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牢笼

作者:天花板上的一颗蛋
更新时间:2021-02-01 20:38
点击:1010
章节字数:376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九章 牢笼

“他真的会来吗?”

在敏若不知第几次发短信确认后,终于耐不住性子打电话给我。

“等到五点半吧,要是再不来那就明天再说。”我一边劝慰着,一边观察着窗外的敏若四周的动向。

我已经把他所有从家可能会经过的点都记下来了,但现在那几个拐角处也完全没有人影。

“要不你先走到我们之前说的地方,我在后面跟着你。”

“好。”那声音听起来有点紧张的样子。

“嗯,我会保护好你的。”我安抚了她一句,就挂断了电话,急忙下了楼。

这次的方向和之前不一样,去的地方是一个无人的废弃房屋后面的车道上。

我保持着之前距离,警惕着四周。

很意外的,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一个熟悉的身影。

身上的衣物又有了新的变化。

他难道是在某栋高楼里面观察的吗?

因为没什么人,所以为了不引起他的注意,我选择从另一条道先一步到达目标点。

敏若早就装备好了电击枪和匕首,对方也为了不被她发现离得很远,要是实在打不过也可以大叫和拨打早已准备好的手机,我都会尽快赶到。

在一丛灌木中藏住身影,我着急等待着敏若出现。

感觉过了好久,敏若才终于露出了身形,

她好像也感觉到了背后有人跟着,所以表情又变得麻木起来。

后面那人也靠近了不少距离,猫着腰一点点地移动着。

敏若已经从我旁边慢慢走过去,现在只要等着他经过我的时候把他逮住问话就行了。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那人好像看着四周无人,离开掩体慢慢加速起来。

是要准备像敏若所说的那样扑上去吗?

我没打算给他证明自己的机会。

我从一旁冲出来,对着他的身子猛地踹了过去,对方才刚刚反应过来,就被猝不及防地踹飞在水泥地上。

虽然刚才有点生气没有收力,但这招是杀伤力最小的一招,在我印象中,还没有被人正面踹疼过的人,只不过用来控制距离用的。

不过对方好像摔的有点惨,半晌才爬起来。

我早就来到他跟前。

“喂!喂!小哥,你跑这么快干嘛,搞得我把你踹倒才能叫你停下来啊!”我用着漫不经心的口气朝他叫嚷着。

他惊慌地抬起头来看着我。

一张普通的毫无特色的脸,一想到这张脸这几天都猥琐地盯着敏若看我就觉得火大。

而现在这张脸似乎变得惊恐起来,想要逃走。

那我会允许吗?

我起脚踢在他脚踝处,勾起脚尖把他绊倒。

“别逃啊,我还想和你好好谈谈呢!”我又一脚踹倒了刚想爬起来的他。

“呃啊——”他似乎也从惊慌转为愤怒,四脚抓着地就扑了过来。

我后退半步侧向绕步,躲过他的扑击,在还没落稳脚我就抓住他的肩膀固定一下,低扫踢向他大腿后侧。

但他只是踉跄了一下,就骂骂咧咧地打了过来。

他似乎已经被肾上激素激发,不畏惧疼痛。

“吼吼,你他么的还挺精神嘛。”我躲过几次胡乱的抓挠,看着他这幅样子,我感觉也跟着兴奋起来。

这种人就是容易被自己的情绪带动的那类人,所以才会就靠着一丝欲望就跟着敏若这么久,所以才这么容易就怒起来,就跟那个男人一样。

但在格斗搏击领域,可不是靠着情绪化就能获胜的,你这种渣滓拿来当垫脚石都不够。

我连给他反应的时间都没给,直接下潜一记勾拳打在他横膈膜上。

对付这种情绪化的人就必须用情绪化的手段,把恐惧好好地埋在他身子里。

“你不是很跳的吗,再起来蹦跶两下啊。”我看着捂着肚子瘫倒在地上的男人,讥讽道。

“喂,你是不是在跟踪她。”我抓着他的头发把脑袋抬了起来,指着站在一旁的敏若向他问道。

但男人并没有回答,只是一脸痛苦地喘着粗气。

“说话啊,小——”

说话间隙间,对方突然发力扣着我的肩膀牙齿咬了上来。

当然我也不可能毫无防备地跟这种凶恶的人说话,早就摆好姿势,另一只手一拳打在了他的下巴上, 然后另一只拳头也跟着追击上去打在他耳后。

男人就这么倒下了。

真疼啊,我甩了甩手,没想到骨头这么硬。

“没事吧?”敏若似乎想过来帮忙,但我伸手阻止了她。

“先别过来,接下来的事由我解决就行了。”

没过多久,男人就清醒了。

眼神迷离,动作还颤颤巍巍的。

牙齿好像碰掉了,嘴里流着血。

激素看来已经无法对他起作用了。

“喂,看得见吗。”我举起一根食指在他眼前晃了晃。

他见状反射性抱住了头蜷缩起来。

“看来你终于清醒点了,费了我这么大劲。”

我还是警惕着他,不过瞧他样子已经处于崩溃状态了。

“我没跟踪,没有跟踪……”一直不停地呢喃着这句话。

“好了,这附近既没有录音笔,也没有摄像机。”我拍了拍他的脸让他清醒点。

我说出了他的名字、住所和电话。

他听后身体抖得更厉害了。

“现在把你的手机交出来。”我指着他的口袋说道。

他惊恐地盯着我,似乎又准备做什么无用的突袭。

“我保证你要是再敢反抗,我就把你的手指头一根根折下来。”我瞪着眼近距离盯着他恶狠狠地说道。

听到这句话他似乎下定决心,颤颤巍巍地把手机递给了我。

“解锁。”我有点不耐烦地说道。

“对不对对不起。”他终于开口说出来道歉的话,但就是一直不肯动作。

“别,别,别报警,我错了。”含糊的词语中掺着绝望。

“解——锁,不然我先把你打晕再一个一个指头试。”我举起拳头作势朝他过去。

“别!别!——”他立马举着手缩着脖子,过了一会在我眼神的逼迫下才迟钝地解开了锁交给我。

我接过手机后退几步,快速翻动着照片,里面有些敏若模糊不清的照片,然后就是些加密图片和视频。

不会真的只是个色狼而已吧。

我有些疑惑。

又翻看了些聊天软件,没发现异常。

“好吧,你手机里也没啥犯罪证明,看在你是初犯的份上,我就先放过你一回。”我晃了晃手机说道。

眼前的男子听到这句话后明显看到希望精神了许多。

“谢谢!谢谢,谢谢……”不停地磕着头。

“不过我问你,你都跟了她一周了,怎么就只拍了这些照片而已吗。”我纳闷道。

“一周?我绝,绝对没有跟一周,只有两天而已。”他举起两根手指一脸无辜地说道。

“两天?”我皱着眉又问了一遍。

“两天,到现在也就两天半。”他急忙解释道。

我又看了眼敏若的照片,查看了下日期,确实都是最近拍的。

焦虑爬上我的心头。

“你把这些隐藏图集解锁下。”我急忙把手机扔给他。

“这里面没她的照片。”

看着他犹豫不决的样子,我厌烦地催促:“说了不会把你交给警察的。”

他终于还是解锁了,我无视那些色情图片,快速翻了一遍。

没有。

他真是这两天才跟踪敏若的?

那七天前给敏若打电话的是谁?

天渐渐黑下来了,我现在只想早点回去。

于是我举起他手机郑重说道:“你的手机就保管在我这了,也许我会直接扔掉,也许不会,你呢,要么从现在起重新来过好好做人,要么被你的欲望冲昏头脑而毁掉这一生,这次遇到我及时阻止了你,但可没下次了。”

说话时,男人不停地点头。

“行了,你走吧。”我厌倦地挥了挥手。

男人听后马上急急忙忙哆嗦着站起身子,一瘸一拐地极速离开了,离开前还道了歉。

看着他走后敏若也来到身边。

“走吧。”我有点打不起精神地说道。

没想到刚搞定一个跟踪犯,又来了一个更隐密的。

“嗯。”敏若跟在身边。

“没想到简易你这么厉害。”沉默一会儿后,敏若开口道。

“不是早跟你说过嘛。”

“没想到这么强,那个男人都没碰到你过。”

“是他太弱了。”

要是没这些节外生枝的事,我听到这些称赞肯定会更高兴吧,结果现在却烦心着那未知的威胁。

“不过你打人时的样子真的好可怕,以后会不会对我家暴啊。”

“不会啦,那不过是装模作样吓吓他而已,要是我真心打他,他早就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哼哼~”她突然发出愉快的笑声。

“怎么了?”我有些不解地问道。

“没事。”她欢快的声调显露出她的兴奋。

“你可别高兴得太早,你不是也听到了吗,这个人只跟了你两天而已,还有最开始给你打电话的那个人没有找到呢。”

“哦,那个啊。”她听后并没有失落,反而语气中带着一丝调皮。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我质问着她。

“——我什么都不知道。”回答的语气干瘪且滑稽。

“赶紧告诉我。”我急忙抓住她胳膊追问道。

“不要。”

啊,好气啊!

“嘟嘟~”

“呃,别那样叫我!”她好似非常排斥地说道。

“不要~”

“啊啊,我错了,总之你别撒娇了。”

“真的?”我怀疑地盯着她。

“真的,我回家整理好思绪就告诉你。”她赶忙点了点头。

“行,你可别拿这种事开玩笑。”我还是非常迷惑她是怎么知道那个之前的那个人的。

“不会的,我可不会撒谎。”她真挚地说道。

她已经忘了之前的行为了吗?

“是啊,可你经常瞒着我事情吧。”我有些不以为然道。

“不——”她想了想,应该是回忆起什么了吧,又停下了话语,“嘛,确实有一件事没跟你讲。”

“什么事?”我毫不在意的样子问道。

“哼哼~”

她笑着跑到我面前,说道:

“我喜欢你,简易,从以前就喜欢你了。”

说实话,让我有点吃惊。

心一直跳个不停。

好不容易才把它压制下来,喘了口气,小声说道:

“我知道了。”

“欸,就这反应吗?回答呢?”敏若似乎特别不满。

“你先把跟踪的事告诉我,我再考虑考虑其他的。”

我很害怕。

“只是考虑吗?”敏若追问道。

我还想再等等。

“嗯。”

再过一段时间。

“为什么?”

喜欢是束缚的话语,喜欢你的某个地方,甚至到喜欢你的人都是如此,要是不这样就不会喜欢了,要是你不再是你就不会喜欢了。

而爱是什么,总是听到爱是无条件的,无私的,不管你变成怎样我都会爱你,那么爱就是束缚自己的话语,是对自我的契约,不管你变得如何,我自始自终都是爱你的,即使你死了,你的形象依然填补着心的空隙容不下其他人。

“果然我和我妈很像啊。”我不禁感概道。

“是吗。”

“嗯,一生都被囚禁着。”

所以再等等吧,这期间我会精心搭建一座精美的牢笼的,等到时机成熟时,我会牵着你的手住进去,所以这段时间请自由飞翔吧,永远离开我也无所谓,请千万不要等到我关上门后,又开始向往着自由,那样我可能会被永远囚禁在自己的牢笼中,孤独地老去。


好了,完结撒花(第二次),如果想看更多美好的女孩子之间的感情,可以看看我的另一本长篇《红宝石与珍珠》,刚好连载到感情线,也是温馨治愈的感情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