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六章 大清早的计划

作者:天花板上的一颗蛋
更新时间:2021-01-22 19:53
点击:954
章节字数:312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五章 计划

好温暖——

迷迷糊糊的,大脑还没准备好清醒。

但真的好温暖,就算意识没有运转,也能感受到那股温暖,全身上下都包裹在其中。

焦枯已久的心灵汲取着这特别养分,从中苏醒过来。

首先听见空调的运转声,接着是自己的低吟声,然后是耳朵旁微微响起的呼吸声。

脸上传来柔软触感,舒服得我不经意间又在上面蹭了蹭。

“嗯~”

哼声震荡着耳膜,我被这美妙的起床铃叫醒。

欸?我差点没搞清自己的处境。

毕竟我现在贴在别人胸上,四条腿纠缠着。

好一会才想起昨晚的事情,好像简易猜到跟踪狂的事跑来安慰我,最后抱着她一起睡觉来着。

昨天的我,nice!

差点忍不住欢呼起来,但这可不行,如果吵醒简易就不好了,现在这么美妙的时刻不能这么白白浪费了。

荷尔蒙的力量真是伟大,本来害怕和别人搭话的自己,竟然能这么主动地撬开她的壳,得到里面的珍珠。

细细回味着之前的记忆,还能清楚地想起两人的一点一滴,简易对自己态度的转变,从拒绝到接受,连那种过往都跟她讲述,这在以前可是想都不敢想的。

所以为了珍惜现在,往后我也得加油了。

阿芙洛狄忒女神,请赐予我勇气!

简易怀中,我为自己打着气。

在时刻关心着简易休眠情况下,我的手开始慢慢地探索着未知的领地,不愧是职业拳手,隔着衣物都能感觉得到,这紧绷的肉体,Q弹的肌肤,还有那微微隆起的肌肉。

啊——好后悔!

之前就不该图一时眼福骗她没有短裤的,不然昨晚可能就这么循序渐进的奔上了本垒,现在也不会烦恼怎么伸进她的衣服去测量里面的温度。

要是去摸下面可能又会惊动她。

也许是身体太过欲求不满,我忍不住紧紧地抱住她,下肢夹紧她结实的大腿,深深地嗅着她怀中的气味。

是麦田一般的香味。

在我这么享受的下一刻,她的身子开始蠕动,好似我她太吵似的低吟着。

我连忙闭紧眼睛,僵住不动,静静地等待着简易的下一步。

在一阵声响后,她突然没了动静。

又睡了吗?

正当我这么想着,她似乎是已经清醒过来,想轻轻挣开我的缠抱。

我当然不会这么轻易放手。

不过简易也只是简单的尝试后就放弃了。

“唉——”头顶传来轻微的叹气声。

真是个温柔的人啊,连抱怨都在避免吵醒我。

些微地调整了下睡姿,她的身子放松下来,手又回到了当初一只手环着我脑袋的位置。

过了几秒,她轻柔地顺了几下我的头发,而后又感觉一缕头发被她的手指卷到了一起,被捏在手里玩弄。

另一只手也从我的脑袋移到了腰部。

空气又再次安定下来。

她似乎又再次睡着了,胸口的起伏趋于平稳而缓慢,玩弄头发的手也变得安分。

我也在这个姿势僵持太久,胳膊都有点发麻。

我抬起头打算看看她是否已经入眠。

结果对上了一双朦胧的眼睛。

一双满含宠溺和柔情的眼睛。

我不小心就看愣住了,对方也是如此,眼中的睡意瞬间消散,瞳孔也逐渐放大。

接着其主人的脸开始泛红,虽然她本人好像还想强装淡定,但说实话她的全身都已经暴露了她的情感。

抱着她身体的我再清楚不过,肌肉都僵硬的出现痉挛,脉搏也变得清晰而急促,呼吸也停滞不动。

这人真是意外的好懂啊。

昨天也是,虽然嘴里拒绝个没完,但身体早出卖了她,单单握着她的手就能猜出其真实的想法,也多亏如此,我才能在敌军号角的鼓舞下攻入堡垒。

啊——真的可爱得要命!

我手臂往上勒住了她的命运的后颈,试图用嘴唇将对方最后一丝桎梏化解。

但对方最后一刻把脸埋进了枕头中,逃过一劫。

我只能将就啄了一口她的脖子,不过就算是这样,也对敌人造成了强有力的打击效果,背后的那只手紧紧地抓住了我的睡衣。

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沉默了许久,简易终于从枕头底下露出了半张被捂得通红的脸,连眼睛也带着迷离含着娇羞,悄悄地瞟了我一眼,用一丝沙哑而娇嗔地语气问道:

“你早就醒了?”

我沉迷于这摄人心魄的一幕中,只是嘟着嘴嗯了一声。

听到我的回答后,她又再次把脸陷进枕头中,懊悔地叹息着,不,确切说是在平息害羞的心情。

我坏笑着说道:“你在闻我的枕头的味道吗?”

她听到这句话后直住了背,弹起脑袋驳斥着:“谁闻了,你以为我是你呀?”

“我哪——”

嘛,确实无法辩解。

“既然醒了就赶紧放开我!”她又开始做无用的挣扎,明明知道我不可能就这样放手的。

“再睡会啦~我还很困咧。”

我用力箍住双手,两支脚勾紧她乱动的腿。

“要睡自己去睡。”

“我不抱着你睡不着。”

“那就别睡了。”

“不要。”我学着她的口癖。

明明以她的力气轻易就能挣脱,应该是受到小时候的影响,她似乎不太喜欢粗暴地对待别人。

“你昨晚还骗我说只要牵着手就行了,结果呢,今天一大早就跟八爪鱼似的缠住我。”

“不都说了我不抱着你睡不着吗,所以等到你睡着后我就抱上去。”

“你竟然还夜袭。”

“爱人之间能叫夜袭吗!”我无辜地说道。

“就算结婚了也不能强制骚扰对方,而且不要乘机占我便宜,谁就变成你爱人了。”

“你啊!”

我可是真心实意的。

我注视着她试图将这种想法通过眼神传达给她。

“呜咿——”她撇开眼像心绞痛发作一样捂住胸口。

不过手却意外地碰到了我的胸,结果她更加慌乱起来,面红耳赤徒劳地遮住自己的脸。

“对不起。”

事到如今还为这种事道歉,真是个奇怪的人。

“没关系,不如说欢迎光临。”我安慰道。

我把手伸向她的脸,原来脸真的会发烫啊。

那我的脸是不是也很烫呢。

她又想把头埋进枕头中,不过我早有准备,提前把手放在上面。

来吧,不要管那个破枕头了,请宠幸我的手吧。

突然,怀中撞进一个人,冲击力差点使我岔气。

怎么回事?

太过意外的进攻使我还没反映过来。

“就五分钟。”她闷在我的胸里,抓住我的腰,声音透过隔膜传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高兴得都快喘不过气来,绝对不是之前被撞得太痛的关系。

但怎么能放过这样一个机会,在这里退缩呢。

我抬起之前吓得蜷缩住的双手,好好地把她团在怀中。

感受着这瘦弱而又有力的肉体,燥热而又舒适的体温,娇羞而又急促的吐息。

安心的味道传来,被抓紧的衣服,细微的摩擦都能发觉,人生从来没有此时此刻这么幸福过。

就这么伴随着阳光的祝福,静静相拥。

在我大脑里褪黑素开始打转时,怀中终于传来了动静。

“起床吧。”

她爬下床去,我赶紧也回过神来跟着下去。

看到她在梳妆镜前沉思的样子,我上前说道:“给,牙刷?”

她扭头呆呆地看了一下:“啊,谢谢,我倒没在想这事。”

“那我去准备早饭了。”我赶忙逃离到厨房。

一边哼着歌我一边打开点燃灶台,架上平底锅,接着打开冰箱。

没什么菜了,我只好拿出黄油在锅上抹了一圈。

随意加热了下吐司后,又利用剩余的黄油煎了两个蛋,在准备翻转的时候,客厅突然冒出简易的头。

“都敏若,这是你的牙刷吧?”她的嘴里还残留着泡沫,举着牙刷问道。

“嗯嗯。”

“真是——”她又不满地把牙刷塞进嘴里,回到洗漱间。

结果等到我早餐做好后,简易一副非常纠结的样子坐在餐桌前。

“给,早餐。”我递过去一个盘子,瞧了一样她呆滞的表情,说道,“抱歉,但早上还是得好好注意刷牙哦。”

“谢谢——知道啦,所以我才啥也没说。”

她夹起一块吐司就着煎蛋咬了一口,然后仔细地盯着吐司看着,待我坐下后,她开口道:“你知道吗,其实国内的吐司不用烤的,只有国外的要烤。”

我也拿起一块嚼着问道:“真的吗?其实我也不过是顺便烤一下而已。”

“嗯,国内的好像和国外的吐司不一样,是特地加了鸡蛋和牛奶烤得松软的,没必要又把它烤硬。”

“原来如此,因为我家每次都会用吐司机烤一下,所以习惯了。”

简易喜欢吃松软的面包,我在心里默默记下。

“对了,一会陪我去买菜吧,家里没存粮了。”我感觉我的生活终于开始晴朗起来。

“嗯,等下你自己一个人去吧。”

“诶?”我的生活下一刻又布上乌云。

“哦哦,是你要搬东西过来对吧?”我挤着笑容问道。

“不是,这个不急。”

“唔,对不起啦——我不该骗你用我的牙刷的,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所以不要丢下我——”我哭丧着脸扶着桌子防止自己晕倒。

“你在说什么?我早就不在意牙刷——啊,抱歉,我忘了给你说明下我接下来的计划了。”

“诶?”一阵风又吹走了我头顶的乌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