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旅人篇第十一章 于「现在」再次相遇

作者:jia2360
更新时间:2021-12-06 13:50
点击:627
章节字数:439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旅人篇第十一章 于「现在」再次相遇

*********************************

「抱歉,我得走了。下午我得上班」遥在对局一结束,留下这一句便匆忙往隔壁拿行李。


「一路走好」美穗子淡然地盖上手牌,站起身准备泡茶


久也若无其事地开始收拾,留下华菜愕然地看着分数,久久不能释怀。


上埜遥 +14

竹井久 +9

福路美穗子 -3

池田华菜 -20


虽说麻将本身就是有输有赢的游戏,可是只有自己被抛在后头还是有点……


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昨晚对局中垫底的傢伙,居然在对上自家Captain和竹井久,还能一举拿到首位。


完全,无法接受


要知道,Captain是长野个人战第一位,而清澄的部长,则是打进全国大赛团体战的队长。


上埜遥在前半场展露瞭牙后又回復昨晚缩在后头默默防守的姿态。在三人放鬆对她的警戒,开始互相抢分的一刻冷不防被她直击。


把桌上的气氛和三人的猜度玩弄于股掌之间。


「说不定那傢伙,拥有打进全国的实力啊……」华菜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语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嘛」久翘起二郎腿喝着红茶,嘴角露出狡诈的笑容「我的姐姐,可是很强的」


*******************

果然是奇蹟般的夏天吗?


上埜遥打开正门准备开店的时候,发现咖啡馆前已经有客人专注地研究店前的食物模型。


她终于完全记起遇见宫永咲的时候,那股隐约的熟悉感从何而来。


两位少女拥有着相似的面庞,渚红的赤眸,还有发型上标誌性的角状突起


还有一刹那令人不寒而慄的气息,回过神来又只见眼前的少女文静而无害,一脸无辜。


「请问冰淇淋窝夫现在能供应了吗?」


遥回过神来,微笑着招呼「欢迎光临,不介意稍等的话可以给你现做一客」


她顿了一顿,心血来潮加上一句「你挺走运,麝香葡萄口味的冰淇淋昨天刚刚进货。进来吧!」


「诶」少女疑惑过后,目光移向下方「啊!你是……那个卖冰淇淋的」


『果然是她』


「现在的我只是咖啡店打工的,还记得吗?不是店长桑喔!是上埜遥」遥俐落地为少女送上湿毛巾和开水「我想想……你应该是读西东京的高中的吧?怎麽跑来这裡了?」


「社团活动……有全国大赛」


「嘿……」遥眯起眼睛,意味深长地拉长尾音「对喔……这裡离麻将高中大赛会场挺近的」


少女看着那人与当年如出一辙的口吻和表情,马上想到了甚麽「遥桑的妹妹,现在还打麻将吗?」


「嗯,也打进了全国大赛了喔!能对局就好了呢」咖啡馆的室内面积不大,在厨房工作的遥也能跟坐在吧台的少女清晰地谈话「听说刚刚突破了一回战,那傢伙打了鸡血似的在中坚战飞人结束对局了来着」


少女垂下眼眸,有一口没一口地呷着柠檬水,厨房传来牛油和麵粉揉合而成的温暖香气。


一回战中坚战6连庄飞人…….

长野县……

清澄高中


「竹井久」

「嗯,她好像是部长来着,想不到当年狂妄轻率的小鬼头现在成了最可靠的前辈了呢」遥弯腰察看窝夫机内的情况,顺便把溢出机外的麵煳刮掉。

「好像?」

「啊……..嗯。我跟她三年没联络了。嘛,发生了许多事啦。我说过吧?我算是离家出走的」遥有点尴尬地回答,开始用小刀试着把窝夫刮下来。


「好像是有这回事」感觉到遥的欲言又止,少女很识趣地把话题带开去「如果要对上的话,直到决赛前也不可能了。我们学校被分到另一赛区」


「而且我是先锋,她是中坚,不会直接对局」


「噢?你是正选吗?很能干嘛!」遥的语气有点意外「而且先锋不是Ace 的热门位置吗?嘛,看来你也不容易啊!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尽力而为就好」


「…….是」


「能从那群热爱麻将,为此付出过努力的孩子们中脱颖而出也不容易的。所以……」遥为冰淇淋窝夫做好最后的装饰,一脸兴奋地递到熟客面前「锵锵——久等了,麝香葡萄口味冰淇淋窝夫!额外多送一球草莓味冰淇淋喔!」


少女望着豪华过头的甜品彻底愣住,随后展开一抺淡淡的、心满意足的笑容「我开动了」


『你还是老样子』


「谢谢你的好意。我不会输的,大概」


「噢噢!要的就是你这份气魄!啊……欢迎光———呜哇…….」遥听见门铃声正想招呼客人,看清来人后情不自禁露出嫌弃的表情。


「连基本的招呼客人也不懂吗?你还真是跟以前一样,狂妄又没礼貌,半点也没成长过嘛,小鬼头」与嘴上咄咄逼人的尖酸话语相反,来人向遥展露出怀念的笑意。


「靖子……」遥无力地叹气「久那傢伙果然……你动作真快」

「藤田雀士」边看戏边舔着淡奶油的少女突然开口打招呼。


「哦哦,一段时间不见,靖子是出道了吗?超有名耶~」遥忍不住调侃这个许久不见的损友。

「也比不上你眼前的客人」靖子大咧咧地坐在少女身旁

「诶?」

「喂喂……不是吧你?」靖子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坐在这裡的这位客人,是去年全国高中大赛和春季大赛的双冠军、今年个人战的优胜候补,称为全国高中生的顶点宫永照啊?」


「宫永……..」遥的眼神暗沉了下去。


「那个……」宫永照有些不安地抬起头,藤田靖子倒是想到了甚麽,开怀大笑「我说,你这也算是一种才能了吧?」


「你在说甚麽鬼……」让宫永照讶异的是,一向亲和力高的遥此刻因为平平无奇的一句玩笑话皱起眉头,态度明显冷了下来,带上了戒备和敌意。


不过藤田明显不吃这一套「该说你这傢伙幸运还是不幸呢?嘛,别摆出这麽可怕的表情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年前在茨城县的事」


遥明显瑟缩了一下,强行想转移视线,无力地扶额「我说,这位常客桑……你怎麽不早说啊……」

『害我还一本正经为你担心!啊啊啊草莓冰淇淋还来!!』

「诶?因为,你没问我……」宫永照明显有点困窘


「不想这种事再发生的话,你也偶尔关注一下麻将职业圈如何?」藤田漫不经心地轻搓烟枪「如果遥你年轻个几年又肯打麻将就好了」一想起选手选拔的事就头痛。


「你要我拒绝你多少次啊?」遥无奈地回答,这种对话似乎不是第一次了「不说这个,你的点餐呢?」


「加大炸猪排饭」

「这个请你等我在吉豚屋打工时再下单吧。」

「啧…..那热咖啡好了」


「藤田雀士,你不抽烟吗?」宫永照留意到藤田拿着烟斗把玩,好几次下意识拿出火柴又放回去。


「算了吧」藤田没精打采地托着头「那傢伙的双腿是在火灾中失去的,当时被压住吸入了不少浓烟对肺部造成伤害。还是等她不在再抽吧」


「…………这样啊」


「哇~靖子好温柔~好噁心~」遥笑嘻嘻端来咖啡和淡奶油放在藤田面前


「所以你有点良心就来参加国民麻将大赛吧!我正在组队。」藤田拿起咖啡嚐了一口。嗯,刚好。


「你啊,到底要我拒绝你多少次?」


一如概往的话语,熟悉得叫人安心。


「你也没那麽讨厌麻将吧?怎样?昨晚久违的对局?」藤田表情变得慵懒起来,漫不经心地搅拌着咖啡


「久带领的那群孩子?嘛,是挺有意思。」遥顿了顿,轻声道「我最近也有点懂了,靖子所说的,被牌爱着的孩子」


「不过,我看到更多的,是热爱麻将的孩子」


气势如虹地立直、眼神闪闪发光、不惜低声下气也要求跟更多高手对局的孩子


每天通过成千上万的对局不停思考不断积累,一步一步踏上全国第一的那个孩子


连续两年默默守着废弃的麻将部,在牌桌上倾注所有孤注一掷,只为了仅剩最后一张和牌的那个孩子。


还有……

那个不在乎胜负…

坚强的眼神隐藏着不安…

对那仅仅四枚的岭上牌拥有绝对的支配力

麻将忠诚地回应着的那个安静孩子


『你坐在麻将桌边的理由是甚麽?』


「呐,宫永…..照?」

「?」

宫永照咬着最后一小块窝夫,一脸无辜地抬头时,遥不禁暗暗感叹姐妹间的血缘真的有够神奇。


那渚红的眼瞳,柔弱而静谧的气场,简直一模一样。


「你也抽时间见见咲吧?」


——呐,为甚麽这麽简单的事情,非要弄得那麽难看呢?


温顺的眼神瞬间变得犀利而带有尖锐的敌意


「你误会了,我跟她没有关係」


遥怔住了一瞬,好言相劝「不,即使是吵架了也别这麽说嘛」


宫永照皱起了眉头「所以说,我不认识她,跟她没任何关係」


遥跟一脸置身事外的藤田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没好气地轻笑。


「不管你承认还是否认,同一个家庭长大、一同成长的两人,总会在彼此身上刻下名为『习惯』的烙印」感受到宫永照的不耐,遥耐着性子解释「可能你自己也没有察觉,但我能看出来,你们两个就是在彼此的影响下成长的」


麻将也是如此

自己的牌风就是为了抗衡对方所演变出来的武器


爬天梯式的和牌,下一局的和牌点数容易被预测,正负零也更容易被实现


专挑没人要的坏牌恶听、必要时快速和牌飞掉落后者,就是为了从「逆转女王」的手中逃脱。


总是习惯在前期收敛峰芒,努力把四家的比分差距缩小,就是为了让「逆转女王」的伤害减到最少。


「所以说,冠军……不,宫永同学,你就看开点吧?」逆转女王咧出一个恶劣至极的笑容,用姆指指着上埜遥「 不管你们过去经历了甚麽,反正也不可能比这对姐妹更难看了,她啊——」

遥惊觉到了甚麽,慌忙扑前想要堵住藤田的嘴「哇啊啊笨蛋!住口!别———」


「她妹妹久可是在她刚截肢后不久在医院跟她大打了一场架,结果久被她一记头鎚撞到鼻骨破裂外加轻微脑震盪,这傢伙则是弄到伤口破裂外加气喘发作导致留院延长两个月啊哈哈哈哈哈哈」


藤田忍不住捧腹大笑,遥恼羞成怒地抱着头仰天咆哮「你这魔鬼!!!!!!」


宫永照则是呆呆的,看着两人的闹剧。

『为甚麽……还笑得出来?』


「………..结果我去看久的时候,那傢伙噼头第一句就说甚麽『这可是女孩子的脸啊!那混蛋脑子是被门夹了吧』哈哈哈哈哈」藤田继续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恶鬼!!混蛋!!!没人性!!!!」


等藤田笑得差不多的时候,满脸通红的遥无奈地向宫永照说「好吧,事情就是这样。看吧!当初我们闹成这样子,现在还能坐在同一张麻将桌边上。」


「咲她,现在已经主动向你踏出第一步了不是吗?你也别鑽牛角尖了。你是姐姐吧?」


「麻烦结帐」宫永照不置可否,只是淡淡地说道


在遥准备帐单的时候,藤田搓弄着烟斗托着头,放轻了语气对宫永照说「上埜遥和竹井久,这两个孩子是我邻居,我从小看着她们长大。」


「因为父母疏忽照顾和离婚的原故,对她们来说,彼此才是真正的家人吧?」


「她们在医院打架后那天傍晚我分别去看过她们。老实说我从未见过她们哭得那麽惨过。」


「她们,无时无刻都在为伤害了对方而感到后悔,那一天如是,直到现在也一样」


「遥她,一定不希望这种事再发生了」


「所以……」藤田还未说完,一隻拿着帐单的手塞进两人中间打断了对话


遥无力地说「靖子……你果然是温柔得噁心的人啊……」


眼前这个少女的眼神,跟昨晚那个缩在被窝裡的安静女孩感觉很相近。


坚强的渚红色眼眸中,隐隐透着不安


「麻将也好妹妹的事也好,总之,尽量做出不让自己后悔的抉择吧!」遥送宫永照出店门时,幽幽地开口「我跟久因为过去的事三年没见,大家之所以现在能对以前的伤口别开目光,若无其事地回到过去。大概是因为,彼此都不想让那场对骂成为遗言吧?」



当初自己也以为将来还很长,自己还有漫长得厌烦的未来和机会。


谁知一睁开眼睛,通红的火海便残忍地告诉她这种想法实在天真得可笑。


照抬起眼眸,直勾勾看进这个好心得叫人噁心的店员那双温润而睿智的紫眸中,脸容柔和下来「我会慎重考虑的」

********************************

大概跟本章有一点点关係的豆知识: 吉豚屋KATSUYA是三次元实际存在的日本炸猪排连锁餐厅,创立于1998年,在美国、泰国、香港、韩国、台湾皆有分店

TBC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