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5-12 13:29
点击:163
章节字数:342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师妃暄穿着夜行衣在舱顶潜行。

东溟号上高手不知凡几,她必须慎而又慎,一旦暴露行踪,将是无可挽回的下场。

其实若不是她本身武学修为极高,已是江湖中难得一有的绝顶高手,亦无法在东溟号上这样自由行走,至今不被人发觉。

她将功力全部汇聚到感官,得到数倍于平常的效果,眼观六面,耳听八方,同时要将气息降到最低。

师妃暄将慈航内劲发挥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婠婠究竟在哪里?

“东厢都被阴癸派占了,真是……”

“嘘!你不要命了!要是被人听到都得完!”

“嗐……我就是随便抱怨一下……不敢了不敢了!”

于万般喧杂之中,师妃暄终于听得一二有用的信息。

她抬头辨认出东厢所在方位,蹑手蹑脚地摸了过去。

婠婠在东厢,那么祝玉妍也可能在,必须更要留心。

师妃暄觉得自己非常像一个登堂入室准备偷东西的贼,心下觉得好笑,自己做了二十多年慈航静斋的弟子,没曾想还有这样主动偷偷摸摸的时候,十分刺激,而且竟然做得还不错。

不过自己确乎是个来偷人的贼。

她收起杂乱的心思,小心翼翼地前行。

待来到东厢顶上,师妃暄才发现这片区域大得很,有十几个房间,某一个房间里,既可能是祝玉妍,也可能是婠婠,还可能是别人。

是一个一个排查还是……

正想着,她看到边不负从船外边廊快步行来。

他满脸的春风得意,喜不自禁,却又前后张望,像是做贼心虚,怕人发现。

步履匆匆,是要急着去见什么人。

师妃暄不禁生疑,他这幅模样不像是要去见祝玉妍。

她心下一转,决定跟着边不负这个活向导,看看他能把自己带到什么地方去。

边不负来到一个房门前,左右看了一圈,确定没人了,直接推门而入。

师妃暄便俯在那房间顶上,耳朵贴着舱顶,静听里面的情况。

“边师叔,你不该在前厅宴会上吗?来这里做什么?”婠婠冷冷的声音响起。

师妃暄心里不由涌上一股激动,自己与婠婠,终于只剩一墙之隔。

“啪”的一声,边不负将房门关上,嘿嘿笑道:“这不是怕婠师侄一人寂寞嘛!”

婠婠依旧冷淡:“我一人很好,师叔请回吧。”

边不负十分惋惜道:“婠师侄,都这步田地了,你何必还一副拒我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我便是再不济,仍是师尊的亲传弟子。”婠婠不带感情道。

“唉!”边不负深叹一口气,续道:“你到现在还蒙在鼓里呢?”

“什么?”婠婠一怔。

边不负慢悠悠道:“罢了,都已经在船上了,我不怕告诉你,也好叫你死得明白一些。”

婠婠没有说话。

“你不会以为,掌门留你到现在,是因为白清儿不堪重任,对你仍然抱有希望?”

婠婠道:“我未敢有这样的奢望。”

边不负嘲讽地笑了一声:“婠师侄,你嘴上不说,可心里是这么想的。”

“欺瞒师长,以下犯上,动情生爱……掌门最忌讳的几条,你都犯了,依着掌门的性情,把你一掌毙了都是轻的。虽然将你关起来罚了一段时间,但终究没有伤你性命。”

边不负在房内踱步,兴许还背着手。

“掌门待你宽厚,你以为是对你有师徒情意吗?他哼笑几声,“就算是单美仙之流,与掌门有血缘之亲,同样教养多年,她依旧能下狠手。”

“那……为什么?”婠婠犹疑开口。

“因为你还有价值。还有利用价值。”边不负道,“你编借口的时候,也知道救过师妃暄一命,她会感激你。”

“难道……”婠婠诧然。

“不错,你于派中已无用处,但若能引出师妃暄,也算大功一件。”

婠婠静默片刻,笑了起来:“师尊也真是异想天开,师妃暄,怎么会为了我自投罗网。”

“哈哈哈,掌门其实也并未抱太大希望,只是她会出现更好,代价不过是多养了你几天罢了。”边不负嗟叹道,“如果她出现了,你算戴罪立功,可免一死。”

婠婠恍然大悟:“原来在泉州城,你们整日不在,是为了捉她。但好在,她是个聪明人,我亦并未有令她千里送死的资格。”

师妃暄闻言心中一滞,同时庆幸自己来了。

“婠师侄,我到现在不知道你图什么。”边不负叹惜道,“千黛分明已经将消息告诉师妃暄,但她却畏缩不敢来。你为她受尽折磨,又能得到什么?我早就告诉你,正道中人惯会假仁假义,说到底,她欠了你一条命,并且弃你如敝履。”

“我什么也不图。”婠婠低声道,“她没必要,为我做什么。”

师妃暄闻言鼻头一酸,不由得眼眶泛泪。

“哈哈哈哈哈,莫不是师妃暄对你下了什么迷魂咒?令你变得这般痴蠢?”边不负讥讽道,“婠师侄,情这一个字,是世上最没用的东西。你早该听我的,及时行乐,早点享受人间美事。”

婠婠沉默不语。

边不负继续道:“现在你也只有死路一条,啧啧,这大好的年华岁月,就这么白白地浪费了……从前你要修炼天魔大法,不能与男人亲近,现在嘛,嘿嘿……”

师妃暄顿时想起许久之前,边不负要为婠婠戴花的场景,不禁攥紧了拳。

他觊觎婠婠很久了。

“啪”的清脆一声,边不负“诶呦”叫起来。

“边师叔,我现在仍尊你一声师叔,不要得寸进尺。”婠婠的声音又冷了几分。

“婠婠!你不要不识好歹!”边不负声音阴冷起来,“你现在功力只剩三四成,根本打不过我。我是怜惜你还未经人间极乐就要早死,太可惜了!”

未听到婠婠说话,又听边不负道:“婠婠,现下你一无所有,掌门不会在意你,师妃暄也不会在意。现在就只有我还愿意顾念你,如果从了我,我还能向掌门说说好话。”

舱房中静默一会儿,师妃暄听到传来推搡的声音,并有物件被碰倒掉落在地。

她握紧腰间剑柄,这次为了避人耳目,她没有带色空剑,只带了一把短刃。

她已准备好随时闯入房内制止边不负。不管下场如何,也绝不能让婠婠受欺侮。

正在师妃暄要冲进去的时候,边不负忽然气恼道:“掌门怎么这时候喊我?”

她动作放缓,边不负应是听到了阴癸秘音。

婠婠忽然娇笑起来:“师叔说得有道理,我现在别无倚靠,只能希望师叔帮我向师尊求情。”

边不负大喜道:“婠师侄开窍那是再好不过的。”

师妃暄猜测婠婠已经心生一计,自己还是不要冲动破坏为好。

“不过……”婠婠娇声道,“现下师尊之命是最重要的,我们还有时间,师叔还是不要令师尊生疑才好。”

边不负迟疑道:“你说的对,但是……”

婠婠十分善解人意道:“春宵一刻自然值千金,也不能辜负。你我的房间都不稳当,我看这船上也有偏僻无人的房间,师叔不如先去寻师尊,我另找个地方,告知师叔,今晚三更之时,再行乐事。”

边不负沉吟片刻后喜道:“好!婠师侄不要心急!今晚我定要让你知晓男人的好处!”

婠婠道:“师叔可要小心,千万不被人发现才好!”

“那是当然!”边不负立刻喜滋滋地推门而出,匆匆离开。

婠婠看他走远,方逸出一声森然冷哼。

她正要关门,师妃暄从舱顶翻进房内。

“什么人?!”婠婠戒备道。

“是我。”师妃暄边关上门,边轻声道。

“你……”婠婠听到声音后不可置信地愣在原地,看着面前的黑衣人。

师妃暄扯下蒙面黑巾,盯着婠婠诚挚笑道:“婠婠,是我。”

婠婠震得瞳孔放大,又怔了一瞬,才上前一步,先是拉住师妃暄胳膊上下打量一周,然后再伸手覆上她面庞,轻柔抚摸着,颤声问:“妃暄?真的是你?”

她犹怀疑这是在梦中。

师妃暄直盯着婠婠的脸,不舍得离开,歉疚道:“是,我来晚了。”

“来晚……没……你……”婠婠震惊得语无伦次,平静一会儿才道,“妃暄,你怎么来了?你怎么在这?”

师妃暄几乎不舍得眨眼睛:“千黛告诉我消息,我就来了。”语气云淡风轻,仿佛在说一件日常小事。

婠婠怔了怔:“你……还是蠢得无可救药。”说完,低头伸手擦了擦自己的眼角。

不需要多说,她自然明白师妃暄是为什么来。

师妃暄眼睛弯了弯:“我本就不是聪明人。”

婠婠瞧着师妃暄,嗫嚅着点了几下头,忽然想到什么,问道:“你一直藏在哪?刚刚和边不负的话,你都听到了?”

师妃暄一副“你说呢”的表情看着她。

婠婠窘促起来,小声解释道:“我不是要和他……我是要……”

“我明白。”师妃暄握住婠婠的手,重又看着她,“你受委屈了。”说完,她竟顺带着将婠婠搂入自己怀中。

婠婠身体一僵,无法动弹,师妃暄身上的淡淡檀香萦绕在鼻间。

她紧紧环住自己,能感受到她的呼吸,她的心跳,她的体温。

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拥抱更加温暖?

婠婠终于回过神,也同样伸手抱住师妃暄,头埋在她肩窝,心上涌起万种难言的复杂情绪,一时情难自禁,竟小声抽泣起来。

一抱之下,师妃暄才发现婠婠清减了许多,瘦骨嶙峋的,更是泛起一阵心疼。

她又搂紧了几分,另一手轻抚婠婠后心,内疚道:“对不起,婠婠,是我来晚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 赞赏了 500 点“太太我喜欢你啊!”
霜天晓
霜天晓 在 2021/05/12 01:47 发表

两个人总算是捅破这层窗户纸了,这个怀抱真暖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