16:00
点击:515
章节字数:23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令狐澜施法忍着剧痛于胸前掏出妖丹,那颗紫色妖丹在这静谧的夜里,红色的火光的辉映下,闪着异样的光芒。


一下子面色惨白,陡然失去法力的她,额上那片灼伤感加重了十倍不止。胸前出现一血红窟窿,鲜血喷涌而出。


“你傻啊~你这样做救不了公主怎么办?”小银花将令狐澜护入怀中。


“我……还有得选么?”令狐澜眼神迷离,看着小银花,发觉她的样子与之前有些不同。头上的耳朵不见了,声音粗犷了些,面部线条也硬朗了,还有喉结。


原来,她把金丹和麦丽素搞混了,阴差阳错,这下公主娶不了,把小银花也害了……


“哈哈哈~数千年了!我终于要成仙了!”王迟手握妖丹,放肆大笑,有些渗人,身上妖气四溢。


在王迟的狰狞的大笑里,府院里漫天火光无尽蔓延,似是要燃尽周遭一切。


突然天降大雨,笼上蔓延的火舌瞬间熄灭,一把白玉匕首穿过王迟的胸膛,王迟放大的瞳孔里,映着奄奄一息的令狐澜,继而倒下去。


身上的积攒的魔气骤然释放,王迟身后,手握白玉匕首的三公主瞬间被推出数十米之外,重重跌落在地,未能醒来。


小银花眼疾手快,伸手施法将那王迟未来得及吃进嘴的妖丹收入囊中。


府院内四处零落着灯笼、红绸缎、黑色的铁锈,地面上还有粘稠的血迹。


小银花低头看向令狐澜,见她已经奄奄一息,面部隐约显现狐狸毛。


“救……公,主。”说完,令狐澜便躺在小银花的怀里晕厥过去,现出狐狸原形。


“令狐澜!令狐澜!你不要吓我呀!啊~”小银花大喊,哭声划破整个府院的上空。


不知是不是情绪过于激动,还是药效发作的厉害,小银花的声音越来越雄浑了。瘦弱的小身子微微战栗着,配上低沉又极具穿透力的大嗓门儿别样的不协调。


“咳咳~哎哟,可摔死我了~”一个比小银花更深沉的男声传来。


小银花循声看去,只见一只圆圆的壳子从王迟尸体那宽大的袖管里滚出来,一直滚到小银花腿边。


小银花眨眨眼,仔细一瞧,原来是只万年王八!只见那只王八探出头,朝四周小心翼翼地巡视了一下,而后化成人形。


一袭银白色长袍,秃头、眯眼、鹰钩鼻,略微发紫的薄唇,长长的白胡子垂到腰间打了个蝴蝶结。


脚蹬一双白色金边祥云锦绣靴,身形高挑而瘦削,风一吹过,白衣飘飘,略带了些仙气~


“你是?”小银花满是疑惑地开了口。


“哎呀!这孩子怎么变成这样啦!”白胡子急切地说,没有回答小银花的问题,只一眼便瞧上了现出原形的令狐澜。


只见他指尖略施法,令狐澜恢复人形。白胡子即刻席地而坐,将令狐澜从小银花怀中揽过,“你扶好她!”


白胡子厉声说,小银花见他神情严肃,又有着仙风道骨,轻而易举就帮令狐澜恢复人形。便把对他的疑惑按下不表,稳稳扶着令狐澜。


白胡子施法将妖丹注入令狐澜体内,又渡了些灵力。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令狐澜逐渐有了意识。


她转了转眼珠,慢慢睁开眼,待看清眼前的老人,她奋力起身,后退一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弟子令狐澜拜见师叔!”


小银花不明所以,看着令狐澜。她站起身揪了揪跪着的令狐澜的衣襟,“喂,你干嘛呀?快起来!”


不料却被令狐澜一把拉住衣袖,往下一抻,也“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还没反应过来后脑勺就被扣住狠狠朝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你!”小银花顶着头上的包,一手捂着包,一手指着令狐澜,眼神里像是要喷出火来。


“求师叔救救公主!”令狐澜的意识彻底清醒过来,没等小银花继续说话,又朝地上“咣咣”磕了四五个响头,直接把地面砸出一个拳头般大的坑。


小银花被令狐澜的行为吓到了,暗叹,“这女人对自己可真狠啊~”顿时觉得火消了大半,头也不疼了。


那白胡子坐着没动,只远远打眼一瞧铁笼里的九公主,抚摸着胡子深深叹了口气,“唉~九公主她毕竟是肉体凡胎,这煞魂火别说你这千年狐妖都受不住,就连老身都险些被它所伤。”


令狐澜一听这话,面上霎时没了血色。忙不迭地跑到铁笼边,施法将那铁笼破开,跑过去抱出九公主,拥在怀里。


“施婳,醒醒!你别吓我,别吓我好不好。”令狐澜的心就像被烧了个大洞一样嚯嚯的疼,她看着毫无生气的施婳眼泪像决了堤一样涌出。


她额头抵着怀里施婳的小脸,泪眼朦胧中看到她额头上彩绘的三瓣莲花,栩栩如生宛若绽放,艳丽的大红眼影和雪肌形成鲜明对比,红唇娇艳欲滴。


她的婳婳就这样躺在怀里,她再也不用费尽心力去修什么男身了!再也不用担心她会被吓到了,因为她不会再听到、看到。


“我真傻,真傻~都是我执迷不悟,给你带来了这场祸事!如果不是我一意孤行,你现在还好好的!我真该死,真该死!”令狐澜把施婳放在地上,眼睛彻底变成棕色,眼白全然不见,化出狐狸原型,仰天长啸。


周遭震荡,房顶一瞬间塌了,所有的灯笼全部化作碎布,纷飞而尽~


小银花被灵力震荡的耳鸣,双手捂着耳朵,晃晃悠悠险些站不稳。


“她……这是干嘛呢?”白胡子灵力深厚,坐在原地如同一尊雕像岿然不动。他看着痛不欲生如同发疯的令狐澜,疑惑地问。


天雷滚滚,乌云密布,地上裂了一个大口子,越来越深、越来越宽仿佛要吞噬掉一切,身后的婚房燃起熊熊大火,无尽的蔓延开来~


小银花捂着耳朵大声喊道:“令狐澜深爱九公主,如今公主死了,她能不发疯吗?你知道她为了救公主付出了多少吗?”


令狐澜听到“公主死了”这几个字眼儿,情绪彻底崩溃,露出尖牙就要向小银花扑过来发泄。


说时迟那时快,小银花一掌抵住令狐澜的头,见令狐澜像是疯了,心里突然着急,大喊:“我知道公主死了你难过,可你万万不可胡闹!当心走火入魔!”


周遭妖风四起,变成狐狸的令狐澜不管不顾,面露凶相。一次次攻击小银花,眼看小银花就要顶不住了。


一道深沉的声音幽幽地传来:“这是咋了?我也没说不救呀……”


“……”


小银花一掌抵着令狐澜,一边问:“你不是说公主肉体凡胎,那煞魂火险些伤了你么?”


“可我没说救不了。”


“……”


听到这,周遭瞬间安静下来,令狐澜空中一滞,收了法力化成人形,顶着一对棕色瞳孔急忙问:“你,你是说你能救活公主?”


“我没说她死了呀!”


府院一片沉寂。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