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第九十二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8-03 23:54
点击:327
章节字数:378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骡道人捻须道:“狼盗专门抢劫来往边关的商旅,行踪诡秘,难以捉摸,行事时以黑头罩蒙面,难以知晓身份。首领叫作崔望,也是只知这个名字,不知道真实身份与相貌。大明尊教我有所耳闻,是来自回纥的邪恶教派,倡导‘二宗三际论’,二宗为光明与黑暗,三际为过去、现在、将来。它尊大明尊神为最高神袛,下辖神母、原子、五明子和五类魔等,组织相当诡秘。不过倒是不曾听说它与狼盗有关。”

师妃暄点点头,暗自思量。

婠婠问:“那么陆家的安乐惨案,是否与大明尊教有关?”

骡道人依旧摇头:“没有听说过这方面的消息。”

婠暄二人对视一眼,互相示意。

师妃暄转而问骡道人:“我夫妻二人虽然初来北疆,但也是江湖中人,无法对此等惨案袖手旁观,不知这讨崔望大会,我们能否参与?”

骡道人压住眼底笑意道:“二位有意为北疆除害自是一件大好事,但此事纷争,小道恐二位惹上麻烦……”

婠婠笑:“道长无需担心,这是我与阿暄的选择,结果如何都会自己承担。”

骡道人闻言起身对二人长揖道:“小道久处北疆,孤陋寡闻,但也瞧出二位并非等闲之人。若二位愿意参与,或许可拨开云雾水落石出。”

婠暄二人又问过陆平惨案的细节,但骡道人虽是陆平挚友,案发时也并不在安乐,所以了解的也不多,追查到的消息也没有实质性的突破。

说完陆平的事,又闲聊一阵,恰发现骡道人也于茶道也有造诣,师妃暄便和他愉快地又进行了一个下午的谈茶论道。

婠婠百无聊赖地听着,十分不感兴趣,可是又喜欢看师妃暄谈起茶兴致勃勃的样子,便撑头含笑看了她一下午,倒也不闷。

最后三人约定后日早上一同从乐寿城门出发。

婠暄二人回到客栈时天已经黑了。

“还以为能在这里歇几天呢,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走了。”婠婠坐在床边遗憾道。

“骡道人熟悉北疆,有他陪着,我们要顺利许多。”师妃暄坐到婠婠身边,一把揽着她的腰。

婠婠顺势坐进她的怀里,勾着她的脖子道:“我还以为你根本不记得我了呢!”

“怎么会?”师妃暄抿唇笑,“你是不同的。明天我们再在城里转转,看看能不能打探到更多的消息。”

婠婠伸手捏她的脸:“是是,我不同,可我没办法与你谈茶论道。”

师妃暄一手探进婠婠的衣服内,沿着她光洁的腰线向上,直到胸前柔软的所在,笑问:“生气了?”

婠婠眯眼捏住她的下巴:“我是那样小气的人吗?师妃暄,这叫遗憾!”

“好好好,”师妃暄噗嗤笑了一声,“是遗憾,我理解错了。”她另一手解开婠婠的衣带,“不过人各有擅长喜好,也不用强求。”

衣衫下落,婠婠媚眼上挑,抓住师妃暄于她腰间的手:“我看得很开,才不强求。但我下午无聊得很,你得赔我。”

师妃暄反手抓住她的手,吻了上去。

二人一吻缠绵完,师妃暄的衣衫也被胡乱解开,她轻喘气笑问:“好啊,怎么赔?”

婠婠双手捧住师妃暄的脸,慢慢靠近到只有分毫之距,然后一边双手按住她的肩,一边舔了舔她的唇,顺势将她按倒在床上,二人肌肤交触。

婠婠于她耳边呼气妖冶道:“今晚,你得听我的。”

一夜春风得意。

在乐寿城没有获取更多有用的消息,她们按照约定和骡道人在城门碰头,一同前往饮马驿站。

出了乐寿城,虽然有官道指引,但是北疆风景奇俊,原始森林广阔无尽,高山耸峙,有时还能见到田野间的农舍和牛羊,恍如世外。道路崎岖,岔路颇多,极为难行。

幸好有骡道人认得前往饮马驿站的道路,所以一路顺利。

他们并不十分着急赶路,骡道人还懂得突厥语,无聊间婠暄二人都学了几句。

行了几日,他们翻过一座山后,官道变得平直,终于看到远处林木上云气缭绕,神奇如仙境。

骡道人骑在骡上遥望点头:“那是饮马温泉升起的水气,我们就要到了。”

饮马温泉名驰北疆,婠婠和师妃暄都很想去体验一番,如今见了这样的奇景,都啧啧赞叹。

三人扬鞭驱马骡,朝饮马驿站赶去。

过了许久,下了坡道,便看到一座造型奇特雄伟的驿站。

饮马驿站背靠高山,主建筑是一座两层高的土楼,周围是以高达三丈高的石砖围成的圆形围墙,将土楼牢牢地护在中间,中间环抱出宽敞的广场,供车马停驻。沿着围墙设了五十多间客房。

广场中心是个大水池,周围则是环绕的回廊,置着许多桌椅供人歇息。

驿站的伙计对骡道人很熟悉,见是他便问他是否还是老房间。

骡道人点头,又交代再来一间上好的客房。

伙计点头离开,骡道人就自己领着婠暄二人安置骡马。

有几队商队暂时停驻在饮马驿站,广场上吆五喝六,马嘶鸡飞,还算热闹。

一切妥帖后,三人就坐到水池周围离人群稍远,比较安静的一张空桌边。

刚坐下不久,就有一朵彩云从主楼大门里飘出,径直朝着他们过来。

“老冤家!可舍得过来了!”女子如风一样来到桌边,挺腰对着骡道人嗔道。

“无量天尊!老板娘你莫再这样打趣我,小道可受不起!”骡道人连连苦笑。

他本就容貌丑陋,这下脸上揪作一团更不好看。

婠暄二人立马明白眼前的女子就是骡道人所说的饮马驿站的主人,名传北疆的骚娘子。但见她穿着大红彩衣,涂脂抹粉看不出年岁,但身材极为丰满,可以说是丰满得过分。虽整个人稍显艳俗,但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亦有勾人之处。

师妃暄离她更近,只觉得一股浓郁的脂粉香料的气味扑鼻而来,十分难受。

骚娘子被骡道人的表情逗得花枝乱颤,转眸一扫见到师妃暄。

她仍旧男装打扮,虽然易容过了,但还是个俊俏的小郎君。

骚娘子身体一斜,挨到师妃暄怀里,右手勾着她的脖子,望着骡道人笑道:“骡道人,你何时认识了这般俊的小郎君?”

婠婠重重一咳,朝那边飞去一记凌厉的眼刀。

师妃暄眼疾手快地推开骚娘子,整了整衣服道:“老板娘,我夫妻二人第一次来北疆,人生地不熟,不认识路,是道长热心相助。”

骡道人连忙道:“没错,老板娘,小郎君虽俊但已有主啦!”

“夫妻?”骚娘子认真打量婠暄二人片刻,然后咯咯笑道,“刚才没注意到小郎君脸色不好,想必昨晚过度辛劳了……”说着,手又朝师妃暄伸去。

师妃暄何曾见过这种场面,板着一张脸左躲右躲,还是不幸被骚娘子摸了一把脸。

婠婠冷笑一声:“我夫君涵养好,可不是让你得寸进尺的!”她盯着骚娘子目光森寒,“你刚刚是否右手碰她?”

骚娘子来不及回答,就觉得右小臂一阵生疼。婠婠已经站到她身边,扭住她的胳膊,同时将师妃暄挡在身后。

“究竟是卸了好?还是剁了好?”婠婠恶狠狠问。

骡道人一脸惊讶。

骚娘子经营饮马驿站多年,凭着姿色长袖善舞,且饮马驿站位置重要,任谁都让着几分,却不想今天遇到这般硬茬。

她也是一个老江湖,婠婠一出手她就感知到对方功力深不可测,自己绝非对手,立刻变脸赔笑道:“诶呦,小娘子莫生气,多年习惯,一时难改,再无下次了!诶呦!”

婠婠手上力道又加了几分,骚娘子连连叫痛,求助似的望向桌上另两人。

师妃暄终究心善,站起来搂住婠婠,在她耳边轻道:“娘子,老板娘既然知道以后的分寸,你便大人有大量,饶了她吧。”

婠婠瞥她一眼,转头看向骚娘子道:“喏,看在我夫君的面子上,我就饶了你。你再敢动手动脚,我就不客气了!”

骚娘子连连道:“不会的不会的,小娘子放心!”

婠婠这才松手。

骚娘子揉了揉胳膊笑道:“小娘子与小郎君郎才女貌,真是天造地设一对璧人,先前是我轻浮了!”

她小心赔笑,婠婠不再看她,自顾自坐到师妃暄身边。

“老板娘,人家小夫妻浓情蜜意,小娘子又是护夫心切,你可别放心上。”骡道人赶紧见缝插针解围道。

“哪里的话!”骚娘子又脸一转如同平常般咯咯地笑,“二位初来饮马驿站,我自会尽心招待!我们驿站的床可都结实着,不过……”

她腰身一扭,又如一朵彩云般飘向别处,声音却没有变小:“客房内大点的动静外间都能听到,二位年轻气盛,干柴烈火,若不想叫人围观,可要小心收着点……”

末了仍是这样一句叫人浮想联翩的话,只能说她名副其实。

师妃暄何曾被人当众这样调戏过,早就羞红了脸,幸亏有人皮面具遮掩,表面十分平静。

骚娘子离开后,桌上陷入一阵沉默,最后骡道人咳了两声:“这骚娘子啊,一贯就是这个样子……不过她毕竟是驿站主人,如果得罪了她,只会平白惹出麻烦,所以大家多少也会让着她……”

师妃暄微笑点头:“我明白道长的意思,道长无需为我们担心。”

骡道人舒口气道:“不过看她的样子,并没有生气。”

婠婠不屑地哼了一声。

骡道人本来以为二人是中原来的游历北疆的高手,但是相处一段时日,直觉二人处处透露不寻常,这身份多半是假的,可二人感情不假,想半天也没想出江湖上有哪对类似这样的人物。

三人正闲谈着,桌边忽然又多出一个人。

三人疑惑望去,只见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面孔狭长,皮肤白嫩,显然不是中原人的相貌。明明很年轻,但他的眼睛却透露一种看透世情的沧桑,使得他虽说不上英俊,却别有一种魅力。

他微笑施礼道:“我叫作烈瑕,一时口渴,不知二位姑娘可否容我讨杯水喝?”

烈瑕凤眼微眯,直接略过骡道人,只盯着婠暄二人看。神态潇洒自如,语气轻松得仿佛是与故交老友对话一般。

用的是很拙劣的借口。

骡道人心中一震,烈瑕刚刚是不是说两位姑娘?他狐疑地望向对面的“小夫妻”。

难道这俊俏的小郎君是女扮男装?

若是这样,这一路他觉得有些不对的地方都能解释通了。他转又想到,北疆多艰险,两个女子行走确实易被豺狼虎豹盯上。

正在骡道人胡思乱想间,师妃暄朝着烈瑕微笑一挥手:“自然可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hange_S
Change_S 在 2021/08/03 01:06 发表

小夫妻浓情蜜意,真好啊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