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雪中送炭。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1-01-14 12:59
点击:206
章节字数:59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那边两人走了走回了长夜,这边可怜六离仙长等了许久,却只等到捕头一个、信件一封,还有一个又不知所踪的小师妹。


“她又跑了?”欧阳这下忍住脾气,只狠狠得拍了一下桌子,“她这整日跑来跑去是要做什么?还对得起自己身上‘仙长’之名么?”


“她说是要去寻‘消除魔气之法’……”六离将信件叠好收起,深深叹了一口气。他先问欧阳,“管笙怎么样?”


“……”这名字一提,欧阳便咬紧了牙关,恨意从这位仙长眼中流出,似是着了火的音符。她摇摇头,“我让弟子陪着她,你回去时、也将他们一起带回去吧。”


“欧阳……”六离唤她,正要劝说、怀里突然荡过一阵灵力。那是明云来的商议,六离只能先接起,唤一句“薛师妹”。


“六离仙长,”薛轻的声音稍显激动,语调中又藏有克制,“你可是见着我师尊了?”


“……未曾。”六离说得遗憾,“不过无念似乎见到了慕阁主……不知弟子可有回报明云此处之事?”


“是。昨日便说了。”薛轻之前便负责与三清互通有无,此时联系也不只是为了乾方。“昨日师尊似是先回了一趟明云,留了一套压制魔气的功法,再赶去得乾方。我与师兄和几位长老都看了,其中注解详尽、自成体系。师尊留书,想请仙门诸位一切研习推广,若真能成……”


“这、这当真是雪中送炭!”话不用说完,六离便明白了其中意义。“慕阁主高义!”


“……!”薛轻那边咬紧牙关,顿了许久。她紧紧握住拳头,在一片迷茫中寻到了一个光点。“还请三清长老前来明云一聚,藏雪无极那边、我们也已发信去了。”


“好!”六离急促一声,也不多浪费时间。他又与赵子琛报告一番,便定了此事在他回一趟三清后由他前去。


欧阳在旁听着,眼中光彩换来换去,最后定在一瞬。


“六离你去吧,这里我看着。”


“……”六离仙长还想一言,又正好有小厮上来、便又止住。那小厮敲了敲他们打开的房门,见两位都坐着,抬起了手中的托盘,“两位客人,刚刚有个人过来、说是有东西送给你们,你们看……”


六离仙长走过去,“多谢。”他接过托盘,里面又是一封信,旁边放了个瓷瓶,却还不知有什么。


他将两样东西放在桌上,在欧阳的目光中拆开信件,只有一张白纸。


他拿出那张白纸,前后翻看都未见字墨。正奇怪着,突然又有东西显现,六字而已。


“可除魔气,月白。”


“月白?”欧阳听这名字耳熟,“是不是之前来过三清、与妖族不清不楚的那个?”她有些狐疑得看着六离,有话没问出口。


六离打开瓷瓶闻了一闻,对其中成分没有把握。他叫欧阳先等等,自己出去一下。待步得无人处,六离又那出那张紫符来,激发灵力,希望得到一丝回应。


灵力通达,那边却没有说话。


“……月白姑娘?”六离不确定得问。


月白刚回长夜,季无念先去抱了秦霜。看她们闹在一起,月白便分神离开,换了一处。


“六离仙长。”


六离也不拐弯抹角,“月白姑娘,我在乾方收得一封信件、还有一瓶药,可是你留的?”


“是。”月白觉得传音符这东西没有自己的好用,也与他说,“那张信纸你留着,若有什么话要留与我,写下便是,我会知道。”


“那药……?”


“可除魔气。”


六离沉默一下,握着自己手中药瓶,轻声问道,“月白姑娘,你既然可成药,不知可否告知药方……”


“此药、以我灵气入。”


六离一顿。


月白继续说,“六离仙长,许多事我并非不愿相帮,但我亦有自身限制。就算你们个个来找我,我此时能做的、也还有限。”


以个人灵气入药,那便是做一颗便对自己是一分消耗。六离这下明白了月白之前的推拒,不好强求。不过这话在六离听来,又还有另一个意思。他试探地问,“月白姑娘,可是无念去找你了?”


“……”怎么说呢?她就在自己这里?


沉默被当做默认。六离心有理解又有些头疼,说道,“我家小师妹天性调皮,还望月白姑娘别与她一般见识。她若惊扰到了姑娘,姑娘把她随意扔在哪里就好,我再去接……”


“……这可真是亲师兄啊。”九一砸吧砸吧嘴,“还‘扔在哪里’……”


天下苦季无念久矣。六离也是知道季无念这性格。而且她一跑、月白就送了药来,怪不得他联想季无念对月白的胡搅蛮缠。两人当时在三清就不怎么对付的样子,六离这样以退为进、也是希望月白小惩、不要对季无念真的动气。


他又加一句,“但若月白姑娘你就在附近,不知可否一见?我好当面向姑娘请教道谢……”


“我已离开乾方,不在附近。”月白回道,“而季仙长想去哪里便去哪里,我不会管。”她不想继续季无念的话题,“六离仙长若无他事,便再联系吧。”


六离本想与她说慕天问功法的事,可后来想想还是顿住。他收了传音符,回到刚刚的房间。欧阳此时还坐着,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六离,那月白究竟是什么人?”


“……我也说不出个细节来,但应是个不出世的大能,”六离说话间将药瓶递给欧阳,“我已向她确认,这确实是她所送,应该无妨。”


欧阳看了看手里的瓶子,回看六离,“她若有这样的东西、为何之前不拿出来?”


六离将刚刚月白的理由告知,叫欧阳皱了眉头。六离问,“怎么了?”


欧阳哼笑一声,摇了摇头。“我只是感叹。‘强者惜身,弱民无顾’。”


“并非人人以天下为任,我们也不可强求。她当日在月港救我、又抵挡魔修海啸……之后诸多作为,虽不甚热情,却也多相助。”六离低头,沉沉说道,“我觉得她心肠不坏,至于帮不帮、帮多少,本就是人各有异……欧阳,你也不该这样说。”


“我知道。”


回想月白诸多作为,欧阳不会说她是个坏人。只是想想自己弟子遭遇,欧阳内心不免起了一丝悲凉。那些都还是仙门中的孩子,是她看着一点点长起来的小辈。他们离开了俗尘家里,上三清净语,识乐谱、挑乐器,多少是她亲自教导、多少是她陪着调音……


可如今一切泯烟尘,连尸首都只寻到一具。若当时能有他人相帮……


欧阳甩了甩头,知道自己这只是无能迁怒。别说月白,她自己也不在此处。她揉了揉额头,深吸了一口气。


“六离,你回三清路上路过安陵,替我把长河送回去吧……”


她无颜面对洛家父母,只能在此寻找仇人踪迹。就算那人已经泯灭、她也要寻到后面的踪迹来:魔修为何来此?那灵脉究竟是什么?他们还会不会来?


这一切谜团甚多,她要去查查清楚!


“欧阳……”六离其实还想劝,但也不知该劝什么。欧阳本就是出了名的脾气倔,几乎不像个温和的乐者。他最终只能相信和屈服,留一句“万事小心”,午后便带了人走。


从乾方到安陵,御剑不过一个时辰。六离见到了洛长河的父母,在二老的哭泣中沉默离开。再回三清差不多是半日的路程,六离先去见了掌门,不可避免得谈到季无念。赵子琛对他描述的匆匆一面有些微词,“这个无念、究竟要跑哪里去?”


六离倒是有个想法,不禁让他蹙起眉头,“我在想、她会不会与月白姑娘在一块儿。”


“月白?”赵子琛记得六离说过,“那位姑娘……是有清理魔气之能么?”


六离点了点头,将之前的药瓶拿出来。“这是月白姑娘送来的药,我留了一半给欧阳,剩下的拿回来、让文正他们研究研究。虽说有慕阁主那边的,但多一条路,总归是好。”


“嗯。”赵子琛点了点头,踏在殿前,遥目向外,“无念若是去寻她,倒也还说得过去。”


六离顺着他的目光,看三清云海延绵、七峰巍峨,是仙人仙境、天端高城。在这里的诸多弟子胸怀广阔、负任天地,要寻仙问道、求得世界,挣脱世俗、不落凡尘……


不落凡尘。


“师兄,你还记得以前师尊老说、‘无念贪心’么?”


“嗯?”赵子琛愣了一愣,微微侧首,“她可不就是贪心么?”赵子琛忆起往事,看着六离还笑,“她什么都想要,还老跟你抢,都拿了你多少东西……”可眼见六离的面色沉下来,赵子琛又觉得奇怪,“你这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为何,就是觉得担心……”六离叹了口气,“我总觉得这次不太一样……”


“无念一向古灵精怪,哪次又是一样的?”赵子琛安慰他,“现在外面不安全,许多事情也未明朗,你担心是正常。可现下又不是可以专注于她的时候,齐悦到现在都关着自己做器、不肯出来……文正忙得团团转,欧阳又不在……还有许多事需要你操心,无念那里、她自己有数的……”


六离说不出那种感觉,闷在心头有些不舒服。季无念上山后便是与他最亲,至少修仙这条路上,他是看着季无念走来,陪着她一步一行。六离对她、是半兄半父一样的情感,给她珍宝、陪她胡闹,拿她当是亲人,关注着、爱护着……几乎是期盼着无念能得卸下心防,好好与他聊一聊心事。


可季无念不会的。


她总是热络,却实际心思深沉;看似胡闹,却总有沉沉深意。六离有时看她觉得累,但总想着是因为皇室生活、压得小姑娘如此。他觉得来日方长,总会有让师妹安心的时候……


现在他突然有些动摇,真的有这样的时候么?


之前的不告而别还让他觉得是师妹胡闹,可这次匆匆一别、却分明让六离感受到了一丝恐慌。


无念还叫他师兄,心却好像不在三清了……


“六离仙长……”


一个怯生生的唤回六离的注意力,他转身一看,是百草峰一个小姑娘。她的脚边还跟了一只圆滚滚的猫熊,都长到了她的腰。他还记得这孩子与叶二交好,名字叫做赵棋,而她身边这只、便是叶二受了一掌才带回的灵宠猫熊。


“请、请问……”赵棋很少跟仙长们说话,看见六离也恭恭敬敬的,“洛长河、洛师兄他……真的……”


“……”六离低头,拍了拍她的肩,“我送长河回家去了。”


“……”明白了意思的小姑娘发了一瞬的抖,又呼吸了几瞬才仰起头问,“我听说您见到了季仙长?不知、您可曾见到叶二了……?她还好么?还有秦霜……”


季无念一跑直接清空了青临殿,连那两个小的也不见了踪影。六离之前问她,季无念却只说两人都好好的,只是有时候不方便带在身边就会寄养在当地人家。还好叶二是个懂事又能干的,六离倒也没有那么担心。此时被问起,六离仙长拿出一贯的温柔来,“我虽没有见到叶二,但再之前一些时日倒是听过她声音,应该没什么事的……”


“啊、那就好。”赵棋放松一些,手不自觉得揉了揉晚晚的头。大猫熊蹭了蹭她的手,似是亲热。小姑娘又问,“那、她们可说了什么时候回来?”


“……无念有事在外,归期未定。”六离浅浅笑起,“但总会回来的。”


“啊、是。”赵棋鞠躬、脑袋深深往下,“多谢仙长。”


六离点了点头,看小姑娘带着一团毛茸茸离开。小弟子的手抬到眼边,想来另一人的好消息也无法抹去好友逝去的事实。而那另一人、会不会真的回来……六离心中又有些空落。


他的眼睛也不知怎得就挪到了那摇动的浑圆上。大球上面再一团小尾巴,跟着它的动作左摇右摆,总有种半路就会滚倒的不稳之感。无念之前还抱怨过叶二太喜欢这只猫熊,搞得她在殿里的地位还不如一只灵宠。


所以……叶二才是在不知不觉之间成了青临殿之首么?


六离仙长的心情提了一点。大概是觉得叶二太喜欢这只猫熊,总会回来养养;而季无念又太喜欢她那个徒弟,大概会跟个尾巴似的跟着。


说到底三清还是她们的家,总是会回来的。


这样想定的六离仙长吸了口气,收回了盯着猫熊屁股的目光,再次缓步向前、去整理这个共同的家园。在他前方不远处,百草峰长老文正的药园热火朝天,烟尘袅袅,一股子药香扑面、还泛些焦苦味。


六离走过去,还未进门又见得几人从烟尘中跑出来、冲破烟雾到一旁咳嗽。那几人穿得都不是三清的衣服,一出来又往回望。只见烟尘收拢,又从里面走出两个干净的人来。一个是百草峰的文正,一个是无极宫的素女。两人虽衣着干净,脸色却不怎么好。


看着架势便知又是失败,六离也不问,只将自己手中的瓷瓶递出,“这里还有月白姑娘给的另一种,据说也可以清除魔气。”


文正接过来倒了一颗闻一闻,又递过去给素女,那边也是差不多反应。二人皆多识药理,对一个眼神便能知道互相意思,还是文正来说,“此药成方并不难,但若只按成方、应该没有成效。”


“……说是有她自身灵力。”六离叹了口气,也不收回,“你们研究研究吧。”


文正收了一颗。素女又倒一颗,便将瓷瓶还回去,“这颗我试,若有效,其他的还请分给他人。”


素女本也在无极那夜魔气缠身,是被妖皇所缚才免得屠杀同门。后来慕天问送药、明云分于各派,她有幸吃得一颗才回得一些理智。但那药似乎不能清除魔气,还会不时复发。她自己通识药理,又怕留在无极伤人,这才来三清。既有人克制自身,也能与文正一同研究,还能拿自己试药,一举三得。


六离时常能见到素女,有时不仅要感慨自己的幸运。他分明记得自己当日在月港的遭遇,却在因缘巧合下、被月白救了,这才有了现在……可现在的月白不似那时的高调张扬,似要蛰伏、不愿露面。


当真是因为他六离特殊么?


六离说不太好,便也不纠结。谢过素女后,他又叫了一下文正,往无人处走,轻声问,“管笙、你有去看看么?”


“……管笙回来了?她怎么了?其他人呢?”文正在药房里待了一日,还不知道都发生了什么。但百草峰弟子众多,确实也不是都由他来。他要唤弟子,六离拉住他,往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文正一下子冷了脸色,就是看向六离也忍不住眼中的火。


“……欧阳留下了,我先把管笙送回了净语峰。我知道你百草峰有几个与她交好的女弟子……”六离有些踌躇,“去照顾一下吧。”


文正也咬紧了牙,气道,“那群畜生!”


六离何尝不气,可现下气也不解决问题。他拉住文正,又问,“齐长老、还是不出来么?”


说到这个,文正气上加气,狠狠得甩了一下袖子。


齐悦齐长老自被月白送回后便将自己锁于器室之中,不让弟子入、自己也不出。掌门赵子琛曾强行冲入,却只见齐长老胡子拉碴,面目暗沉,好似幽魂。


炼炉的火烧在他陷进去的眼眶里,深刻的热度却没有烧出他的神采。他一身肌肉精实,背脊却佝偻起来,好像成了一个山包。


巴林的一切已成灰土,那些弟子的记忆又有些模糊;但可能是因为齐长老修为高些,他还记得自己干了什么……


残杀弟子,入魔成乐。


他说,“我是去该受‘天火风雷’之人,在这儿、不过是赎罪。”


他有一身器修本事,而仙门需要这身本事对抗魔修。除此之外,他便不过是个曾经沉溺于杀人快感的罪人。


不论掌门如何劝说,他就是不出、不应、不答。


最后赵子琛放弃要求,将罗盘交与、不再强求。


从那以后,器室火炉不息、锤炼不止,而那和蔼的齐悦长老、也不在了。


六离叹了口气,与文正说道,“慕阁主送了功法回明云,说是可以抑制仙门弟子体内魔气。我稍晚些就动身去明云,门里还要你多照料。”


“大阵还没改完?”文正一直忙着弄药,只知道掌门在加固三清大阵,还不知细节。


六离摇了摇头,“可应天雷、不知可否挡魔气。”


当日无极一事震撼非凡,赵子琛第一个想的便是三清在那之中可否存留。想来想去,他还是决定要先坚固大阵、寻灭魔之力。而三清大阵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掌门也是忙得很。


文正袖子一甩,“憋屈!”


他们一群元婴化神的仙长,不在外面护着弟子,却只能在这门中加固大阵、研制新药……时不时就得看着那些小辈受尽创伤归来,再不然就是干脆回不来……分明他们才该是在外之人,却……


六离何尝不是憋屈,但无极、巴林,还有其他诸多地方,件件种种都在说着这魔气可恶。他们若不小心,那便是齐悦那般下场——本该是个保护者,却成为了他人刀。


他衷心得希望,晚些的明云之行能有所收获。哪怕只是压制,都是他们相搏的资本。


只要能不将剑尖回返,他们一定一往无前。


六离是个很好的师兄。

又到了偶尔一度的问询时间。
不知道大家看到现在是什么感觉呢?
有没有觉得不通畅或者是不理解的地方呢?
对大致的事件和世界观有了解和猜测了么?
对人物的感觉跟之前有变化么~?
都请告诉我呀~么么哒!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TRACER02
TRACER02 在 2021/01/20 00:56 发表

感觉六离好像吃醋了,自己带的师妹突然被天降徒弟给挖走了,惨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