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公主得了失心疯

作者:恩桑
更新时间:2022-01-25 19:08
点击:705
章节字数:219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众人尚未回神,却见面具男子已然走近玉阶之下,驻足而立,双手将一金漆镶边的红色素雅木盒奉上。


女君示意身边的仆人接过,打开一看,竟是一把润泽透明的白玉匕首。众人神色惊异。


“此白玉匕首,名唤凤翎,此匕首不会伤及人,但可斩妖除魔,保女君一生平安顺遂,不受妖物所袭。我家主人身体抱恙无法前来,小人不才,特为我家少主前来向女君道贺,望女君切莫怪罪!”


“你家主人是……”女君思索半天,也未能想起城中还有哪位贵人没有邀请啊。


“通州城永昌王,令狐澜。不知女君可还有印象?”男子轻声道。


满堂哗然,交耳低语:“通州城在哪?永昌王是谁?”“没听过呀!”


“啊~原来是永昌王呀,本座真是健忘,竟忘了邀请永昌王前来赴宴。真是不该、不该。贵人远道而来,快上座吧。”座上女君额眉舒展,眉眼弯弯,面带微笑恍然大悟道。


闻言,男子嘴角微扬,欠身作揖道:“我家主人只嘱托将贺礼送到,未曾允许小人落席。小人需尽快回府复命,还望女君成全,至于美意,小人心领。”


“好,既然如此,那贵人请回罢。代我向王爷道谢,改日一定亲自登门造访。”


“是。”那面具男子欠着身子,稍后两步转身离去。不知是不是错觉,施婳觉得男子有点儿面熟,离开途中,似乎看了自己两眼,那眼底的灼热令施婳不禁心中一颤。


待那男子走后,满堂宾客又回到了方才热闹的一番景象。高阶之上,女君悄然侧身低声询问着已置放于金漆笼中、化作普通家雀般大小的青鸾,“你可知这结界内有一地名唤通州城,具体位置何在?”


却见那青鸾拧眉摇了摇头,沉默不语。


女君深深叹了口气,心里默念着“通州城,永昌王”几个字,揉了揉眉间,依旧是对此地毫无印象,莫非是结界之外的地方?


金陵城乃人间仙境,入口处为浩瀚无边的云梦泽,千百年来极少有人能够寻到这里,当然也有那机缘造化者,譬如那穷途末路为躲官兵的亡命之徒跑下悬崖,意外坠入龙眼;又如那短命之人意外跌入深渊,最终也落入龙眼之中。


此等人大难不死,也算造化,意外来到这人间仙境般的金陵城,反倒没了外界带来的一身戾气,重获新生,久而久之便在此处嫁人娶妻、落地生根。


金陵城难进更难出,若是凡人,必然是久困于此,直到自然消亡。那男子虽是侍从,可纵观周身气质,便知这永昌王绝非等闲之辈,或沾带了点仙缘?故而能在这金陵城来去自如。


可为何,这仙人会特来给自己贺寿呢?


座上女君这般想着,席上宾客沉浸在美酒佳肴之中,全然不觉女君的思量。


女君寿宴顺利举行完毕,众人皆打道回府。


*


富丽堂皇的大殿,金漆雕凤宝座之上,坐着睥睨天下的王者。座上女君和身侧站着的侍从低声交谈。


“一切可都安排妥当了?”女君威严道。


“回女君,妥当了。人已安排好,全是高门显贵的世家子弟,个个相貌出众,武艺冠绝,三日后的比武仪式,按时出场,届时若有人胜出,无论是谁,定能照顾好咱们身娇肉贵的九公主。”身旁的侍从欠身回道。


“许诺的官职可一并安排妥当?”女君挑眉道。心想若不是施婳那孩子偷偷跑去畅音阁叫人发现,也不至于费这么一番心思,将比武择婿推迟三日,用那官职来引那世家子弟前来揭榜应战,说来还是怪那妖狐擅自跑出来漏了馅儿!


“回女君,一切都安排妥了。”侍从偷偷抬眼瞧了瞧女君,见其神情微微松弛,暗下松了一口气。


“唉~”女君长长地叹了口气,收敛了刚刚已解燃眉之急的喜悦。眉宇间掩盖不住的忧虑和心疼,“我最放心不下的便是施婳这孩子,恍然间她就已经十五岁了,还有十年……”女君唇瓣微颤,一只手扶着额,到底是说不下去了。


身旁的侍从也是看不下去了,赶忙来到女君的身后,一双灵巧的手精准地揉捏着女君的肩。


边按边宽慰道:“女君莫要为此忧心,九公主一脸福相,心地良善,乃长寿之命格。女君切莫相信城师之言,常言道‘尽人事,听天命’,虽说天命难违但……”后半句还未吐出,突感女君身形一滞,女侍从赶忙说道,“但这最重要的还是前者。”


“尽人事,听天命”女君默念着,突然想起自己继任君主的荒唐场景。昔日自己同哥哥乃一对龙凤胎,降生之日,先主命城师推算二人命格,看谁有君主之相,趁早精心栽培,让新任君主赢在起跑线上。


巧的是,城师先对皇子进行占卜便算出皇子乃帝王命格,天生的贵相。先主大喜,招揽全城经纶满腹之士做君师,教导皇子做一个好帝王,对于公主则命人好生看护,随性而去。


大皇子连肆果然自小机敏聪慧,文武双全。一晃二十年过去,谁知当初被占卜为帝王命格的大皇子在五岁记事起,就听闻自己的帝王命格,便依仗着那副占卜,成日游手好闲、不学无术。


最终,泯然众人。


先主对此痛心疾首,久而久之心有郁结,悔恨而逝。最终将君主之位传到了公主手里,也就是现在的女君。继任城主当日,皇子连肆竟起兵造反,兵败被困云梦泽湖底,直到如今。


从那以后,皇子公主出生之日不再占卜帝王命格,只推算一生是否安康顺遂。大皇子和二公主相差两岁,均是长寿之命;三公主虽然历经坎坷,却是天生的武将之才。独独九公主,命途多舛,城师称其活不过二十五岁。


自那时起,这变成了女君的心事,无论九公主闯下怎样的弥天大祸,女君都不忍责备半分,看着可爱乖巧的女儿,看一眼,少一眼。白发人送黑发人,饶是坚韧如她,也是受不住。


“不好了,不好了!”门外女侍卫慌慌张张跑进大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不好了,女君。九公主的头疾又发作了。”女君闻言,赶忙叫了銮驾前往紫凌苑。


屋内侍从跪了一地,杯碗茶碟四处都是,青色砖窑地面尽是水渍、茶渍混着药渣,榻上帷帐被扯得四分五裂,上面的人儿宛若得了失心疯,跪在榻侧,把头直往墙上撞。


猜猜他是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