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七章 反追踪

作者:天花板上的一颗蛋
更新时间:2021-01-26 19:26
点击:928
章节字数:512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七章 反追踪

“不行,不行,怎么能让你去冒险呢。”

我把计划跟都敏若简要说明后,她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表示坚决反对。

“没事,有危险的话我会跑的,也不会太过深入。”我尽量显露出自己谨慎的态度想让她放心。

“简易,我们不要管那个跟踪狂不行吗,就这样一直待在一起不好吗?”

结果下一秒就宣告失败,而且还被提出了一个怎么看都很天真的建议。

“哎~我们连对方的目的和信息都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他就不能把我们一锅端了。”

“但简易你不是很厉害吗?”

“那你刚才反对我干嘛?”

有时搞不懂她脑子里的齿轮是如何嵌合在一起的。

“呃——我其实觉得只要我们尽量待在屋子里应该不会有事的。”她一脸自信的笑容说着不确定的事。

这是什么堡垒战术吗?

不过我不可能一直待在房子里不出去,也没时间一直陪着她,毕竟还得打工赚生活费呢。

但总觉得如果我提出这点,敏若会说出‘我来养你啊’这种话,不太好反驳,要是她继续一直钻牛角尖,会衍生出更多的问题,比如她俩之间到底是怎样的关系之类的,现在可没精力搞这些。

真麻烦。

我打算先好好说教她一番,告诉她当缩头乌龟可不是个好办法。

“都敏若,消除恐惧的最好方法就是面——”

“啊,这个我知道,那个叫奥力给的大叔说的。”她立马打断了我的思路。

原来老师上课时被调皮的学生打断就是这种感觉吗,难怪小学老师经常拿着鞭尺狂敲讲台大声吼叫。

“那个大叔不叫奥力给,也不是他最先提出的,丘吉尔也说过差不多的话。”我翻着白眼吐槽道。

“我还一直以为他就叫奥力给呢,难道不是‘消灭恐惧的最好方法就是面对恐惧————奥力给’吗?”她用手指在空中画了一长横来表示破折号。

这姑娘为啥会这么脱线啊。

“那个叫奥力给也好巨魔也好先放在一边。”我双手抓着这个话题把它狠狠扔开,清了清嗓子,“简而言之,很多情况下了解和习惯之前畏惧的事物,都会有助于人更好地克服它,比如有人如果害怕社交,就多找人说说话,害怕高处,就多去高处走走,害怕暴力,就多打打拳。这种方法在心理治疗中也被称为暴露疗法。”

“那——你之前主动来抱我也是因为害怕我吗?”她一副好奇的表情凑近我问道。

我连忙撇开眼睛。

之前靠暴露疗法好不容易习惯的感情,又一下子在心里膨胀起来。

“那,那个不是害怕,是——”我红着脸低下头,双手把她推离我的安全领域,“不要管这些了,反正有各种各样的原因。”

“诶——什么原因?告诉我嘛——”她依旧不依不饶地贴过来。

“太近,太近了——”我用一只胳膊隔住她的肩膀,以免她靠的太紧,顺带遮住自己的脸,“总之,额,那个方法也不只适用于恐惧这一种情绪,只要是人本能产生的情绪,基本都可以用这个方法,将感性的影响化作背景值,只留下理性,这样就能冷静地处理问题。”

“结果到头来那个抱抱只是你想着怎么对付我吗?”她听完后失落地瘫在桌角,一脸惆怅地盯着我。

怎么感觉又被她绕回到了之前的话题上去。

“也不能说是对付……哎呀,反正先把这起跟踪事件解决再说别的。”我脑子一团浆糊,说实话之前怀着怎样的目的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了。

只不过要是当时不那样做,我怕是早已经因为太过害臊而昏迷不醒。

“尽量待在家里就行了啊,我不信他还能把门砸开。”她嘟起嘴说着胡话。

“那上课,买东西怎么办?”

“尽量挑人多的时候去,人多的时候回来就行了。”

“要是以后毕业工作呢?”

“到时候他早就腻了吧,而且我们一直在一起不就行了,上班在一起,下班在一起,睡觉在一起,洗澡在一起。”她抓住我的胳膊随着节奏晃起来,嬉笑着说。

感觉有一个只是你的欲望,根本就不关跟踪狂啥事吧。

看她这副插科打诨的模样我算是猜到怎么回事了。

这家伙是想借这个机会把我一直绑在身边吧。

嘛,抗拒倒没有多抗拒,反而还有种被人依赖的满足感,可这也正是这种关系蛊惑人心之处。

就这么封闭与外界的交流,隔离在自己的小空间中腐败沉沦下去,绝对会在某天,被外力打破,或者连这都不用,只需要自我消耗殆尽,然后崩坏,到时那些由激素和暗示产生的幸福幻觉消失后,剩下的就只有渣滓和悔恨罢了。

如果只是和她继续保持这样不安定的关系。

我宁愿没有遇见过她。

“敏若,你要知道对方的恶意可是针对你来的,如果对方只是小打小闹,那我就算失手也没危险,但对方要是真的对你有很深的执念,放着不管的话,这样下去会很危险的。”我盯着她的眼睛恳求地说着。

“但是,我——”她一脸苦恼地又想开始找借口。

“没事的,敏若,我说过会一直保护你的。”我打断她的话这样说着。

“我还是很担心你。”

“别小瞧我好吗,我很能打的,而且跑得也快。”我像个推销产品的销售员一样拍着胸吹擂自己。

她皱着眉头耷拉着嘴停顿了半晌后,突然站起来不知道跑去干嘛。

“你等下哦。”丢下这么一句话。

过了一会她一只手拿着一把匕首,一只手拿着貌似电击枪的东西站到旁边。

“带上这些东西吧。”她把东西塞在我手里。

“你从哪里拿的。”我有点吃惊地问道。

“之前就买了,当时想着如果那人真想非礼我我就跟他拼了。”她含蓄地笑了笑。

“原来你之前是这么想的吗。”我愣愣地看着她微笑的面庞。

“昨天下午放学的时候我还下定决心,就这么把对方引到没人的地方跟他决一死战,但最后还是没敢这么做。”她捧着自己纯良的脸回想道。

“你想法也太极端了吧,而且你打过架吗?”

这幅和善的模样下竟然隐藏着这么辣的性子,不过仔细想想,之前她不也说过因为同性恋的事和她父母决裂了吗。

“没有,父母一直要求我要礼貌待人。”

“那你估计拿着这些东西也打不过对方吧。”我一边耸肩说道,一边对这件事感到后怕。

大多数人在恐惧情况下会产生应激反应,要么动作僵硬,要么动弹不得。

“要不简易你教我点好用的招数呗。”她对着空气装模作样地挥了几下拳头。

真烂。

“一般人教什么招都没用的。”我撇着嘴说道。

“是吗?嘿——嘿——”她开始用那绵软无力的粉拳锤我的背。

喂!这家伙怎么开始卖起萌了,因为太可爱了所以赶紧停手吧,不然我的心脏可承受不住这穿透伤害。

“嗯,因为普通人不会发力,就算学会几招,真打起来也没王八拳用的顺手。”我转身轻轻拍掉她不断进攻的拳头,“不过就我的经验来说,一般人学个五六天应该就差不多了。”

“那简易你教我啊。”她突然猝不及防地抱了上来。

我因为痴迷于刚才的拳击游戏中而被扑了个正着。

“呀——你别突然冲过来,等把跟踪的事解决之后再说。”我想把她推到一旁,不过她软乎乎的面颊蹭着我的脸,实在太过于舒服,身体它有点不太乐意,突然觉得和她一直腻在家里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搞不好这家伙不该学什么搏击,去学柔术会更有天分,但想着她和其他人纠缠在一起的样子我又打消了这个想法。

“我不想你有事。”她勒紧我的脖子,埋首在我的肩窝处哼哼道。

“我也是啊——”我抱着她的身子,感受着她火热的呼吸,情不自禁地亲了下她的脸颊。

她像仓鼠一样吓得缩回脖子,脸上一片绯红,难以置信地看着我。

受到她的影响,我也在意起之前不经意的举动,害臊不已。

“我知道了。”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她终于开口说道。

“但要小心哦。”

……

……

……

敏若已经一个人出去,我也通过窗帘的缝隙眺望外面,观察有没有嫌疑犯的踪迹。

因为昨天进小区前仔细瞧了一眼四周,并没有发现有人在附近监视,有可能跟踪犯也不知道我来过。

所以得在今天就完成计划,不然容易被那人提防上我。

但人去哪了呢?敏若说过这两天一直能发现对方跟着她才对。

我身上早已替换好敏若她最不显身材的衣服,发型也在发胶的帮助下弄了个刘海,遮住经常侧分露出的额头,戴上敏若刚上学那会儿一时兴起买的无镜片眼镜。

之前已经在镜子里确认过,挺不起眼的打扮。

我在敏若出门一分钟后也跟着出去。

放慢脚步跟在敏若后面,离得很远。

街道上,热浪一阵阵不安的鼓动着,不知道是不是有点紧张的关系,空气像浓汤一般炙热浓厚得难以下咽,日光一股脑儿砸在地上,跳进我的瞳孔中,刺得辣眼。

现在是上午11点,行人还算挺多的,不过大部分的人都在往家里钻,而有些老人则提着塑料袋佝偻着腰,像是枯萎的稻穗似的,在热气的拂动下,一点点地晃动着身子向前挪。

没有发现嫌疑者的踪迹,在我还以为这次行动算是失败了的时候。

眼角捕捉到了那个期待已久的身影,不知道从哪个角落溜出来的,全身上下的打扮都和昨天不一样,鸭舌帽换成了一顶浓密的假发,眼镜也换成副圆框的,不过我早就记住了他大致的体型,而且他明显是在鬼鬼祟祟跟着敏若。

跟踪犯的出现终于让我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我动作随意地跟在他的身后,用手机偷偷地拍下了他跟踪敏若的画面。

顺带一提由于我的手机照相功能太差,所以这个手机是借的敏若的。

拍了几张后,我在下一个路口右拐,加速跑动,向着目的地奔去。

之前已经和敏若约好了,她一个人装作去商场买东西,把跟踪犯引出来,而我则在跟踪犯后面跟踪他的行踪。

我赶在敏若前面来到商场门口,拿着手机装作等人的无聊模样。

不久后,敏若终于从另一条路走过来,我偷偷用余光扫了她一眼。

一脸木然的表情。

幸好跟踪犯在后面,不然她这副表情一看就不对劲吧。

我打开摄像功能,把手机屏幕的亮度调低,假装阳光太强看不清屏幕,抬高手机角度对了对位置。

当跟踪犯经过的时候,我早已拿着手机做出打电话的样子,把摄像头对准了他。

这短短的几秒钟,却流逝缓慢无比,全部的感官都在戒备着对方的动向,很明显,对方并没有发现不对劲,就这么直直地跟了进去。

看着他进入商场后,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为自己高超的演技洋洋自得。

不过我也切实地理解到了敏若的心情,被一个不怀好意的人一直盯着,是如此令人窒息,感觉每个毛孔都在发寒。

那人快消失在视野中,我也赶忙紧追上去。

跟踪犯在货架与货架间隙间穿梭,来躲避敏若的视线,全然不知自己的存在早就暴露。

而我也低着头假装看手机,找准时机把手机角度抬起,拍摄了好几张男人跟踪敏若的画面。

确认好之前拍到的成品后,我打通自己的原来的手机,过了一会又挂断掉。

这也是与敏若说好的,只要我拍足了关键性的证据,就给她身上携带的手机打电话,当然电话已经设为震动模式,震动后就表示她的任务已经结束,可以回家呆着了。

我则是回到商城门口等着。

一会儿敏若也提着一袋子的东西结账走出商场。

有几根菜叶露在袋子外。

她还真就去买菜了……

待跟踪犯出来后,我也继续跟了上去。

证据虽然找到了,但几张照片是没法去找警察报案的,得到的只会是两种结果:

一、警察认为可以立案,但由于只有几张照片,而且未造成任何伤害,最多也就口头警告一下,往死了说也就拘留几天,万一对面真是个变态,不仅没警示效果还容易打草惊蛇。

二、这也是最有可能的情况,就算有几张照片,看起来确实有这么回事,但警察也不会管,毕竟什么恐吓也好,侵犯隐私也好都还摸不到边。

所以我还得跟踪下去,首先要了解对方的信息,不然我们一直在明处,跟踪犯一直在暗处是很危险的立场。

待敏若进到小区后,那个人还是在附近徘徊,我因为怕被发现,所以躲进了附近的商店里,离开他的视野。

发了条短信给敏若,叫她在楼上盯着他,一旦他有动向就通知我一声。

在商店里吹着冷气,身上的燥热都快被消散的时候。

短信发送过来。

他已经往南边移动了,注意安全。

我回复了一个‘嗯’字后便冲出商店,好不容易冷却下来的身体又被纠缠不休的热气给攆上。

远远地跟在他后面绕过几条街。

原本还以为对方会和什么人碰面,不过看来是自己多想了。

只见那人没有多少防备的就进入了一个小区里。

我见状也急忙跟了进去。

本来还有点担心被保安拦住,还好畅通无阻的进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打扮得太不显眼,还是现在是大中午不算警戒时间。

就在我为能顺利通过保安而沾沾自喜时。

一扇铁门的关闭阻挡住我前进的步伐。

跟踪犯住的楼房是有门禁的。

这可怎么办?

好不容易快要到达终点而激动不已的心,又被灼热的太阳给晒得干瘪。

汗不断地从脸颊流淌下。

唉——

没想到这时候会被自己贫穷的想象力给绊倒。

预料之外的事打断了我原本想好的计划。

等等——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突破口。

我在小区里转了一圈找到了垃圾堆放点。

没错,那人如果买了这么多用来伪装的衣物的话,绝对不会是去衣店里选的,只可能是网购,那么有人突然之前网购这么多的服饰道具,那些包装用快递盒也就会扔在垃圾堆。

可回收的垃圾都堆在一个角落,大中午也没人看着。

我赶紧上去翻找。

四号楼、四号楼——

发现一件服饰类的快递盒。

四号楼的。

这个也是。

……

花了十分钟,我查了大部分的快递单上的信息,其中四号楼的服饰类快递都集中在502这户人家,而且其中就有一个发饰类的纸箱,估计就是他头上那顶假发。

虽然收件名像是匿名,但也看得出是个男人取得——公子优。

一个男人集中在这几天买这么多衣服和饰品很有问题。

在得到了他的住址后,我准备回去叫上敏若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这时手机突然传来震动。

是一条短信。

本来以为是敏若的,打开一看,结果是条陌生人的短信。

上面写着:

“敏若,我是你妈,虽然之前闹了些矛盾,但别忘了我们还是很想念你,如果有什么急事可以联系我和你爸。”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