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5-13 13:10
点击:157
章节字数:347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二人依偎坐在床边。

“你不能在这里呆太久,这里不安全。”婠婠蹙眉关切道,“妃暄,无论如何,你不能被人发现。现在船上除了阴癸派还有东溟派,你若暴露,实在太难说清楚,只会被人大做文章,知道吗?”

“我知道,可是你……”师妃暄不放心。

“其实你在暗处,事情就更加好办了。”婠婠沉思道,“我本想直接给单琬晶送一份大礼,但现在,计划需要稍作改变。”

婠婠说着,又伸手去摸师妃暄的脸,笑:“你这假胡子和青斑看上去滑稽极了,我都不敢认。”

师妃暄听了也不禁自己笑:“这大概是我最成功的伪装。”

“怪不得他们未能发现你。”婠婠莞尔,“妃暄,我真没想到你会来。”

“婠婠,一切的事我都知道了。祝玉妍令你两个月内杀了我,你身中阴癸派的毒,受制不能叛教。还有,被囚禁折磨,受了很多苦。”

婠婠听得“毒”字,表情一黯,但看师妃暄表情沉重,就好笑道:“千黛怎么和你说了这么多事?她不会像个老婆婆一样絮絮叨叨地和你讲故事吧?阿婆怎么样了?”

“我将她安置在成都,青璇会托人照顾,不用担心,下次我带你去见她。”

婠婠看着师妃暄温柔脸庞,竟不觉心跳加快,移开视线道:“我不担心,你做事当然可靠。”

“是啊,不像有些人,什么都不说,就想扔下秦阿婆不管。”

婠婠听得师妃暄语带埋怨,小声辩解道:“我哪有……”

师妃暄却不管,拉住她的手,令她看向自己,认真道:“婠婠,你再不许这样了。”

话里百般柔情蜜意,婠婠怎么会听不出来。

她终是老脸一红,讪讪道:“妃暄,真瞧不出你还这样霸道。”

师妃暄低眉抿唇笑。

婠婠拉着她起身:“我们得赶紧行动了,拖得久了,容易被发现。”

按照计划,师妃暄仍旧潜伏到舱顶暗处,婠婠独自去找单琬晶。

她耐心等了好一会儿,婠婠才回来。

“单琬晶已经答应合作,地方她来安排,会将周围人撤走。等处理好边不负,她还会安排一艘小船,让我们离开。”

师妃暄好奇问:“单琬晶一向不喜欢阴癸派,这次怎么大反常态,甚至还愿意合作?”

婠婠叹了口气,道:“单美仙是祝后的女儿,单琬晶是她和边不负的女儿。当年祝后费心教养单美仙,但她逃出阴癸派,也是一桩隐秘的旧事,不过其中详情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单琬晶极其厌恨边不负。杀死边不负,是单琬晶帮助我们的条件。”

她又狠厉道,“边不负这这无耻之徒,竟敢轻侮我,定要叫他知道厉害!” 

师妃暄点头沉思。

婠婠接着道:“说实在的,妃暄,此次祝后虽表面说是来买兵器,可绝对没有这么简单。这次的安排,他们都不曾让我知晓,但是听边不负的话里话外,可能是要对东溟派下手。”

她晃着脑袋续道:“我猜上次白清儿运输火器失败的事,与东溟派脱不了干系。祝后定然动怒了,才不顾旧情。东溟派应该也有所准备,但具体会如何做,我一概不知。这里属于是非之地,我们还是早点溜走比较好 

师妃暄得花时间消化信息,最后才道:“你们魔门的关系真乱……但是如果离开的话,你身上的毒怎么办?

婠婠听得她最惦记自己安危,心中不由得一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就算留在这里,祝后也不会放过我。”

师妃暄沉吟道:“好,你说得不错,就按计划行事。”

“还有,妃暄,”婠婠着重叮嘱道,“之后的变数依然很大,你要记好,无论发生什么,你都绝对不可以暴露行踪,暴露身份。你就安心地藏在暗处,任何变化,都交给我来应付。”

“可是你现在的身体……”

婠婠无奈摇头笑:“妃暄,我又不是只靠武功,我还有脑子,你多相信我一点好不好?而且我也不是武功尽失,你这是不是关心则乱?”

师妃暄一怔,低声道:“你不是总说我喜欢操心吗?……不过你知道我关心你就好。”

婠婠愣了愣神,方笑道:“我会记在心里,不舍得忘的。”

婠婠告诉师妃暄地点,让她在接近三更的时候去,那时单琬晶应该已经安排妥当,就先埋伏在那里。

而婠婠会带边不负前来。

一切说定,二人分头行动。

时间过得很快,师妃暄唯一需要做的是隐蔽好不被发现。

在这段时间里,东溟派和阴癸派的派众不断在船上巡逻,稍不留神就可能被察觉。

等到夜近三更,人才逐渐少了。

师妃暄感觉差不多该动身了,便戴好蒙面黑巾,只露出一双眼睛,按照婠婠的说的路线,小心地往偏舱的货物间移动。

不多时,她就到了约定好的地方。

单琬晶果然已经安排好,货舱周围没人看守。

她观察一番,便躲到一个装满货物的大木架后面,这是个绝佳的偷袭地点。

只等婠婠领边不负进来。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师妃暄握住短刃,随时准备出击。

但是很久都没有动静,她不禁忧心起婠婠是否一切顺利。

正胡思乱想间,外面传来声音。

“婠师侄,到了没啊?!”边不负急切问。

“就在前面了,师叔就不能为奴家忍耐一会儿吗?”

“好好好。”边不负连声答应。

婠婠领着他往货舱里面走:“边师叔,这地方还不错吧?我寻了好久才找到的。僻静,做多久都不担心被打扰。”

边不负喜滋滋道:“不错不错!婠师侄费心了!”

师妃暄捏紧剑柄。

婠婠终走到师妃暄藏身的木架旁,二人迅速地对视一眼。

婠婠道:“师叔,就在那里好不好?”

边不负急道:“都行,都行!”说着就好似要扑过去。

婠婠轻巧避到一边,师妃暄从木架后携刃弹射而出。

她速度极快,如闪电般窜到边不负身旁。

边不负大惊失色,完全没有想到这拥香抱玉的风流之所,竟有人偷袭。

他来不及取出兵器,但毕竟是久经江湖的高手,一惊之下仍能挥掌迎击。

师妃暄并不留情,直接将慈航劲气发挥到极致,连刺数下。

边不负狼狈后退,身上立刻添了不少伤痕。

决不能让他有逃出生天的可能。

师妃暄心中杀意强烈,最后一剑直朝边不负胸前刺去。

角度奇异刁钻,一招封住对方所有后路,避无可避。

边不负露出临死前的惊恐表情,眼睛瞪得老大。

师妃暄顿时心生不忍,剑刃偏了几分,没入他的胸膛,但是避开了他的心脏。

并非是一击必死的杀招。

短刃贯穿边不负的身体,他后退一步,难以置信地摸向自己的胸口。

鲜血汩汩流出。

他复又抬头望向面前的蒙面黑衣人,无比震颤道:“师、妃、暄!是、你!”

婠婠飞身上前,欺到边不负面前。

她不屑冷笑:“边不负!去阴间快活吧!”说着,抽出插在边不负身体里的短刃,凌厉抹向他的脖子。

他的咽喉立刻被利刃划开一道血线,血液喷溅而出。

边不负面容扭曲,瞳孔放大,双手用力捂住自己被割开的喉咙,嘴巴张大。

他“呜噜呜噜”了几声,终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又后退了两步,终于身体一软,瘫倒在地上。

婠婠凑到边不负身边,用脚踢了踢他,哼声道:“死了。”

师妃暄照例对着他尸身双手合十,小声诵经。

婠婠抬眼笑道:“妃暄,你可要少念点,我可不想这家伙被你护送投个好胎。”

师妃暄微愣道:“好。”于是很快就不继续念。

婠婠边处理不负尸体,边道:“妃暄,单琬晶很快就会来验尸,你藏好别被发现了。”

师妃暄点头应是,便匿到一边。

她刚藏起没多久,舱外便响起脚步声。

“东溟公主,你很守约。”婠婠笑道。

单琬晶疾步走到边不负尸体边,俯身确认。

“好、好!”她突然含泪悲声道,“母亲,这淫贼终于死了!当年的奇耻大辱,终于报了!”

“公主,那你答应的……”

“小船已经系在船尾,你去就能看到了。”单琬晶站了起来,又恢复的往昔的冷淡从容,“婠婠,此事你我扯平,我不再欠你什么。”

“那是当然,你也算救我一命。”

单琬晶点点头,建议道:“不用再处理了,直接扔海里最方便。”

婠婠便帮着一起将尸身运出去。

“咚”的一声,重物沉入海底。

单琬晶直等到水面没有水花,才对婠婠道:“你我间开走,不要被人知晓。”

婠婠点头,她就先转身离开。

过了片刻,婠婠也匆匆往船尾赶去。

师妃暄依照计划,潜在暗处跟着婠婠。

婠婠调整气息,尽量显得不那样心急。

她一步一步朝舱尾走去,果然见到边栏上系着一根粗壮船绳。

她松了口气,单琬晶终究是东溟派的人,经商贩卖,颇重诚信。

婠婠步伐快了一些,只觉得希望就在眼前。

就在她快要靠近船绳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幽幽一声叹息。

婠婠瞬间身体僵直,全身血液仿佛要凝固了。

不是师妃暄,但亦是她熟悉无比的声音。

她压住狂乱的心跳,慢慢转身。

海上风波平静,圆月高悬,照得船上一切都分明。

祝玉妍立在不远处,面纱飘动,浅紫裳裙亦随之飘舞,月光将她的影子照得老长。

窕冶诡异如同海上鬼魅。

她一双凤目微狭,紧盯着婠婠,轻纱之下,犹能见她含笑盈盈。

“婠儿,今夜你这般闲,不如陪为师说说话。”

她轻柔道。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