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第四十六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4-17 11:12
点击:144
章节字数:34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于追踪摄迹方面,婠婠乃是行家中的好手,她将可能发出声音的银饰都卸下,忽停忽走,带着师妃暄紧紧跟着那个人影,来到了不远处城东摩诃池边的散花楼。

散花楼乃是隋朝初年蜀王杨秀修建的塔状高楼,楼有六层,高达百尺,极为巍峨高大,且地理位置极好,处于灯会最为繁荣昌盛的地段,与张仪楼一同是成都的名楼。

楼中大堂挤满了人,来来往往,好不热闹。

二人被人流挤得不能再紧跟着那人,但好在远远看到那人直上三楼进了左手第四间厢房。

“怎么这么多人?”婠婠讶道,“感觉比街上的人还多!”

问了人才知道,散花楼虽得名自“天女散花”的传说,但每逢欢庆的灯会节日,都会于楼中进行“散花庆典”,由蜀中美人从最高层向下洒下运来的各式新鲜花瓣,一般会持续半个时辰,众人可以沐浴花雨之中,共享此间乐事。

此时便恰逢庆典即将开始。

师妃暄不由得叹道:“散花虽美,但人力物力不知道会消耗多少!唉!一直听说蜀中奢靡,今日可见一斑了。”

婠婠笑:“你又开始了。我们还是赶紧看看怎么能偷听到消息吧!”

虽然人多导致厢房没有空闲,但是厢房外的走廊有不少人倚着栏杆说笑,如果守在厢房外,也不会特别引人注目。

二人便装作是极为期待散花庆典的游客,一路说笑着到了那间厢房之外,看挂牌应是乾字四号房,倚着栏杆,隐蔽气息,暗自催动内力细听房内的动静。

若非内力深厚之人绝难在嘈杂的环境中偷听厢内谈话,但所幸婠暄二人一得天魔秘,一承慈航剑典,皆修为深厚。

“师妃暄难道真有上天入地之能?怎么就出现在那里?!”是一个陌生的男声,略显粗犷。

“师妃暄是慈航静斋弟子,自然有些本领。”杨虚彦的声音响起,“但现在事情已经败露,我认为不要再管她。”

“不行!”陌生男声断然道,“杨公子轻描淡写,可知这其中牵涉多少?!”

杨虚彦冷笑道:“你是怕隆叔怪罪吧!这么好的机会,硬生生让她逃了!”

陌生男声反唇相讥道:“师妃暄明明已经中计,怎么会突然不见?说不定是杨公子心软了!”

杨虚彦道:“于我何益?原本打算杀了她令慈航静斋和阴癸派冲突,但现在天下形势逐渐明朗。我早就说过,之前失败一次,就应该重新计划!”

陌生男声气极转笑道:“安公已嘱咐你协助此事,难道你不愿意再做?”

“无所谓。”杨虚彦平平道,“总之这次如果失败了,全部责任在你。”

“你!”

这时另一个陌生男声响起,比之前的声音稍微尖细:“两位不要再吵了!当务之急是接下来如何处理!”

粗犷男声道:“师妃暄既然现身篝火,我们就应该速派人手捉住她!”

杨虚彦嘲讽道:“师妃暄什么人物?既然敢现身,那一定是准备妥当,只等我们自投罗网。”

粗犷男声反驳道:“杨公子今天怎么总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师妃暄再怎么厉害也不是神仙!这里是成都,我们的地盘,还容不得她逞威风!”

听着屋内对话,婠婠不禁悄声道:“妃暄,他们为你吵得真厉害!”

师妃暄听得她语中的幸灾乐祸,不由得乜斜她一眼,示意她认真听。

“好了好了!”尖细男声继续出来和稀泥,“你们都有道理!但现在师妃暄既已现身,我们也不能置之不理!杨兄弟,能不能劳你先去探看一下?我们需得重新部署,之后赶去。”

杨虚彦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之后就大跨步推门而出。

婠婠忙拉着师妃暄靠着栏杆对堂下指指点点,杨虚彦出来后,只扫了她们一眼,就毫不犹豫地下楼走了。

二人在高处目送着杨虚彦离开散花楼。

婠婠悄悄用手指了指屋内,师妃暄明白杨虚彦只是一个打手,并不重要,要把布局的二将除掉,令群龙无首才好。

“唉!今晚要是真弄不死师妃暄,我们都没法对安公交代!”粗犷男声叹道。

尖细男声道:“上次安公亲自出手也叫她逃了,我们失手也情有可原。”

“唉!我真是不懂,那西突厥人怎么就非要师妃暄的命?慈航静斋这么多年谁敢去惹!”

“师妃暄代表李阀做说客,一人可当千军万马。如果让李阀势大,西突厥也捞不到什么好处,自然希望中原越乱越好!”

原来安隆与西突厥有勾结?

师妃暄正听得入神,忽然听到耳旁传来带着浓厚口音的汉语:“两位姑娘,请问乾字四号房是哪间?”

抬眼望去,一头栗色秀发,棕色眼睛犀利有神,竟是一个波斯女郎,

婠婠反应极快,掀开面具,上前微笑道:“哦?乾字四号房?就是这间。”婠婠指了指身后二将所处的房间。

“多谢!”波斯美女一笑,便转身入了厢房。

婠婠回到了栏杆边,又将面具戴好。

“你为什么要摘下面具回话?”师妃暄问。

“这你就不懂了吧!若是试探,戴着面具就引人生疑,如果是普通人,一直戴着也很奇怪。况且她也不认识我。”

师妃暄恍然大悟地点头。

“莲柔公主?!你怎么来了?”粗犷男声惊讶道。

波斯女郎的声音响起:“听闻你们行动失败了,并且曹应龙也被人劫走。”

原来徐子陵那边行动顺利,师妃暄放了心。

“莲柔公主,那师妃暄诡计多端,狡诈至极,要不然慈航静斋怎么敢放心只派她一个人出来?”

婠婠憋笑得连师妃暄都能感觉她在颤抖。

“哼,安隆不是号称西南最大的酒商,势力很大,连独尊堡都要忌惮几分吗?”莲柔不满道,“如果连这样一件小事都做不好,我将不得不怀疑你们合作的诚意!”

“莲柔公主息怒!”尖细男声道,“师妃暄并非普通人,但今晚我们一定会努力给个答复。”

莲柔哼了一声:“如今四处传安隆是魔门,巴盟对此极为不满,又因为独尊堡已经偏向李阀,也开始动摇了。我劝你们好自为之!”

师妃暄终于明白这一切布局,皆因西突厥暗中与安隆及巴盟勾结,而莲柔就是中间沟通的西突厥人。至于为何莲柔本人为何是波斯人,也许是以波斯人身份投入西突厥麾下。

二将不停劝慰,过了许久莲柔才道:“你们明白就好……我会等你们的消息。”

过不多久,莲柔也离开了厢房。

就在出门那瞬,婠婠拉着师妃暄看堂中:“阿暄,散花庆典怎么还不开始?我都等得饿极了!”

师妃暄配合着演戏道:“小婠,你再等等,唔,据堂倌说,应该很快就开始了,你再忍忍吧,等看完了我们就出去买东西吃!”

莲柔虽出门时看向她俩,似乎是好奇怎么这二人一直呆在厢房外,一点也没有挪动,但听到她们的对话,便不生疑,行色匆匆地下楼了。

婠婠已经将莲柔的面貌身形记熟,满意地看她离开。

“你机灵得很嘛!还小婠……”婠婠俏皮地眨眨眼。

“嗯……有样学样嘛。”师妃暄轻笑。

二人再静听厢房内,却听粗犷男声道:“我们需得这样……”

二人对视一眼,知道不能再拖,已是时机。

婠婠随手端来一盘点心,招呼师妃暄跟在后面,她敲完门后,门内问:“什么人?!”

“是乾字四号房没错啊!郎君们,是掌柜吩咐我们送来的!”

“什……”

婠婠根本不管房内人的回话,直接推门而入,师妃暄跟着一起进去,顺手把门关上。

房内一高一矮两个中年黑汉,高的瘦如木棍,矮的脸上有道刀疤,显得十分凶恶。

二将警惕地盯着来人。

婠婠笑道:“这是我们掌柜送的,还请享用!”说着,就上前把点心盘摆过去。

“你们怎么还戴着面具?”高将狐疑道。

“因为……”婠婠的手抚上面具,“要杀人啊!”她猛然掀开面具,以面具为刃,袭向高将。

高将大惊后退,矮将抽刀欲冲过来,师妃暄从后跃上前去,挡住矮将。

恰在此时,房外爆发出惊天动地般的欢呼声。

“开始了!开始了!”

“美姬们探出头了!”

“开始撒花瓣了!”

…………

散花庆典开始了。

高将弯腰举起案几阻挡,婠婠一击未中,一脚飞踹中案几正中,高将受力踉跄后退一步,婠婠欺身上前,一爪抓过去。高将掷出案几,人往后滚去。

矮将一刀劈向师妃暄,师妃暄以指为剑,“叮、叮”两声击中刀面,环首长刀竟应声而断。矮将不由得惊诧呆在原地,师妃暄趁机靠近,一指击中矮将,矮将登时瘫倒下去。

屋外的喧嚣闹声将屋内的打斗声尽皆掩盖。

婠婠飞跃过去,一腿踢中高将,高将便因力重重地向后跌去,正对着她背撞到墙上。婠婠手持面具倾身上前,一眨眼的功夫,面具边缘平划过高将脖子,竟锋利地将高将咽喉割开,顿时血流如注。高将咕噜几声,逐渐没了声息。

那边师妃暄也收拾了矮将,婠婠走过去踢了他两脚,道:“妃暄,你还手下留情啊?”

师妃暄叹道:“这样已经废了他武功……还是……”

婠婠轻松道:“算了,这种杀人的事还是我来吧。”说罢,便俯身捏断矮将喉咙。

不过几个瞬息,屋内就少了两个活人,多了两具尸体。

婠婠拖动着两具尸体,包括杀人的面具在内,进行着善后处理,不太快被发现才好。师妃暄心生不忍,便双手合十,对着两具尸体鞠上几躬,为他们诵念往生咒。

二人出了厢房后,便把房门小心地关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