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沐浴

作者:陈陈陈陈
更新时间:2021-03-06 19:35
点击:68
章节字数:185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春秋令会召开在即,墨家巨子杨朱往临淄路上,遭遇刺客伏击,身中六魂恐咒,当场便一命呜呼


大会由此延期


战报飞抵临淄之时,王城谯楼刚刚打响三更


胡杨林一片火红的十月,邯郸陷落


大批难民朝临淄蜂拥而入


如今秦国整顿新地乏力,派往亡国的官吏难以有效整饬民治,主力又分布在各个战场,少量镇抚守军对无数隘口关津根本无法控制,那些亡国的老世族们便趁此时机大举逃向齐国


齐国相距战地遥远,所受波动牵连最小,又身为六国之首,成为亡国世族中庇护首选也在情理,只是这些亡国的老世族们多有封地支脉,封地民众自然也要依着千百年传统追随其封主逃亡,动辄数百上千,大族人马更是数以万计,再加粮草财货谋生家什,声势之大可想而知


近日来齐国各部官员忙得不可开交,致使那平日里门庭若市的摘星楼也凄凉许多


说到摘星楼,除却姑娘们艳名远播,还有位响当当的人物,名叫任田,但大家都叫他庖田,庖,指的是厨,中原多以行业置人名前,是以庖田


常有客人不为寻欢,只专冲那‘庖田’二字而去


这人一旦身怀绝技,性情自然也变得与众不同


伊始,州眠弋在后厨领了份采办的差事,职务不高却是个闲差儿,她也从不避讳自己是走了后门,故逢人三分笑,大家多少也要给点面子


独独那庖田素来注重原则问题


原本州眠弋可是二等丫鬟,由于不讨上司欢心,临了沦为四等,专管后厨的收拾打扫,闲置时,也会被安排帮忙去抬水砍柴之类


这一日,州眠弋收拾好厨房,刚坐下准备歇会儿,听见院子里忽然闹腾起来,出去一看,原来是芙姬的贴身婢女桃儿


“桃儿姑娘!”或许是沾了自家主子的光,连那一向眼高于顶的庖田都变得十分殷切,当即放下手中的活计就迎了上去:“这么大的雪,您怎么来了?有事儿让人吩咐一声就好呀!这又脏又乱的,哎哟,可当心着您的裙子!”


“田师傅,您太客气了”桃儿上前行了个礼:“我刚从外面回来,也就顺路的事”


“哦?要不进屋去说?喝杯茶暖暖身子!”


“不用麻烦了,我还赶着回去交差,是这样的,最近我们小姐...嗐,说来不知怎地,自前探亲省归,小姐她便一直郁郁寡欢,连带着那胃口也是不佳,近而可是清减许多,咱们这做奴婢的,瞧着也是十分心疼,这不,便寻思着到你们后厨瞧瞧。”


庖田惊诧道:“桃儿姑娘是准备亲自露一手麽?”


“我那几下哪能上得台面!?您可别说笑了,我只是来问问,您手底下可有赵国来的伙计儿?哦,会做饭的!”


“芙姬小姐是想吃点家乡菜麽?”庖田思虑半晌:“啧,一时半会儿倒没有什么头绪,正好闲着,要不我把人都叫过来,姑娘亲自问问?”


“有劳您了”这姑娘也不客气,在原地稍待片刻,庖田便领着众人排排站到了她的跟前


“耽搁大伙儿一会儿时间,桃儿在此先表歉意”不愧是芙姬亲自带出来的丫头,这一言一行比那些寻常府里的小姐还有教养,她把来意重新再讲了一遍,话音刚落,人群中就有人答话:“姑娘,小的是赵国人!”


这人显得十分积极,说着便推搡着挤到前面


“就你吗?还有没有?”


“呃...我堂兄弟阿宽也是”那人又回头扫了一圈“对了,阿弋妹子你也是吧?”


州眠弋嫌他多嘴,狠狠瞪去一眼


“你叫什么?”


“小的陈卫...”


“行,那没什么了,其余人就先去忙吧,陈卫你留下,还有方才那两位你提到的,也留下。”


那边刚吩咐完,庖田就按捺不住的凑了过去,两人正小声议论着,那桃儿姑娘忽然抬头瞄了州眠弋一眼,有些无奈地笑笑


最后只见庖田愤愤离开


看来这事儿基本就是芙姬在背后指使,州眠弋未作多言,老老实实的也跟着桃儿离开了


烟紫色的纱帐倾泻,宽大的浴池上漂浮着娇艳红嫩诱人的玫瑰,热气在浴池里蒸腾,散发出缭绕的云雾,如轻纱一般,渲染着迷蒙的心情,池边是各种精致的点心


女子的长发搭在泛着光泽的肩,留给人一个瘦弱洁白的背引人遐想……


“愣着作何,过来”


州眠弋眼神复杂,好半天才挪了过去


芙姬歪过头来看她:“瞧你这幅样子,后厨待得可舒服麽?”


“以为姐姐会心疼我呢,怎的还说起风凉话来”州眠弋撇了撇嘴,见她正往身上抹着什么东西,又好奇道:“咦...这什么香料,香味如此奇特?”


“别转移话题!我真奇了怪了,你既已易容,再有什么好避开的?偏不信那田炐还能认出你来不成!”


她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州眠弋顿觉头痛,总不能说,自己只是为了想躲她远点而已吧?正寻思又换个什么理由,突然,一股力量顺势将她拉扯下去


“司妤!!!!!”


“啊...”


“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连我都敢戏弄!!”


当事人被吼得缩了缩肩,眉梢眼角都透着几分委屈“这么激动干嘛...我不过是想让你也下来洗洗...你都臭了...”


“那你也好生说呀!我差点喝你的洗澡水了!!”州眠弋冷静了些,叹口气,认命地解开衣带:“近来可有远忍消息?”


“原是也想跟你说说这事儿,郭开死了,却非方暨所为。”芙姬靠近了些:“你转过去,我给你揉揉肩吧”


州眠弋哼哧一声“那老东西都快得罪了半个邯郸,想取他性命的人自然不在少数”


“谁又会有那个本事呢?”


“姐姐这样一问,我倒是想起...过燕国边境时,我碰巧遇到几个阴阳家的弟子,从那身行头看,仿佛是要打算外出,后来大概是因为骨妖才耽搁了...再后不久,郭开在春雨楼设宴,我又在那里遇到他们...莫非,是阴阳家早有布置?”


“虽不知阴阳家在赵国搞什么鬼,但郭开的死,或许与他们倒也没有干系...”


“此话怎讲?”


“秦军尚且攻取外围城邑之时,嬴政接到密书———郭开请秦王先发王书于天下,明封郭开为赵国假王,如此可保赵国王室一人不缺全体降秦,密书同时附有郭开一支宽简,简单得只有一句话:‘邯郸危乱,开不能保王城王室无事,唯秦王可保也。’郭开的威胁之意显而易见——秦王不明定郭开假王之位,便只能得到一座废墟一片尸体的邯郸,郭开封王当日,方暨便开始着手准备,然而密杀一事犹在筹划,赢政已经想她们所想,还比她们更急。”


“赢政出手倒也名正言顺”


“秦王要诛杀郭开韩仓与一众赵国王室,原本堂堂正正之举,只需在邯郸大举法场,将一班乱臣贼子并湮秽太后罪孽大白于天下,以法度刑杀之”


州眠弋一咕噜从水里翻坐起来


芙姬不动声色的移开视线:“密事密杀之门一开,素来难以掌控,且不如依法刑杀能做到有度除奸,秦王此举,日后必定遭人口舌非议”


“嬴政未免太心急了些,也罢,既然郭开已死,远忍也该早就离开了邯郸才对,也就是说,或许在战报送来之前,他便已经行踪不明了...”


“派去的探子已经回来”她一边说,一边从旁边放置点心的盘子上拿了个瓷瓶,打开,倒在掌心搓了两下:“转过去。”


“秦军日益壮大,若能让公输继续留于王翦身侧,日后定对北境大有用处,只他如今暂代罗网统领之职无暇分身,我思来想去,未免也觉得十分可惜,所以眼下最重要的,便是先弄清楚远忍安危到底如何!”


“装傻充愣数你第一,真以为我不知你心里在想什么,除了方远忍,谁还有那胆子敢带你上寻龙山呢?”


存稿丢了 气得我好久没心情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