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九

作者:墨枫流
更新时间:2022-01-09 23:14
点击:683
章节字数:271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你已经与王塚蕾妮是好友了,快来聊天吧!』聊天软件不看场合的发出千遍一律的通知,但众所周知人与人之间是不可一概而论的……所以希望人工智能能够尽快普及,最好还能自动聊天什么的啦,不然怎么应付高等级的对手啊?



虽然说人工智能都可能应付不了这种上流社会的人吧,毕竟根据需求端定制的甘织玲奈子概念版说不定其实是青春版,比本人还不能与人类沟通。



『应该没有加错吧,你是甘织玲奈子?』毕竟在社交软件上使用本名的除了笨蛋也就是具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尤其是Queen Rose的设计总监啦……而我嘛,就是一个充满了阴暗系的二次元风格用户名。



『斯—是的!』我的手已经抖到不能打字了,只好使用语音转文字,但是张嘴时我才发现本人的声音也跟着一起抖,所以就连字都是错的。



『听说你和我家女儿交往了?』



唔哇哇哇!哪会有这么灵通的消息?我明明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才对啊,总不可能是真唯主动和妈妈说“我出柜了”这样子的吧?



『请问您是从哪里听到的?』



『她亲口告诉我的。』



马上空气沉寂了下来,仿佛有了重量般压在我的身上,我无法在浓稠的罗宋汤里呼吸。



就怎么说呢?感觉想重开了。



我可没有这种心理准备啊!





、、、、、、





『总之就是我尊重她的选择,而且和你待久了以后她也有了长足的成长,这对她的事业也有积极作用。』



不不不您过誉了,我只是一介平民,又怎么能起到帮助真唯成长的作用呢?

只有专业的艺术导师才能做到吧!



『是.是这样吗?』



『嗯嗯,她最近的舞台风格变了很多呢,拍的写真已经完全可以驾驭“温柔”的特点了。应该是她在尝试着把对你的情感融入到拍摄当中了吧。』真唯妈妈理性客观地指出了甘织玲奈子与王塚真唯在一起后的好处,之后还补充了一条:



『而且你们两个在一起还不会怀孕。』



所以说是混血的人都比较开放吗?记得有一本叫《百O百合》的书里那个混血金发初中妹也是个时代的弄潮儿吧?怎么好像就我个人很保守吗?不会吧?难道说在我当阴角的这几年里世界已经变成了“同性恋爱已经是主流文化的一部分”了吗?还是说我在不知不觉中下了一局仙人棋?(这里我国的神话故事啦,看仙人对弈,一天就是一年,待到那人离开,世上早已沧海桑田之类的,还有个差不多的诗句是“到乡翻似烂柯人”)AK47的木托也已经朽烂了吗?我不禁感慨:历史车轮在前行的道路上留下两道车辙,其中不知碾碎了多少亡魂。



不知名文学家甘织玲奈子的文笔真是不错,但为什么国文的成绩不是很好呢?



『啊,已经和你聊了十六分钟了,超过休息时间的十五分之一了,另外下个星期三她的生日派对我会回避的,你有的是时间慢慢习惯。』真唯妈妈善解人意真是令人感激。不过我也确实需要点时间就是了。



还要和真唯商量一下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但总感觉她会说“你是我的所有物,那么宣示主权没有错吧?”这种话。



我也会很烦恼的啊,希望你能多多考虑我的感受。



正当我放下手机准备睡上一觉迎接新的一天时,好似在提醒我“周围有怪

物还不能睡觉”一样,这个给我带来阳角气息的移动设备一边振动一边响铃,真忙碌,大概它也在思考这是为什么吧。



是纱月打来的电话,真少见。



“摩西摩西?”



“是我,甘织。”我当然知道你是纱月啊,不过你也太自信了吧,万一我没认出来你的声音的话你既会尴尬也会愤怒吧?作为日本人的话就要好好讲究电话礼仪哦——



“有什么事吗?”



清冷的声音十分平淡。



“下个星期三,怎么说呢…”她似乎在斟酌语言表达,似乎要说出么不得了的秘密。我从床上坐起,挺直身子向前倾,可以说是十分认真了。



“总之就是小心香穗——”纱月话还没说完,只听见她那边传来另一个话泼的声音——



“纱月是在打电话吗?是和那个粉色头发的女孩子吧?肯定是的吧?毕竟小纱月没有其他可以打电话的朋友了吧?对吧对吧?妈妈最懂你了—”



“你好烦啊—”纱月突然说话把我吓了一跳。



“我,,我怎么了吗?”



“啧……不是说你,总之就是小心香穗没错.……….你不要抢走手机!”纱月

的声音变小,取而代之的是她妈妈的声音。



“喂喂,是小玲奈吧?我跟你说啊,小纱月她一个人的时候说过『甘织不在的时候稍微有点寂寞呢』这种话哦!你还要多来走动一下,我会做红豆饭哦,我做红豆饭很拿手的!还有还有——”声音突然中断,估计是被纱月强制挂断了。



有个这样的妈妈很困扰吧。



希望她不要羞耻到自杀。毕竟下个星期三是真唯的生日派对。



不过那个冷面女郎居然会说出那种话,说明我的地位还是挺重要的嘛,嘿

嘿。这么一来,感觉压力都小了蛮多。不过“小心香穗”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打了个哈欠。



不管了,反正『桥到船头自然直』..不对,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吧……



这不是超紧张的吗?



此时的玲奈子并不知道,名为『小柳香穗』的恶魔已经亮出了獠牙。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白云过隙,白云苍狗…好像有点不对总之就是今天已经星期三了,是我和真唯在一起后的她的第一个生日。



现在是上午8:40,天气晴,气温25-34摄氏度,紫外线强度高,出门请注意防晒……



不行了。



我坐在梳妆台前,感觉要死。怎么打扮都觉得有所欠缺,总觉得不能展现出最好的自己,这不完全变成了一个患有恋人焦虑的小女生了吗?



床上摆了四五套衣服了,都是我认为都不错的套装。不过总觉得是不是现在这套更可爱一点?啊,完全搞不懂。



妹妹推门而入,看到姐姐这份不成熟的样子真是抱歉。床上的衣服与慌

乱的姐姐,她似乎有些傻眼。



“遥奈快来帮帮姐姐,我该穿哪一套出门?”



“你啊……干脆穿低胸装吧。”



“那样子会更好吗?



“噗!”妹妹绷不住,笑了出来,这时我的脑回路才刚刚转过来,明白了她的意

思。



“我可是在认真问你的啊!你也提出点建设性意见好吗?”



“啊哈哈对不起……我会…哈哈哈……”似乎是笑够了,她在我爆发之前给出了建议。



“你身上的这件比较好哦。”



有时候人类就是这样,靠别人的一句话就能安下心来,妹妹的话语似乎也有这个魔力。



“我去帮你把衣服收好,你赶紧化妆吧。”妹妹说完就把我的衣服收起放进衣柜里,是为了让我不再犹豫吧,没想到你还挺体贴的。



简单的化了个淡妆,再涂上十二万的唇膏……好贵!感觉自己用是暴殄天物!妹妹看了我,呆了一下。



“怎么了,效果太不正常了吗?”



她摇了摇头。“不是,相反,效果十分…惊艳。”她似乎有点害羞?不是很懂,总之应该是好话。



“姐姐你啊——真的是变了好多呢。”她就像一个过来人一样感慨着我的人生,你阅历尚浅,说这种话大早啦,不像姐姐已经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



各种意义上的。



花取小姐的电话来得很及时,我应答了几声后就准备下楼。



“那我走了——”



“早去早回——不,你今天可以不用回来的,我会和妈妈说声的。”



“哦哦,那拜托你了。”



我想也是,今晚不一定能回来。



毕竟答应过她的。她想怎么样都无所谓。



走出大门,太阳散发着金色的光辉,万物生长靠太阳。



现在是9:30,我坐上黑色加长轿车。



向着自己的太阳驶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