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四十五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4-16 12:32
点击:162
章节字数:348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少女拉着师妃暄在汹涌人潮中左突右进,师妃暄完全不清楚这是怎么样的一个前进路线,只能全部相信牵着自己的人。

不知怎么左转右折,二人竟然窜进一个无人小巷。巷口被一个很大的书画摊挡住,因此极其隐蔽。

二人背靠着巷墙,少女紧紧牵住师妃暄的手,另一只手将面具摘下,头靠着墙喘气。

明明只是从人潮中钻了出来,竟予人一种劫后余生之感。

婠婠转头看向师妃暄,兴奋道:“妃暄,这可真有意思!”

她梳着辫盘头,包着青色绣花头帕,绣有花边的长衫及踝,衣领袖口上都镶梅花形银饰,腰束绣花飘带,还配着耳环、银牌、领花等物,绑腿上缠了红脚带子,脚蹬牛皮靴,俏生生一个羌族少女的天真模样。

看她眉飞色舞地轻挥着面具,师妃暄心中蓦然一滞,首先想的竟是又有好几日没有见到她了。

这还是自青璇点出自己心意后,第一次看见她。

“你是真不知道树大招风!”婠婠拿着面具轻敲了一下师妃暄的头,笑,“你知不知道有多少眼睛盯着你?”

手还紧握着,有些出汗,温暖从手心传来,高挂的花灯燃亮了黑夜,但喧嚣被隔在几丈之外,师妃暄竟觉得这一刻有天荒地老般的美好。

“你……你怎么在这?”一时愣了神,师妃暄便捡了一两句无用的废话去说。

婠婠露出得意的表情:“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嘛!怎么样!我这黄雀扮得不错吧!”

“嗯,不错。”师妃暄听见自己心跳如鼓槌,不由得撇开脸去。

“妃暄,你想不想瞧瞧螳螂们什么样子?”婠婠凑近嬉笑问。

熟悉的幽香扑面而来,师妃暄竟发现自己的心实在静不下来。

“你都清楚?”

“那是!我是什么人啊!”婠婠颇为自得地笑。

师妃暄有些犹豫,但婠婠随即道:“外面的螳螂们布下天罗地网到处找你呢,不如直接处理掉头目,不然你行动还是受阻。”

她思索再三,已经过去这么久,青羊肆那边如果顺利,徐子陵应该已经解决,如果不济,现在赶去也于事无补,便点头道:“好。”

婠婠让师妃暄等一下,再回来时她不知从哪里拿来一套羌族少女的衣服,并一个蓝白色绘成的丑恶天王面具。

“换上吧!”婠婠把东西递给师妃暄后,就双手抱胸背过身道,“我可不偷看!”

师妃暄莞尔,明明是阴癸派妖女,却偏要做出正人君子的模样。

她依言换完衣服后,婠婠眼前一亮,仔细盯着她上下打量,道:“妃暄,我都觉得你更好看了!”

师妃暄心中暗想,你也是,但没有说出来。

二人将面具戴好后,婠婠又自然而然地牵住师妃暄的手,带她从小巷钻出,重又加入汹涌的人潮。

或许是因为隐在面具之下,再次投入到街上的狂欢气氛后,师妃暄竟然有了一种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宁静心情。

是因为身边有婠婠吗?

师妃暄用余光瞥了婠婠一眼,戴着面具,实在什么也看不出来。

她知晓今晚自己过于放肆地面对婠婠了。明明已经答应了青璇,却还是这样纵容和婠婠的亲近。

说到底,她确实不知婠婠到底有几分真心,她能明确的,只有自己的心意。

不过,灯会难得,人亦难得,就这一次也无妨吧?

师妃暄又警惕地看着四周,寻找着之前伏击的蛛丝马迹。杨虚彦无故消失,不知道是去哪儿了。同时,她也暗暗运气化解之前误中的无味之毒。

婠婠忽然转过头来,用唯二能露出的漆黑瞳仁盯着她,同时加大几分手上的力道摇了摇她的手,用只有二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妃暄,你不要那么紧张!机会难得!我们顺便玩一程吧!”

师妃暄仿佛能看到面具下的婠婠笑意盈盈,知晓她于此种隐踪匿迹之事经验丰富,便撇过头低声道:“嗯,好。”

婠婠牵紧师妃暄的手,随着人潮向前走。

两旁随处可见各式摊贩,糕点果脯,冰饮酒水,书画首饰,但最多的,还是花灯。

婠婠停在一处很大的花灯摊前,摊主是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家。摊上摆了许多精致的花灯,有桃子、兔子、莲花等新奇样式,也有四角、六角或八角宫灯款式,更有旋转影灯,巧夺天工,美不胜收,因此摊前聚了很多人。

婠婠遍览一圈,挑了个兔子灯提在手中。

她将兔子灯举到眼前,冲着师妃暄乐道:“妃暄!你看!多可爱!”

看着婠婠娇态可掬,师妃暄竟不禁嘴角上扬,无声地笑了起来。

幸好躲在面具之下,无论怎么笑,都是没事的。

她俯身靠近细看灯,用纸扎成的兔子,红色的眼睛,大大的耳朵,小小的尾巴,肚子中间放着一根燃烧的白蜡烛,两根粗线扎在背上,往上缠成一股,连接在手提木棍上。虽看上去简单,但手艺精巧,惟妙惟肖,颇有兔子的憨态。

师妃暄本是美人,但戴着丑恶面具,这下就极像凶恶天王在认真看着柔弱的小兔。

真是少见的场景,婠婠越看越觉得有趣,乐不可支地笑出声来。

师妃暄全神贯注,兼周围嘈杂,倒没听到婠婠的窃笑。

“嗯,可爱。”师妃暄直起身,转头却看到婠婠好像在笑得发抖,不禁问,“你在笑什么?”

“诶呀,没什么!”婠婠咳了咳,迅速转移话题道,“你瞧,这样提着花灯,我们就更像在街上游览的普通人了!”

师妃暄闻言看了看周围,人们大多三五成群,或是青年男女团团簇簇,或是一家几口其乐融融,当然也有小孩们成群结队地嬉闹,少女们花枝招展地欢笑。虽也有不少人戴着面具玩,不过花灯在其中起了更重要的点缀作用,随处可见。

蜀中灯会盛事名不虚传。

她又看了看自己和婠婠,才发觉加上这兔子灯,她们已经很好地融入了这节日气氛。现在任谁站在面前,都想不到这两个戴着面具的普通羌族少女,会是正邪两派最有声名的年轻弟子。

大隐隐于市,原是这般道理。

师妃暄心情更为平和,开始享受这灯会的快乐了。

“据我所知,这次设局应该是由安隆座下的高矮二将负责,虽然武功不高,但胜在人多。”婠婠悄声道,“因此我们需要通过这些小鱼小虾抓到那两人。只要二将丧命,底下的人不攻自破。”

师妃暄点头道:“好。”

她俩看似在大街上赏灯玩乐,漫无目的地闲走,但实际上不停用只有对方听到的声音交流信息,并不时修正路线。

一路走来,竟发现了三十余人形迹可疑,皆是装成普通的行人与商贩。

“不愧是安隆的地盘,”婠婠咋舌道,“这些还只是虾兵蟹将,他为了你真是下了好大一番力气。”

师妃暄亦暗自心惊,幸好婠婠心思玲珑,让自己换装,不然再出来敌暗我明,又要陷入苦战。

如果没有婠婠的搅和,自己现在很可能已经中计身死了。

这显然是精心布好的局,只等猎物入局。难道是以曹应龙为饵,故意引自己到街上的?

她猛然想起杨虚彦一行人很轻松被引开,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曹应龙。之前觉得奇怪的点都迎刃而解,也是,与自己相比,曹应龙都无足轻重了。

“他们既然已经寻不到我了,还不肯放弃么?”

“可能不甘心吧!”婠婠笑道,“这么精致的局失败了,安隆得恼羞成怒吧!我们需快些找到舞龙,如果你感觉不错,那应该是主力。”

这样走了一阵,她们终又和舞龙重逢。

这是一块开阔的空地,四边仍是各类摊铺,挂着花灯,正中间却是一堆巨大篝火,各族人们穿着独特的民族服饰绕篝火环成一圈载歌载舞。火焰熊熊燃烧,橙红的火光映亮了夜空,照得人脸上也红红的。

不远不近地和舞龙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师妃暄低语道:“还是那些人,没变化。”

婠婠道:“我们跟紧了!”

舞龙的队伍也加入了绕篝火一周的舞蹈活动,忽然做起了高难度动作,引得周围爆发出巨大喝彩。

“来吧!”婠婠不由分说地将兔子灯放到一边,扯着师妃暄加入跳舞的人群。

师妃暄记得竟陵的时候,婠婠便一舞动人,可是……

“我不会跳啊……”她很是羞赧。

“这里的舞又不拘定式,”火光映照下,婠婠俏皮地眨了眨眼,“随便扭几下就好了!”

婠婠刚入队伍,便立刻融入进去,乘着歌声舞动起来。

师妃暄迫不得已地被她拉着转起了圈。

忽远忽近,光影明暗变化下,不变的只有婠婠一直盯着自己的含笑的双眸。

师妃暄觉得靠近篝火后,暖风吹得自己醉醺醺的,竟也不由自主地开始舒展腰肢,随节拍动了起来。

一旦踏出第一步后,后面的便觉得简单许多,师妃暄也不知道自己在跳什么,可是竟觉得难得的畅快。

“很不错啊!”婠婠赞赏道。

二人便保持着这样的状态和劲头,定好了计策,随着人流前进,慢慢靠近舞龙的队伍。

在与舞龙者近距离接触的时候,二人交换眼神,确定感觉没错,但都没有轻举妄动,待到与舞龙队伍完全错开后,婠婠才向那边射出一枚暗器。

“啊!”的一声,一个舞龙者忽然应声倒下。

舞龙的队伍顿时就混乱起来,连带着周围跳舞的人群也陷入慌乱。

二人皆趁机混入慌乱人群。

师妃暄便凝神静气,以辨不出方位的方法传声道:“人是我伤的,若要我的命,便让你们的首领出来见我!”

气氛一时静了下来,众人皆惊疑不定,一个普通打扮的行人从人群中闪出。

婠婠立即悄声在师妃暄耳边道:“妃暄,我们跟着那个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