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下

作者:秋野りこ
更新时间:2021-11-21 00:40
点击:332
章节字数:573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身体适应好了这恍若隔世的处境,心里便多了份踏实。

「所以...」

刚要开口问自己在哪,就忽然听见门外传来的催促声,让可可自动打住。

「香音能过来帮会忙吗,想上下厕所」

「哦哦」

「啊,可可要去看看吗,我们做了章鱼烧」

即答以后顿了一会才意识到旁边自己的存在,不过这对专注在手机中的人来说并不算意外。

可可被睡眠和感冒药的镇定剂安抚下来,再也不会被一些不明由来的心绪打乱了。触觉可以认真感受棉被的松软质感和折射回的体温,使命必达,一切正常运转。

「好...」

微妙的满足感让目光自然转向香音,一路跟进厨房。不过实际看到的色调和飘来香味给人的想象并不相同,让可可有点小小意外。

金黄焦脆的想象和透亮暗紫为主的视觉色调忽地重合,化学反应似的让可可情不自禁迸发出水蓝色粒子——从话语中绽放,充满着精神值为满时才能活跃灵现的饱和光色。

「太~好~看~了~吧↑~」

无视所有潜藏深处的胆怯,可可越开理性发出的声波肆意飘荡空气之中,久违的高扬穿破几重障壁,连小千也一时没反应过来,眼皮忘眨了好几秒。

「可可?」「中文?」「??」

只有如同弹幕的想法无声飘过小千身边。

至于香音?像高速掠过眼边的橄榄球,声音也仿佛能触发非条件反射,让香音不受控制把左手瞬移到靠近声源的那只耳边,右手却错乱地拿去遮了眼睛——

「哈,哈哈哈哈」

香音解除警报,只发现可可的视线已经正面投向这里,很少见地笑得这么放开...什么的。好像也只是普普通通在笑,但就是感觉和平时有什么不同之处。

「嗯? 」

那这里的视线也投过去?

【非静止画面。】

香音表现得像个后知后觉。

「啊,哦。嘛...还不是可可突然发出这么大声音吓着人了。」

「嘻嘻。香音能听懂吗?」

「这个...感觉在哪听过但是又记不起了.....总之还是听不懂啦」

「那就算了,总之章鱼烧好好看的说,样式很漂亮」

「其实...那个蓝莓酱是我挤的」

「哇!那总之香音酱好好看的说,样式很漂亮」

「???」

香音又突然没听懂。听得出在夸奖自己,但是怎么自己突然被套进描述章鱼烧的句里去了?!

「哈?」

「装饰个章鱼烧和我好看有什么关系??」

「哦哦对不起,可可一时想到奇怪的东西了,一不小心就组合一起了」

「嗯.....对了。就是先想到日语的香音酱,蓝莓酱,然后想到中文的香音酱,蓝莓酱……刚好同音了喔——」

「呐,能理解吗?」

先抛开可可是怎么挣开的理科学霸印象,总之先模仿数学课的感觉总结出个公式出来。

香音酱 = 香音 的 蓝莓酱。

「意思,就是两个“酱”在你们那同音咯?」

「啊香音酱好聪明!一次就听懂了」

想到自己好像忽然溶解变成什么酱的,香音忽然有点害怕可可嘴里说出的「ちゃん」了。不过,嘛,开玩笑的。



「可可醒了呀,可惜没来一起做呢」

小千忽然回来,出现在身后。


        「那...可可身体还好吗?」


「嗯?怎么了?」

可可感觉自己挺精神的,有点不解。

「也没有发很高的烧,但是当时看起来病得很重一样,有把我们吓到哦。」

「午饭也没吃」

香音补充道。

「啊....?」可可拿出手机点亮荧幕,发现时间已经来到下午三点半。

「可可不是很饿啦。可能是早上喝了感冒药吧?然后很快就困了。没事没事,可可现在很精神的~」

「确实...」

两人同时联想到方才的高音中文而异口同声,不再深究,让可可也可以暂时投入到新的事物中去。

只是睡了个好觉,就好像来到了新的世界,只是不经意间的选择也能不断积累好事,维持良性循环。不过可可有点害怕拨开这层逻辑之后可能出现的那个暗影,只能让备忘录加上一条多睡觉的提醒。

之后的十二个章鱼烧被可可吞了八个。可可口腔驾驭超烫丸子的技术之高,品尝速度之快让她们开始怀疑可可是不是在说真话。

「果然还是饿了」

小千喜欢察言观色,而可可也早就注意到了投射来的视线。

「小千好烦,别戳穿我嘛」

香音小心翼翼咬住着丸子,结果因为想笑控制失稳,让高温直触黏膜。

「呼呼呼....啊好烫好烫唉呀」

小千同时享受着两份滑稽小剧场。三倍的愉悦仿佛能溢出口般,让她不由自主伸出手捂住嘴,怕洒了出来。

「等我一下——」

小千放下剩下的半个丸子,快步踏进房间,随后双手提着一件深色的主题制服出来。

「那个,这个是我去年穿过的。可可不介意的话....」

小千的声音打住了可可对餐盘中最后一只,本属于香音那份丸子的垂涎,让带着香味余韵的视线转向制服。

「啊,好可爱!我真的可以穿吗?」

「当然可以了,没事没事,吃完了的话来试一下合不合身吧?」

「好耶~」

可可眼睛里放着光,并随着翩翩起舞旋转起来照满客厅。

随后房间门一掩上,就再次自然分割出只有香音小千两人的小世界。

「啊哈哈哈...」

小千一脸关爱智障儿童而又不失礼貌的苦笑。

「不愧是可可呢。」

香音无奈补充道。



「怎么样?可可感觉还不错」

哥特风的暗夜小镇构成了背景,罩纱之下的裙摆印着丰富的暗黑元素和整体相互映衬,只是本应是月牙型的月亮变成了圆形,尖锐的图案之中也镶嵌了不少圆形结构。

不过这样风格的连衣裙却意外适合可可。

「可以诶!」

香音学会嗅出话语中的回应请求了。虽然不知道这会不会只是胡思乱想生出的幻觉。

「等一下等一下,忘了这个」

身后传来柜子的开合声,随后出现在小千手里的是...

「拿一下这个看看~」

配套的魔杖。可可对这有点陌生,拿在手里无所适从,只能凭感觉摆个姿势。

「还有发带~」

女巫装扮大功告成。

「香音酱觉得怎么样?」

需要别人才能看清自己的可可。

「呃....好看,很合适...然后....就...就...反正很适合可可啦。语文没学好所以找不到什么词,抱歉」

「嗯,没想到可可比我更适合穿这个呢。喜欢的话送给可可好了?」

「啊,没有没有没有,不用了不用了,小千就..」

话说到一半被打断。

「没事~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就当送给可可的万圣礼物~」

可可的内心听见「收到礼物」莫名有种温暖的冲击感,在题海和学习竞争中游出高抗压的可可对这种小事却完全没有抵抗力,情绪一下子又高扬起来。

「那,那,那那那,谢谢小千啦————爱死你啦!」

完全不像个幽邃暗黑的女巫说出来的话。

只是反应过来可可才发现,自己不经意间就说出了「爱」这样的字眼。

按道理成本很高才对,但就是脱口而出了。虽然只是打趣的说法,但总觉得又一个不讲理的案例在冲击可可在中国学习建立已久的理科思维。

自己变得这么行动当先,莽莽撞撞,死盯着目标不放,还没读上高中就能不顾一切跑来日本....倒不如说其实根本没有建立过。

香音之后也穿上了自己的那件。

相比之下香音的风格显得要柔和一些,无形间就和可可形成了气场差异,谁攻谁受在外人眼里仿佛一目了然。

氛围鼓动下,可可情不自禁走到香音跟前捋起头发来回摩挲,时不时还会把脸当软弹的大粒QQ糖拉来拉去,像在玩弄一只小动物。

香音没有拒绝。

仿佛穿上制服,就能暂时避开现实的障碍而随心所欲。毕竟做出行为的好像不是自己而是制服对应的那个角色。

可可控制不住亲密过去,香音也理所当然成为了受,什么的。

「嘛...晚上的集会我就不去啦,香音带可可过去就好了」

小千的话无视气氛穿了进来,两人忽然拉回现实。

「哦哦,知道了」

然后穿开的空腔又被填满,让两人恢复如初,说不出的微妙。可可还会想从角色扮演中捞到多少好处呢?小千心想。



晚上八点。

可可在香音的带领下,在一条又一条陌生街道上走过。冷风拂过的路边很安静,只有脚步声和呼吸声打主场的氛围总让人觉得少了些什么,会很想说话摆脱这种不适。

「嗯...这里是没什么人,待会坐地铁到那个站就会很恐怖了」

「多恐怖呀?」

「总之很恐怖」

「很恐怖是多恐怖嘛」

「哎呀呀,到了就明白了」

香音无意识拿出了应付妹妹的话术。

「那,要是人太多了,我跟丢了可怎么办?」

「那牵手呗」

「你说的哦!就等你这句话~☆」

「.........你赢了。」

不知怎的忽然对换地位,但依然会来占香音便宜,让人家认输的可可。

但是香音并没有很多经常深入联系的朋友,倒也不是很在意,反倒更像一种被注意到的信号。

两人能够在一起也经历了太多巧合,每一个都好像有点阴差阳错,却又必不可少。所以既然相遇是偶然,说不定离别疏远什么的也不能算做突然。

到底哪个理由该作为香音不抗拒的原因,一时半会有些想不明白。

地铁在隧道里启动又停下,启动又停下。地铁一路上乘客几乎都是只上不下,很快就让空间变得拥挤,但大家整体的服饰风格却与平时差异很大,再次提示着今天的节日名称。

时间一晃而过。

「涩谷站已到站,请乘客....」

提示语音未毕,人群就如液体般涌出车门,两人想稳住却被牵引得难以保持节奏,本能牵住了手。站点外面也早已设置好各式限流管制,如果不给时间反应,那么想说的第一句话还确实是——

「怖い。」



一转眼就已经到地铁站出口了。只是一个转角,世界就仿佛忽然被打开,变成光影四处流动,人声音乐声交杂一团的景色。

可可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还是被这铺满视野的各色人流惊讶到。可可并不是没有见过这种人山人海,只是在中国从没见过把万圣节过成这种规模的。

可可不清楚明年的自己是否还能在这里,面对这样的盛会,仿佛有种身临大考现场的气氛感,让可可想认真过好接下来的每一秒。

但踏入人群的一瞬间,感觉就发生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变化。

可可确确实实看得见往来的各色团体,各种情侣,各种摆拍,各种摊点与糖果,也听得见各种嬉闹,各种口号,各种广告巨幕的声响。

只是不知为何,身处超大现场反而有种被隔离在狭小空间的错觉——世界只剩独处的二人。什么也不想,所有事情都变得任其自然,只是手牵住手,不要走丢,在喧嚣的狂欢里静静前行就好了。

自然地相视而笑——这便是全世界。

流动的光线不停掠过两人,来回切换的明暗让人有些许炫目,模糊了些许感官和意识。朦胧间一切事物好像都失去相应的感触,让可可活在任意通行,绵软轻盈的梦境。在飘乎中仿佛再跨出一步,就能把唇印留在那个人的——

但妄想中的那个画面接近到一定程度,心脏就忽然不受控制强力鼓动,敲撞胸腔,猛地一阵拉停了可可的行动。


虚幻的热气忽的消散,空余不断冷却的空气——下雪了!

不知是从何处开始带的头,不一会儿便传遍人海,引得所有人停下脚步开始注意灯下光线中飘着的雪花。

这场冷空气不仅带来了低温,甚至把初雪都提前到了十月?可可被动目睹而又惊奇着太多第一次。

可是除了感官上的微冷以外,可可感受不到一丝冬天的气息。

不停绽放的烟火和吵闹,已将雪景都染成盛夏。

梦境不知何时才会醒来。

说了很多话,但是忘了说了什么。

告别的时候也毫无感觉,直到香音渐行渐远,影子模糊,消失在人群之中,重归独处状态的可可,才感到什么事物正在解冻——

但又好像也只是街景中闪过的一个光斑罢了,于是置之不理,不由自主沿着地铁线路回到家中。

反复循环的列车运行声把可可不由自主代入了今日的回忆中——早上莽莽撞撞出门,中午不知发生了什么,下午三人一起吵闹,晚上如临梦境什么的。

回忆的吵闹高扬消融在寂静的列车空间中,只反衬得更静。但之前那股被无意识忘记的事物,忽然间又被提上脑中画面,并且继续解冻。

那是自己的本心,一直被盖着被遮掩着的声音。

一直好像都在逃避着什么。

从早上就开始,一提到自己对香音的态度就想逃。

明明轻易就能走得这么近呀,明明动动手就能“吃”掉对方啊。为什么连她的全名都不敢读出来?为什么不敢去掉称谓末尾的ちゃん?

自己好差劲。

明明原因说出来只要一句话就足够了。



「不行,今天不能再逃了...」

可可想,成为香音身边最亲近的人。

可是,好矛盾。

想要达成那个目标,仿佛只要再用点力,跨上一小步。毕竟自己这么轻易就和人家邂逅,又经历了这么多,也似乎并没有多费力,不是吗。

可是,就是这一小步,却怎么也好像踏不进去。于是越来越用力越来越刻意——却一次次适得其反,过犹不及,反倒让心意不断得到不必要的惩罚。

最近可可最用力的一次,莫过于用看似轻松的花招,成功在晚上钻进香音的被窝,可真正面对面讲话的时候却不停胆怯起来,乃至动用失控保护自己。最后虽然得到了香音的关心,却只是让内心变得更敏感脆弱,又好像束缚了什么行动。

只剩下不经意间的调皮和小聪明,还反而能维系目前的关系,有点打击人。

苦水没有地方倒,到家后的可可想暴饮暴食然后洗很久很久的热水澡来解压。

在多次解压经历中,可可意识到高糖食物很好解压,比如某茶或者巧克力。

「先过量摄糖吧,什么健康减重以后再说」

解压完再看动画,看动画,看动画,看到自己很困很困为止。

这次运气很好,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成功排空了自己的大脑,接下来只要扑向那个熟悉的床铺就好——

脸和床亲密接触,嘴唇也埋在了那只松软的粉色兔兔玩具上。

然后滚一个轱辘,关上房间灯,再回滚两下进入棉被。

晚安。

..........

..........

..........

坠入梦境。

但是那个没有完成的吻,魔幻般地在梦里得到了接续。

可可被吓醒了,但红晕已经扩散到整个面庞,高温则烫遍了整个上半身。

再次品尝那段画面的话,则会让一堆乌烟瘴气,矛盾细碎又撕裂的瘴气和席卷全身的魔幻暖流对撞一团,一通化学反应之下——

却变成了热盈的五彩蒸汽,包覆在心脏边上,直至融化全身心——

可可知道,不能再逃了。



第二天清晨,射入房间的第一缕阳光,照亮在那被可可不知何时撕去的枷锁上。

枷锁附近遍布凝结的血色斑迹——象征着情绪波澜推上顶点瞬间的,与过去胆怯自己的彻底诀别。

旁边便是一张被几大颗泪水沾染过的,被橡皮擦近乎擦得皱破的纸张——

纸张上面,依稀可见满是铅笔书写过的——kanon字样的痕迹。

这是太阳初来乍到所得以了解的事情。


        只是太阳无从得知,它不在时那两个少女之间拨通的电话,是谁先打通的,又究竟说了些什么。


前期做了很多铺垫,也塞了很多刀什么的,虽然有点平缓但还是希望大家看见我试图展现出的三人性格,感觉不需要其他说明了。

故事的推进基本都基于我对这三个孩子的理解吧——

(以下内容完全主观,不符合读者预期的话.....就当没看见好叭?(。•́︿•̀。))



小千的话,如果你很久很久以前就因为什么特质迷恋上一个人就感觉会像小千一样的。

小千和香音是幼驯染,也一起成长,有很多共同的成长回忆,看似把小时候的记忆覆写了,但其实潜意识已经把儿时那个形象刻得很深而又毫无痕迹,所以才会毫无由来地能坚持下去想着支持香音什么的。b站上有个up自制了个动画,内容是小千哭诉「难道可可比我更重要吗?」什么的,但我个人认为可能不会发生这种情节。小千可能会出于那层想法,让自己并不追求独占或是亲密,只是会想支持,让香音变得幸福什么的——

嗯.....所以我在上一个短篇《有点甜》里让小千并不是特别在意香音可可互相带坏这件事,在这一篇里更是各种打听,想主动帮助两人增进关系(比如莫名其妙知道可可也来万圣节,主动把衣服给可可自己却装作有事不去)


香音和可可如果想要稳定地达到那种亲密程度的话,我觉得两人各自都需要突破一个自己内心的障碍。
香音喜欢让一切都自然发生,自己去被动适应。这个做不了就不做,音乐科进不了就摆烂,不能当众唱就偷偷自己唱,什么的,能无限将就直到稳定的那种。
那在一段关系中呢?也容易处于被动地位,别人主动提出求助时都会慷慨解囊,但只要憋着就什么都注意不到,很少主动关注哪里不对劲。
这样的话如果要建立类似于恋爱关系的话,会把朦朦胧胧间动了那种想法的可可弄到哭死的说。


可可则是因为长期做卷王,习惯了那种定下目标就只管解决的思维。
所以一有想法就直接分解出步骤行动,完全不会管步骤可不可行合不合理,只知道按照那种感觉一路怼过去就好,无论是不是擅长的领域。
经验总结完全不需要额外思考,直接凭借做完题带来的那股感觉和情绪就好了。
这样就让可可很少会去具体想什么经验总结,而更多时候会用直接的情绪代替那些想法,比如能直接吼出【太好听了叭】就不会让理智具体分析。
所以理科学霸也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各种凭感觉做事,输出全靠吼什么的——?


带来的影响也是两面的:
正面是能克服各种阻力来到日本追求憧憬的事物,上来就直接和学姐开怼等等,概括下来叫坚持
负面是容易逃避自己执行时所犯下的错误,反反复复撞墙也只会以负面情绪的形式表现,思绪越来越浑浊,更加意识不到自己的存在,概括下来叫过分高估局势,有点固执。比如这一篇开头有提到可可只想和香音见面然后做那件事,瞬间一个轮廓规划完就不管了,结果中间那么长的时间一点安排都没有......要小千没来可就得发呆一天了。

说简单点就是厉害的地方人人羡慕,笨拙起来的,又不是一般的笨,可是又不会去分析出这一点,只会让情绪代替表达。如果是身体素质这种外在的东西,大家看得到可以帮忙矫正,可是内心的矛盾,又下意识逃避,用负面情绪代替想法,搞得一直恶性循环,大家也看不到,帮不了忙。这种就只能走很长弯路,然后阴差阳错地让自己发现然后自己解开心结。

相比LLSS里的曜还能被有过同感的mari“作辅导”,可可就有点难了。

但是事情终究是动态发展的,什么都终究有个头的。
人终究要成长,但得和什么事物阴差阳错地碰撞。两个属于不同国家的女孩子因为一系列阴差阳错乃至离谱的破事走到一起而共同收获属于自己的成长,真觉得挺正能量的。
化学忘得差不多了,我百度了一下发现下面这个说法有问题,但说惯就懒得管了
化学反应的本质就是宇宙中粒子间的有效碰撞。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