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第九十一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8-02 21:19
点击:476
章节字数:41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乐寿乃北疆一座著名山城,位于沱水和漳水之间,其为交通要道,紧扼通往山海关的陆路官道,更在夏国窦建德的治理下,成为北疆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以其规模只有长安一半大小,但砖石严实,城墙坚固雄伟,箭楼瓮城时时有人巡守,一道溪水内成河道,外成护城河,乱山环绕,水道环护,实乃一座坚城。

婠婠与师妃暄缴税后终于进入了这座繁华热闹的山城。

为避人耳目,师妃暄改作男装,而婠婠不习惯男装,容易露馅,所以仍旧女装。二人都以千黛特制的人皮面具示人,扮做一对年轻小夫妻,到山海关投奔亲戚。

如此一路改装,甚少遇到魔门中人,省去许多麻烦,顺利到了乐寿城。

成都众人散宴分别后,千黛本来也想跟着婠暄一起出塞,但是婠婠让她在中原收集阴癸派以及其余魔门的消息,以便她从塞外折返重新整顿阴癸派。

千黛知晓这是件关乎阴癸命运的大事,便郑重应下。她们于长安分别,临别前千黛多准备了几张人皮面具给她们以备不时之需。

入了乐寿城,她们先在如归客栈安顿下来。

“妃暄,乐寿城比我想象中繁华多了!你不是惦念着喝茶吗?我们可以找找城里有没有茶楼,也品品北疆的茶和中原有什么不同。”婠婠四仰八叉地倒在床上。

师妃暄还在辛勤地收拾东西:“你怎么就想着玩?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

“我哪有!我这不是考虑到你吗……再往北走,可就没有那样方便了……我们还要好好洗个澡才好……”婠婠翻了个身,望着她招手,“妃暄,你也坐过来歇歇嘛!”

师妃暄看她一眼,没办法地摇摇头:“真是一点都不急。”虽然嘴上嗔怪,但是她还是很快收拾完坐到了床边。

婠婠懒洋洋地双手揽上她的腰:“妃暄,我哪有不急?算算时间还有十七天你又会发作,身体感觉还好吗?”

“嗯,挺好的。”师妃暄伸手搭上婠婠的肩。

婠婠把头枕到她的腿上,舒服地喟叹一声。

二人对望一会儿,婠婠伸手去玩师妃暄垂下来的头发。

“要买两匹好马,还要尽可能地打探消息,得在这里多留几天了。”婠婠边玩边道。

“北疆情形我们不太了解……赵德言现在在哪?怎么能找到大明尊教?都不知道,我想我们能在这里有所发现。”师妃暄思索道。

“是!所以要到城里多逛逛嘛!我也不是想玩……”婠婠撒娇道。

师妃暄几乎遇到这样的情况就招架不住,她惯会心软。

两人在客栈嬉闹一阵,用过饭养足精神后,便出门先去马市买马。

马市位于乐寿城北,而且据店小二说,乐寿的马强健又适应北疆气候,便是出塞也没有问题。而且相较而言比较便宜,不过买的时候需要好好甄别,常有马贩以次充好。

越近北市,人就越多,师妃暄紧紧牵住婠婠的手,生怕走散。

旁人看来,只觉是一对郎才女貌的恩爱小夫妻。

北疆气候干燥少雨,走了一阵,婠婠悄悄和师妃暄说:“看了一路,也没见到茶楼,酒楼竟然也没有。北疆人连酒也不喜欢喝?”

师妃暄低声道:“这一路的人风尘仆仆,北市卖的都是骏马鞍辔之类,茶楼酒楼或许在别的地方?”

“嗯,也许……”

二人正在咬耳朵,前方忽然传来喧哗的声音。

抬眼看过去,四五个彪形大汉围作一圈,中间是一个道士打扮的人,他紧紧护住身后的骡子。

骡子毛色润泽洁美,身姿矫健。

“不卖!不卖!”道士不急不忙,只是摇头。

那道士容貌丑陋古怪,五短身材在周围壮汉的映衬下更显弱小。但他并不畏惧,十分从容。

“嘿!小老儿!我从未见过这样好的骡子,出一两金也不肯卖吗!”为首的疤脸大汉鼻孔哼出气。

看样貌服侍,并不是汉人,可能是突厥人。

“不卖不卖。”道士依旧摇头。

“你这穷酸道士怎么不识好歹?我大哥真金白银你还不要?!”疤脸大汉旁边的壮汉一把像提小鸡一样把道士拎起来。

“无论多少钱,都是不卖的。”道士满脸笑容地摇头。

“给脸不要脸!”壮汉见他软硬不吃,气得一拳朝他的脸挥过去。

道士未有一点躲闪。

但是拳头没有落到他的脸上。

师妃暄一手捏住壮汉的手腕,含笑道:“既然这位道长不肯卖,又何必这样为难?”

壮汉的胳膊被她挟制不动,便立刻另一只手挥拳而来,师妃暄抬手挡住几下,然后顺便将他背摔到地上。

壮汉“诶呦”叫着从地上爬起来。

婠婠凑到师妃暄身边一把挽住她,亲热道:“阿暄,都是些小鱼小虾,太没意思。”

其余大汉想要一拥而上,被疤脸大汉伸手阻止,他扫了来人几下,冷冷道:“我们走!”

其余人虽然不满,但是很听大哥的话,圆瞪着眼睛哼声走了。

婠婠看着他们的背影轻哼一声:“还好识趣,不然非死即伤。”

“多谢多谢!”中年道士掸了掸衣服,向二人微一鞠躬。

师妃暄对道士施礼道:“路见不平,自当竭力相助。”

“二位是良善之人。小道感激不尽。”

双方闲话几句,才知道对方就叫骡道人。

“道长的骡子毛色顺滑,一看就知是道长的心头好。”

“哪止心头好呢!简直比我的命都重要!”骡道人笑着抚摸着骡子。

“不知道长可懂相马之术?我夫妻二人想去买两匹好马。”师妃暄问。

骡道人捻捻须,笑:“只知一些皮毛。”然后便简单将选马的要点一一说出。

婠暄二人细细听了,之后便互相拱手告别。

“妃暄,你这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掉?太爱管闲事了!那道士功夫不浅,根本不怕那些人。”婠婠抓住她的手。

“当时那么急,没想其他的。”师妃暄笑了笑。

“诶,我看你是改不了了,算了算了。不过他懂怎么选马,也算好心有好报。”婠婠耸耸肩,二人继续向北市出发。

北市上的马多得让她们眼花缭乱,好在她们靠着骡道人传授的经验,仔细辨别后终于挑到两匹不错的马。

高大健壮,精神十足,可谓神骏。

马贩极为热情,说得天上有地上无,虽然贵了些,但是她们对马很满意,最后还是付了钱。

二人牵着马回客栈。

才走出几步,远远地又望见骡道人牵着骡子四处张望,他见到婠暄二人十分欣喜,朝着她们迎过来了。

“道长是有话要说?”师妃暄问。

骡道人先围着二人身后的骏马绕了一圈,摸摸马股,过了一会儿才跌足叹道:“还是晚了一步!”

婠暄面面相觑,不知何意。

“怎么了?马有问题吗?”婠婠不解。

骡道人指着马股道:“马没有问题,但是这印记有大问题了!”

二人循指望去,只见其中一匹的马股上突然多了马蹄形的印记,但另一匹没有。

“这印记怎么了吗?”婠婠奇怪。

骡道人收手叹道:“二人初来乍到,对北疆情形不太了解。便由小道解释一下吧。”

“北塞有三帮一派,分别是北霸帮、外联帮、塞漠帮和长白派,但近年来北马帮突然崛起,一跃而成东北最大的马商,专门和塞外诸族交易,再把战马卖往南方谋取暴利,势力极大。北马帮帮主许开山也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他甚至还和北霸帮的大龙头‘霸王’杜兴结为兄弟。”

“而北马帮的马股上,都会有这样马蹄形的标记。像这匹马的印记,被人为掩盖了。”

师妃暄皱眉道:“我们买的马,来自北马帮?那么就是……”

“马贩骗了我们?”婠婠抢先问。

骡道人点头:“北马帮手下马匹的质量确实上佳,因此会有人盗走北马帮的马贩卖。一旦卖出给下家,自己就能抽身而去。而北马帮一旦发现这样的马,便会要求归还,若不归还,会被视为北马帮的敌人,痛下杀手。”

“岂有此理!敢骗我?!”婠婠握拳骂道,作势便要转身回去。

师妃暄一把拉住她:“你做什么?”

婠婠狠声道:“去找那骗子!”

师妃暄摇头:“小婠,我们离开马市怎么久,他肯定早就离开了。”

婠婠止住身形,低头思索一阵,咬牙道:“我记住他的样子了。”

骡道人十分惭愧道:“怪我未及时想起这件事。小道必须提醒一句,二位切不要惹上北马帮,否则在北疆,太难活下去了。”

师妃暄拱手作揖道:“多谢道长提醒。”

骡道人也拱手笑道:“为表歉意,小道想送二位一匹马,如何?”

婠婠拉住师妃暄,耳语道:“阿暄,他很想讨好我们,不知道图谋什么。”

师妃暄低声回:“我们并不清楚北疆情况,他对此很熟悉,应该能帮我们。而且你我联手,没有什么好怕的。”

婠婠想了想,便朝她点头。

于是师妃暄作揖回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今日我们如此有缘!不知道城中是否有茶楼,可供我们小酌对谈一番?”

“哈哈哈哈,这可就问对人了。”骡道人振袖长笑,“北疆人不喜饮茶,乐寿城中并无专门的茶楼,但我恰好知道一个饮茶的好地方。”

三人便一路同行,骡道人果然依言选了一匹十分健硕的好马赠予二人,将那匹带有印记的马放归,又把马送回客栈,最后三人一骡才到了一处普通的面饼铺子。

面饼铺的老板显然和骡道人熟识,安排好骡子后,三人便坐到铺后的一个房间内,无人打扰。

茶具茶叶一应俱全。

师妃暄嗅了一下茶叶,赞道:“好茶!”然后就亲自动手开始煮茶。

等待期间,三人便随意地聊开。

“原来你们是要买马到山海关去?看来我们或许可以同路一程。”骡道人微笑道。

“如果能同路,真是再好不过了,我们都对北疆了解不太详细,还没想好从哪条路走呢。”师妃暄笑回。

“一般去山海关有两条路,一是经过安乐县,二是沿官道直走,经饮马驿站直到山海关。后一种会更快。”

婠暄二人相视,师妃暄问:“小婠,我们就走饮马驿站吧?”

婠婠点头。

骡道人拊掌道:“甚好!如此我们便可同行!”随后又摇头,“不过二位不宜在饮马驿站停留太久,过几日,北疆说得上名号的门派,都会派人到饮马驿站召开讨崔望大会!其间纠葛纷争,还是不要参与为好。”

婠婠好奇问:“什么讨崔望大会?”

骡道人长吁短叹几声,才在婠婠的催促下回答:“这涉及到一个震惊北疆的惨案。”

他面色低沉道:“这便说到刚刚提到的安乐县,县内最大的帮会叫安乐帮。帮主陆平向来德高望重,交游广阔,很受人尊敬。但竟然因为追查一起凶劫案得罪了狼谷群盗。一夜间陆家上下百多人都被狼盗之首率人杀死,孕妇幼儿都不放过,甚至最后一把火将陆家烧为平地。火势波及邻里房屋数十间,被此祸殃及者以百计!狼盗首领就是崔望了。此事引起了北疆武林的公愤,诸门派首次联合起来,欲还死者一个公道……”

婠婠心中咯噔一下,这种做法,像极了阴癸派的“斩俗缘”。

而大明尊教一向与阴癸派联系紧密,虽未入中原,但向以回纥邪\教闻名。

师妃暄看向她,二人心中均警觉起来,此事或许与大明尊教有关。

“请问道长,狼盗是怎样的组织?是否与大明尊教有关?”师妃暄问。


突然诈尸一下!
解释下原著中祝玉妍其实死于寇徐出塞期间,这里提前了时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