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三十一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3-09 17:17
点击:188
章节字数:35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三人商量一致,先去赤砂山东南部十几里的小峡谷,到石青璇的小石屋一趟。

小石屋背靠飞瀑小湖,屋前果树婆娑,端的景色极美。

石青璇在屋内换衣服,徐师二人就在屋外等候。师妃暄伫立在小湖边,看着瀑布飞流直下,落入潭中,激起大片水花,送来一片清凉。

师妃暄想,不知婠婠是否一切顺利。

徐子陵走到师妃暄身边道:“寒山惟白云,寂寂绝埃尘。草座山家有,孤灯明月轮。石床临碧沼,鹿虎每为邻。自羡幽居乐,长为世外人。”

师妃暄回过神来,听他说的是上次桥上自己与他说的诗,不免回过头来看向他道:“徐公子天资聪颖,只说了一遍便记住了。”

徐子陵笑得温柔:“师姑娘说的话,子陵都有好好记着。”

师妃暄听出他话带情意,正准备出言婉拒,却看到徐子陵看自己的眼神,不由得一愣。

电光火石间,她明白自己为什么觉得婠婠看自己的眼神很熟悉了,因为和徐子陵看自己的眼神很像。

徐子陵喜欢自己,师妃暄明白,可是婠婠,也喜欢自己么?她对自己的喜欢,和徐子陵对自己的喜欢一般无二么?可是……怎么会呢?

一时间,师妃暄脑中冒出无数念头,但还是先压不提,回道:“妃暄只是普通人,不值得徐公子这番记挂。”

徐子陵苦笑道:“子陵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虽然上次姑娘长桥说禅,但禅机深奥,子陵总需要时间去领悟。”

师妃暄回首敛眉道:“徐公子这样想,那是再好不过了。”

徐子陵知道师妃暄又是拒绝自己的意思,很知趣地不再说话,二人默然站在湖边。

师妃暄无心赏景,思考着婠婠的事。如果用婠婠喜欢自己来解释,之前自己觉得怪异的地方都可以解释。她说为了阴癸派云云,也许都是幌子,只不过为了和自己一起。如果说在洛阳地宫的合作是不得已为之,赤砂山的合作,现在想来都是婠婠主动更多。

师妃暄越想越惊讶,下山前,师父只让自己警惕男女私情,却没说警惕女女私情。只是世上真的存在和男女情感一般的女女情感么?婠婠是自己的敌手,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石青璇的劝告浮现脑海,师妃暄想,自己之前确实行事不当。即使婠婠并非大恶之人,但毕竟身属魔门,再怎么样,自己也不应该和她有私交,甚至还合作。

她心下思绪起伏,只觉得这件事比自己遇到过的所有事都要复杂难解,又怕误会了婠婠。思来想去,她决定不管如何,再不能和婠婠有私情往来。这样想着,她终于略微宽心。

此时传来石青璇的声音,二人知道她换完衣服,便回到石屋中。

三人合计接下来的行程,石青璇要回巴蜀,徐子陵要去巴陵,因皆要南下,还能同行两三日,师妃暄却与他二人道别,独自回弋阳去处理杂事了。

弋阳城内还如往昔一般平和,师妃暄回到圣华庵中,仪雪身着尼衣正在扫庵前的落叶。她十分欢喜地将师妃暄迎进庵内,然后又一溜烟跑去告诉惠因尼。

惠因尼拉师妃暄进了内室,坐下问:“那赤砂山邪帝舍利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

“是,有劳住持费心。”

惠因尼颔首道:“无事平安就好。今日我又得了一个消息,正担心没法寻到你。”

“什么事?”

惠因尼叹了口气:“荣凤祥自从做了洛阳帮的帮主后,又成了北方百业社尊长,近日要在合肥要召开百业大会,似乎要将江南商帮也囊括社下。”

荣凤祥是老君观观主辟尘的假身份,老君观是魔门真传派中的分支,一向和阴癸派联系密切,辟尘自己也是魔门八大高手之一。

“荣凤祥?”师妃暄皱起了眉,“魔门召开商业大会,野心着实不小。”

“是这样,”惠因尼点头道,“所以报与你知晓,好有准备。”

“我会尽快赶往合肥,不让魔门得逞。”

师妃暄走出内室,仪雪跑过来拉着她的衣袖,好像是有话对她说,便随着仪雪到一个角落。

“姐姐,之前我没说,但现在师父对我很好,圣华庵的生活也很好,我是应该告诉你的。”

师妃暄温柔笑道:“如果勉强,可以不说。”

仪雪摇摇头,然后望向师妃暄的眼睛,坚定道:“没事的,我相信姐姐!派人设计想杀死姐姐的,是曹应龙。”

“曹应龙?”师妃暄想了想,“四大寇中‘鬼哭神号’曹应龙?”

仪雪点了点头。

师妃暄奇道:“我和四大寇从来没有什么交集,纵使旧时我在竟陵城退敌,也是房毛二寇,和曹应龙素无瓜葛。他怎么会想着专门杀我?”

仪雪锁起眉头道:“更多的我也不清楚了,只知道是他派人。上次没有成功,不知道他还会不会继续派人暗杀,姐姐在外还是要多小心。”

师妃暄弯腰摸了摸仪雪的头,眉眼弯弯道:“我知道了,会小心的,你不用担心。”

仪雪到底是个小孩子,被看得羞涩,不好意思地跑走了。

师妃暄只有望着她的背影笑。

第二天,待处理完弋阳的杂事,师妃暄便带着惠因尼为她准备的行装,往合肥去了。

一路虽然也遇到贼盗侵扰,但到底还算顺利。

天蒙蒙亮时,师妃暄正好赶上合肥开城门,成了第一批入城的人。

许是因为百业大会的缘故,清晨的合肥城内商贩极多,吆喝声此起彼伏,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师妃暄为了打探消息,便寻了一家茶铺。

不过半个时辰,师妃暄就把百业大会的情况摸了个透。五日后荣凤祥将在总管府召开百业大会,听说不仅是商帮,李阀宋阀等也会派人前来。

师妃暄品着茶,心里谋划着,突然店中小二走到她身边,哈腰问:“不知道姑娘是否是江湖人物?或者,是否是慈航静斋的圣女?”

师妃暄心中惊讶,面上微笑道:“正是妃暄,不知您如何得知?”

小二满脸欢喜:“小店竟有幸得圣女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圣女周身气质便超然脱俗,实在难以忽视!圣女可否介意入内堂说两句话?”

师妃暄见他真诚,便点头道:“莫要称呼圣女了,唤我妃暄即可。”

入了内堂后,茶铺掌柜对着师妃暄说明了意图。

原来这间茶铺是龙游帮名下,龙游帮作为商帮,手下有万人之众,势力不小。为赴百业大会,龙游帮派出了少帮主泽岳赴会,他日前已经来到合肥,但前天去见四川胖贾安隆,至今未归。

“昨天我们派人去安宅,但是连少帮主的面都没见到,只说少帮主还想再多呆几天。”圆胖脸的茶铺掌柜焦急道,“也见不到安隆。”

“我们也托关系,想了别的方法,但安隆他一概不见。实在是没招了,想着姑娘身份特殊,或许能够说上两句话,这才大胆叨扰姑娘。”

安隆是西南方最大的酒商,又兼营其他生意,是多个行会的会头,和雄霸四川的“武林判官”解晖为结义兄弟,如果能了解他对百业大会的意向,也很有益于破坏荣凤祥的计划。

师妃暄想了想,道:“好,我便去一趟。”

茶铺掌柜喜不自禁,连忙对师妃暄千恩万谢:“有劳姑娘了!”

出了茶铺,师妃暄便去了安宅。安宅的下人倒是对师妃暄十分客气,恭恭敬敬地迎进堂内,端茶送水,瓜果点心,好不殷勤。可是茶喝了一盏又一盏,安隆却迟迟不出来待客。

她也向下人催问安隆何时会到,下人只说老爷在忙,忙完就来,别的一概不知。

师妃暄很有耐心地等了好几个时辰,眼看着外面艳阳高照变为晚霞溢彩,最后实在忍无可忍,好脾气地和下人说了几句,才离开安宅。

她从人少的巷路回龙游茶铺,路上想,安隆故意不见自己,其中定有问题,或许有夜探安宅的必要。

正思索着,听到有人喊“师妃暄,好巧啊!”

熟悉的声音,师妃暄下意识地回头,只见婠婠立在巷墙的阴影下朝自己笑,身后白墙黑瓦彩霞衬得她煞是好看。

婠婠嫣然道:“什么事这么急啊?又为谁奔波呢?”

看她娇笑如往常般的模样,应该赤砂山一事顺利无恙。

师妃暄放了心,又想到之前的怀疑和决定,便故意冷漠道:“不管何事,也与你无关。”

婠婠轻摇头笑道:“看你这副样子,和圣门有关吧?这次派中只我一个来,你操心的事,恐怕和我操心的事没有差别。你要不要考虑……”

话没说完,师妃暄生硬打断道:“不用了。”说完,转身便走。

相似的话语,若是以前,她或许会犹豫一下。

“师妃暄!”婠婠有些急了,“买卖不成仁义在。这么久没见,赏个脸聊聊总行吧?”说完又补充道“如果今天没空,那改天也行!”

“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没这个必要。”

“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婠婠微愠道,“经历了那么多,即使不是朋友,说几句话总可以吧!”

师妃暄止住脚步,没有回头,背对着婠婠,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淡漠道:“婠婠,如果是我以前行事有差,给你错觉,那我说一句对不住。”

婠婠怔了片刻后才问:“师妃暄,你什么意思?”语气平静,没有任何笑意。

师妃暄垂眸道:“婠婠,你属阴癸,我在静斋,你我只能是敌人。敌人间不该有任何多余的行为,我也不会再对你手下留情。”

“好,好,”婠婠沉默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你怎么变得聪明不少,真是不好骗了。”

话说完,师妃暄就觉得身后婠婠的气息一空,她叹口气回头看婠婠消失的地方,看了好一会儿。

几乎没有变化的白墙黑瓦彩霞,比原先少了个人而已。

婠婠最后一句话竟然让自己听出些许难过,应该不会再来找自己了吧。

想到这里师妃暄自嘲地笑笑,没料到自己这样没用,决定好的事做起来还有点难,要不然怎么指尖都变得那么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daodao
daodao 在 2021/03/09 00:38 发表

节日快乐!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