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补给与苏醒

作者:blarcher
更新时间:2020-12-12 21:13
点击:272
章节字数:438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心中所想,不过感觉上的现实,那还是在放肆的欢愉中意识到的,我的身体在骗我,不,是蕾在骗我。


胸口开了个大洞,怎样的快感都无法将其填满。。。不,那真的是快感吗?


何时起,玉体不再芬香,鲜血不再甘醇,满足的更像野兽般的食欲。


龙的本能,检察官的话真的提醒了我。


哈哈哈哈,何等的亵渎啊,我渴求年轻美貌的肉体,结果竟是这般的甜美。


甜美,却是这副身体感受不到的。


为魔力所吸引所以迁徙至此,为圣女所吸引所以盯上了羽斯缇萨...细想起来,哪个是我自由的意志?


这条坏龙,我知道的哦,你连圣杯都想要的吧。


那么出于我的意志,干脆现在把它毁了,如此便能证明我的存在。


讽刺的是,站在黑球的边缘,我却始终下不去手。


无数贪念如同设计好般一齐在我脑海里涌出,分明提醒着一切都不属于我。


是吗,你也在等待自己真正的主人啊。


拥抱着这副别人的躯体,感觉燃起了另样的情欲。


可怜的孩子,你也被遗弃了吗?


所以啊,蕾,


你怎么还不醒过来啊?


蕾...


你不要我了吗?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所以,计划是什么。”


恶龙讨伐宴上,所有冬木望族都被应邀,紧靠着远坂,无视周围嘈杂,间桐脏砚轻声问道。


疲于酒宴应酬,远坂干脆装醉躺了下来。


只见他声音微醺地答到:“还能怎么办,按先前讲好的行事呗。”


间桐皱了皱眉头:“你还真觉得,那些俗人请来的和尚法师会有用?惹恼了那魔女,接下来的报复可不会像上次那样轻松。”


半数的城市化作废墟,考虑到龙的破坏力,确实算是轻松了。


“诶?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他人死活了。”


远坂翻了翻身,语气慵懒地答到:“说到底怎样的挣扎都是无力,就这样静待天命不好吗?”


“所以族人被杀光也无所谓?看不出来,你比你爷爷还要胆小。”


“激将法是没有用的,caster我已经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嘛。”


“哼,都这时候了还装糊涂。”


间桐冷笑一声,随后大口饮一杯酒:“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对Saber做了些什么。”


远坂眼皮微微跳动了一下,仍装着醉酒的样子昏睡在地。


“我是真不清楚你看上了那废物哪一点,但归根结底,他也是我的英灵。你想要他我可以给你,但前提是,圣杯必须在我手里。”


“疑心太重啦老爷子,不是我吹嘘,Saber是我见过最忠实的英灵。”


“背叛的骑士菲尔格斯,你跟我说忠诚。”


间桐冷笑一声,随后继续说道:“不过随你怎么想了,只有明天,我要你跟我一起过去。”


“意思是,你有什么计划吗?”


“Assassin的调理今天就可以完成,既然打不过那条巨龙,不打不就好了。我们的目的从开始就只有圣杯。”


“原来如此,把村民们当饵,我们直取圣杯是吧,不愧是老爷子。”


远坂再翻过身,看了眼宴席上群情激昂的人们,莫名感觉困。


间桐则持续地喝着闷酒,思考着明日行动细节,灯火一直亮到深夜。


而人群之中,不知何时,多了几个异乡人的身影。


带着小女孩,Archer与凯文在人群中格外显眼,陌生的面孔,奇怪的服饰,不时便引起了旁人的警觉。


好在玲子急中生智,向周围介绍道:“这是西洋来的法师,是来参加讨伐恶龙的。”这才顺利混过去。


凯文白了Archer一眼:“真没用啊,还得让人家小姑娘打圆场。”


Archer无奈地摊摊手:“真遗憾,这个时代,我和你一样一无所知。”


凯文开始后悔起来,早知如此,自己就该选择和Rider他们一起。


分道扬镳在十分钟前,远远的望见冬木化作一片废墟,不用说,自然是劳拉的杰作。


那么目的地变成了两个,一方去爱因兹贝伦的城堡,起码寻个落脚点,一方则去集市,打听清楚发生了什么。


杀人还是带小孩,毋庸置疑的,Archer选择了待在玲子身边,于是凯文同样跟了过来。


但说是询问,实际也没问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恶龙出现毁坏了一切,大家决定明日讨伐它,没了。


“我们还真是赶上了。”


Archer略带戏谑地说道:“再晚一点,你的仇人就该死在那条龙手里了。”


遥望着宴席最高处,远坂与间桐正毫无防备地喝着酒,凯文紧紧握住了双手...


“还不是时候。”


.随后释然地松开,转身向玲子身边走去。


Archer紧身跟上:“真稀奇,你不打算报仇了吗?”


凯文不缓不慢地答到:“他们两个,像是那么不惜命的人吗?你要是再有用一点倒是可以上了。”


一把抓住在小摊上看入迷的玲子,直接向村外走去,结果却发现自己根本拉扯不动。


...这个女人,力气那么大的吗?


Archer在旁笑了笑,随后蹲在玲子身旁,只见玲子盯着一支木钗看入了神。


凯文没有办法,随手掏出一枚金币丢给小贩:“这东西我买了,钱够了吧。”


佩着新到手的礼物,玲子一路上开心地跳了起来,不时还回头看向凯文:“谢谢你送我礼物。”


凯文一脸厌烦:“真没品味,不过刚好跟你很搭。”


恶意的嘲讽丝毫没打击到玲子兴致,她仍是开心地笑着,欢快的地走在两人前面。


而看着面前的少年少女,联系起凯文的魔术,关于自己被召唤的原因,英灵emiya似乎明白了什么。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小队的另一边,分离没多久,Rider等人就已赶到爱因兹贝伦的城堡。


远离市郊,所以恶龙的袭击一点都没波及到这里。


不速之客三人,全都穿戴着斗篷披风,遮蔽着面容。


敲门者为乔恩,只见他取下兜帽说道:“时钟塔一级讲师乔恩柯林斯,本次圣杯战争监视者代表在此求见。”


船上之事无人知晓,所以对方的认知里,自己应该还是合作者的身份。


果不其然,守门的侍女确认过来者身份,不多久便打开了大门。


迎接她的,却是被名为叛徒的死神。


尖锐的匕首直接捅破侍女的腹腔,死在提耶利尔身上,她才看清来人的脸——那一脸的讥讽,充满杀意的笑容。


但人造人的她们,感觉是互通的。


突然的变数立马引起所有人注意,全体侍女一并进入警戒模式。


手持着长刃,数十名侍女前赴后继向大厅赶来,无所畏惧地杀向入侵者。


如此迅速的反应,就连提耶利尔都没意识过来。


面对着长斧、银叉等各种利器袭来,男人竟一时呆住。


但索性,英灵在自己身边。


只见一阵旋风,所有攻势都被瓦解,女仆小姐们被重重弹向墙壁,直接丧失了行动能力。


“何必呢。”


英灵伸出单手,略带疲态地向提耶利尔抱怨道。


“你这人真会把事搞大。”


推开了身上的尸体,提耶利尔小步向后走去。


“有什么关系,反正你迟早都要出手的。”


“问题不是这个...”


卸下身上的伪装,英灵露出了本来面容,看着闯入的女仆越来越多,索性放弃了思考。


“...算了,你说的也对。”


而第一次见到如此量的人造人,乔恩着实被眼前阵势吓到了。


何等精细而美丽而创造!雪白的肌肤有如凝脂一样稚嫩,烈火的红瞳如宝石般晶莹,宽大的侍女服,也难掩其中身姿的曼妙,随便哪个放诸世界,都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美人。而如此精美的存在,爱因兹贝伦竟然拥有量产的能力?!


难以想象,这得经过多少人体实验,才凝聚得来如此技术结晶。所以对外界的接触,他们才忌讳的那么深吗?


Rider倒没想那么多,来一个便打倒一个,战斗便是如此简单的事。


不得不承认,她们的战斗技巧确实比一般人出众,但英灵之于人类,便是如此绝望的存在。


几乎不用躲闪,一拳捶入腹中,手刀砍断脊背,或是直接抓住摁向地面...几乎没一个能挡下他一招的。


“78,79...嗯,你就是最后一个了吗?”


不到2分钟,整个大厅,从地下到楼上,到处都是女仆小姐们的身体。


但就算只剩最后一个,也丝毫不见恐惧的神情。


“不愧是人造人。”


发出了衷心的赞叹,Rider瞬至对方身前,直接掐住对方脖子结束了最后的战斗。


“真是大阵仗。”


堆地人造人的身体,连前进的缝隙都没留下,望着眼前壮观景象,乔恩不由地发出感叹,同时对人类与英灵的差距产生了新的认识。


提耶利尔倒没那么多顾忌,直接踩在女士们身上走了过去,意外地还能听见“尸体”们的呻吟声。


“你没杀她们?”


停下步伐,提耶利尔好奇地问道,没想到那个Rider对人造人还有怜悯之心?


答案显然否定的,只见Rider随手提起一位女仆,平静地回答到:“跟你不同,我是物尽其用主义。master被人掳走,剩下的魔力就快见底了,我也是需要补给的。”


“哼,不愧是那人的英灵,本质上都是一路货色啊。”


“这话就不对了。”


再从地上拖起四名侍女的身体,Rider一步步往楼上走。


“跟劳拉不同,特蕾莎可是个很专情的人。”


听闻此话,连乔恩都忍不住笑出了声,随后紧忙抱歉道:“不好意思,因为实在太...”


“很荒谬是吧,也难怪你们会这么想,毕竟我跟她确实不是什么好人。”


看了眼身后的战利品,伦敦的时候自己一天仍需要四个神妓,人造人的灵基构造不同于常人...80人的话,勉强够用了,虽说宝具可能需要节制。


好在战斗也已接近尾声。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无月之夜,巨大的黑幕上点满了繁星。


游历在这块土地的每一寸历史当中,所有往昔,都如幻灯片般在我脑海重现。


追逐着历史的残影,宛如在大海中寻找水滴,无数幻象从我身体一闪而过,仅是一瞬意识便已接近崩溃。


而如是的痛苦,羽斯缇萨,你承受了整整60年吗?


大脑已停止思考,意识界一片空白,身体本能地过滤着一切讯息,直到再见羽斯缇萨的瞬间。


几乎一眼便认出了她,银发红眸,那个雪一样的女人。


从她踏上冬木的开始,直到最后的牺牲,所有记忆都同步在我脑海里浮现,与此同时,四周的光芒也越发向我凝聚,最后如同乳胶一般重塑为人形。


来者样貌无比的熟悉,所以第一眼,我便知道不是她。


只见其头戴礼冠,身披圣衣,维系着冬之巫女死前的盛颜。


“异物锁定,马上开始清除。”


无数锁链从半空突然出现,如同触手一般缠满我身。


动弹不得,或者说压根没想过挣扎。


接触的瞬间我便理解了,这些锁链不仅是为了绑住我,而是在同化我的意识。


身上的一切都被剥离,无论是自身的刻印还是魔女的血肉,纯白顺着回路不停向外蔓延,直到接触令咒的那一刻。


意识重新清醒,无声的恐慌之下,身体近乎本能地喊出那个名字。


——Lancer!


令咒突然闪起紫光,将周围一切吞噬。


——索菲亚!!!


呼唤的最后一刻,圣女被一柄银色的长枪刺穿,脸上露出了背景一样的裂痕。


像玻璃般碎了,记忆的迷宫开始崩塌,更多的回忆却从裂缝中一齐向外奔涌。


应令咒之召,跪在我面前的,是Lancer一样的纯白骑士,抬起头,却是别人的脸。


原来如此,我早该发现的!


龙的魔女,以为羽斯缇萨残存在大圣杯之中,结果却反弄巧成拙。


索性,是我第一个见到了你。


纯白骑士缓缓抬起了头,眼神里充满着圣女一般的温柔。


“Servant,Lancer,羽斯缇萨·里姿莱希·冯·爱因兹贝伦,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对吧,御主小姐。”


和印象里一样慈祥柔和的声音。


素银的发从她两颊垂落,皎洁的面上是有如血染的双眸。


望着那张完美无瑕的脸,我一时竟看的呆住。


“噗。”


圣女轻轻笑出了声。


“真是的,跟那孩子(Lancer)一样,你们就这么喜欢我吗?”


大海之中,真让我找到了唯一的那一滴水?


或者说,是她主动找到了我。


现实过于突然,但理性很快便已恢复。


有太多东西,我需要亲口问她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