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三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0-11-11 21:41
点击:399
章节字数:358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庆功宴会定在竟陵城东的一处名叫“清林苑”的别苑中。此苑始建于南梁时期,几经朝代更替,却能不毁于战火,反而在历任竟陵太守的治下不断修复、扩建,成为这竟陵城中第一等的雅致佳园。

方泽滔将宴会的时间定在第二日酉时初,便有许多时间为宴会做准备。庆功宴是以秦川为主宾,遍请城中诸将和有名望的人,军民上下同乐的宴会。

而此宴定要邀请秦川,除了对他心怀感激之外,方泽滔更想借此表露出自己对人才的尊重和求贤若渴。如此大张旗鼓就是希望能借此将消息传播出去,以便招揽人才。

“听闻恩人明日要举行宴会?”

自秦川住处归来后的晚间,方泽滔又去见了婠婠,婠婠为他倒茶时轻声询问。

方泽滔目不转睛地看着婠婠:“是的。前阵子贼人围困竟陵,多赖一位名叫秦川的高人仗义相助,以及城中诸将上下齐心,怎么能不大宴一场,以犒劳诸君!”

婠婠浅笑道:“原来如此。近日来婠婠心中反覆思量如何才能够报答恩公,恰好奴家旧时曾经学过几支舞,不若就让奴家于宴会之上献上一舞,作为对恩公的报答。”

方泽滔不由得面露喜色,静态的婠婠已经是绝色,若是跳起舞蹈,不知该是如何的倾倒众生。而肯为自己而献上一支舞,足见眼前的美丽女子将自己看得颇重。

但方泽滔却又很快的喜转愁云:“婠婠姑娘如此心切地想要报恩,是否不想在山庄多留呢?”

婠婠莞尔道:“怎会呢?只是一切都劳庄主费心,奴家实在过意不去。”

方泽滔不由得喜上眉梢:“既是这样,方某定会将一切安排妥当。”

当月亮悄悄攀上树梢头的时候,也是清林苑里人声鼎沸、宴会将开之时。

宴席之上,方泽滔居于主位,其下左首是方泽流,右首便是秦川了。从宴饮的位置安排便可见方氏兄弟对秦川的推崇。

与其余人互相谈笑饮乐不同,秦川着如常的青衫,束着文士髻,只于席上自饮自乐。

“此番若非秦先生,我等怎么能在这里宴饮谈笑!来,让我们敬秦先生一杯!”方泽滔举杯豪爽道。

在坐诸人纷纷响应,举杯朝着秦川遥敬。

秦川也不忸怩,亦是举杯,笑着饮尽杯中酒后,道:“多谢方庄主!秦某只是为了百姓,尽力而为罢了。”

“秦先生实在过谦了。”方泽流在一旁道。“如先生这般人才品貌,真是世间少有的了!”

一旁的将领如右先锋方道原、老将冯歌等都应和着方泽流,因为他们见识过秦川的临危不惧,从容自若,从心底为其折服。

“值此良宵,又难得遇上秦先生,今夜便让我们纵情享乐,不醉不归!”方泽滔再次举杯。

众人轰然应诺,举杯饮尽。

秦川虽素不好杯中之物,但际此欢宴,又有盛情,也不禁意兴大开,多饮了几杯。

宴席正酣,几支歌舞过后,方泽滔起身向众人道:“婠婠姑娘听闻此宴,欲为诸位献上一支舞,为宴席添色!”

众人听后无不目放精光,口中叫好。他们都听闻庄主在外救回一个绝色女子,说是美的倾国倾城,只是苦于不能见面,所以不知真假。此女竟然要在宴上跳舞,终于可以一睹芳容。

虽然各人心思迥异,有人只想一睹为快,有人将信将疑,不过终究都是期待的。

只有秦川拎着酒壶,悠然地将众人的心思神态收入眼底。

很快,凤首箜篌的声音先响起,悠悠扬扬,使得场上不由得安静了下来,接着五弦和琵琶的声音渐次传出,配合着箜篌如泣如诉。最后笛声飘起,在诸般声音中清脆悦耳,独占头筹,似是要与箜篌声对话。一清越,一缠绵,两厢碰撞,竟似在诉说彼此情意,不免令众人沉迷于乐声之中。

正值此际,忽然铜鼓“咚”的一敲,众人从缠绵乐声中猛然惊醒,便看到有一女子身着一袭红衣,泠然立于席间舞台正中。

舞衣艳红如春日罂粟,更衬得她肌肤胜雪。月色之下,镀上一层朦胧的光辉,叫人看不真切,疑心是否真有这样一人,立于眼前。

女子脸戴素白面纱,看不清全部面容,可只是露在外面的眉目,就令人移不开眼。秀眉之下一双美眸似有无尽情意,微微笑起时更添几分柔情,只要被这目光瞧一眼,整个人的心神都好似被吸了进去,再也想不了其他东西。

乐声一变之前婉转,陡然转急,顿生激昂欢快之感,女子便在乐声中翩然起舞。众人听到乐声方才想到,这是表演的西凉乐了。西凉乐将西域风格和中原特色融为一体,既有矫健欢快,又有轻盈柔曼,也融入了大量的龟兹乐舞,变化无穷,极为动人。

竟陵城中本有舞艺精湛的舞女,但在这女子的面前,竟都成了需要束之高阁的凡物。这女子的舞姿没有那种有迹可循,按部就班的感觉,而是和乐声完美地融为一体,仿佛人即是音乐,人即是舞蹈,音乐即是舞蹈,舞蹈即是音乐,产生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女子一收一放,皆有自由顺势,妙手得之之感。乐声欢快时,女子就舞姿轻盈矫健,身上似乎带了刚健之气,虽只有一人跳舞,却生出几人的气势;乐声悠扬时,女子就舞姿婀娜柔曼,腰身柔若无物,体态玲珑起伏,尽显柔媚本色。更妙的是乐声交替之时,女子的舞姿亦能呈现这种交替过度而毫不生硬的感觉。

一切有如天成。

台下诸人何曾见过如此曼妙的舞姿,皆是如痴如醉。老将冯歌已届六十,眼睛瞪得如铜铃般看着台上一动不动;右先锋方道原原在给自己倒酒,却让舞姿吸引去心神,美酒从壶中流出也浑然不觉;方泽流虽已见过婠婠一次,此刻却如同见到另一个人一样,十分惊异,同时还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而方泽滔已和婠婠相处过一段时日,亦是无法自抑心中几要喷薄而出的情感,不禁用力地咽了几下口水。

秦川捏住酒杯,亦是目光锁定台上的女子,不肯遗漏她的任何动作。只是和旁人不同的 是,秦川眉头极轻微地皱起,眼神晦暗不明,似有所思。

女子随乐声做胡旋之时,面纱被风劲吹起,若有若无地露出其下微挺秀美的鼻子,嫣红如胭脂的樱唇。若无面纱顶部横档,必能饱览美人真容,可是无人觉得惋惜,因为最妙的亦是这抹面纱,使人得窥部分而不得全貌,更添一丝朦胧与神秘。且只需如此,各人的脑海中就能描绘出女子真正的面貌,五官任一单看都是美极,五官融合起来更是绝美如夺天工,一切都那般恰好极致。

月夜,红衣,面纱,美人。

没有人可以忘记那一刹那展现在眼前的美丽。

“咚”的一声,却是方道原的酒壶自他手中跌到几案上,他早已看痴了。

一舞毕后,场上竟鸦雀无声,还是婠婠先笑道:“婠婠献丑了,还望诸位不要嫌弃。”

声音亦是如春日飞花那般美好动人。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拍手叫好。

方道原大声道:“婠婠姑娘这一舞真他娘的动人,叫老子都不知道怎么夸赞好呢!”

众人听他虽带粗鄙之语,可又情感真切,说出自己心中所想,不禁都拍掌哄笑,为他助威。

方泽滔强压下心中情感,微笑道:“婠婠姑娘实在舞惊四座,怎么会嫌弃呢?”

众人又是一番赞叹,只有秦川似在深思,不发一词。

婠婠秀眸一转,直直地看向秦川:“秦先生不置一词,是否是奴家凡舞难入仙眼呢?”

众人闻言,也都朝秦川看去。

在如此多目光的注视下,秦川仍旧是气定神闲,一派从容。

他放下酒杯,起身向婠婠作了一揖,微微笑道:“怎么会呢。方才秦某是在想,婠婠姑娘与今晚月色,哪个更美呢。”

婠婠闻言不禁绽出笑意:“那么秦先生可有寻到答案?”

秦川直视着婠婠,轻轻叹道:“是我多此一举了。恐怕只有空谷幽兰之上,于云间若现若隐的明月之辉,方能与姑娘相较了。”

婠婠笑意深沉:“秦先生如此谬赞,奴家实在当不起。”


婠婠在见到秦川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是师妃暄。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直觉,即使她从未见过师妃暄,只是听过关于她的寥寥几句,她也有十足把握眼前的秦川就是师妃暄。

这种直觉是怎么来的呢?婠婠也描述不出来,也许是在台上望见她的第一眼,就知道她与周围的任何人都不同。她虽作男装打扮,只一身朴素青衫,但她自带的飘逸从容,由内而外的宁静气度,是任何打扮都掩盖不了的。她在何处,她身边的一切事物都会变得黯然失色。整个宴席之上,虽然坐在主位的是方泽滔,可是所有的焦点,都会不由自主地集中在师妃暄的身上。

婠婠肯定师妃暄特意收敛了她的内劲功力,想要低调行事,可是并未做到像自己这么极致。而且于慈航静斋中修炼悟道所养成飘逸似仙的风度,若不强行改变,只凭收敛精神,亦是很难掩藏的。

师妃暄作男装之后,掩藏了本来属于女性的轮廓和美丽,但是仍旧飘逸洒然,出尘脱俗,不似凡人。如果不知她的底细,真要以为是哪里的清秀卓绝佳公子不愿受世俗束缚,偏要游历山川,访仙问道呢。

而婠婠也正是从秦川身上感受到了这种足以与自己匹敌的风华气度,才这样肯定对方的身份。

想到对手也隐藏着自己的身份,婠婠心中不觉玩心大起,偏要公然地与她对话,试试她的深浅。

只是师妃暄显然修为极好,对这假扮的身份亦是十分入戏,言语之中,也挑不出问题来。

婠婠并未忘记此行的目的,如果引起师妃暄的注意,势必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可是如果事事畏缩谨慎,也并非她的作风。

与高手过招后仍能全身而退的,方能真正显示出自己的本领。

本来只是想一舞惊艳,从中寻找契机,却不想还有意外的收获。

婠婠心中莞尔,这下应会很精彩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