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茨城县番外(完结):我只求您,告诉我回家的路

作者:jia2360
更新时间:2021-12-14 00:18
点击:563
章节字数:304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茨城县番外(完结):我只求您,告诉我回家的路

***********************************

“永世七冠”

“原世界第二位”

“全国无败”

“Grandmaster ”

“惠比寿时代的每年MVP”

“史上最年轻的八冠得主”

“里约热内卢东风Freestyle 银牌得主”

「甚麽啊……这是……」上埜遥无力地垂下拿着手机的手,背靠着牆,闭上眼睛


她太狂妄、太自大了。

也太蠢了。


『其实更盛大的比赛我也不是没有参加过。』

『在上一间俱乐部拿到过MVP』

为甚麽没有发现呢?


遥感觉即使紧闭双眼也无法关住那不甘的泪水「可恶……把我当笨蛋耍……」


不,为甚麽没想过好好了解身边的队友呢?

是因为在忙着研究比赛规则、忙着办理登记手续吗?


不,只是她太自以为是了

才会被那副软弱怯懦的样子骗了。

她傲慢地没有想过,君临世界顶端的王者,会来到这破落的乡下地方,吃力地死守濒临倒闭的俱乐部。


手机再次响起铃声,上埜遥根本不用看来电显示。


怪物找上门了。


「为甚麽…….你会在这种地方?」上埜遥狼狈地擦掉脸上残馀的泪水,喃喃地问道。


「因为,我找你找到正门口的时候听见停车场这边传来你的电话铃声,所以……」小锻治健夜用手背擦掉脸上的汗水,因奔跑而紊乱的气息还没有平伏下来「话说应该是由我来问你才对吧?为甚麽会跑到这种地方?迷路了吗?怎麽不接电话?」


「不是,我不是问这个!」小锻治健夜和上埜遥自己也同时被这股冲上脑门的怒气吓到了,遥双手握拳再慢慢放鬆,逼使自己的语气尽量平静点「为甚麽……一直都不告诉我?」


「告诉你甚麽?」她也开始有点生气了


「Grandmaster 、永世七冠」


小锻治健夜眼底闪过些许惊讶和慌乱,随即黯淡下来,与四周的夜色融为一体。


「Grandmaster 是西洋棋大师的最高头衔,永世七冠是日本将棋永远的龙王才能登上的宝座。」无论遥怎样逼自己冷静,还是无法抵挡如潮水涌来的困惑和混乱,还有随之而来的怒气「我……虽然不了解职业麻将的世界。可是,我也长期活跃在西洋棋和将棋的业馀赛上。所以我才如此深刻地明白,你,到底处于怎麽样的位置上」


「游走于麻将界顶端的你,为甚麽会代表一间快要倒闭的俱乐部出赛?为甚麽不告诉我你的真正实力?你是有心瞒着我的吧?」


先锋战上埜遥被针对并不是错觉,而是事实。

她之所以战斗得那麽艰难,不是因为其他队伍想要淘汰掉最末位的对手

而是因为,这个陌生的新人雀士背后,有她,小锻治健夜。


天早已全黑了,她家大将的身影完全被夜色吞噬,连同她抛出的疑问一起,沉浸于黑暗中。


沉默过后,回应上埜遥的是踩着碎石逐渐逼近的脚步声。

「对不起。只是,我太高兴了,有点忘乎所以」小锻治健夜融进黑夜的身影慢慢被路灯照亮,她的神色在上埜遥的质问下显得平静而柔和。


蛰伏的怪物走出黑暗,显露的却是矮小瘦弱的女孩身影。


「我,高中开始接触麻将的时候,四周的人看我的眼光就开始不一样了」


敬畏、崇拜、欣喜、恐惧、妒忌……


没有人怀疑过她的实力,没有人担心过她会落败。


「一直以来,总是其他人把希望托付给我,觉得把胜负交给我就绝对不会失败。」

——也没有人关心过她害不害怕,辛不辛苦,把她带来的胜果视为理所当然

「老实说,我很困扰,也很寂寞」


「渐渐的,我已经不知道我是为了甚麽打麻将了」


『明明,当初只是——』


小锻治健夜即使已走到上埜遥跟前仍没有停下脚步的打算,遥看着逐渐逼近的身影,下意识想后退。


然而从一开始,她的背后只有冷硬的牆壁。


她们两人的身体贴得非常近,上埜遥甚至能感受到对方身上的体温和心跳。


小锻治健夜一开口,灼热的气息便打在上埜遥锁骨附近「所以,今天看着小遥为了一场被我强逼参加的比赛,在烦恼着战略部署、在担忧着会落败、在麻雀桌上拼命想要为我尽量多抢一点分数。被你保护着、为我着想……我,很高兴」

她那看似墨黑的眼眸,在灯光映照下,才展露出原有的藏青色。

她像个小孩子,满足地笑了「我很高兴,我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在参加团体赛」


小锻治健夜无法从那双紫眸中读出任何情绪,但正因如此,她也再找不到当初填满紫瞳的暴戾焦躁。


与此同时,怪物变回人类的梦也渐渐醒过来


「相信你也在网络上查到了吧?我曾经站在怎麽样的高度上。」小锻治健夜用叹息般的口吻喃喃地说,重复在走廊时的动作,尝试把她家先锋的手拉起来


上埜遥的手恢復了夏天该有的温热,手指僵硬,手心在出汗,小锻治健夜把她的手指一根一根打开


「曾经的我,已经到达许多人无法企及的高度,那……」

「那下一步,我该往哪走呢?」

上埜遥呼吸一窒,被小锻治健夜捧在手心把玩的右手瑟缩了一下

**************

『我只求您,告诉我回家的路』

**************

「我坐上麻将桌边的理由,只是因为我喜欢打麻将,仅此而已」

「理由和契机,无论任何时候都是很单纯的」

********

『那至少,你有机会上去摸摸牌也不错啊』

过去那句无可奈何的低喃,如同诅咒一样,如影随形

不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心无旁骛地对自己所喜爱的事物倾注所有,拼命磨练自己的本领,在公平的赛场上与优秀的对手互相比拼,不知何时起竟成了卑微的奢望。


——对于那个在两年前初中个人赛不战败的上埜久如是

——对于在两年前因故缺席高中西洋棋全国大赛的上埜遥如是

——对于被名衔和舆论束缚的顶尖雀士小锻治健夜也不例外


——明明,只是想上去摸摸牌而已

************

上埜遥垂下眼眸,压住颤抖的低喘,被关在夏夜闷热湿润的空气裡,被困在停车场牆壁和小锻治雀士之间,一切像是场醒不过来的梦


「所以,我已经不会再参加排名赛了。已经,没有必要再去追逐我不在乎的名衔了」

「我只希望,麻将带给人们的,不只是胜利的兴奋和落败的失落」

「我相信,即使彼此已各自踏上不同的道路」

「只要再一起打打麻将」

「即使只有一局半庄的时间也好」

「大家,也能回到从前了吧?」

——想要回到那个夏天,那场全国大赛,跟队友和对手一起烦恼、一起挣扎的那段时光

「所以,我希望Pleasing Chickens能成为大家啓程的起点,和最终想要回归的终点,仅此而已。」




「当初……说要守住Pleasing Chickens的明明是你吧?」在双方的沉默过后,上埜遥才勉强挤出完整的话语「既然你身处在麻雀界的顶峰……为甚麽放任我不知好歹地坐上先锋的位置?」


其他队伍为了应对国内无败的小锻治雀士,肯定把队内的精英,甚至是外聘的麻将好手放在先锋位置。


因为大家都以为,全国无双的她肯定会在先锋战力压全场。


曾经的小锻治健夜,也对此深信不疑——


现在的小锻治健夜愣了一下,不禁失笑「那我问你,现在你知道我的身份了。再让你选一次的话,你会怎麽办?」


上埜遥答不上来

无论如何考虑,答案都只有一个——



「你的每一个决定都是正确的」小锻治健夜幽深的双眸中,满满是藏不住的骄傲和满足「不管是决定担任先锋,还是在比赛上决定打出的每一张牌」


「不管别人怎样看待这场比赛,你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


即使其他人会把她看做掉分的战犯,在这位顶级雀士眼中她就是为自己挡下枪林弹雨的英雄。


一个即使自己伤痕纍纍,也不会让眼前的女孩独自战斗的英雄。


「你已经把最好的结果交到我手上」

「呐,小遥」小锻治健夜凑近上埜遥,拉起她的手,语气带上一丝哀求「我们赢了喔!一起去颁奖典礼吧?」


「嗯……」上埜遥心不甘情不愿地应了一声,任由顶级雀士边哄边拖着她走。


总是清澈明亮的紫眸此刻蒙上深不见底的夜色。


在魔物横行的先锋战守住分数,然后让高火力得分王在陷入僵局的大将战裡大放异彩。从结果来看,这计谋获得空前的成功,不是麽?


为甚麽,她会这麽难以接受?

************************

茨城县番外(完结)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