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神秘的面具美男

作者:恩桑
更新时间:2022-01-25 19:06
点击:764
章节字数:218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百花苑里,玫瑰、桃花、月季、海棠等十余种花露天绽放,暗吐芳芯,春风拂面,暗香涌动。


宾客满堂,女君端坐于高阶之上,皇子公主、高门贵女、王公大臣依次落坐于高阶之下,红毯两侧,席间觥筹交错,言语欢畅,恭贺女君五十寿辰。


宴席开始,便是诸位皇子公主献宝贺寿之时。


大皇子王時献玉灵珠一颗,此珠外形圆滑,晶莹剔透,大小可一手掌握,内里透着焰火一样的红光,宛若能把周遭事物燃尽一般,却触手生凉。据说此物冬暖夏凉,捧在手中,能感受到周身血液涌动,畅快无比。


二公主施棋献一只通灵玉杯,杯中美酒沁人心脾,可使人容颜不老,容光焕发,且取之不尽,饮之不竭。


三公主施琴献金漆雕花鸟笼一只,此笼可幻化大小,坚硬无比、不惧枪剑,可护女君坐骑青鸾安全无虞。


“诸位皇子公主的礼物都是世所罕见的珍稀之物,可谓是别出心裁!恭贺女君,膝下儿女才貌出众,皆为人中龙凤。我金陵城有上苍庇佑,定会千秋万世,代代昌盛。”


一低沉浑厚的声音从席下传来,定睛一看,乃一青衫男子。身形硕长,头束一青玉宝冠,两鬓修的干净利落,一缕白色发髻侧垂而下,多了些放荡不羁,二十出头的模样。


此人便是精通占卜之术的城师——王迟。城中人都知道,此人年纪远不似看到的这般年轻,上任君主他便是这副模样。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君主熬走了好几任,他还是这般青年男子模样,令人啧啧称奇。


一手占卜精准透彻,深得历任君主信任,任命为城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人人都道这货活得久、会占卜,莫不是个王八转世?


此言一出,席中之人皆低声耳语:“哎~这城师着实不走心了。且不说这车轱辘话自上任城主就这样讲,分毫不差。咱们九公主还没献宝贺寿呢,这话说得早了些。”


“嗐,无妨。九公主一向只人来,哪有什么宝可献?”


“可不?九公主哪年不是来的最晚,抱只狐狸落座就胡吃海塞的。人狐同食,共用一玉筷青碟,啧啧啧。年年都道自己就是最好的宝,专门前来给女君贺寿,脸皮当真是极厚。”


“说得也是。我听说啊,不仅同食,还共寝呢?”


“哈哈哈~”


“你们都小点声儿,小心让九公主听见把你们的玉石青簪收了给那狐狸把玩去。”


“怕什么?那妖狐早就不知道去哪了?都失踪三个月啦!”


尽管席中人已经尽可能放低了声音,可到底是露天花苑,在这稀薄掺杂着清香的空气里,那声音就跟长了腿似的直往施婳耳朵里钻。


施婳心情不佳,来时特地往安阳道上瞧了一瞧,别说狐狸,连根狐狸毛都没寻到。眼下听到大臣们的言论,脸红了红,面露窘色。


然则正如众人所言,她脸皮极厚,只一瞬间,便面色如常。施婳不似大皇子、二公主和三公主一般立于玉阶之下,红毯之上,只端坐于席间,双手端了酒杯朝女君作揖道:“今日是母君五十寿辰,婳婳祝母君长寿安康、万寿无疆。”


席上女君一身华服金丝软烟罗,肤若凝脂,气若幽兰。雍容华贵而不失威严,一双细长潋滟的双眸宠溺地看着施婳,手持暖玉酒杯,一饮而尽。


阶下三公主气得直瞪眼,小脚跺地,心中愤懑不平。想着自己与四妹只差一个时辰,自小习武练功,十二岁便拥有一身绝技。骑射一绝,城中无人可敌。


城师说她是天降武星,十五岁便接管军统要务,每每孤身一人站于那寒风暴雪的龙眼之处,守卫金陵城不受外人袭击。


可还是不如四妹什么都不用做,单一张利嘴能讨得母亲欢心。


二公主注意到身旁三妹的异动,悄悄捉了捉她的衣角,皱了皱眉示意她万万不可失了分寸。倒是大皇子王時笔挺地矗立红毯之上,岿然不动,身姿挺拔,全然不觉几个妹妹的心思。在他看来,几个妹妹各个乖巧灵动、惹人怜爱。


二妹为人谨慎,最有主意;三妹自小习武,性子直爽;九妹则调皮可爱,心地善良。自己身为长子,有责任和义务争取君主之位,守护好金陵城百姓。


“既然贺礼已奉上,宴会正式开始,诸位请便~”女君发话,皇子公主都落了座,席上的人才敢动了筷,再次恢复了方才觥筹交错,畅谈甚欢的景象。


“到底还是四妹独具匠心,别出心裁。简简单单一句祝寿语就与我等献上的俗物划清了界限,讨的母亲欢心。”


三公主落了座还是没忍住要讽刺挖苦旁边的施婳几句,还特意强调了“四妹”来气施婳。


“三姐蕙质兰心,一金漆鸟笼可保母亲心爱之物平安无虞,令母亲喜笑颜开。”施婳不动声色道,手里的筷子一刻也没停下。可看着眼前的寿意白糖油糕,莲心薄荷汤,玫瑰露,栀子枇杷酒,海棠莲蓉糕……全是往日里她最爱吃的,可眼下嘴里只觉淡然无味。


三公主看出施婳的不悦,轻笑一声,她与施婳异卵双生,眉眼里有着七分相似,这一笑竟令一旁小侍从迷了眼。


见她漆黑的眼眸转向施婳,薄唇微启,挑眉道:“单单讨得母亲欢心有何用?不若四妹,不仅令母亲欢心,就连那畅音阁里的男乐师也是对四妹芳心暗许呢!”


此言一出,周遭霎时安静。


空气里弥漫着一丝不妙的气氛,二公主施棋听不下去了,使劲儿拽了拽二公主的衣袖,蹙眉道:“赶紧吃你的,怎么这么多话?”


二公主也突觉周遭气氛异常,抬头望去阶上母亲面色正沉,顿感自己失言,低头默声,拿起筷子随意夹了几道菜胡乱地往嘴里塞。


别的也就罢了,说到这可真是戳了施婳的肺管子了。


施婳小脸腾红,饶是脸皮再厚,此刻在这席间也是如坐针毡。正要起身向女君请求打道回府,却闻一道冷冽舒缓的声音自席外传来,叫人分辨不出性别。


“女君寿宴,令狐府的寿礼来迟,还望女君赎罪。”众人循声而望,却见一男子走来,身形修长挺拔,一紫色玉带将黑色长发高高绾起,鬓若刀裁,一身银白色镶金边长袍束身,做工精致奢华。


可惜戴一墨蓝色雕花面具,叫人看不到具体模样,依稀觉得来人应当是个美男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