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还能差咯?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1-01-15 14:43
点击:166
章节字数:275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仙门所面困境、季无念是最知道的。其解决方法在魔气的抑制与清除,虽然她有时并不愿意承认,可事实就是事实——一切的最终落点、还是月白。


压制魔气之功法,抵御魔气之药物,甚至是搜寻魔气之能力,一切都由月白而出。她实际能做的,便是为大人在过程中减轻负担,再将一切默默记在心里。或许有朝一日、她也可以报答月白的帮助,真正得、也为月白做些什么……


可月白需要她做些什么呢?


正在说话的月白感受到目光,稍稍转身回去,便见季无念靠着廊柱。她换了狐型,头顶的耳朵也贴在柱子,竖成了一个锐一些的三角。季小狐狸的浅笑及深,伸出手掌来动了动手指,算打招呼。


……也不知道是要做什么。


“绛绡。”刚在和月白说话的柳云霁也与她打招呼,显得随意一些。“我之前还问月白你去哪儿了呢……”


“我去看了一下千千。”季无念一步跨出,甩着尾巴到了月白身边。她抱住月白的动作很自然,几乎是习惯性得搂住了大人的腰,又把头搁在了她的肩上,“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呀?”


“月白在教我引导神息……”柳云霁一直对着她的目光,答得也随意。但一会儿便又低下头去收放手掌,“但是我没有很懂……”


柳云霁的体质与神息的结合好得过分,而创生万物的神息在她身上会十分自然得转化为她多余的血肉,这才会有当时那种不受控的变质。月白要教她的便是以魂力对自己体内神息的引导,让它像结丹成婴一般聚于某处,封存而起。


“我没有结过丹、对那个‘神息’也不太能感受得出来……”柳云霁有些惭愧,“是我修为太低……”


“你在灵气修为上无法上进,便是因为你对神息的接受度太高。”月白说,“你的身体可以承受的就那么多,神息流转其中、灵气便难有所为。”话是这么说,但神息本质上是柬衣的力量,月白因着一些关系可以使用,柳云霁却没有这个本事。她至多能做到一些引流,像月白那样以神息创物是不太可能了。“其实你不也不必修到如此,我可以……”


“那你不是太累了吗?”柳云霁打断了月白的话,眼睛亮闪闪的,“而且我学会了便可以帮助解开无极冰封,不是么?”


柳云霁在熟起来之后也有点季无念那种自说自话的任性。月白不知道是谁学了谁,倒也不讨厌。她点点头,再次确认她的说法,“是这样。”


柳云霁的身体极易吸引神息,至少可以帮助月白收拢储集。若她学不会引导,月白便会给她一些收集的容器。只是同时她也要注意着不让柳云霁伤及自身,会费心一些罢了。


“那不就好了。”柳云霁理所当然得一仰头,却是向着季无念的,“你也管管你家月白,哪有这样大包大揽的,该偷懒就要偷懒!别那么操心劳力呀!”


月白觉得,这话对季无念说、才更贴切些。可这只小狐狸哪里来这等自知之明,肯定也要顺着说下去,“我也是这么跟她说的,可她就是不听。分明有伤还要乱跑,坐都坐不住。”


“……”这说的都是谁?


“月白你这样可不行。”柳云霁摆摆手,“我自己再感受感受,月白你坐会儿。”


修行一途最终还是要回归自身感悟。月白也说得差不多了,便从善如流,带着季无念坐到了一旁。那里还有刚刚泡好的茶水,此时一杯清口,正好润一润喉咙。


月白看柳云霁又闭上眼睛,往季无念那边靠了一些、轻轻得问,“怎么样?”


“忙。”季无念接过月白递来的茶一口饮尽,叹了口气。


最近在妖界也出现了一些小妖发狂的事情,因为外面仙门大乱,蒲时也不由得重视起来。妖医曲似烟声名在外,季无念还在自己的策论中提过她,再加上蛇蛟两族有些关系,蒲时之前便带着黑蛟前来拜访,也是跟曲似烟达成了一些交易、换取了她对这些小妖的研究治疗。


可是人一多就忙,曲似烟又喜欢管自己研药,最后还是左千千看不下去、带着兔小在那里帮着减轻痛苦。曲似烟有时候会看心情治两个,然后把左千千拎走、叫她看看草药里的魂力。一来二去,一人一蛇竟也有一种交易式的和谐……


“不知道给左千千的东西她会不会用上……”季无念自言自语。


“……多损呐。”九一想起那东西就无语,“也幸好她送出去了……”


不然用在月白身上……九一实在没眼看。


月白理都不想理他,拢了季无念的尾巴来摸,侧头说道,“一会儿先出去吧。”


“上次没逛妖市,这次去走走?”季无念动了动尾巴尖尖,正好扫过月白的鼻子。她笑道,“黑蛟应该也喜欢那儿的番饼……而且这个时节、桃花酒也该好了……”


妖界的桃花酒比人间的神奇,因为就是桃花妖自己本人酿的。她每年都会落下些花来,觉得浪费便会存起酿酒,其中又有她的灵力,尝起来又轻又甜。不过这算是她的私酒,这会儿有个狐主来问,还让她有些惊讶。


“这位狐主,你是如何知我有酒的?”桃花妖粉嫩嫩的,口里问着,手上还真的拿出一小坛来。


季无念接过酒坛,递过去了一棵灵植,笑道,“我爱酒,只要有酒味啊、就瞒不住我……”


“这都是我自己随意酿的,不是什么好东西……”桃花妖又包起一些糕点,都做成了桃花形状,也都粉粉嫩嫩、看着可人。小妖贴心,递过去的时候提醒,“这糕也甜、酒也甜,两位要是吃得腻,拿茶水解解……”


“放心放心。”季无念一手拎东西,一手牵起月白,“我们就是爱吃甜的,这才特意来找。”她提一提手里的酒和糕,“多谢了。”


说完甩着尾巴走,月白被她牵着,左右还在看。


这里算得上妖界腹地,许多小妖甚至不需幻化人形,比在昆弥的那个都要更加随意些。有只趴着的熊妖就是维持了本貌,没人唤他便在那儿睡着,跟座小山似的、也不知到底想不想做生意。还有个鸟妖也是小小一只,本以为她会被许多隐隐笼罩。然而走过路过的妖民都是四脚,那鸟妖竟还不用抬头,有时还得站在边缘往下看。


妖界对月白来说比人间还要有趣,季无念便带她多走一会儿。待得两人寻得一个无人开阔的地方,季无念铺了一块布在地上,带月白坐下。她拿出刚刚买的桃花酒,又弄两个碗来。清凉的酒液倒出,带上一片桃花。有灵力的花瓣不变形,就是沉沉入了水底。


月白拿起来喝一口,又甜又清。


“这个酒味淡,没有之前的果酒稠。”季无念拿出桃花糕来,挑一块喂到月白嘴边,“你试试这个,会更甜一点。”


月白咬一口,是甜,还有点粉状的口感,跟人间的味道挺像。


“是不错。”


季无念一挑下巴,骄傲得笑,“那我挑的、还能差咯?”


月白都不稀得理她,管自己抿一口碗中的酒。这酒不算上好,年份应该也不久,但这份清淡很适合现在的安宁。


一阵风过,梨花飘落,粉白合盈。


月白碰了碰酒面上的花瓣,看它转个圈,觉得愉快。身边季无念在打招呼,月白便也侧过身去,向来人提碗,“坐下喝么?”


蒲时的脸色不算好看。他上次去曲似烟那里就已经察觉到了端倪,但此时真见月白身边跟着的这只狐狸,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他之前如此挂在心上的“绛绡狐主”,竟然就是凌洲。


“……他大概有一种真心错负的感觉……”九一竟觉得有些理解蒲时。他那双眼睛分明就写着“我被骗了”、“你个骗子”、“还我纯情少男心”等一系列控诉之语。


可妖皇还是妖皇,基本的高傲姿态还是要有。他那架子端得牢牢的,接过季无念给他的一碗清酒,瞥一眼她、语气有些嘲讽。


“没想到啊,绛绡狐主、竟愿现身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