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旅人篇第十二章 不来一场无法回头的豪赌吗?

作者:jia2360
更新时间:2021-12-14 00:22
点击:640
章节字数:28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旅人篇第十二章 不来一场无法回头的豪赌吗?

*********************

诅咒和祝福,向来是一体两面的……

*********************

「喂?怎麽了?怎麽在这时候打给我?」

「………………」

「你在哪裡?」


最让上埜遥感到不安的

不是那天意外重遇后一直没交流过的妹妹,在重要的决赛中突然打电话过来

也不是一向自负而独立的她只说了「帮帮我」三个字

而是,在背景那熟悉又陌生,勾起她藏在最深处的厌恶和恐惧的那道声音


在漫长而等不到尽头的剧痛结束前,一直与病房挂牆钟滴答声合奏的,缓慢、又深沉的呼吸声。




吃力地忍下疼痛的呼吸声。

***********

「这个……恐怕是断了吧?」语气出乎意料地冷静,上埜遥躲在伤残厕所托着竹井久的右手肘仔细地检查。


「我想也是……」久淡淡地开口。


上埜遥盯着她苍白的脸色和额上的冷汗,咬咬牙平静地说下去「止痛药吃了吗?」


「吃了」


「这种啊……」上埜遥扫视过久的小袋子裡的药物后,拉开自己的背包翻找,掏出另一排药丸。


「这种也吃一吃吧」


「嗯」


「那,能冷静下来了吧?没让疼痛影响判断吧?」上埜遥深吸一口气,尽量不让自己的语气起伏「久,退赛吧。」


竹井久默默地喝了几口水,沉默了良久

「你真残忍」依然是波澜不惊的语气,久的反应平淡得叫彼此都感到吃惊「你明明就知道,那种不甘心的滋味」


──『当年的个人赛,有打完就好了』


遥痛苦地垂下眼眸,慢慢地开口「你的右手,关节位完全无法动,不过外观上没有瘀肿或变形,估计是手肘附近骨裂了吧?」

「即使现在看不出来,大概到了中场休息时间瘀伤就会慢慢浮现」

「更何况,你的右手在打牌以外的时间也无法动弹,绝对会暴露的」




「我已经高三了,对我来说,这个夏天是最后的机会」染上痛楚的紫眸对上另一双同样在痛苦中挣扎的紫眸「我知道的。你,一直放不下高三那场西洋棋比赛。我也是。」




是啊

即使后来上埜遥和上埜久都没有再提起。

但当初失落了的那场比赛是两人心中无法磨灭的痛。

后来,一个选择再也不参加个人赛,只死盯着近乎不可能的团体赛机会

一个则来者不拒,不放过所有业馀赛事的机会

后果就是上埜遥无论有多努力,到最后一场比赛也未曾试过夺冠

最终只能沦为高不成低不就的半吊子


——不,也不是没有嚐过胜利的滋味

只是那次抱着大腿才获得的唯一一次成就实在讽刺得不堪回首。


在获得不属于自己的胜利后,上埜遥才真正看清,自己一直放不下高三那场失落了的西洋棋全国大赛。

当时的热情、拼劲、期待、斗志……早已被那场大火吞噬殆尽。

无论她后来参加多少场比赛,也无法再重演当时的心跳。


竹井久终究比上埜遥更幸运一点,也更倒霉一点

她初中的时候突破了二回战,在她人生中最重要的对手心中埋下种子

她成功抓住高中最后一次机会参加团体赛的机会,还踏入全国大赛决赛这个万中无一的舞台

然而最终,爬得愈高,跌得愈痛

现在负伤的她,无论结果如何也只能带着遗憾告别盼望已久的机会


「经历了这些,真亏你能那麽乾脆地让我放弃啊……」久看着遥受伤的表情,苦涩地开口「我不会退赛的」


「你会后悔的」遥看着那双由始至终没有丧失过斗志的瞳孔,作出最后的警告「再怎麽说,现在的你,没办法发挥100%全力是不争的事实」


久用力试了试,右手还是只有指尖能动一点点「也对,要是最后输了,我也无法不把原因归咎于这伤势上」


「说起来,这算是我身上的恶运特性吗?现在的形势那麽不利,我反而现在才真正觉得,清澄有望能夺冠。」久轻轻地说,嘴角勾起似有若无的狡诈笑容。


遥戒备地看着眼前这隻认识了十多年的老狐狸,不安的旋涡在心头悄悄打转


「呐,久」遥看向放在厕所水箱盖上的手机,真子正一点一点逐步追回失分


「嗯?」


「你特意叫我来,真的只是想我送药过来?还是想让我来劝你放弃?」


不可能

真的那麽简单的话,她才不是她的妹妹

尤其是那通电话,只说了「帮帮我」三个字

疯狂的点子在脑海逐渐成形,不安充斥着心底。


「你这不是很清楚嘛!」竹井久咧出恶劣至极的笑容,眸中的渴望燃烧得旺盛「上埜遥,这场比赛,你代我上场打吧!」


——呐,不来一场无法回头的豪赌吗?


「脑子是摔下楼梯时摔坏了吗?」上埜遥对这个荒谬的要求并不感到意外,冷静地凝视眼前的疯子「有那麽多镜头,那麽多电视在直播,你怎麽蠢到真的觉得不会暴露?」


面对如此冰冷的话语,久只是沉默着抬起头。


相同的发色、相同的紫瞳、所差无几的脸庞。

既是祝福,亦是诅咒


只是看到她的脸,遥就被噎住了。


「别开玩笑了,我可是个半吊子,怎麽可能赢得过在牌桌上倾注所有心血和青春的选手?」遥无力地说,记忆如荆棘愈缠愈紧「你的队伍会因我而输的」


「我可不这样想」久慢慢地开口「的确,你的麻将技巧可能比不上那群孩子,但是——」


「你曾经被三名职业雀士针对,还能守住那麽多分数。不管你自己或其他人怎麽看待那场比赛,你的实力始终是毋庸置疑的」


遥瞳孔一缩,沉声道「靖子告诉你的?」


「嗯,当年那场双人赛的牌谱和录影我也看了」久无视她无声的威胁,继续说下去「我不否认先锋战的结果不尽人意,可是——」


「我认为那已经是在那个条件下,能交出的最好结果」

「如果是小锻治雀士对上先锋桌那三名选手,大概即使飞人结束赛事,到最后Pleasing Chickens 总正分也不会那麽多」


「你的决定,没有一步是错的」久自信地笑道「所以,我也坚信把队伍交给你是正确的决定」


「闭嘴」遥闭上眼睛,声音染上痛苦「由我上场的话,不管最后是赢是输,你还是会后悔自己没有参与其中」


「这场是属于你的战斗,别推给我啊……」


竹井久吓得猛地站起来,有点无惜地看着自家姐姐声音突然变得哽咽,肩膀颤抖,眼泪不住往下掉。

「真是够了…太狡猾…..太过份了……不管是现在的你、以前的上埜久、还有小锻治健夜……」

「背负着别人的梦想战斗…….真的很可怕、很沉重啊…….」


久的眼神柔和下来,她笨拙地掏出手帕,为遥拭去眼泪「嗯,我知道」

「因为,刚才的我,也站在同样的位置上」

「和,跟父亲约好了,在麻将大赛夺冠的话,才能继续留在长野读完高中,不然就得跟随父亲转学到东京,跟朋友分开」

「咲,她跟姐姐宫永照有矛盾,两姐妹无法好好对话,所以咲想要通过麻将,为修补家庭打开缺口」


「大家,都有着各自不能输的理由」


「抱歉,本来不该告诉你的」久无奈地苦笑「现在你也知道了?我,输不起啊……」

「而且你一开始也说过吧?我的伤势,大概没来得及打完中坚战就会暴露,到时候即使我还能战斗,大概还是会被大会逼迫退赛」久不甘地咬咬下唇,她已经看到,右手肘附近隐约透出淡淡的瘀痕。


「你说得没错,或许过了今天,我会懊恼当初上场战斗的不是我。」

「我现在,也已经真正体会到了你当年有多不甘心」

「那,起码我在这一刻,只是想让你踏上这个全国舞台。去看看三年前失之交臂的,全国顶点的景色」



她凑近眼前这个拥有跟她一样的赤发,一样的紫眸的亲生姐姐,用仅馀左手抓住她的肩膀,低下额头轻轻抵住她锁骨。


「帮帮我,遥」她轻声哀求,不想让她看见自己泛红的眼眶「我不甘心,让这场比赛就此止步。」


手心下的肩膀在颤抖,久知道,最后一根稻草已经压死眼前极力挣扎过的骆驼「最后输了也不要紧,你就当是,代替我上去摸摸牌吧?」


『那至少,你有机会上去摸摸牌也不错啊』

既是祝福,亦是诅咒。


TBC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