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旅人篇第十章 纵身飞跃乘上这个时代

作者:jia2360
更新时间:2021-12-06 13:46
点击:663
章节字数:40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旅人篇第十章 纵身飞跃乘上这个时代

****************

この时代に飞び乗って

纵身飞跃乘上这个时代

今夜この街を飞び立って

今夜飞离这条街道

大空を飞び回って

往天空翱翔而去


——《飞行艇》King gnu

****************

上埜遥舒适地在柔软的被褥中翻了个身,恋恋不捨地睁开眼睛。


一觉睡到差不多中午,风越和清澄的部员们早就出门了。


「早上好,遥桑」正当遥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时,美穗子刚好进门,吓得正要戴上义肢的遥的手心虚地抖了一下。


「呃…..早上好」


「我做了午饭,想着差不多该叫你起来了,要是不介意一起吃吧?」完美过头的风越队长带着柔和的笑容邀请,遥只觉得比窗外的阳光还炫目。


「…….说起来,美穗子有喜欢的人吗?」


「诶?为……为甚麽突然这样问?」


「没甚麽……只是想着那个混蛋傢伙该有多幸运……」遥情不自禁地仰天感叹「被那麽完美的女人捧在手心宠溺着」


美穗子面对跟那个人太过相似的、近乎调情的花言巧语反而冷静了下来,礼貌地笑道「你过誉了」


「是吗…….那久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诶…..诶??!请问那是甚麽意…….」


「别看那傢伙老是装作一副了不起的样子,其实她在比赛或考试前很容易紧张的。说白了她只是强行装成大人的小鬼」遥自顾自地打断美穗子的提问,咧出狡黠笑容「毕竟好不容易打进正式比赛,要是因为紧张失准留下遗憾不会太可惜了吗?请让她卸下身为队长的包伏,专心享受眼前的牌局就好」


——不管最后是输是赢,该展翅的时候却无法张开翅膀

——我只有那种用小手段阻挠对手发挥的才能…..

———因为这样才讨厌麻将啊……


「呐,话说回来」遥忽然话锋一转「你刚才没有第一时间否认那就是有喜欢的人囉?」


「你喜欢久吧?」


就这麽云淡风轻地提起,彷彿只是在讨论天气一样。


美穗子屏住了呼吸,不自觉地捂住胸口,不想让眼前跟上埜久太过相似的人听见她狂乱的心跳。


『啊啊……为甚麽……为甚麽她明明不是久却要跟她那麽相像?』

『快….不说点甚麽的话……』

『要否认吗?不…….我说不出口……可是……』

『喜欢久甚麽的……更说不出口哇……』

『如果她这麽想的话,那久她会不会也….?!』

『…………….如果她是久就好了』


『呜哇…..真好懂』遥饶有趣味地欣赏美穗子一下子涨得通红的脸,心满意足地走向门口「好了~今天的饭菜是甚麽呐~~」


*************

「饭也吃完了,你也差不多把帐给付了吧?」吃过午饭后,久不怀好意地对正在享受热茶的遥这样说道


「诶…..真小气。行吧,你待会把帐单给我」遥故意别过头不去看在稍远处坐立不安欲言又止的池田。


「不,我不是要钱」久一副得逞的笑容,倾身向前敲了两下饭桌面「真能装傻嘛。我们现在来到这裡是为了全国大赛。想要的是经验不是钱。所以我们再打一局吧!」


「不要」秒答


「喂,你忘了是谁昨晚收留了你吗?是谁给你温暖的床铺和热腾腾的饭菜?是谁帮你包紥好伤口?还有……」


「喂喂,这是两码子的事吧?」遥无可奈何地挠挠头「所以我就让你把帐单给我啊!」


「遥桑」一直忙着收拾碗筷的美穗子在遥的对面坐下,认真地直视她「华菜她……在县大赛决赛中,被强大的对手打得体无完肤。虽然已经很努力了,可是在绝对的强运面前还是束手无策。她是热爱麻将的孩子,将来还有无限的可能性。所以,她需要的是与强者对局的经验。请与我们对局吧!拜託你了!」


「拜託你了!!!!」一直在旁边蠢蠢欲动的池田一下子冲到队长身边,低下头响亮地大喊。


这简直就像热血运动番剧裡面的场景


『呜哇~~超~级耀眼』遥忍不住狠狠瞪了正在偷笑的久一眼,好言相劝「我说,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我身上没有怪物般的强运,也没有能分析所有可能性的头脑。我,只不过是平凡的,懂得麻将规则的人。仅此而已。」


『既不是被麻将所爱的孩子,也不是热爱麻将的孩子』


遥不忍看见两人失望的表情,心虚地鬆口「不过……如果你们不介意对手只是个平凡菜鸟的话,陪你们打一局也可以啦」





「话说回来,为甚麽偏偏是我?」遥一边把麻将牌推到中间,一边好奇地开口「为甚麽那麽执着要找我打牌?」


久神秘地一笑,淡淡地说「还不是因为某人昨晚愈想愈不甘心要报復。」


「……昨晚小华菜不是top吗?」


「因为你这傢伙还没拿出真本事吧?」池田在遥答应打牌后便回復了嚣张的气焰「如果你是清澄部长的姐姐的话……长期和那种傢伙打牌,实力不会只有那种程度吧?」


「我是不知道你们是在期待甚麽啦,不过……」遥没好气地说「先说好了,我昨晚是相当认真地在打了,没有放水。所以你们希望我发挥出类拔萃的表现之类的话,恕我办不到」


『她没说谎,只是隐瞒了一部分事实,对吧?久?』美穗子观察遥和久的表情,默默张开双眼。


久把头发束成两瓣小辫子,脸上带着蠢蠢欲试的笑容紧紧盯着遥

『呐,好久没见了,还能一起玩吗?』


所谓的棋牌游戏,对遥来说就只是複杂版的石头剪刀布

就算是双方站在公平立场的西洋棋,对方走的这一步到底是引诱自己的陷阱?还是反而故意想让自己察觉是陷阱加以防备,趁机由另一边发起进攻?


二选一的命题,一旦猜错便会迎来败北———



「胡,5200点」

『诶?』美穗子和池田没想到一开局就迎来意想不到的局面。

昨晚如铁壁般牢牢防守的遥,点炮给竹井久了。

而久,则捨弃了她拿手的高分单骑,改为良形的小牌多面听。


『被摆了一道吗?』遥皱起眉头轻轻咬着姆指『这傢伙……明明知道这样做就不可能自摸了…..是针对我所想出的对策吗?』


『没办法,既然是华菜和美穗子开口拜託了。』坐在久正对面的遥拿到配牌还是面无表情,不过不用想也知道是高分良形的好配牌吧?『那也不能只让她们看到昨晚表演录影吧?』


遥昨晚的防守的确算是优秀,不但把其他人的和牌全部抓死,而且巧秒地利用鸣牌和餵牌让其他人把top击落。


可是她从来没有主动出击的打算


——收起利爪、藏起尖牙、歛去气息


『上埜遥一直以来温顺得像是没有脾气的家猫,无论发生甚麽事都只会懒洋洋地不屑一顾』


「立直!」久自信满满地把牌一横『少给我装乖!』

「碰」

「立直」池田不甘被落下,紧接着扔出立直棒


遥瞄了一眼美穗子碰完的捨牌,毫不犹豫地把配牌中就已成形、带有宝牌的顺子拆掉。


「喵啊?!」这个人……真不愧是那个竹井久的姐姐吗?面对自己的立直居然打看起来很危险的宝牌?!而且还是把手中的顺子拆掉特意打这种牌?


『睁开眼睛看看吧』

『上埜遥,她可不是甚麽被圈养的宠物』


「杠」久暗杠后,自己的杠牌刚好就是新宝牌,手牌一下子多了4番,她满意地看着遥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与她相同的紫眸中隐约闪出凶狠的冷光。


『来吧,就让我来令你露出獠牙』


正在默听小牌的美穗子讶异地看着她满心以为只会防守,绝对不会立直的遥把牌一横。


「立直」


『这样好吗?』现在场上三人立直,美穗子一人默听,经过她昨天的观察,她终于明瞭遥口中所谓的运气不好的真正意思。


随着牌局愈推进,她摸到别人统牌的机会就愈大

一开始的漂亮配牌只是诱饵,有效牌将会被其他三家握在手裡无法有进展。


简直就像是被麻将所厌恶一样


——只有捨弃掉重要的东西才能前进


现在的她立直,意味着她无法再防守,而牌局也差不多该结束了,她摸进的下一张牌将会是统牌。


——富有攻击性又带有粉身碎骨的疯狂


『不管她装得如何老实乖巧,这种天性是无论怎麽驯养也改变不了的』


遥自己也很清楚,此刻的立直就是无法再回头的豪赌。


下一张摸进的,果然是统牌——

——同时是她的和牌


上埜遥用力把牌往桌上一拍,紫眸中燃起好战的光芒「自摸,七对子、立直、一发、裏宝两张,全部6000多谢惠顾」


组成那副七对子的,全是他家的统牌


『怎麽样?我的姐姐』

『她很强吧?』


「一本场」

『而且一旦咬紧了猎物』

华菜和美穗子不安地察觉到,昨晚还只是用小手段扰乱对手的遥,此刻充满了不顾一切的疯狂攻击性。


『直到彼此断气之前都不会鬆口』


——牌桌上存在着潮流


即使是不走运的人

即使是被麻将所厌恶的孩子


*********

この时代に飞び乗って

纵身飞跃乘上这个时代

*********

「胡,断么宝牌1张一本场3200」


「Cap…captain……」印象中从没点过炮的风越队长,竟然在没有立直的情况下,放炮给这个输给自己的傢伙。


『啊啦……』久有点头痛地抓了抓头发


以前的她,一旦陷入进攻模式就会不顾一切撕杀到底


上埜遥有种下一次会赢的病态赌徒般的思考坏习惯。


如今,机敏的野兽终于察觉到了陷阱


这场能让美穗子点炮的牌,是两副露的断么。

美穗子明明能观察到她照旧是为了阻止别人进张而鸣牌,看似安份地收起了爪牙,却想不到她还留有进攻的后手。


『是吗?你也已经成长了,也已经前进了吗?』


「二本场」

如果遥要和牌,而又不鸣牌的话,就会因为自己无法摸到有效牌,必须要把本来的手牌换掉,这要花上不少时间。


所以……

「吃」

鸣牌速攻是其中一种应对的方法

『被盯上了吗?』遥瞄了一眼美穗子和华菜,打出一张赤宝牌『那……放点饵吧?』

「碰!!!」华菜感觉身体兴奋得微微发抖,手心冒汗『好了,试着去讨伐魔物吧!』


即使牌手没有言语交流,牌桌上仍然流淌着大量讯息。


每位选手的表情、视线移动、思考时间、肢体动作、甚至出牌的力度等等,都暗示着各自的状态。


甚至有些人能读懂藏匿在牌桌之下的,牌运的去向。


福路美穗子虽然擅长解读牌桌上的资讯,可是这意味着她也能被老练的对手误导。

就像刚才她就误判了遥要进攻还是防守。


「和,5800」最终推倒牌的是竹井久

「喵啊??!!」

「哎呀小华菜,就这样被我姐姐迷倒了就无视我了吗?好伤心~」

「好噁心!」华菜一脸嫌弃地把点棒扔给她


『不过,遥竟然没再进攻下去吗…..?』久托着头,一脸狐疑「我说,遥。你说自从离开长野后这几年也没碰过麻将,是骗人的吧?」

「…….我为甚麽要骗你?」

「总感觉,你的牌风没以前那麽暴戻了」

「………..是吗?」

「该说变精明了还是阴险……..就是不像以前那样义无反顾地进攻那种感觉」

「好可惜,明明那个样子比较好对付」久目不转睛地看着骰子转动,抱着膝盖闷闷地说

「……我会把这句话当作赞美的」


『认真地对待麻将的话』

『麻将也会认真回应你』

*********************

TBC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