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第七十七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6-18 13:24
点击:368
章节字数:50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婠婠如箭般从一座华宅凌空射出,眨眼间就伸手接住羊皮袋。

暗处亦冲出几个人影,正是阴癸派的闻采婷、辟守玄和千黛,他们为婠婠压阵。

高手尽出,可见阴癸派对舍利是志在必得。

但还不及婠婠为得到舍利而欣喜,她身边遽然窜出一道凌厉白芒。

梵清惠执剑刺来,势如闪电。

婠婠尚是第一次见梵清惠出手,虽从前已经与师妃暄交手多次,知道慈航剑招的套路,但换了一个人,剑招就似换了一个风格。

梵清惠并不在意婠婠,剑锋很明确地奔着邪帝舍利而去。

婠婠立刻判断出梵清惠不是要夺舍利,而是要毁了舍利!

天魔带倏然而出,缠上剑锋,自己借力翻身,同时用力将羊皮袋向下掷去,投给辟守玄。

辟守玄尚是祝玉妍的师叔,按辈分已是婠婠师叔公,是除去祝玉妍和婠婠外武功最高的人。

“梵斋主亲自出手,倒让婠儿受宠若惊!只是不知令徒藏在哪儿呢!”婠婠腾出手来与梵清惠对战,似笑非笑道。

声音不大,但却足以提醒阴癸诸人,尚有师妃暄藏在暗处。

梵清惠的剑招使出是迥然于师妃暄的风格,更加老到,也更加干练,这是时间和经验上的差距。

但纵然是她对上婠婠亦不得不吃惊,对方果真是阴癸派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听说已至天魔大法第十八重——端的是招式诡谲,奇变百出,自己也万不能掉以轻心。

“我一人足矣,何须暄儿。”梵清惠一边微笑,一边觑空一掌朝婠婠的空隙击去。

明明预料到了,却还是难以招架。

婠婠直接不避,抽出天魔刃,朝梵清惠脖颈划去。

是两败俱伤的毒辣招式。

梵清惠却趁这个机会优雅变招转身,一腿横扫过去,同时将手中长剑直接掷向羊皮袋。

眼看着长剑就要击中羊皮袋,却听辟守玄沉呵一声,竟不去拿羊皮袋,直接飞身以空掌合十接住这凌厉一剑。

长剑如嵌入石板一般在他双掌间纹丝不动,辟守玄又喝一声,将长剑甩落在地上。

羊皮袋被闻采婷在后接住!

闻采婷接住羊皮袋后立刻向后遁走,但还未行几步,云帅便如巨大蝙蝠一般划过黑夜,空投而来。

怎么会这么快?!闻采婷心中闪过一丝惊异。

不容多想,云帅已落至眼前,却见他身形诡异至极,忽左忽右,总是能从难以想象的角度向自己发出袭击。

虽然并不会造成致命伤害,但是却十分影响行动。

辟守玄随即上前替闻采婷对抗云帅。

闻采婷略得喘息,正提气欲走,忽又一道剑光风驰电掣般冲来。

只是一招,却似有万千剑影。

杨虚彦并不留情,剑锋直取闻采婷要害之处。

闻采婷终究显示出阴癸派长老级实力,起手窄剑上挑,直接破去杨虚彦的剑势。

另一手一扬,又将羊皮袋向婠婠掷去。

梵清惠失去武器,正处于下风,婠婠以天魔带便可将她阻止得寸步难行。

此时她便以飘带缠住梵清惠,自己向羊皮袋飞去。

就在她离羊皮袋愈来愈近的时候,半空刀光一闪。

寇仲手持宝刀“井中月”从半空中劈来,直劈向婠婠脖肩处。

倘若她执意去拿羊皮袋,下一秒便会被劈做两半。

婠婠无奈,以天魔刃格挡。

羊皮袋在半空划出一个弧线,朝下坠落。

梵清惠趁机夺回长剑,朝辟守玄连刺数下。

而云帅趁机脱离苦战,腾的一下闪到羊皮袋旁,伸手握住它。

论轻功,云帅确实是当中第一。

寇仲向婠婠劈砍几刀,刚猛无俦,使她不能分心,同时大喊:“跑!”

此刻争的并不是武功谁高谁低,而是谁动作够快。

云帅动作轻盈,立刻借力向外飞掠。

他终于脱离了核心争斗区,掠到外围。

一个圆润的黑影从天而降,速度极快。

云帅感受到生命危险,下意识提起羊皮袋挡在身前。

“嘭!”的巨大一声,虽然击在舍利上,但云帅仍不由自主地后退两步,嘴角渗出鲜血。

安隆收拳狞笑道:“想走?没那么容易!”说完,立刻变拳为爪,向羊皮袋抓去。

不过短短几瞬,好不容易挣得的优势就尽数丧失。

云帅怒喝一声:“寇仲!徐子陵!”同时用力将羊皮袋向后抛去,他已来不及看方向,只能孤注一掷。

羊皮袋被高高抛起,孤独地划开雪夜。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羊皮袋上,所有人都想得到它,但谁才能得到它?

羊皮袋被抛至一个最高点。

一道人影从旁扑出,以谁也看不清的高速接近羊皮袋!

在场无一人能够有这样的速度!

这正是石之轩蛰伏良久觑得的一个良机,他果断出手,不让舍利有落入他人手中的可能。

可是剑的速度比人更快!

一道剑光如电似闪,凌厉无比,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石之轩仅差分毫就能接触羊皮袋,那道剑光却先一步击到羊皮袋,使它转换了个角度。

色空剑之后是一道白色身影。

石之轩一把抓空,几欲呕血。

他立刻半空换气,又向羊皮袋追去。

羊皮袋又飞出一段后开始下坠。

但白色人影接过色空剑后又疾风骤雨般向他刺出十数剑,慈航剑招,漫天笼罩。

石之轩武功虽高,但也不能无视利剑。

他终止住身形,向白色身影推出两掌,落在一旁屋顶。

电光火石间,羊皮袋落在冲天窜起的徐子陵手中。

石之轩居高临下俯视地上白色人影,微笑道:“妃暄,原来你在等我。”

师妃暄仗剑而立:“前辈当得。”

石之轩忽然眯眼笑道:“乖徒儿,你要以什么来阻挡我呢?从我这里学到的不死印法么?”

声音不大,但足以传遍在场每个人的耳朵。

原本混战的街上突然陷入一瞬的凝滞。

每个人都确信自己听到的话准确无误,但也都对话的内容产生了无比的困惑。

雪静静地飘落到地上,死一般的沉寂。

师妃暄从容打破阒寂:“邪王是怕了慈航剑法么?”

反唇相讥,但却没有直接否认,已足够耐人寻味,可是当下并不予人寻味的时间。

赵德言恰此刻赶到,大笑道:“许久未见石兄了!今夜圣门竟有四大高手齐聚于此,我们当好好排序了!”

石之轩原本盯着师妃暄,现在才轻移向赵德言道,冷淡道:“石某单为圣舍利而来。”

空气又骤然焦灼。

安隆首先“噌”的一声跃起,一掌拍开云帅,向徐子陵扑去。

寇仲撇开婠婠,急与徐子陵会合,二人联手,将多出胜算。

徐子陵一手拎住羊皮袋,另一手暗结不动根本印,朝安隆推去。

又是“嘭”的一声,安隆向后仰了稍许,但立刻向徐子陵抓去。

杨虚彦和辟守玄同时向徐子陵冲去,二人速度相仿,皆向对方出招欲令其堕后,却一时伯仲相当,无人能够领先。

赵德言百变菱枪如毒蛇一样游向徐子陵的身后,寇仲举刀向上砍上菱枪,发出“铮——”的一声。

与此同时,祝玉妍的天魔带也缠上了菱枪,使力一收,菱枪就从中间变了方向。

而她借力从半空向徐子陵俯冲过去。

梵清惠把闻采婷和千黛都隔在身后,自己也点地飞起。

徐子陵和寇仲被困在交战中心,周围皆是高手,纵使二人合力也难免左支右绌。

突然间,徐子陵将羊皮袋脱手上抛,寇仲持刀斜劈过去,命中舍利,羊皮袋便骤然加速极其巧妙准确地从空隙间向梵清惠飞去。

人是没有物飞得快的,只是略一眨眼,羊皮袋就到了梵清惠面前。

梵清惠伸手欲接,但一条白色飘带却提前卷住了羊皮袋。

婠婠急速收手,羊皮袋就在天魔带的裹挟下向她飞去。

石之轩终于一掌拍中师妃暄的肩,脱离与她的缠斗,纵身飞袭向婠婠。

婠婠竟于此时果断甩出天魔带,向石之轩缠去。

天魔带的中间围上石之轩,并以他为轴心,另一段快速旋转,末端将羊皮袋高速向婠婠掷去,然后余下飘带又卷向石之轩。

赵德言急窜向婠婠背后,祝玉妍的天魔带卷住他的胳膊,同时展开天魔大法追击赵德言使他不容有它顾。

婠婠的手终重握住羊皮袋口。

但还不及喘息,石之轩倏然又窜到眼前,他竟不解开飘带的缠绕,且直接以身撞开婠婠的天魔场,一脚踢向羊皮袋。

势如千钧,羊皮袋如铁球般飞射出去,婠婠也因此震得手发麻。

羊皮袋飞向正往婠婠处赶的寇仲,似要击中他的胸口,寇仲迫不得已举刀格挡,舍利击中刀身,发出极其刺耳的撞击声。

寇仲紧咬牙关,咽下上涌的血腥,虎口被震出血。

这一挡之下,羊皮袋又改势弹射出去。

羊皮袋已是不知第几次飞到半空中,同一时间,数道人影同时向它扑去。

几人几乎不分先后。

梵清惠于半空改变方向,转而袭向辟守玄和杨虚彦,以一人之力,幻化出万千慈航剑影逼退二人。

杨虚彦被逼下后,随即后面的闻采婷和千黛都赶上,将他围击住。

徐子陵一边飞向羊皮袋,一边与安隆不停印爪交击,真气急速运转,可谓火花四溅。

婠婠和祝玉妍正与赵德言和石之轩拼命周旋,互相牵制着往羊皮袋的所在赶去。

安隆到底功力深厚,至此时不作任何保留,用尽全力向徐子陵击去,拳爪交换,双手翻飞,终一爪抓伤徐子陵肩膀。

徐子陵吃痛身形微滞,安隆便先他一步抓住羊皮袋口。

但令他意外的是,与此同时,羊皮口袋的另一端也被从半空掠来的云帅抓住。

二人各扯一边,谁也不让。

正僵持中,突然“嘶啦”一声,羊皮袋被撕裂开,拳头大小的圆润黄晶球自中间向下坠落。

石之轩于此时甩开诸人,飞身向邪帝舍利跃去。

“咚!”

一柄长剑击中舍利,摩擦出刺眼火花。

舍利没有被击碎,但却因着剑势如铅弹一般往外射出。

变化太快,舍利飞出的角度极其刁钻,避开了所有能够被人抓住可能,这预示着所有正在争夺的人都无法拦住舍利。

黄晶球疾速向师妃暄冲去,她恰好在最外围,离纷争稍远。

只要此刻师妃暄接住舍利后飞身遁走,就没有人能截住她。

这也是最初定下的计划。最后的胜利,会属于慈航静斋。

“不能用——”寇仲和徐子陵突然齐声大叫。

师妃暄却已飞快点地而起,伸手接住舍利。

“——手碰——”寇徐二人话音未落,舍利就在师妃暄手中发出耀眼异样黄芒。

这阵奇异光芒似蕴含无穷能量,并不好受,迫得众人暂时止住身形。

邪帝舍利二十多年皆被藏在杨公宝库中,只口口相传于世间。且其虽是邪极宗秘宝,却除邪帝外的人都未曾碰过。是以江湖人虽知其蕴含无穷元精,可令功力暴涨,却不知它本身有十分邪异之处。

寇徐二人带出邪帝舍利时,它便是浸在充满水银的密闭铜罐中。寇仲后来在馆内的打斗中无意间用手碰到,顿时邪气入体,思绪紊乱,立马脱手才恢复正常。

所幸云帅携羊皮袋而来。

石之轩应变极快,他落到稍微靠近师妃暄的屋顶,抽出一管碧玉箫于唇边吹响。

陡然尖厉的箫音响起,石之轩的真气如刀般从箫孔逸出,袭向众人,也袭向师妃暄。

曲不成调,异音扰人心智。

梵清惠厉呼:“暄儿,快走!”

但师妃暄却如被定住一般在原地不动,面色忽红忽白,极为难看。

“暄儿——”梵清惠意识到师妃暄的异常,忙向师妃暄冲去。

事实上,所有人都朝师妃暄冲去。

而石之轩竟然收起玉箫,转袭向众人,以凌厉的招式将诸人与师妃暄隔开。

他一袭儒衫,优雅而胸有成竹地落在师妃暄身旁。

安隆和杨虚彦立刻簇到他身边。

“石兄这是何意!”赵德言怒叱道。

婠婠焦急地看向师妃暄。

她怎么了?

祝玉妍刚张开口,却随即被接下来的景象震惊地说不出话。

师妃暄捧着邪帝舍利,如木偶般走到石之轩身边,将舍利递给了他。

石之轩自然地将邪帝舍利纳入袖中,狂笑数声,然后目光缓缓扫过诸人,睥睨道:“待我重出江湖,必要统一魔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他手一挥,一道火光在身后直冲上天,于雪夜中爆出一个异常妖艳血红的烟花。

众人惊骇呆立在原地。邪帝舍利已在石之轩手中,无人能夺得。

事成定局。

梵清惠终于此时回转过来,手持长剑袭向石之轩。功败垂成,万事成空,她已存玉碎之心。

石之轩极快地拍了拍师妃暄肩膀,低声道:“乖徒儿!解决掉她就跟上来!”说完,便与安隆和杨虚彦向外飞掠。

“当——”

梵清惠的剑,没有碰倒石之轩的衣角,因为被色空剑挡住。

师妃暄的脸如古井无波般极为平静,且寒凉。

梵清惠看着师妃暄,发现自己完全不认得眼前爱徒。

师妃暄冷漠看她,然后对着她使出剑招。

是慈航剑招,用的却不止慈航内劲。

祝玉妍看着师妃暄的身影,强压震惊地吐出四个字:“不死印法。”

在场众人无不惊讶。

紧接着,让魔门诸人更加难以置信,几乎要瞪出眼珠的画面出现了。

——师妃暄的色空剑贯入梵清惠胸膛。

鲜血沿着剑刃滴下来,滴在雪地上,绽出同样妖艳血红的花。

魔门从来没有想象过能见到这种景象——慈航静斋弟子弑师。

一时都觉得这个世界不太真实。

梵清惠低头摸上插入自己身体的色空剑,然后抬头讶然望向师妃暄。

师妃暄忽“噗”的吐出一口鲜血,然后同样讶然看向梵清惠。

她的瞳孔蓦然放大,松开手中剑柄,后退一步。

“妃暄!”石之轩的声音远远传来。

她的嘴巴张大,但只过了一瞬,就又好像被线牵着,别无选择的,转身逃离了这个地方,消失在黑暗中。

梵清惠终踉跄一下,倒在地上。

雪,依旧静静下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