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大婚夜

作者:恩桑
更新时间:2022-02-01 16:01
点击:609
章节字数:268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大婚当夜,令狐澜一身绛红色喜袍隐身来到公主府。


公主府内,先前备好的婚房紫祥阁上上下下张灯结彩,一片通红的灯笼照亮偌大个园子。


令狐澜喜不自禁,落地生花,步步生莲,游走在这充满喜庆的院子里,环顾四周,暗叹,从此以后这将是她和公主施婳的家!


由于时间紧迫,令狐澜破除隐身,现身于公主府外,脚蹬黑边软底云丝绣靴,镶着几颗锆石,鞋头处有祥云暗绣,意喻紫气东来,百年好合。


身姿挺立,面容英俊,打眼一瞧,呵!一秀气的白面小生!


“难怪公主不喜,长得文文弱弱的?当真是他赢了比武?”


“肯定是的。谁敢在女君眼皮子底下耍花招?”


“一副娘娘腔样儿!能守护好咱们公主么?”


“谁知道呢!”


令狐澜刚想敲门入府,便听到府院内几个婢女在窃窃私语。


“咳咳~胆敢说她娘娘腔?当日公主可是被她伺候的甚是满意来着!谁娘娘腔?”


令狐澜忽然想起那夜公主中迷魂香一事,想起床上的公主面有绯色,在她身下呓语,一副令人忍俊不禁的小模样。


令狐澜咂咂嘴,又握了握手里的金丹。暗道可惜了,那样的小日子一去不复还!


然后一口把金丹塞进嘴里,咽了下去,立在原地待药效发作。


“咦?怎么没有感觉?”这药效发挥着实慢了些。


吱呀一声,府门大开~


“恭迎驸马爷~”几个小厮像刚出栏的家猪你打我闹着,跑出来懒洋洋地拱手作揖,面上全是一脸懈怠样,而齐齐后望着令狐澜身后的绵延不绝的大红轿子瞠目结舌。


那轿子足足有八十八台,弯弯绕绕置放于这干净整洁的金陵城街道,一直延伸到城门。


驸马爷好生气派呀!不愧为本届第一任驸马!


“赏~”令狐澜大喝一声,不管不顾地抬腿迈入府中。


她才不在乎几个势利眼的小喽啰,满心满眼都是九公主坐在床头等她的模样!


身后的婢女从怀中掏出一袋袋银子塞到几个迎接的小厮手中,几个小厮一改之前的鄙夷眼色,也乐呵呵跟着进了府。


“驸马到~”一个守卫在紫祥阁报。


披着红盖头的九公主也从转角处被侍女搀扶着出来,令狐澜瞧着那柔软的小身段朝着自己移来,赶忙上前搀扶。


“还未与公主拜堂成亲,驸马不必如此急不可耐!”侍女见状,一手挡在公主面前,将令狐澜与公主隔断。


“……”


“吉时已到,请驸马和公主入厅堂。”


高堂之上,坐着贵气无比的女君,侧方座位上皆是大皇子、二公主和三公主。


女君一时有些动容,眼圈也泛着红,而大皇子和二公主则一脸欣慰;


倒是三公主看到令狐澜的一刹那,暗喜原来是个小白脸儿!面上由阴转晴,倒也不算输给四妹了!


“一拜天地~”


“二拜女君~”


令狐澜手挽着新娘的小手,发觉新娘这手冰冷异常,使劲儿握了握,恭恭敬敬地给女君敬茶。


“夫妻对拜~”


“公主莫怕,微臣定会护公主此生无忧~”许是以为九公主太过紧张,发冠抵着盖头那刻,令狐澜低语道。


“进入洞房~”


厅内众人跪了一片,齐声喝道:“恭喜公主和驸马,祝公主和驸马早生贵子,永结同心!”


“赏,都赏~”令狐澜面上洋溢着微笑,心里想着永结同心就好,至于早生贵子,呃……也不是不可。


只是,公主生出来的是人还是小狐狸呢?


很快,令狐澜同新娘在侍女的簇拥下进入洞房。


看着眼前安安静静坐在床侧的新娘子,令狐澜有些激动,又环顾了四周,压了压激动的心思,暗想自己一定不能像上次一样,这会千万要循序渐进,莫要弄疼公主。


“婳婳,今日你我大婚,乃是大喜之日。于微臣来说,像梦一样。微臣定当鞍前马后,护好公主。现下你我二人该喝交杯酒了罢!”


说完令狐澜便手握两只金樽杯缓缓来到公主前,刚要将酒杯递到公主手里,突觉还没揭盖头。


“是微臣傻了,微臣这就为公主揭盖头。”


令狐澜从长靴里抽出秤杆,小心翼翼地伸手去挑,眼珠怔怔地盯着那盖头,虽然她在窥天镜中已经见过那张如水墨画一般、倾国倾城的小脸儿,可还是难掩激动之心。


只见那盖头扫过新娘的胸、脖颈、下巴……


突然一只手伸出,一张符贴在令狐澜的额头上,她顿时感到周身像火烧一般。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传出,令狐澜忙不迭地后退几步,那盖头一下子被揭开,定睛一看,“桃夭?怎么是你?九公主呢?”


“你这妖孽!竟妄想娶九公主为妻,简直不知死活!”


“说!九公主人去哪了?”令狐澜忍着剧痛将那道火符揭下,额头因灼烧而溃烂一片,闪现于桃夭前,死死地扼住她的脖颈,狠狠地说。


“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让九公主落入你这妖孽之手!”


“好,很好!那我就成全你!”话音刚落,令狐澜眼圈泛红,手中力道猛然加重,桃夭一下子小脸涨红,难以呼吸。


“九公主到底在哪?”


“你~死心罢,九公主有城师庇护,断然不会落到你这妖孽之手!”


“什么?你把九公主交给城师?”令狐澜大惊,松了手,看着无力地躺在床上脸还腾红的桃夭,“若不是念在你贴身服侍公主这么多年的份上,真想杀了你!”


说完,令狐澜施法迷晕桃夭,化作一阵紫色烟雾破门而出。


熟料被一道蓝光突袭,一下子从空中跌落门前,只见城师王迟现身于府院内。


“本座猜得不错,你果然来了~”


“又是你王迟!毁我大婚!正好,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


霎时,院内天光大闪,一片狼藉。


令狐澜红袍有些破损,洁白的小衣露出染上红色。


额上有可怕的烙印和溃烂,原本白净的脸上染上血迹,分不清是王迟还是她自己的。那鲜血顺着脸流下,划过眼睛一直顺延至下巴,而后滴落。


令狐澜杀红了眼,红色的血和暴露出的雪肌形成鲜明的对比,她似乎有些许疯魔。


几个回合下来,王迟衣衫残破,全身都是伤痕,深可见骨,很快顶不住。


“救我~”就在令狐澜最后一掌劈下来时,岂料耳边传来九公主微弱的声音。


循声而望,九公主一身凤冠霞帔,面上惨白,竟是在一青色大铁笼中,悬空缓缓降落。


“施婳~”令狐澜轻呼,满眼皆是心痛。


“哈哈哈哈~想要救公主么?那就拿你的妖丹来换!”王迟躺在地上望着令狐澜放肆大笑,鲜血染满整个口腔,齿缝里皆是鲜红一片。


“你!”令狐澜气结,狠狠地望着王迟。


十年前,自己在安阳道修炼,王迟扮作一乞丐接近她,令狐澜才失了防备被王迟暗中偷袭,一魔箭入腑差点魂飞魄散,拼命逃脱后幸得九公主所救。


听师父说王迟原是金陵座下的弟子,心比天高,一心想尽快成仙,偷练禁术被发现,遂赶出门下。


后练功走火入魔,沦为半妖。又听闻这世间有一罕见紫狐,食其妖丹便可一步成仙,便把目标放在了令狐澜的身上。


“怎么,舍不得?”只见王迟一挥手,那铁笼四周瞬间燃起大火,九公主奄奄一息卧于笼中,眼底已经没有了光芒。


令狐澜施法灭火,谁知那火势越来越大,铁笼被烧的开始变红。


“别挣扎了!本座的煞魂火,你是灭不掉的!拖延下去,只会加快公主香消玉殒。”


“不,不要!我……我给你!”令狐澜一身傲气尽失,跪在笼前。


“别!”小银花及时赶到,蹲下去扶令狐澜,“你疯了么?没有了妖丹,终生为狐,你连人的样子都没了!狐寿一尽,你会没命的!”


只见大火熊熊燃烧,九公主紧闭双眼,一身红衣上沾满了黑色的铁锈,不知是死是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