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十

作者:墨枫流
更新时间:2022-01-09 23:14
点击:497
章节字数:37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上车,花取小姐就收起了虚假的笑容。她从车内镜子那边投来的锐利

目光让我后背发凉。



“啧,狐狸精。”哦哦,这次玲奈子在真纱党头子的眼里进化了!从节肢动物演化为了哺乳动物!是在说我进步神速吗?照这个速度下去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被堂堂正正地称呼为人”了吧?好开心。



开玩笑的。在阿Q式胜利了一会后,我怯懦地回应。



“那个.…”



“不要以为你的花言巧语能欺骗我。我可没有真唯小姐那么容易被你

骗倒。”花取小姐像机械一般言语,车内的冷气开得很足,所以打哆嗦是件很正常的事。



“与其说是我骗她倒不如说是真唯一直在引导我吧?”



“住口,不要说小姐的坏话!信不信我现在一个急刹让你的脸印在座位

后座上,令你现出原型!”



“对不起!抱歉!都是我不好!给您带来团扰真是万分抱歉!”我双手合十请求她的原谅,如果是花取小姐的话一定会这么,做的,我可不希望到真唯那里去时像是被糊了一脸派一样,那是什么搞笑角色!



她叹了一口气。但总感觉这个时候应该是我叹气才对吧?低气压端得我大气不敢喘一下的喂。



“真是不敢想像我以后连你都要一起服侍…”



“??你说什么?”



“既然你和真唯小姐在一起了,以后就是这个家的人了,我作为佣人当然要连你的无理要求都要满足吧?”



“为什么,我的要求就是无礼要求啊?而且我也没有自信能与真唯—”



“嗯?”花取小姐的眉头一皱,我赶紧打住。



“是说我会尽最大努力和真唯长相厮守啦—”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明明不喜欢我这个人,也不希望我和真唯在一起,但却想要守护……这个说法有点不对,应该是不允许我擅自逃避这段感情,她是有多宠真唯啊?



“但这并不代表我认可你了,如果真唯小姐抛弃你了,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把你踹开不让你靠近她半步。”



好可怕!我弱弱地点了点头。



“快到了,等下你自己上到顶楼就行,那里只有两个房间,门上有QR标识

的就是目的地了。”



“花取小姐不来吗?”



“我之后还要去接王塚女士。”



“真唯的妈妈?她不是说会回避的吗?”



“不是,我是去接她到公司去………她和你聊天了?”花取小姐后知后觉惊

讶地问道,我自然地点了点头。“虽然占用了她宝贵的时间,但真唯妈妈似

乎也很开心呢~”当然,这是加入了我自己的理解吧,毕竟真唯妈妈她的态,

度更像是你随便或怎样都行吧。



“你居然浪费了王塚女士宝贵的休息时间啊…你到底有什么样的魔力?明明只是个普通的女高中生。”



“是啊,我也很想知道呢——”两人难得地站在了同一立场上,虽然听起来并不是什么好话,不过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吧:『自嘲的地方将不再是弱点』,我相信只要把自己说得一无是处,我就可以刀枪不入了!这可是比『已然遥远的理想之国』(出自Fate Grand On))还要厉害的能力吧。



车子停在高档小区的门口,我从车内出来,向花取小姐道谢后朝里走去,高档小区就是不一样,这好似公园一般的绿地,草坪被修整得井然有宇,路灯也是用看着就很高级的装饰点缀着。我乘着难得的升降式电梯一路来到顶楼,来到门口前,我打开手机整理了下自己的仪容,你现在很可爱哦玲奈子,加油上吧!



我敲了敲门,随后其便被打开了。是真唯亲自开的门。



“多有叨扰恕请包涵。”今天的真唯一如既往的闪亮,一袭长裙轻纱一般笼任她曼妙的身姿,因为身体略微前倾,几缕金色秀发顺着重力垂下,形成流动的美感,而同样因为重力而有所下垂的..….咳咳,真唯还是具有那种无处不在的存在感呢。



“生日快乐,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我将礼物袋奉上,感觉像是在祭拜神明。她开心地收下。



“啊呀,特地为了我准备了两份礼物呀,真是谢谢啦~”真唯在我耳边低语,反后迟缓的我一会才明白她的意思,随即变得面红耳赤。



“大..大白天的说什么呢!”



她赞许地点点头。



“是的呢,情话要留到晚上说才行~快进来吧,不用换鞋。”真难回头走了两步,又突然扭过来,笑得很灿烂。



“今天的玲奈子很可爱呦一不对,你一直都很可爱,而今天是特别可爱。”她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我嗫嚅着跟她走。



进到客厅,是熟悉的小团体,大家的礼物被放在地毯一角,而我的被摆在最顶端。不过你们送的东西都比较大相比上下我的就显得寒碜了,突然卑微了起来。我们互相打了招呼,所谓的生日派对就这么开始了。因为甘织玲奈子的出场所以派对才可以举办吗?哼哼,看来我也是挺重要的嘛!



“甘织。”纱月向我搭话。今天的纱月穿着长裤,没有露出她的双腿。



“有什么事吗?”



“好慢。”



一箭穿心啊!仅仅是两个字的杀伤力居然这么大?我应该道歉吗?是鞠躬还是土下座?不过话说是花取小姐来得比较慢吧,和我的关系不大。



“重要的人当然要晚点出场,不像某人,早上七点就来了,还在我的房间捣

鼓些不知道什么东西,说是为了给我准备惊喜。现在都不让我进去。”真唯为我解围,好感动!感觉她就像面对恶龙要守护公主的骑士一样!



“不过小真真还是不要进去的为好呢!里而还没有被施魔法,惊喜会不灵的!”香穗摆出一脸正经的表情说出了只有小孩子才会说的话。不过说到魔法嘛…



就会想到她COS的魔法少女,自然而然地就会想到那位女仆coser.….她的目光向我投来,随后皱了皱眉,对不起!我没有在脑海里想象你穿那件黑白蕾丝女仆装的样子!也不知道你那件短制下装外的修长双腿长么样!更不知道你的上装因为内容物不够所以显得有点垮这一点!你会信我吧?一定会的吧!



她叹了一口气。



紫阳花刚一脸为难,时不时看向我。娇嫩的嘴唇数次张开,却欲言又止。



是说你们在谋划什么吗?而大天使紫阳花,人间的至善真美看不下去想和我透露消息吗?搞不懂。



“感谢大家一年以来的陪伴,期间给大家带来了许多麻烦,对此我深感愧疚。同时也希望未来我们能一道前行。”真唯以她的发言作为开场,我们回以笑客与掌声。



“那么,在订的餐送到之前,我们就玩下游戏吧。”



“要玩什么?”



紫阳花从包里掏出一盒飞行棋,又拿出了一盒大富翁。



“就玩这个吧,飞行棋或大富翁!”虽然不是很懂为什么要玩这类桌游,但紫阳花同学说什么都是对的!



“这两个我分别都玩过,应该没问题。”纱同学表示同意。



“那就玩大富翁吧。谁先破产就要接受惩罚。”真唯说这话的时不候还看

我一眼。什么意思?她认为我会输吗?开玩笑,我超强的好不好!



“但还有一点,如果玲奈子输了就不能要求她与你们交往了。”



“噢一听起来好有意思!”能告诉我是哪里有意思吗?一点意思都没有吧..…



于是我们就坐在地毯上,真唯用遥控器把茶几降下来,开始游戏。为什么

坐在沙发上玩呢?当然是因为距离不够近,而且总是要弯腰会很不舒服的。



首先是王塚选手掷骰,看她的脸色十分自信啊,只见她轻轻一投,便是一个“6”!



不愧是自称非常幸运,幸运到跳楼可以安然无恙地坐在权上的女人!小人向前移了6格,买下了一座摩天大楼。之后就是我了,我并不是运气玩家,Cs:Go里开箱子没出过一个金…



“甘织,你是6点,刚好踩真唯那了。”纱出言提醒,我才意识到了自己已经处于真唯的地界了。



“一共是8500元,多谢惠顾一欢迎下次再来~”真唯笑咪咪地看着吃瘪的我,一边补充:“如果我们结婚了这里就会视为夫妻共同财产了,你既不用交过路费还可以分到一分金额呢。”



“大富翁里没有这个设定吧!而且我再也不会来了!”只是收了一次过路费而

已可别把人看扁了!





……







“怎么会这样..……”经过几轮游戏回合,现在我只剩下2万元,买的建筑没人踩,自己倒是一直在送钱。我基本上可以告别一切根概率游戏了。



“按照规则,玲奈亲可是快破产咯~”香穗一脸坏笑,看着我出丑你很高兴是吧!明明你只比我多了300元而已!



现在场上的情况是这样的!



一共.42块建筑已经被瓜分完毕,地产大亨王塚女士与琴女士均拥有12

块地皮,小资生活紫阳花拥有6处地皮,节衣缩食小香穗有4块地皮,和

穷困潦倒的甘织同病相怜。



该怎么办才好?我背后急出冷汗,但再急也没有用,不是我的回合。似乎

感觉到了我的紧张,她把手伸了过来。是要安慰我还是分点欧气?拜托

了!



但真唯的手却放在了我的大腿上开始抚摸。喂,喂!你这是在干什么?

不但劫财还要劫色吗?因为本人并不是跪坐而是席地而坐,所以突然挺

来会显得很奇怪,我只好忍耐着装作无事发生。



但真唯却没有收敛的意思,而是继续向内摸索。桌子很低,她们看不见

我正在被搔扰。总感觉越来越痒,鸡皮疙瘩起来了,我看向真唯,她若无其事地捏了我大腿内侧一下,让我差点跳起来。我恶狠狠地剜了她一眼。但我低头发现了一张一万元,是用一万元体验了一次搔扰吗?我可不是那种轻浮女!



“啊!原来地上还掉了一万元啊!我就说我的运气还没走到尽头嘛!我捡起真唯给我的一万,我的存款就有了3万了。只要在我掷色子后的下一人踩在我的地盘上我就还有戏!



“噫!那我不就成最后一名了?!”



“嗯嗯?虽然很抱歉啦香穗,但我是不会输的!”我一投色子,露出得意的笑容。



3点。我的人物转了个角,来到下一条街,这里是紫阳花的地段,7座建筑里有4座属于她也就是说..…八千乘四…三万两千元吗?



可我只有三万诶……诶?!



真唯似乎也很吃惊,显然没有料到游戏这样结束。



紫阳花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



“看来是玲奈子输了呢…….”



作为赢家,紫阳花倒是对我很温柔。



“那么玲奈子就把对我说过的最羞一—耻的话说十遍吧~”紫阳花作为天使永远这么圣洁,神爱世人,感谢人生。



“那我上了?”



“嗯嗯~大家都听着呢。”紫阳花似乎很期待我要说么?好吧,献丑了。



“紫阳花同学我喜欢你,最喜欢你了!”



“嗯嗯~…….诶????”紫花反应过来后马上变得而面红耳赤,纱月叹了一口气。我自暴自弃地说了十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