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行小善而避大善

作者:天花板上的一颗蛋
更新时间:2021-02-01 18:54
点击:828
章节字数:293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九章 行小善而避大善

我们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社区居委会。

虽然之前拍到的照片可能作为证据不是特别充分,但要让别人相信这件事已经足够了。

进了一栋低矮的老旧楼房后,骗前台说我们是小区业主,想找居委会主任。

在她的带领下来到居委会主任的办公室。

前台领我们到房间后便离开了。

我紧张地盯着已经掉漆的红木桌后那对狭长的小眼睛。

对方是个长得有点凶的中年妇女。

看起来不太友善啊。

我在心里忐忑道。

“你们俩小姑娘有啥事吗?”对方的语气也很淡薄。

“你好,我叫纪安怡,这位是都敏若,我们是大学生。”我露出营业性微笑说道。

然后递上了我们俩的学生证和身份证。

“给我这干啥?”主任似乎有些迷惑地皱起眉头。

“因为得证明我们俩身份,这样您好相信我们接下来讲的事。”

于是我让都敏若又讲了一遍之前的事情。

接着我补充说明了一下调查跟踪犯的事情。

把手机里之前拍到的照片视频都给她看过后。

她最后还是相信了我们所说的。

“就是这样,如果您能把这个地址的房主信息给我们就太感谢了。”我坐在待客的皮凳子上,在一张废弃的纸片上写上之前调查来的地址。

“你要这些干嘛,直接报警不就行了吗?”主任眯着双眼睛,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

“我们报过警了,但就是因为不行才找来这的,求您了,她之前晚上吓得都睡不着觉。”我指了一下旁边坐着的敏若。

“可我看她不是挺开心的吗?”

听见这话我看向敏若。

一脸痴呆地憋笑着,看见我看过去后似乎笑得更灿烂了。

这家伙好像自从我说了那些羞耻的话后一路都是这表情。

之前怕她说话没头没脑把事情搞砸,所以由我来出面谈判。

结果这家伙对自己的事真是一点也不在乎,拜托大小姐,我可是为了你的事在这绞尽脑汁。

“她这不是看到救命稻草了吗?之前都没人帮她的,好不容易才有机会来摆脱跟踪狂,所以她才会如此高兴。”我只能一脸陪笑着说道。

“救命稻草说不上,因为根据规定我们不能暴露业主的信息。”主任严肃地盯着我仰着下巴说道。

不过这都还在预料之中。

世界上大多数人都不是善人,这我很清楚,但世界上大多数人也不是恶人,这我也明白。

所以要别人帮忙,千万不能提一个大要求,这样多数人都只会感到麻烦,如果只是让别人帮个没有违反原则的小忙,大多数人都会干的,毕竟人是群居动物,一定的利他行为会让人产生愉悦感。

“只要借用这边的电话给他打个电话就行,主任你就在旁边看着。”

最后主任还是在我软磨硬泡下答应了这个微小的请求。

我们坐在办公室等着。

一盏茶的功夫主任拿着一叠厚厚文件夹回来,坐在桌子上对着目录翻查着资料,过了会儿,她抬头看向我,说到:

“这家的主人是个女的啊?”

“有可能那个跟踪犯是个租客。”我一点也不意外地答道。

不如说这样可能性非常大,谁没事在自己家附近跟踪别人,嫌暴露的不彻底吗。

“那能给她打一通电话吗?”我问道。

“给。”主任拨好号码后把话筒递给了我。

“谢谢。”我感激地接过电话。

电话接通了。

对方果然是个女人,这让我很是高兴。

不过电话里说服对方并没有面对面这么轻松。

对方貌似不太相信我说的这个人就是她房子的住客,一直问我确不确定,有没有证据。

最后还是主任忍不住接过电话跟对面讲明了现在的情况,女房东才相信自己的租客竟然是个跟踪狂。

她在电话里把对方的信息给了我。

这样一来那个男人的姓名,电话,住址都已经知道了。

而且据女主人之前说的,那个人好像也只是大学刚毕业没多久的样子,看起来也不太像会干这种事的人。

真是每个证人都喜欢说的台词呢。

不过这让我有了个新的想法。

也许这人能好好谈谈。

而且得找机会面对面谈才行。

在郑重道谢后,我和敏若离开了居委会。

我看了下时间。

下午四点。

“也许今天就能把这件事给解决了。”我兴致勃勃地说道。

“不是已经解决了吗?”旁边这位女士一点也不懂我的心情,兴味盎然。

我幽怨地瞅了敏若一眼,她还在没心没肺的笑着。

“别傻笑了,你给我认真点,我可都是为了你啊。”我忍不住掐住她的嘴角,气愤地说道。

突然有种给傻子当妈的感觉,明明已经把饼做成了环套在她脖子上,她也懒得吃。

“唔~疼——”她抓着我放开的手,一副委屈的样子,抗议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对着别人这么恭恭敬敬,可太做作了,你知道我憋笑憋得有多辛苦吗?”

真的是,要不是为了你,我才懒得对人这么低声下气的呢。

“那真是辛苦你了,要不可以找你那跟踪狂,天天好吃好喝地供着你,我想他肯定非常乐意。”

“太吓人了啦,简易。”她一脸害怕地跑开,在远处抱着胳膊,“不要说这么恐怖的话。”

“你还觉得这家伙恐怖喔?”我还对此真的有点意外。

“肯定的啊,现在才过去一天都不到诶。”她又跑回来抱住我的胳膊肘子,“只是有你陪着我,我才这么高兴的。”

对啊,现在离我认识她也不过三天啊。

虽然她应该认识我挺久的了。

这个事实让我有点震惊。

我看着近在咫尺的敏若。

什么时候我们就变得这么亲密了,这样真的好吗?

“我总有种认识你很久了的错觉。”我感叹道。

“这说明我们前世也在一起的啊。”她又开始说这种肉麻的土味情话。

“这说明你这人太肤浅了,容易被人看穿。”我故意跟她唱着反调。

“你该不会已经厌倦我了吧?”她语气低迷地问道。

啊,又开始自我消沉了,这家伙没看上去的那么厚脸皮嘛。

“那个,倒谈不上厌倦你,再说,我厌倦了吃白米饭,但我每天也会吃,而且一段时间不吃就难受。”我挠着脸,仔细斟酌着用词。

“那我跟白米饭谁更重要。”她摆着郑重其事的神情,说出这种麻烦女友才说的无聊的话。

“你要是能把小学生的语文试卷考及格的话,我会觉得你比较重要。”

“啥意思?是嫌我笨吗?”她嘟着嘴不满锤着我的胳膊。

“了不起啊,敏若同学,你已经朝着比白米饭更伟大的人生迈进了一步。”我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别小瞧我啊,简易小姐,我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全能才女。”她抓开我的手,不知哪来的自信昂着头。

“是吗,全能的才女,您能在辛苦地在商场逛了一圈,然后辛苦地坐在家里等了一中午,又辛苦地在我旁边憋笑后,再辛苦一下下吗?”

“别这么阴阳怪气地挖苦我了。”她撇着嘴不满地说道。

“那怎样你才能乖乖听我的话呢?”

“那就向我撒娇吧。”她拍了拍胸脯。

撒娇?好像我从没这么做过。

“是吗。”我深吸一口气,在脑中打开了限制器的开关,“嘟嘟~,人家真的很拍很怕那个坏蛋~哈~要似今天搞不定人家就碎不凿觉觉啦,嘟嘟~好不好,帮帮人家啦~”

我满足地吐了一口气。

好,辛苦你了另一个我。

刚刚被我晃着手的敏若似乎还没回过神来,保持着恐惧的表情看着我,不,也许她早就放空了视野。

“喂——”我拍了拍她脸,好一会儿她的眼神才终于变得清明。

“没事吧?”

“简易~”她扑进我的怀里,哭着说道:“刚刚我梦到一个伪装成你的人向我撒娇,差点没吓死我。”

“不要逃避现实啊,不是你说的要我撒娇的吗?还有我其实学的是你的语气啊。”

“你在说啥啊?”敏若一脸面无表情地笑着问道。

看来这次表演对她冲击真的很大,算了,本来也不是为了吓她的。

“那你肯辛苦一下了吗。”

“其实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感觉好累,能回去休息吗,剩下的事明天再说吧。”她扶着脸憔悴地说道。

“嗯,那你今晚也会梦到那个向你撒娇的我了。”我平静的威胁着。

她的脸变得恐慌起来,拉着我的胳膊求饶道:“别,求你了,不要放她出来!我什么都会做的!”

“只是让你再去引一下跟踪犯而已啦。”我揉了揉她的头发安慰道。

真的有这么可怕吗,我的第一次撒娇。

说实话,心里其实还是有点受伤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