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上

作者:秋野りこ
更新时间:2021-11-21 00:40
点击:485
章节字数:598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不拉开那个窗帘的话,半夜的东京还是比较安静的。


半夜失眠起来的可可。费脑的事情今天不想干,便离开工作桌到阳台去。一片黏滞到近乎停止的黑暗街景,和被远处繁华光景染得亮紫的夜空天际线。一团又一团冰凉微湿的空气吸进鼻腔,给人一种夜景也能散发气味的错觉。


稍后可可决定适可而止,因为太冷。十月的东京被冷空气洗刷后,黄绿交际的远景就被配上了不该属于这个季节的温度。金红色枯叶飘荡风间,缓缓飘落在情侣们的围巾上,羽绒衣上,热茶盖边。


她打算把为什么失眠的事先放放,因为第二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可可毫不犹豫召唤出深居内心的那只卷卷怪,让自律心逼迫自己静坐在工作台前。


        一直以来只要定下目标,就会心无旁骛一步步执行步骤的可可,此刻连所谓重要事情的详细面貌都尚未清楚,就理所当然规划出了一系列行动。


        她的潜意识在为什么不明晰的事物胆怯着。


当夜幕再次降临,就会迎来一个被各色糖果南瓜灯装扮起的节日。可可在中国并没有过万圣节的相关经验,被香音邀请的时候,可可只以为是什么互相买糖的小把戏,却在谷歌以后被这边节日的规模当场吓傻。


万圣之夜的涩谷,热闹程度会不亚于各种满街人流摊位,烟火四散的夏日祭,到了需要进行各种交通管制的地步。


可可不知道为什么会对此心生胆怯,所以才想本能回避掉突然冒出来的那份柔弱。


非要说的话,这有点像部分中国学生留学日本以后,发现游泳课所有人都聚在一起自由游动,体育教练搁坐一边乘凉,一切仿佛井然有序。


然后就自己完全不会游泳。


 


*********


 


可可感冒了。她没想到自己会从工作桌上醒来,鼻子塞得难受。没穿袜子让脚冻得僵硬,一直压着的右臂则麻得快失去知觉。但这不重要。可可径直走向那个包装箱并拆开,取出夹在中间的药箱。药箱最上层就是来自中国的999感冒冲剂。


    剪开小角倒进杯中,坠落的颗粒光速消溶在热水里,化为半透明的褐色液体。很温暖,味道也不错,效果也好,有冬天的感觉。


    出门以后则直奔香音家中——一切按照计划进行中。


    只是刚被冲剂温暖过,就不太想再去跟香音多要一杯热可可了。


 


本人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地铁列车,凝望对面车窗投射出的另一个自己。镜像世界里的自己面无表情,沉默不语,和大家印象中那个活泼开朗,声调高扬的形象相去甚远。


但这无所谓。只要被香音注视就能恢复原样了。


只是,一旦试图再揭开一层,试图探究个缘由,话题就会被自动转移。但可可已经习惯去依赖感觉处事,就算知觉话题流走也不会做任何阻拦。可可就算知道自己会在无情低欲与热情高亢的状态间不时切换,也不做任何批判,没有任何试图改变的想法。


提到万圣节的话好像就只是糖,南瓜灯,飞行扫帚,一群乱跑胡闹的小孩什么的,也想不到什么别的。非要说的话,倒会想起初中阶段好友给自己取的「糖可可」。


整日放学就蜗居家中,一手锻炼日语一边疯狂收集有关school idol的一切——让可可早早就拥有了阿宅式的生活作息。眼睛始终不肯离开屏幕半步,连外卖都懒得花心思挑选,永远都只点收藏夹里的那家喜茶。随后的操作更是屏幕都不看,一通乱点。这也让可可经常点到高糖的饮品,有时还发现自己点了两杯甚至三杯。


同时,对school idol的热爱溢于言表,无意间就会露出痴汉般的一面,在朋友面前「传教」起来;外加一起出门就只会固定去那家奶茶店休息,可能是因为条件反射,只要品尝到熟悉味道的饮品以后,就会大概率聊起那些事情——就有了「糖可可」的称号。因为情绪激动起来的可可嗓音会变得甜腻高扬,像吃了很多糖一样。


 


*******


「涩谷站即将到站,请需要下车的乘客...」


让如同梦中人突然惊醒的提示声。也许是由于身处放松状态,大脑疏于防备,因此并没有背着可可的显意识偷偷拦截。


听到「涩谷」的瞬间,心跳漏了一排。


可可敏锐察觉到这里的「涩谷」指代的并不是地名。


那是谁呢?


 


与此同时大脑终于意识过来,赶忙在意识深处将其悄悄掐断,让目光只得放回现实,准备下车。可可才发现自己好傻。明明要一起去租cos服的,应该约定在两人家路途中间才对吧。来都来了,也只能硬撑头皮上了。


商业街目前人不算太多,但店铺已经有不少贴上了万圣节主题的招牌,街道中间的各色主题装饰也有不少人员正在进行。


再过大概十个小时,这里就要成为周边地区最拥挤的地方了吗?


然后自己,就要莫名加入其中,和这样热闹无比的夜晚融为一体吗?


心跳又漏了一拍。


 


尽管可可内心深处还是不愿承认,心跳是为了谁做出的反应。


毕竟...印象中的两人之间,就该那样,就只是那样,不是吗?


    「别想了别想了,快去香音家吧。」


        思绪被再次掐断。




*******


    砰!!!香音的房间门以近乎炸裂的声响被打开。


可可的平日状态原来隔着门也能成功启动。


「香音ちゃん~~~~~」


可可很满意地望着香音瞬间懵住望向这边的表情,但瞬间又因另一股视线而感到有些意外。


「咦!千ちゃん也在?」


「是喔,可可ちゃん早上好~」


虽然很不情愿,可可还是本能想把小千标记为不速之客。但无论如何还是先搞清状况比较好。


「让可可猜一猜~~小千是来....目的是...」


「目的は.....目的は.....」


 


        为什么一个词都蹦不出来,快想啊....好尴尬....可可忽然有点焦躁。


 


「目的は......?」


香音无意跟风。


「は...?」


小千也嘟哝了一下。


灵光一现,对了!


可可立马模仿出当初小千的手势,连语气也没放过——「没,有,喔!」(ないよ!)


小千流露出了一丝丝讶异,但随后一笑而过,仿佛公示着「欢迎转载」的态度。


 


「我也是才到的,打算和香音一起去采购点材料哦,想尝试做下万圣节主题的特制章鱼烧什么的,嘻嘻,可可到时也来尝一下吧?」


「这样子啊!好好,可可一定来~~」


「那个,可可要和香音一起去晚上的游会对吧? 需要帮忙吗?」


为什么小千知道这件事。一种难言的气息莫名萦绕在可可的心头。虽然感觉这样不好,但可可还是只能被动跟随感觉,稍稍提高了警觉。


「帮忙指的是....?那个....可可之前没有参加过万圣节的说」


「这样啊,那不介意的话,穿我去年那件可以吗?就不用去租了哦」


可可一时没反应过来,话机被香音占据。


「毕竟可可也是今年才来的嘛...昨天光想着能一起去感觉会很有趣就一个劲点头了——那个,其实这边已经有一件了哦,可可ちゃん的话要是愿意借小千的到时就不用担心租借问题了,毕竟人说不定会很多。」


不是...香..已经有.....直接...不是...


租借服装是可可先提出来的,然后.....


?4/%@+9。d..?@¥SF@(*????




        理所当然的路线在大家面前轻轻一敲就无影无踪,情绪高昂却又莫名失去参照系的可可,此刻仿佛大脑死机,最后只能抛去理智,开启“自动回复”。


「那好啊那好啊,就这样子吧(棒读)」


「那...可可要不先来一起采购然后试一下做章鱼烧?刚好来这么早」


「嗯好~(棒读)」


「那,走吧」


小千的话语好像只会左耳入右耳出,可可展露着甜美的笑容,但身体却依然愣在原地。


        「怎么了,可可,走吧?」


        「啊....哦哦」


而香音普通的催促声却像魔法一样,把可可瞬间从恍惚状态拉回现实,让可可在找不着北的状态下也能莫名走向屋外,踏上完全不在自己预期轨迹的道路。


     可可并没有想到一向头脑好使的自己,会有这么笨拙的一天。


     搞得好像两周前为了引诱香音表达出心意,就耗尽了自己一生的智力一样。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对可可来说是灾难。


在大家面前能够轻易展露笑容的可可,并没有告诉过别人一个秘密——这种行为会很消耗她的精气神。一旦达到低精神值,就需要赶快远离人群,通过休息进行恢复。


可可透支了。


 


大商场早早就满溢着暖气。热闹非凡,天花板也被点缀上各式万圣主题的招牌。但可可却感受到了一丝异样,一种说不上来的孤立感。


再怎么反复眨眼确认,眼睛也只会告诉自己三人间走得有多近。


但为何前方的两人却仿佛天外流星一样,再怎么用力行走也遥不可及?


她们兴高采烈地聊着装饰,聊着款式,聊着还没有来到结丘时的种种;自己却好像和这样的话题之间隔着一层厚障壁,几欲融入却一句也说不上来——只能陪衬身边,不时点头应和,让外人看不出迹象。


孤立感在看不见的角落发动了魔法,让应接不暇的热闹扭曲成刀刃。


可可毫无防备,身中背刺一般,瞬间哑掉,无法发声——


好像能看见浮现头上的精神值,从70%瞬间被扣得只剩三分之一。


精神值变低,就会表现出和身体疲劳类似的症状,但可可已经弄不清此刻的无力感从何而来,是感冒药里含有的镇定剂,是商场催人瞌睡的暖气和灯照,还是心情跌落低谷的效应,或是兼而有之。


 


身体如同遭遇危机一般终结了所有哀愁的思绪,去本能寻找精力恢复的空间,但可可却如同被遏住行动,难以抽出一步。


行人只顾多看两眼,随手羡慕可可外表散发青春气息的装扮,却无从得知内部的那颗心已经疲累到什么程度。


「救救我.......」内心深处小声发出求救,期待得到回应——


但离得最近,也被本能视为救命稻草的香音,却只是转过身来,和可可相视一笑——「可可喜欢巧克力味对吧」


现在只剩二十分之一的精神值了。


还要逛到几时呢?


 

 


「可可好像有点困了呢,那就先逛到这吧~感觉挑的已经够用了,走吧~」


能敏锐捕捉神态的小千,也只能观察到可可接近为零的精神值时的外表变化。


可可不好意思地点头微笑,不过已经感觉不到是本能还是理智发出的指令。


「诶是吗,可可昨天是不是没睡好?」


香音已经吸取两周前的教训,学会变的主动,于是停下脚步转过身并径直拉近两人距离。走到身后,双手搭在可可双肩后开始推着可可前进。


「太重背不起的话,就推着可可走吧~」


 


被香音忽然紧贴的身体一顿,仿佛忽然接上了充电线。


虽然还没有脱离危险,但能感到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一些。


 


要是——能一直这样直到充满电就好了。


香音推搡到支付台前,就自觉有些奇怪,放开了两人间的接触——身体再次一顿,假想地抬头一看,精神值只充到了20%——刚刚脱离危险而已,不过已经有气力编织语言,便继续不时打趣,让身旁的两人更加难以看出异常。


 


去小千家的路上。


三人在一个公园前停下了脚步。可可看见了一个戴着小帽,两手抓着塑料碗的儿童沐浴着正午的阳光,一路前跑摩擦地面,都到跟前了也没有停下的意思,差点撞上可可的小腿。


这个小孩是可以免疫周围行人投去的视线吗?


自然在不经意间就以光影的形式,把可可和那个小孩区分开来——小孩在太阳底下,而可可处在建筑物的阴影中。两人都距离分界线很近,却反而徒增了那条界限的厚重感。


可可感到有点不舒服,总有种被束缚住的感觉。


如同开始复工复产的社会,可可的理智开始鼓励自己开启随想,于是看腻了小孩以后就让目光转去别的地方——香音和小千不知何时走进了那片泥地前的一堆儿童设施。走到跟前则会让对话的语音变得清晰——


「这个器材这么多年了还没换呐——」


「哈哈哈,这样香音的涂鸦不就能被无数后辈看见了吗」


「又不是什么好东西,真是。」


「跟香音说个秘密哦——」


秘密?为什么能当着自己的面??什么秘密?


耳朵变得好敏感。


可可知道很多科学常理。太阳不过是夹杂着一堆红外线才会给人感觉的,而且还知道被仿佛拥有重量的阳光全身照射以后,会让身体更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实体轮廓,加强对自我形象的感知程度。


所以身体会因此变得敏感,证明完毕,逻辑无懈可击——


连自己能都骗过去。


 


「可可都站到跟前了,这还能算是秘密吗?」


放下心来,鼓起勇气打断对话的可可。


「嘛..哈哈,其实也算不上什么秘密了,就是可能会让可可不太开心~」


「什么什么,不用担心,说吧~」


「是才想起来的。就是...我很小的时候有段时间挺胆小的,然后...然后然后...啊全说感觉好啰嗦,直接说重点吧」


「就,最后和香音在这里一起跳绳嘛,因为眼神正对,后面还是太阳——感觉香音好厉害好像在发光一样——嘛,一不小心就想和香音有朝一日结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没关系吧可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时候的自己好好玩啊」


小千很少会这样捧腹大笑,带得可可和香音也忍俊不禁。


 


「噗嗤...不好意思,没啥印象了——不过小千性子变化倒还挺大的说,不知道幼儿园老师还能不能认出小千来哈哈」


「还不是要多亏小香音~」


话语刚落,香音依然维持着乐开怀的心情,只是可可却不知为何,只是一个按照常理并无问题,语气也是一笔带过的「小香音」,撞进自己耳廓的瞬间却表现得完全不像这三个字该有的样子。


而是像把挥来的重锤,把才清醒有序的思绪再次锤得稀碎。


耳朵也出现幻觉,如同传来了鸣叫。


给可可足够的精力,她就势必能用快速的逻辑运算理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如果没有精力呢?


 


没有的话,就会变成一具空壳。身体会变得只能考虑当下的生存问题。


那如果还要强逼身体消耗精气呢?


可可用亲身经历简练地说出答案——身体会背叛然后脱离控制。


 


一个重击,把仅剩的精气神全部破坏光——


望着第一次精神值归零的可可,有些错愕,但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几秒钟过去了。意识仿佛被抽离,进行不了任何思考,只能呆呆望着前方,身体突然变得更加疲累沉重,心里仿佛有什么苦涩粘稠的液体流来流去,拽得心脏加重有些紧绷。


随后——液体开始沸腾,烧灼心脏;胃部开始有股难言的紧缩感——但自己什么也做不了,连思考的气力也没有,被迫忍受逐渐不受控制的痛楚。


而这样的痛楚,因为身体背叛而做不出一丝痛苦的神情,完全独立于身边的阳光和欢声笑语进行着——仿佛麻醉中途醒来,被迫忍受巨大痛苦,却无法传达出任何的求救信号的手术病人。


 


她们只联想到当初那个上课睡觉的可可,便不再留意。


毕竟只是绵绵无力,一下子就消失在空气中的话语,怎么会击穿一个人的胸膛呢?


按照常理的话。


 


 


如同醉酒一般意识断片的可可,失去了之后的记忆。


忘记自己说了些什么,更忘记怎么到的小千家中。


实体世界达到熔点,和液体般的梦境搅成一团,声波也变得朦胧空灵——


「可...可有点混.....八 达岭.. 」(可可:有点困.....我倒)


「诶她 像...好   发烧惹啊——」(香音:发烧了)


「啊?   我去 烧点 热可可——」(小千:烧点热水)


「这个 ....... 就是 逊啦——」(香音:行啦,剩下的我来照顾吧)


「..live...姐@(.......」


身体在海洋中越坠越深,海面传来的光辉渐渐微弱,让无边的黑暗如同广阔又宽容的大海,把有关自己的一切都慢慢吞噬掉。


 


再次睁开双眼的可可,发现自己已经被陌生而熟悉的风景包裹着。


视线右边,是陌生但温暖的,装饰着许多圆形图案的棉被,以及被隔光窗帘遮得比较灰暗的房间底色。


视线左边,是熟悉但视线背对自己的,正在一声不吭玩着手机,橙色发丝末梢会轻轻飘动的女孩子。


水杯外壁结了许多小水滴,而香音也因为棉被的窸窣声转过头来——


「终于醒啦」


「啊?...嗯..........」


身体还在忙着适应陌生的环境。


而某些碎渣般的记忆,则因为深度睡眠的清理,以及当下新的事物的到来,得以被暂时搁置一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