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四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0-11-14 14:57
点击:208
章节字数:356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眼前的女子很危险。

婠婠刚刚出现在台上的时候,师妃暄就立刻得出了这个结论,这是一种高手出乎本能的反应。

而看完她跳的一支舞之后,师妃暄更加肯定了这种感觉。

她的舞姿浑然天成,肢体灵巧无比,这不是普通人可以轻易做到的。而那绝美的容颜,更有一种近乎妖异的感觉。

但同时,师妃暄又感到了疑惑,因为这女子绝非常人,可是自己却不能在她身上感受到任何内功的气息。江湖中人,必是要以内功心法为基本,高手过招,内劲的比拼也极为重要。

而自己感受不到对方的内劲气息,只有两种可能,一是确实不会武功,另一则是功力高深莫测,且能极致地隐藏自己。

师妃暄心中微懔,若真是后者,那这女子就会相当棘手了,而且多半会是阴癸派中妖人。

或许就是,阴癸派这一代最出色的,要与自己对决的高手。

但世间之大无奇不有,是否会是自己见识短浅,而不知会有如此本领的普通人呢?

师妃暄陷入了沉思,究竟是什么样,自己并没有十足把握。

此次去洛阳有重任在身,虽然已经放出消息,但是在到洛阳见宁道奇宁前辈之前,她打定主意绝不暴露身份,以免偏离既定的路线,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身为正道中人,对这女子师妃暄也决不能置之不理。如果放纵妖人作恶,是己之过,但若冤枉了无辜的人,亦有违慈航静斋的教旨。所以她决定,先暂缓其他事宜,对这女子多加观察打探。若是妖人,必出手除之,若是无辜之人,再放心离开。

她心中暗叹,看来这竟陵,有必要再多留一阵子了。


“恩公是遇到什么喜事了吗?”

婠婠本于园中小亭抚筝,但远远地就看到满脸喜色的方泽滔朝自己走来,不禁停下手中的动作,起身问。

“可有打扰姑娘?”方泽滔有礼问道,在得到对方“并不妨事”的回复后,才回道:“秦先生愿意多呆一段时日了!”

“哦?”

婠婠心中想师妃暄果然注意到自己了,但面上却要一副关切的样子:“这于恩公是大大的好事哩!但之前秦先生意态坚决,不知道又是怎么答应的呢?”

方泽滔露出微笑道:“我本答应不再挽留。不过昨晚宴后,泽流去进行了最后的劝说,秦先生竟难得的意有松动。说‘偶然间听闻竟陵境内的天门山有仙人遗迹,还有一种极难得的草药,是此行任务之一。’泽流听了更是不断劝说,秦先生方最后决定再多停留一段时日,待采得草药再走。”

“那可真是好极!”婠婠表面上恭贺方泽滔道。

师妃暄胡诌这么多,只是为了留下来摸清自己的底细罢了。她不能肯定自己的身份,就是自己现在最大的优势。

婠婠嘴角微扬起弧度,于转瞬间拟好了对策。毕竟,还是不能让师妃暄搅乱了自己的局。

“奴家初来竟陵,久闻天门山秀景,也不知何时才能一览呢。”婠婠旋又叹了口气。

方泽滔心中忽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但还不等他说些什么。便听到婠婠又道:“自来后,奴家还未逛过市集呢,不知道今日能不能出趟门?”

方泽滔听她不再提天门山,觉得定是自己多心了,爽朗道:“这有什么的!姑娘想出门就出门,不必和我说的。不过最好带上婢女,免得有什么事。若想买什么只管买,不要顾及银钱。”

婠婠推辞道:“奴家怎能如此,平日里衣食住行已经……”

“婠婠姑娘不要这般拘谨,你便把这里当做你的家,把我当做……”方泽滔忽然迟疑了起来,最后道,“就把我当做你的大哥吧。嗯对,也不要叫我恩公这样令人疏远的称呼了,叫我大哥就好。”

“那奴家就不推辞方大哥的好意了。”婠婠对着方泽滔温柔一笑,更使得他心神荡漾,将刚才的多心抛到了九霄云外。


晌午之后,婠婠便让婢女带上刚刚方泽滔送过来的银两,陪着自己一起施施然地出了门。

虽然独霸山庄位于城中,离店铺集市并不远,但是毕竟还是有一段距离,于是方泽滔安排了马夫马车只听婠婠调度。

不过婠婠想要悠闲地在竟陵城逛逛,所以就婉拒了马车的安排。

午后的太阳还有些烈,婢女为婠婠打伞遮阳,她戴着面纱,叫人看不到她的容颜。

她一路上走走停停,头一次这么仔细地看竟陵城中的布局排列,婢女也会应婠婠的询问而为她解说,一路上也不觉无聊烦闷。

在独霸山庄的治下,竟陵成为了可以于纷乱天下中独善其身的坚城,且其物产丰饶,能使居民赖以为生,逐渐变成了远近数一数二的人口大城。不过其亦紧扼水陆要处,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

虽然有流寇侵扰,但那比不上战争屠戮带来的可怕苦难,所以竟陵城中的居民别有一番悠闲,看着日头不慌不忙地做着手中的事。

走了约莫一刻半钟,婠婠方才到了店铺摊贩聚集之所。

大街两旁店铺鳞次栉比,品类五花八门,小摊亦紧凑地排开,吆喝声此起彼伏,行人也如流水般来来往往,显得热闹非凡。

婠婠带着婢女先去布庄逛了一圈,之后又去了胭脂店。从店里出来之后,婢女手上多了几个盒子,显然是有些收获。

才从胭脂店出来不久,在街上行了几步路,忽然听到前面一阵吵闹。

“他娘的,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挡老子的路!”

骂骂咧咧的声音传了过来,十分熟悉,婠婠闻声已经知道是谁。

她嘴角逸出微不可察的笑意,随即蹙起秀眉,朝那声音的来源婷婷袅袅地走了过去。婢女因为抱着东西,来不及阻挡,只能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婠婠来到那喧闹人群面前,皱眉轻斥道:“方将军,你这是做什么?”

周围的人有的不敢停留,匆匆离开,有胆子大的,就离得远些看着。

“什么鸟人敢管老子的事?是否活得不……”方道原正狠揪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的衣领,听到有人多管闲事不禁恶狠狠地转头想看是什么人,却在看到婠婠的那刹立刻变了脸,满脸堆起了笑容,“原来是婠婠姑娘大驾。”

说话间,一股浓重的酒气扑了过来,必是午间大喝了一场无疑。

方道原随即放开了那个小子,粗壮的胳膊搭上了那小子的肩膀,不在意地拍了两下,笑道:“我和这小兄弟有缘,路上说说话而已。”

那小子也不知是本身瘦弱,还是因为心里惧怕,被方道原拍得很禁受不住地晃了几下。

婠婠微微一笑:“原来是这样。”

“好哩!小子!做你的事去吧!”方道原有了别的目标,顿时嫌这小子碍手碍脚,便放开了对他的禁锢。

“多谢方将军!多谢婠婠姑娘!”那小子见有这样的良机,忙不迭地口中道谢,一溜烟地跑了。

婠婠点点头,便领着婢女,欲和方道原错开,往那边走。

“慢着。”

正走至方道原身边,他忽然伸出臂膀拦住了婠婠一行的去路。

方道原一张右边有狰狞刀疤的大脸便很近地出现在婠婠面前。

“美人这么有空,不如到我府上坐一坐吧?”

婢女眉头皱起:“方将军是否太过分了!婠婠姑娘是庄主的上宾,你……”

还不等婢女说完,方道原便眼露凶光,朝她一瞪。婢女登时就不敢说话了。

婢女虽是独霸山庄的人,却也不得不对方道原避让三分,只因他是方泽滔手下右先锋,一员立下汗马功劳的悍将。方道原平时里很知分寸,唯有酒后常有胡言乱语,借酒生非的举动。就算方泽滔亲自来了,酒后的方道原也不会将他放在眼里,但醒酒后又会为自己的行为赔罪。因此方泽滔也常常感到难以奈何。

婠婠处变不惊道:“方将军相邀之意,婠婠已知晓,不过现下婠婠另有事情,可否另择时间?”说完,便欲转身离开。

方道原怎能让她就这样轻飘飘地走掉,立刻用右手强行拽住她的胳膊,迫她转过身来,对着自己。

“啊”婠婠吃痛轻呼一声,挣脱几下亦挣脱不开。

婠婠美目对着方道原,冷冷道:“方将军是想干什么?快放手!”

方道原正在酒后的兴头上,纵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怕。他眯起色目道:“婠婠姑娘怎么还戴着这杀千刀的面纱?不如让老子揭去,让大家都饱他娘的一口眼福!”说完,便伸左手欲扯。

依旧男装打扮的师妃暄坐于千福茶楼二层临窗的一张小桌,虽相隔有十几丈之远,但是凭着功力仍可将楼下不远处发生的街头闹事都尽收眼底。

她微微眯起眼睛,将心中杂念排尽,整个人进入灵觉清明的境界,任何一丝内劲气息和杀意都将逃脱不过她的感官。

正是为了把握此刻婠婠的任何反应。

“啪”的一声,婠婠举手去挡,却被方道原手上的劲气弹开,露在外面的白皙小臂上登时便出现了一道红印子,她又是一声吃痛惊呼。

方道原十分轻松地扯下婠婠一边的面纱。面纱下垂,露出婠婠的真颜。

围观的路人无不发出“哇”的惊叹,似都忘记了方道原这凶悍大汉,眼里只有婠婠。

“他奶奶的!这可是宴席上都见不到的!”方道原得意道。

婠婠满脸怒容,却也只能瞪着方道原。

“美人儿的怒容,也好看得很哩!”方道原边说,边伸手想摸婠婠的面颊,却是被她用力一躲,未能得逞。

师妃暄失望地微叹口气,倘若刚刚婠婠暴露出任何内劲气息或杀意,她都会肯定婠婠是魔教中人,必会采取措施将她铲除。

可是偏偏什么都没有感受到。

师妃暄首次对自己的直觉产生了怀疑,难道婠婠真的只是一个善于舞蹈的普通人?

若真是一个普通弱质女子,路遇恶汉,自己实在有必要出手相助。

师妃暄正思索间,突然听到楼底下一声怒喝。

“方道原!你在做什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