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3-10 22:42
点击:292
章节字数:35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安宅极大,是座七进院落。

师妃暄换上劲装,趁着夜色翻进安宅,她来之前已经了解了安宅布局,知道安隆极喜欢泡澡,每晚都必去宅内的浴堂浸泡,因此她便早早守在浴堂外,隐匿气息,等着安隆。

先是有十多个侍从过来守住浴堂的各个进出口,那些人的样貌气势,都是高手。过了一会儿,安隆才在一堆人的簇拥下姗姗而来。

茶铺掌柜说安隆是个大胖子,兼众人的神情态度,师妃暄很快就确定了安隆。只见他四肢粗短,挺着个大肚腩,脑袋小而扁平,整个人仿佛一个大肉球一般,很是滑稽。

如果是普通人看见他,一定以为他只是个满脑肥肠、讲究吃喝玩乐的富商。但师妃暄身为绝顶高手,自有独特的气息感受,安隆越靠近时,她就感受到一种难以言说的邪气。

她心下了然,安隆必也是魔门中人,他对自己避而不见,是害怕暴露身份。安隆和荣凤祥都属魔门,这场百业大会是否已经在他们的掌控中?

师妃暄随即想到,安隆和解晖有结义之亲,解晖和岭南宋阀阀主“天刀”宋缺有姻亲之好,不知这两处已经被魔门渗入了多少。

他身边还有个锦衣青年,看安隆对待他的态度,绝非仆从。

一群人进了浴堂,师妃暄催动内力,提高听觉,能稍微听到堂内的声音。

“泽岳世侄以为这里如何啊?”

“天下间没有更好的地方了!真是让人不想回去!”

师妃暄这下确定那青年就是龙游帮的少帮主泽岳。

“诶!世侄!你现在该相信我的诚意了!”安隆长叹一口气,“这百业大会,我们岂可把尊长之位拱手让给北方的荣凤祥?听说李阀宋阀也要派人来凑热闹——嗐,我们商人的事,他们懂什么?”

泽岳道:“安世叔所言,小侄也非常赞同!荣凤祥狭势开这百业大会,明摆欺我南方商帮,我们也不能任他宰割!又有李阀宋阀的人,唉!现在天下形势这么乱,真不知道最后是个什么情况!都不如世叔可靠!”

安隆欣慰道:“世侄能明白就好了!唉!偏不是所有人都如世侄这般明白事理!就像我好心款待,那帮老家伙非说我是威逼利诱!”

泽岳道:“世叔,张世伯他们上了年纪!真的是老顽固了!我一定好好劝说他们!”

安隆哈哈笑道:“有世侄这番话,我就放心了!”

接下来就是无关紧要的闲谈。

师妃暄暗想,看这样子,安隆没有和荣凤祥联手,而且有阀门的介入,荣安两方都不能独大。除了泽岳,宅中还困了其他不支持安隆的商帮管事人,于情于理,都应该解救他们。

心下主意已定,师妃暄更加注意隐蔽气息,防止被人发现。

过了不知多久,安隆和泽岳都从浴堂中出来,泽岳被两个侍从护着回到休息的西厢,师妃暄便悄然跟着。

泽岳匆匆进了西厢灯火最通明的一间屋,侍从们就散布在外护卫,共有八人。

屋内的人可能是故意低语,师妃暄听不清屋内到底在说什么,但过了一会儿,便听到一个人情绪激动喊道:“安隆他做梦!什么荣凤祥什么李阀宋阀!都是他娘的胡扯!明明就是他早就眼红我们!答应了他的条件,就是把自己这么多年的辛苦基业拱手让人!”

泽岳连忙道:“张世伯,别这样动气!具体的都可以商量!”

“商量个屁!今天我就倚老卖老一句,你年轻不经事!三言两语就被安隆糊弄了!外面那么多侍卫,他把我们关在这,是个什么商量的态度!”

泽岳连连劝慰,声音便渐渐矮了下去。

更深露重,屋内的灯火也逐渐暗了下去,只是一直未熄。

师妃暄捡了个外面侍从精神懈怠的机会,迅速出手,点了他们的昏睡穴,八个侍从就一个接一个歪倒下去。

师妃暄推门进了那间屋子,屋内除了泽岳年轻,其他人都须发斑白,上了年纪。

屋内六人看到师妃暄皆是错愕震惊,待她表明来意之后,才如释重负地坐下。

泽岳率先开口:“师姑娘,你来了就太好了!我们虽然对安隆不满,但是迫于淫威,实在没办法!”

被称为“张世伯”的人道:“是啊!说出来让姑娘笑话,我们行商多年,也是有点功夫在身的。无奈误中软骨散,无法发功,没法子出去。”

你一言我一语,师妃暄听明白了大概,其实这几人都不赞同安隆所谓的合作,泽岳只是假意顺从,拖延时间。

师妃暄道:“我原想救诸位出去,但没想到人数有些多,恐怕不宜行事……”

张伯点头道:“之前我们苦于无法传信,现在我们各给姑娘一封手信,再附上贴身物件,这样我们身边的伙计都会相信。明天上门要人,安隆再怎么势力大,这合肥城中各方人士,他总不会不要这声名脸面。再没有理由不放我们走。”

其余诸人纷纷点头称善,师妃暄便道:“好,妃暄定不负所托。”

正当诸人写信之时,忽有一枚暗器自外穿透窗纸破空而来,直击灭了灯烛,钉在桌上。

屋内一黑,师妃暄边举剑击落继续袭来的飞镖,边对着慌乱众人道:“请诸位躲好。”

说完自己飞身破窗而出,刚到外间,便有如白虹贯日的一剑朝师妃暄袭来,其速极快,其势刚猛,她举剑格挡,“当”的一声绵延悠长。对面那人不减势头,身形诡异,难以看清,手中长剑又化为无数眩目芒点,如暴风骤雨般朝师妃暄袭去。

只一击,师妃暄便意识到对方是从来没遇到的过的用剑高手,用剑造诣之高,和自己不相伯仲。

即便受袭,师妃暄仍感受到斗志昂扬,色空剑在夜空中划出无数道优美的弧线,封住了对方所有攻势,最后还一剑直取对方眉心,化守为攻。

对方后跃一步,竟不退不避直接以剑尖相迎,两剑相触后,双方又立即向上跃起,在半空中以单掌过了数招后,对方忽然身体回转,周身爆发出千万点剑芒,产生摄人剑气,虚虚实实,不知哪一处才是杀招。

师妃暄凝气沉心,以静待虚,等对方长剑袭来,方一个优雅上挑,将攻势化解。

二人落到地上,对方立即又提剑来刺,师妃暄专心应对,忽感觉身后不对,有一人空手袭来。

师妃暄连忙变招,突出二人包围,不料二人如心灵感应般随即变招,步法奇异一转,均向师妃暄紧跟不舍。

一剑一拳无法避开,她只得拼力招架二人。

“嘭”的一声,师妃暄以掌接住一拳向后退了几步,喉头一腥。

“哈哈哈,师妃暄,今日你落在我手上,就休想活着出去。”安隆得意道。

师妃暄边运功行气边道:“天心莲环的功法。原来四川胖贾安隆,就是魔门天莲宗的宗主,魔门八大高手之一。”

安隆哼道:“哼!既然知道了!你更得死!”

用剑的人此时开口道:“慈航剑典确实精妙无穷,若在平时我定欲和姑娘相较剑法,可惜了,日后地府再论高下罢!”

师妃暄笑道:“你的剑法也很好,不知阁下名姓。”

那人回道:“杨虚彦。”

安隆的侍卫们呼啦啦涌了过来,十多个高手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师妃暄围在中间。

“好,我记住了。”

师妃暄知道此时绝对没办法解救被围困的诸人,安隆此刻的目标是自己,需要先突围,便提气向外飞速掠去。

安隆和杨虚彦并几个高手在后面紧跟不舍。

“铮”的一声,师妃暄迎上杨虚彦的剑锋,安隆随即一爪抓来,师妃暄回身避开,色空剑变势斜劈向安隆。

三人落在一处无人的院中。

师妃暄有种强烈的感觉,比起泽岳他们,安杨二人的目标,更像是自己。

单这二人中任何一人,她都可以应对,但两个魔门宗主级别的人物联手,真的不好说。

边对招,师妃暄边竭力思考如何才能脱身。

不知缠斗了多久,师妃暄又受安隆一掌,向后踉跄数步,吐出一口鲜血。

安隆的那些高手侍从们也赶了过来。

安隆阴笑道:“师妃暄!这里就是你丧命的地方!”

师妃暄擦了擦嘴角鲜血,微笑道:“孰生孰死,尚未可知。”

安隆呵呵大笑:“所谓正道,看来死到临头都喜欢嘴硬!哈哈!”

三人正对峙间,忽见远方火光冲天,安隆认出方位陡然变色。

师妃暄冷静笑问:“安宗主府上着火,难道不回去看看么?要是烧成一片废墟,宗主岂不白忙活一场?”

安隆却不受激,很快恢复常色,对师妃暄狞笑道:“听闻慈航静斋的弟子向来独来独往,没想到还有帮手!不过圣女亲至,怎么能怠慢!”

安隆的回复印证了师妃暄的猜想,他们不会放过自己,无论如何,自己必得拼死一战。

安杨人多势众,轮番上阵,师妃暄没有喘息的机会,过了片刻,她身上便添了数道或深或浅的剑伤。

师妃暄无暇处理伤口,勉力支撑应对攻势。

数招之后,杨虚彦剑狭刚猛威势,似乎将全身功力集于一点,务要一击杀死师妃暄。

师妃暄明明看着杨虚彦向自己袭来,但却抽不出手应对这一剑,首次心生绝望,难道自己真的要丧命于此?

剑芒愈来愈近,眼看便要刺穿师妃暄胸口。

当此千钧一发之时,从远处飞来三粒石子,一粒击中剑尖,一粒击中剑身,一粒击中杨虚彦握剑的手,同时又有石子袭向围攻师妃暄的诸人。

杨虚彦受袭势泄,师妃暄借这波偷袭解围,立刻用尽全身力气,手执色空剑挥出天女散花般的剑芒,将周身敌人悉数逼退。

就在这个空档,有人向师妃暄身前掷出一枚烟弹,顿时浓烟四起,弥漫开来,师妃暄整个人都隐入浓烟之中。

烟雾与夜色,最适合隐匿行踪。

待烟雾消去,早已没有师妃暄的踪影。

不知道是何方高手,竟然能在一众魔门高人眼皮子底下,不露形迹地救走师妃暄,还毫发无损,全身而退。

安隆气狠狠道:“师妃暄!算你走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