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曙光与游戏

作者:blarcher
更新时间:2020-12-11 19:44
点击:281
章节字数:492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恐惧的起点的是什么?


还在少年时,间桐脏砚就已想过这个问题。


少年时的他也曾满怀理想,但理想过于现实。


为虚假的正义穷尽一生,背叛了一切可背叛之物,得到却只是虚无的幻想。


60年前,圣杯崩溃在自己眼前,偌大的恐惧笼上少年的心头——仿佛生存的意义被否定,又仿佛所有的背叛都只是徒劳。


舍弃了一切,为理想所抛弃,到最后,少年又回到了起点,什么魔术,什么圣杯,面对现实,一切都是虚无。


人为何恐惧?


人本就该恐惧!


智慧的假象给了人类灵长类的错觉,不知何时,我们竟忘了生命是多么的残酷。


我们从出生起就在哭泣,相信着本能而自欺欺人。


但当所谓的真理被现实剥开,暴露在真正的生命面前,人们这才惊觉,傲慢源自于卑微。


面对着那与天比高的古老生物,间桐脏砚再次体会到了,何谓绝望。


仅是仰望就将颤抖,仅是聆听就得落泪,仅是感知就会不自觉地跪下。


恐惧如病毒一般在空气中肆意扩散,所有人都回忆起那最原始的感觉,自己宛如一个婴孩,赤裸地面对着这满是恶意的世界。


但恶意本身,对这世界却充满慈爱。


重生为龙,对劳拉而言,若说有什么是一定要做的,那必然是爱了。


童话故事里不是经常有吗?破坏城镇,强迫村民们献上财宝与处女。


对人类的爱,从小时候起,就是她心中的理想。


所以开口,便是强取,巨大的回音震荡在天地之间,人们尽力捂紧双耳,仍挡不住那高昂的女声直入脑髓。


——“凡人们,畏惧吧,颤抖吧,随后在我面前跪下!”


对于自身的威压,劳拉感到无比满足,随后俯身略过海面,强大的乱流如持续的龙卷,众人仅是维持平衡就已身疲力竭。


而为古龙的气息所感染,试探性一般,间桐再消一条令咒,Assassin的形态也随之开始变化。


暗黑色的鳞片从后背蔓向半身,瞬间覆盖了那张一半与Lancer一模一样的脸。


赝品的女武神开始龙化,为龙气感染的半边,开始向外突出锐利的獠牙,额头更是长出了角一样东西。一半的狂气之羽开始化作黑翼,手指也蜕变为爪,并随着魔力高涨,欲望也愈发的原始。


就在半身龙化完成的瞬间,亡灵飞向苍穹,笔直地向天上的红龙飞去。


黑色彗星,在大气的摩擦下浑身散发着火光,音爆圈外激荡的灵子宛如一道道彩环,不断地向上加速,那是Rider见过的,英灵能到达的最大输出。


但在天上的庞然大物面前,却渺小的宛若一粒火星。


龙只微微张口,射出的龙焰宛如爆发的火山,轻易地将那不安分星火淹没。


随后火焰烧尽,燃尽所有能量的assassin,如同焦炭一块直落海面。


毫无悬念的瞬败,Assassin以自身的表现,直观地展示了所谓物种上的差距。


龙却沉醉在自己仁慈:虽然只是赝品,但那张脸,还是舍不得烧掉。


事后才想起自己的爱——掠夺与破坏。


巨大的黑暗开始缩小,最后降临在真品的面前。


还好,检察官与她两人都活着,玩具成双才更有趣味。


语气上仍模仿着传说中龙的威严:“女人,畏惧我,然后臣服我。”


但拥有诗寇蒂之瞳,Lancer一眼便看穿了劳拉的把戏。


“素银的魔女,一日不见,你连心智都畜生化了吗?”


啧啧,原来毒舌才是她的本性?


发现了玩具的新一面,劳拉越发感觉到兴奋。


“这么快就露馅了啊,不愧是蕾看上的女人。”


欢快的语调,音量却如雷霆般巨响。


整个海面都被震得微微颤抖,女武神强忍耳膜的刺痛,面对数十倍于自己的龙首,眼神没有丝毫怯懦。


“杀了我,要么滚,我可没空陪你玩什么美女与野兽的把戏。”


“哈哈,竟说自己是美女,不愧是瓦尔基里,我就是喜欢你这点。”


空洞而随性,作为玩乐的器皿,再合适不过了。


但是...难得拥有了这副身躯,玩法也该变变。


“...臣服我,我将给你一切你想要的,对现在的我而言,什么愿望都可谓轻而易举。”


恶龙的劝诱,女武神却没丝毫动摇:“居然诱惑英灵,果然不管变成什么,你都是最低劣的那类。”


毫不留情的讥讽,令劳拉的建议显得了无生趣,对此旁听了许久的大英雄突然表示异议:“这我就得反对下了,谁说英雄就不能与龙为伍的。。。喂,龙姐,声音上看,你现在是劳拉对吧,你看我怎样?我愿意臣服于你,能满足我什么愿望吗?”


“阿喀琉斯,吾之故仆哟。。。留你在身边,嗯,总感觉没什么意思呢,再说你又不是女的。”


预料中的拒绝,对此Rider只简单笑了笑:“好歹说声“故友”嘛。。。但请求还是有一个,那个啊,你可能不清楚,在你死后,特蕾莎把我交付给了新的御主,所以看在过去的交情上,能不能放了我新御主一马?”


“蕾把你让人了?”龙睁大了眼睛,好奇地看向Rider,“是间桐家那老头,还是爱因兹贝伦家的小鬼?”


“都不是。”


英灵指向女武神的怀中。


“克莱尔·温斯莱特,说起来,你和她关系还挺不错的啊。”


有意思,不光Lancer,连蕾也认同了她吗?转头看向女武神怀里现已昏死过去的克莱尔,龙的眼神露出了异样的光彩。


随后变得凶狠,或者说残暴。


只见其突然张口,将Lancer连克莱尔一口吞下——就差了那么一点。


好在Lancer及时反应了过来,并以迅雷之势躲闪过去。


龙也没有放弃,再度盘旋至半空,朝着众人用力扇动双翼,前所未有的暴风带着摧枯拉朽之势席卷众人,就在所有人都重心不稳之际,庞大的黑影再次从天而降,这次精准地将Lancer连克莱尔在内吞入腹中。


事情发展的过快,间桐脏砚还未回过神来,黑影又再度在他面前降临。


数十米高的天使,在巨龙面前,简直宛如婴儿一般。


“一脸悠闲,你该不会以为自己能全身而退吧?”


巨龙高声嘲讽道,眼神更是俯瞰蝼蚁般轻蔑。


“素银的魔女。”


重回青春的老人脸上不见丝的毫慌张,直面死亡,人反而会变的无比理性。


“你我之间,向来无甚恩怨的吧。”


“嗯,确实没有呢,怂恿Assassin不自量力地送死就算了。”


从上到下仔细审视过那份皮囊,龙不禁笑出了声。


“可笑啊,把自己弄得这副人模鬼样,那个圣杯,你就看的这么重吗?”


“羞辱的话就免了,要吞了我,就快动手吧!”


“哈哈哈,你也太自作多情了吧。”龙高声嘲笑道,“恶心成那样,你哪来吞的价值。”


“不愿动手就消失吧,死过一次的你们,与这圣杯战争再无无关。”


“无关。。。又与我何干?”


对于间桐脏砚的话,劳拉只觉得可笑。


“...你虽然一钱不值,但其他人可不同。”


“是千代吧,你的目标。”


沉默了许久,远坂久突然发声,表情仍是祖传的从容。


龙的目光转向旁边少年:“这不是很懂嘛,御三家里看来也有通情达理之人。”


“过奖了。”


远坂缓缓从天使身上站起,随后掏出匕首,在自己手上划了一刀。


“the righteous will inherit the land ,and dwell in it forever。(义人必承受地土,并永居其上)。”


随着血气蒸发,天使的光纹也从千代全身转嫁到远坂的左手,而失去了灵力的漂浮,女童从天使头部开始向下坠落,最后安稳地被远坂接住。


“千代可以给你,但相应的,放我们一条活路,这笔买卖,对你很划算吧。”


“聪明,聪明的都不想让你活下去了。”


随口的威胁,就连劳拉自己都觉得好笑。


“...骗你的,女孩给我,我饶你们不死。”


未核实任何准备,仅口头上的承诺,远坂便将千代用力抛向天空,随后由龙一口吞下。


“真是聪明人。。。看在你那么聪明的份上,这次就饶了你们。”


吞下千代之后,如同贪欲得到满足,巨龙重新飞上天空,直穿云层地扬长而去。


余留的激荡,又让所有人惊颤不已。


但确实的,安全了。


虽只一夜,Rider感觉却如一个月之久。从没哪个夜晚,自己像今天这样累过,于是索性躺了下来,任轮船的碎片肆意漂浮。


至于天上,间桐脏砚直到此时仍心有余悸,大脑也是一片空白。


凯文本想趁此时直接偷袭上面的两人,却被Archer拦住了——远坂家有用宝石储蓄魔力的习惯,别被表面的疲态给骗了。而且那个天使的术,远不是自己能应付的。


漂浮的木舟上,乔恩与提耶利尔如过客般见证了全程,就在间桐家的女童被龙一口吞下之时,提耶利尔仿佛看到了光明。


那是许久没见过的,预期外的希望曙光——看来神还没抛弃我们啊,艾米莉亚。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混乱的战局,直至均衡再被魔女打破。


那夜之后,魔术师的势力自发形成三股。


御三家的间桐与远坂,异邦者的乔恩、提耶利尔还有凯文,最后是劳拉、特蕾莎转生而成的巨龙。


但说是三股,胜利实质已完全向魔女方倾斜。


不仅吸收了小圣杯,连魔力之渊(千代)也被纳入手中,只要她想,直接就可以召唤圣杯。


索性的是,对方大概率没意识到这点。


越过英灵而直接降临圣杯,间桐的计划,就连远坂都未能看透。


所谓的圣杯战争,不过是通过厮杀,将英灵的魔力重聚于圣杯的仪式。


所以只要能复制那奇迹一般的魔力,英灵根本无关紧要,而千代,开始便是为此而生。


但现实再一次背叛了间桐,首先是小圣杯的死,令仪式重回到了英灵的杀戮。


索性有Assassin保底,杀戮也不过时间问题,结果却是被龙的突入彻底搅乱了战局。


就在龙远去之后,Rider与Archer暂时结成联盟,Saber与Assassin双双重伤的情况下,自己只能选择后退。


难以言喻的屈辱涌上心头,这场圣杯战争,从最初就远超间桐脏砚的常识。


至于协会这边,目的就明确多了,龙形种的降生,让圣杯变的完全无关紧要,至少在乔恩眼中,那船贵族们的死亡报告,都比所谓圣杯要棘手的多。


好在一切都罪魁祸首,本身无异于天灾。


间桐等人的径直离去,也让他们省下了争斗的力气,经过数小时漂泊,总算到达东洋的彼岸,踏上异邦的第一刻,所见却仿佛地狱。


不难想象此处以前是个多么平和的村子,青山绿水,山下是一亩亩刚露苗的稻田,朴素的茅屋零散的错落有致,古老的东方,生活着一群勤劳古朴的人民,直到某天,恶龙偶然路过。


那一天,青山燃起了烈火,良田化作了焦土,房屋只剩下灰烬,绿水漂满了白骨。


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真是熟悉的光景,Rider不禁笑出了声:“不愧是劳拉殿下,行事还是一样狠辣。”


面对着鲜活的人间惨剧,凯文忍不住皱皱眉头:“那女人是脑子有病?还是在以杀戮取乐?”


“两点都不置可否,但现在的情况,可能还有别的目的...”


英灵话刚说一半,提耶利尔顺势打断道:“...临时的补给吧,维系那样夸张的身躯,所需的魔力不知要多少。”


“没错。”英灵回身看了凯文一眼,补充地回道,“而且那个劳拉,可是很挑食的。”


那还是身处伦敦,血洗孤儿院的时候,Rider亲眼所见,那个女人异样的凶残。


虽然一直有感觉,master的女伴绝非善类,但异端成那般,也着实罕见。


全孤儿院,包括修女在内,一共四十多人,最后无一活口。


若是简单的屠杀,也不至于给久经战场的大英雄由衷的震撼,与其说灭口,不如说是虐杀。


男孩统统开膛破肚,挖取脏器以提炼魔素,女孩则被统一集中至教堂大厅,当着修女的面,一个个被虐杀至死,直到修女们实在忍受不住,最后把艾米莉亚供认了出来。


经典的桥段——交出那人,就饶你们不死。


但小圣杯长什么样,劳拉其实一早就知道。


以Rider的理解,像她那般异类,所做的承诺自然作不了数。


劳拉也不负所望。


——“那么按照约定,我同意放你们一马,但一个人换你们全部,不觉得太贪心了吗?”


游戏规则,在场的所有女孩,最后只能活一个,至于是谁,就交由她们自己选择了。


所谓炼狱的瞬间,从不是灾难降临之时,而是在人堕落成厉鬼的那刻。


幼稚但异常残忍的厮杀,模样之丑陋,连习惯了杀戮的Rider都不忍直视,最终亲自出手,予所有人平静的死。


对此劳拉表示极度不满:太残忍啦,竟然连一个都不放过。


Rider只笑了笑:“就算只杀剩一人,你真会放过她吗?”


“这个嘛,本来是想要小艾米莉亚自己收尾的,毕竟只活一个嘛。”


回忆以前,Rider这才注意到劳拉的行事习惯——她绝非杀人取乐的那类人,她所追求的,是人性恶的一面的泄欲。


没什么比糟践美更令人心疼。


于是价值便体现出来了。


漂浮在岸边的尸首,怎么看都不是龙造成的。


累累白骨,不难想象这里曾发生什么事。


“应该还有生者,毕竟对劳拉来讲,这样游戏才显得有趣。”


应其建议,所有人四下搜索,终于在坍塌的废墟之中,找到了一个女孩——只见其衣衫褴褛,躲在墙壁的残垣下瑟瑟发抖。


“你就是胜者吗?”


看了眼倒在她身前的大汉的尸体,对眼前这位小女生,Rider突然十分有兴趣——虽然微弱,但明显的,她身上有魔力的流动,而那散发着熹微金光的眼,起源的觉醒者吗?


另一旁,面对那小女孩,Archer与凯文也一并感受到了奇特的感觉。


难以言喻的,仿佛彼此之间的命运,早早就有所关联。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