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长河入海。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1-01-09 01:27
点击:234
章节字数:291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你要不要、回长夜去?”


季无念一愣,下意识得往刚刚那个方向看。她没有看很久,转回来又笑,“哪有让你一个人去的道理,走……”


“其实你告诉我那里有什么、就够了。”


月白看着依旧冷淡,可目光和言语中已经表达出了一点情绪。


大人终究还是急了,季无念却也只能低头笑笑,轻轻叹一口气。“我不知道那里有什么。”这样的说法并不准确,她补充道,“这里的入口与器物我都知道,可魔界会让谁来、我就不知了……”


“谁来、有什么区别么?”月白问她。


“……也不算有什么区别。”季无念没有看她,还是将目光放在需要前进的方向,“就是多多少少得有些……”


怕。


“……心里不安稳。”


这样的“不安稳”她需要压下,牵起月白的手就会让她觉得好一些。季无念说一句“走吧”,月白反被她拉着落入山林。季小狐狸对地形还是熟识,一条路走近神息渐浓之地。周边是葱郁的树林,少有巴林那样裸露的石柱。月白以暗暗操纵神息包裹,尽量隐藏两人气息。


从外面看,树影应该都打在地上。可在月白眼里,带路的季无念斑驳得不太舒畅。


她到底在怕什么?


刚刚的问话被季无念避开,月白虽然保持了不追问的宽容,心中却还是起了一点点的躁郁。季无念是个说谎的骗子,骗人骗己还该死得会藏。可这样的她都藏不住自己的害怕和惶恐,连抓月白的手都比平日紧了一些。那里到底有什么……


“啪。”


一声轻响,月白腰侧一紧、又被一个大力相加。在她觉得自己可能又要被踹上一脚的时候背又一疼,抵在了粗糙的树皮上。


季无念在她身前压着她,目光却是谨慎向侧边往上。她还作了噤声的姿势,眼睛却完全没有向着月白。


直至一魔修御剑飞过,见那人未着破空服的季无念才稍稍松下气来。


“没摔疼你吧……”


她本想笑着与大人调笑,想退开时却发现自己的腰被人搂住、无处可去。眼前的月白不像是有心情开玩笑的样子,自己腰间的手也不像会放过她。季无念无辜得眨眨眼睛,“月白?”


月白的目光往刚刚人消失的方向扫过,轻轻得问,“你什么时候怕起这等魔修来了?”


“……这等魔修我自然不怕。”季无念顺着她的目光,有些无奈,“只是不知前路为何,要谨慎些罢了。”见月白还看着她,季无念干脆靠前亲她嘴角,笑道,“若真是魔尊或是元酒在此,大人打得过?”


“正面打、有点勉强。”月白想了想,“偷袭或是使诈,或许能赢。”


“……”这有些不像是月白会说出来的话,季无念一下就笑了,“不该‘正大光明’么?”


“杀人又不是对决,达成目的便好。”月白一句话回她,也回在识海中认命说着“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月白”的九一。系统在当初月白分黑圈偷袭藏雪千锋阵的时候就看出这个大佬只想省力,什么君子之斗……月白只会回一句“没兴趣”。


实用主义的大佬对那些花里胡哨没有一点想法,九一觉得月白可能都没有将对方视作合格的对手。虽然他对月白的真正实力知道不多,但光看月白那个恐怖的神魂空间、他就已经相信月白砸都能把对方砸死。


月白确实受限,但底气很足。


季无念大概知道月白也是个花花肠子,看着冷情、实际也一肚子坏水。她看着月白这张脸,不知怎么想到她就这么无多表情得使坏……那场面又和.谐又可爱,叫她一下笑出来。“我很赞同。”


季小狐狸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弯得很好看,那颗泪痣似乎也会跟着微妙的弧度升起。她并不遵从“笑不露齿”的章法,会让月白看见两片红唇间的小白牙。她有犬齿,月白有时候便会特别注意那两颗小尖牙会不会碰到她的下嘴唇……倒也没有什么意义,就是月白会不经意地看……


嗯、还没有。


“月白。”


找犬牙的月白抬眼,见季无念完整的笑,承季无念轻轻的吻。


这份报酬给得非常之轻柔,但碰到小犬牙的月白也没打算要什么,就静静听她说。


“若是遇见穿‘苍鹰破空服’的人,你能神不知鬼不觉得杀掉么?”


“‘苍蝇破空服’?”月白微微蹙了眉,觉得这名字不好听。


“……应该是苍鹰吧?”九一对“谐音梗”不太感冒。


“就是长夏穿得那身。”季无念怕月白大人太不在意就给忘了,自己往后仰一点,从肩部往胸口划了一个斜杠,“这样黑白分明、后背有一只鹰的……”


月白记得,点了点头。她再问,“怎么样算‘神不知鬼不觉’?”月白要跟她确认一下,“若人失踪了、总会有人知道的。”


“就像上次那样?”季无念不确定上次那样会给月白带来多大负担,“只要不暴露是我们做的就好,不露面、不留痕迹、无法追踪……”


“……你们这是要开启‘刺客信条’模式么……”九一觉得有点迷。


月白倒是觉得没什么,还觉得有点点舒服些了。“你就是担心这个?”


“这些人是魔尊的耳目。”季无念抿了一下嘴唇,“我不想他们知道是你我……”


“……那让别人看见不也一样么?”九一还是觉得其中逻辑有问题。


别人本来也看不见,月白也不太放在眼里。之前的长夏确实有些特别,月白现在还把他扔在长夜之中没有时间流逝的部分,打算等自己好些再去研究研究。而现在季无念特意提出对这些人的重视,那月白也可以给一点特别的在意。


不过她的在意落了空,来这里的魔修中并无着破空服之人。值得注意的只有一个列及元婴的魔修,月白本想说细节,却又被空气中的腐臭暂时堵住了话。


再往前行便是干涸的血,然后是一支碧绿的箫。


月白捡起来,叮铃哗啦得掉下一堆碎石。箫穗上的白玉落在草地上,连声响都轻。


入海。


月白对这把萧熟悉,时常看见它。她还曾问过,这萧上挂玉,吹的时候不会觉得沉么?


少年腼腆得笑笑,回说,“家中美意,沉、也不可辜负。”


然家中美意,沉、却也无法相护。


洛长河筑基也有许久,被六离派来此地也算合理。本就是说了魔修在汝南有谋,他会在这里遭遇魔修也是合理。魔修之中修为有及元婴者,洛长河死在这里还是合理。这么多的合理,都没办法让月白感觉好上一些。


好好一个少年,却再也没法与叶二合奏了。


月白与他没有太熟,但他好歹是个真心对她的人。少年情义错付,月白却也不是没有心。


“月白……”季无念碰了碰月白的手臂,最后轻轻抓住,“你还好么?”


“我没事。”


月白大人的目光朝向远方,季无念知道那是魔修所在之方向。她本还想跟月白说那魔修名字,但大人掐住她的话,问一句,“那些人、你没用吧?”


“……没……”


一个字便够,月白出手。季无念这边只看到黑圈显现,月白弯弓搭箭,瞬时而出。


下一瞬便是山林另一边的一声巨响,伴着狂卷起的风、压倒了一片森林。


季无念稍稍护了一下,没让呼啸的风伴着沙尘再弄脏地上躺着的人。


说人其实有些美化,其扭曲的姿势和破碎的肢体其实很难让人看出形状。尸体因为灵力散尽没有了保护,在这山林之中大概还被啃食过某些部位。只不过这山里没什么大型的食肉野兽,竟还把脑袋上的肉保留了下来,就是眼中空了,嘴角也流东西出来、不知是什么。


月白收了弓,往刚刚风起的中心遥看,“管笙还在那边。”


同为三清弟子,管笙还曾在叶二假装被大蛇袭击时救她。那时的管师姐温柔可靠,后来也时常去青临殿找她玩耍、要教她功课。月白有时还想躲管笙,因为她总似有似无得提起洛长河,言语中又有八卦又有撮合,是个可爱的师姐。


一个小师兄已经死了,月白那一箭、也是要把这师姐救下来。


“我会去看看。”季无念这样说,却没有松开月白。她的灵力往月白的身体里探,在月白回眸时、她问,“你要不要回长夜……”


她见过月白拉弓的消耗,更不要说是如此的一击。月白最近的身体本就差,现在虚浮得更加严重,内里也有伤情。


“……月白……”


月白不回,闭目深吸、又慢慢吐出。这里的神息魔气收一下并不困难,源头则可以等她好些再来解决。


她还是摇头,季无念以为是她不想休息,连忙说,“你别逞强……”


月白继续摇头,“不是逞强……”她看了看地上的尸体,伸手向前、催动神息。


法阵、金光、蓝线。


这不是重塑肉体,只是将断裂的地方缝合、只是将缺失的部分补全,让这个少年可以有一点点的体面,还能在完整的手中、握一只入海箫。


长河入海,冥海无澜。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1/01/05 21:14 发表

此魔尊非彼魔尊?(另外谐音梗是要扣钱的XD)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