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这是本分。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1-01-05 14:54
点击:230
章节字数:308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对于之前各种爆炸性言论以及九一的疯狂追问,又被吵到的月白大人用一句“闭嘴”全部打发,至多加一句“你需要学习其他感叹词”来作为教训,再不想管。可怜了九一脑子都快炸了,却都被堵着不敢说、不敢问,差点给月白哭出来。


然而月白大人很淡定,并对九一的大惊小怪表示不满。“阵也好,时空也好,要做的事情都没有变。你有时间哭诉,不如多去盯一盯魔修踪迹。”


嘤嘤嘤,这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做任务机器。


……虽然九一很想这样说,但月白大人显然没有这么单纯,而且从某个时间段开始,他也注意到了一些问题。


“……月白,你有没有觉得、最近的任务变少了?”九一本来也就“报任务”这个用处,现在更加无用武之地了。


月白虽然注意到了,但九一的任务机制一向有问题,她并不打算花太多时间精力去管。


季无念整理好的功法一套七本,六本原抄,一本总结,全都用了月白没有见过的字迹。总结本中另加注释,应该是季无念自己练完后的一些心得。月白看完,心里大概有了数。季小狐狸不仅仅是对三清功法熟读于心,明云阴阳、无极枪法乃至藏雪炼体,她都知得精妙、在最有可能卡住的地方写了指导。


是不是人人适用另说,但大体无错。


“又不是人人像我这般聪慧,”季无念一摊手,嘚瑟都写在脸上,“给大家省点力气,人间美德嘛。”


她的美德已经越过了月白觉得合适的范围。她不太想理她的鬼话,在看了一遍之后,提笔加了几处,边写边说,“你不觉得,这样过了么?”


月白大人这似有似无的不满与她在做的事情反差太大,季无念只能坐在桌边好好欣赏。眼见着月白将字迹模仿得分毫不差,季无念笑说,“他们没我聪明还没我幸运……若没点点拨,都不知道要学到猴年马月去……”


季无念当时是月白亲自指引教导,困难之处全由月白帮助贯通。而这难处本身则牵扯此功法之本质,与此世流传体系不一。月白给她的原本之中大概已经有了一些翻译,可大人自己生成的还是比较笼统,季无念这个亲历者再写一遍、会比较好懂。


这是为了让它能被更好地接受和流传,月白懂、但也觉得季无念实在做得太多。


她是真的在乎,不像月白、只是过客。


“月白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季无念刚复原了手里魔方,抬头便见月白大人的注视,笑问,“是又觉得我好看么?”


“……”月白不太想回,便将笔递出,让位与她,“你来吧。”


季无念刚刚已经把纸张一起拿出,此时接过月白的位置,便低头书写,让月白大人等她一下。看她又用起慕天问笔迹,月白往内室走两步,捡了一个四轮小车回来,给她放在桌面上。


“我出去走走。”


季无念没抬头,笑一句,“别迷路了哟。”


“这里、我比你熟。”


笔顿墨停,季无念抬头的时候已不见月白踪影,但再垂首、刚刚写的那张已经不能用了。她笑着叹气,将纸张叠起收好,不留痕迹;再一张白纸铺好,从头开始。


离开的月白隐去身形、步至山腰。她途中遇上几名匆忙走过的弟子,面色严肃、快步而走。扫过其识海,月白又没发现是有什么急事。之后再遇人,亦都是神情肃穆,少有轻松愉悦。


想来是仙门气氛如此,无人免俗。


确实也是,前有无极之宫,后有巴林舟曲。魔修连连得手,而仙门已经损兵折将、却好像无任何应对之法。


“此去乾方,定要小心行事。”薛轻正与几名弟子交谈,给了三张传音符,又顿一顿。“若遇敌,不可恋战。”


月白看那几人修为,都还未到金丹。领头的一拱手,“师姐放心,我等定不辱明云之名。”


说完既走,干脆利落。


薛轻负弓而立,又咬出了颌骨曲线。她望着那几人背影,直至他们飞入云端。这一回身,眼中又是另一名年轻些的弟子。


“承瀛?”薛轻一愣,两步而前,“你怎么在这儿?”


“二师姐……”那名叫承瀛的弟子目光还向上、向远,伴有苦涩,“师兄们还会回来么?”


“……”薛轻沉默半刻,回半身远望,说道,“仙门子弟,为天下立身、为苍生执剑,义不容辞。”


“可那乾方林家之前也曾逼上明云……”承瀛咬着牙不服气,“这样还去?”


薛轻吸了口气,正视承瀛,“此乃明云本分。”


想来是因为之前慕天问独闯乌岚的事让这些人又拾回了对明云的信任,而他明云又立派以诚、以义、以众生、以重责,故而一个敢求、一个敢应。可月白还是觉得讽刺。


承瀛也是如此想,“本分、便要师兄们去送死么?”


“总要有人去。”薛轻挺直腰杆,不畏质疑,“明云去、总比他人好些。”


“我……”承瀛话及半句便说不下去,咬紧一张嘴,低头留下泪。“那、那我也……”


“你还小。”薛轻打断他,“既然师兄师姐还在,便还没你出阵的位置。”她上前,拍了拍承瀛的肩,“你的本分、便是先好好修炼。”


她说完便走,只留了一个抖着肩的小弟子。


月白远远看着,又见好几个弟子跑出来,围着承瀛安慰他。一扫才知,刚刚那离开的人里有他师兄,自进入明云便一直照料。他们都未及金丹,在高手如云的明云本也不是上场的命,可如今危局、竟是要舍了……


目光又往上,月白看蓝天白云、万里晴空。刚刚的身影已经消失,去往危险之处。


“叮。新任务触发。‘救下何师兄。’”


“叮。‘救下何师兄。’任务失败。”


“……这啥?”九一很迷惑。


月白却好像懂了点什么,不动声色,转个方向又往别地去。她说“出来走走”,就好像真的是“出来走走”,看看这边正襟危坐、看看那边苦面愁容。此时剩下的明云弟子都经历过那夜的残酷,也承受了之后的压力,便是修为不高、也还坚守与此。


或许是认同,或许是无处可去,但大多的他们选择留存,又会在需要时去往他处。


这是本分,也是明云立身之处。


月白想一想长夜中正习课的秦霜,有些感叹她的成就。回到木屋与季无念说起,对方笑道,“慕天问是当世仙门第一人,自有其道理。”季无念神情中露出一丝丝向往,“品格、修为、教养、心胸,皆无可挑剔,是不折不扣的人间谪仙。”


“……”月白看她两眼,“评价如此之高?”


“是啊。”季无念低低笑着,却未多言。她牵起月白的手,晃一晃,“回去么?”


“你先回去。”月白挪开目光,“我想出去走走。”


“去哪儿?”


“乾方。”


季无念明显一愣,“去那儿做什么?”


“薛轻刚刚提到,就想去看看。”月白注意着她的神色,自己波澜无惊,“乾方……是在汝南地界吧?”


“是。”皇族出身的季无念对地名都熟悉,但此时显得稍有犹豫。“不过现在去的话,可能会遭遇魔修……若是又遇上元酒或是魔尊,会很危险……”


这话从季无念嘴里说出就有些微妙。月白问她,“那你还与六离说?”


“总有人要去。”季无念低头笑笑,“便是阻止不了,也是消耗。”


“……那她为什么不自己去?”九一有点疑问。


这其中逻辑残酷,月白没有多言。她自管自起步,季无念也只能跟随她。月白对出行的概念只有一个传送阵的距离,小小一阵金光、她们便能出现于千里之外。季无念还有笑意,却在金光未退时停驻,在一切平稳时化作沉默。


眼前一座城池矗立,上书“乾方”。从她们所踏高空看,这只能算是座山中小城,没有苏杭繁荣,没有京师大气。可这里山谷之中,汇灵气之聚,要修行倒还算个好地方。


月白站在半空、细细感受,灵气之中有神息、自然也有魔气。神息很淡,魔气则聚于一处,从感受而言、并不算强。只是事实如何,还是要去看看。


她转了个身,望向某个方向,问身旁的季无念,“这里的、在那边?”


季无念跟着她的方向,点了点头。但在月白提步要走时,她先抓住了大人手臂,“月白、一定要小心。”


月白少见她如此谨慎,深深看她。“你在怕什么?”


被问的人有一瞬间的停顿,望向那个方向、遥见一片浮动的绿。她松开月白手臂,浅浅笑起,“我只是随口提醒一下,免得大人又粗心吐血了。”


这种属于不实的废话,月白半个字都不信。只是季无念做过的危险事要多不少,连独闯无极、深入魔界这种无谋之事都做得得心应手,为什么这下就变得如此谨慎?


月白看着她,意识到有些东西变了。不知是笑容底下的东西变得虚浮,还是季无念眼中深深的闪烁……


“你要不要、回长夜去?”


大家新年快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