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挑染

作者:Asa(朝)
更新时间:2020-11-26 23:09
点击:169
章节字数:565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01


別人染了頭髮,如果不是認識之後才染的,基本上也不會去注意吧?

從一開始認識美竹同學,她的頭髮就有一搓紅,從那時就記著這是她的象徵,從來沒有因此過問什麼,就只是那麼理所當然的事情而已。

直到莉莎和我談起這件事。


「吶吶,友希那,妳不覺得蘭的挑染很酷嗎?」

「……美竹同學嗎?很有個性呢。」


其實我不知道莉莎為什麼會提到,只是忽然想了一下,似乎認識的人裡面只有美竹同學一個人染頭髮?而且只染了一搓。


「我在想我要不要也試試挑染呢?跟蘭挑一個左右相襯的,哈哈!我這樣跟蘭說了之後她還說好呢──」


所以莉莎繼續說了之後我就知道她為什麼提到了,又到了想要改變造型的時候嗎?不過她竟然是這樣跟美竹同學說的?


「……畢竟是莉莎的頭髮,她也沒有什麼好拒絕的吧?」

「啊哈哈!開玩笑開玩笑!不過挑染是真的想試試看呢,要染什麼顏色好呢……話說染了之後紗夜肯定會說什麼的吧?好險我們不是花女……」

「只要不影響到樂團,應該還不至於說什麼吧?」

「哈哈,友希那也很溫柔呢,所以要染什麼顏色好呢……」


莉莎的話題,我有時候跟不太上,關於這些流行,我其實沒什麼興趣。

指甲油也是,說了也可以幫我上上看,卻沒有太在意每個指甲油的差別,做髮型也是為了表演,衣服也是耐穿耐看就好。

只是在她苦惱要染什麼顏色的時候,我的心情似乎有了不太一樣的波動,我腦裡更是浮現了和美竹同學有了成對挑染的莉莎,不曉得怎麼形容這股異樣的感受,不禁皺起了眉頭。

並不是反對莉莎染頭髮,反正也只是一搓挑染而已吧?但是……和美竹同學一樣的,心裡總覺得有點毛躁。

也不是不知道原因,而是難得有了這種想法,讓我也不知道該不該說出口,然而不說出口的話,或許我也會像莉莎這樣苦惱吧,即使程度不太一樣就是了。


「莉莎。」

「嗯?友希那有什麼好的建議了嗎?」

「我也想染看看。」

「欸!?」


可能並不是單純想染頭髮而已吧。

我在乎的是莉莎想和美竹同學染成對的挑染,所以我不想讓她這麼做,並不是不喜歡莉莎和別人成對,而是另一個……不想要美竹同學就這麼輕易地被別人成對了,還是被我身邊的人。


「友希那如果真的染了的話,蘭肯定會嚇一跳的吧!嘿嘿,我突然好期待哦!那友希那要染什麼顏色呢?」

「我……」


我並不是想好了才跟莉莎說的,被問了之後就開始思考,卻又發現了奇怪的點。


「友希那就比較適合藍色或是紫色吧?嗯嗯……就這麼決定了,友希那要去哪裡染呢?」


而且莉莎越說我就越覺得奇怪。


「……妳不染嗎?」


好像我說了要染之後,她不僅沒有猶豫了,還根本不打算繼續考慮自己要染什麼顏色似的。


「欸、嗯……這、這個嘛……友希那想染比較稀奇嘛!先解決友希那的需求呀!」

「……?」


這個話題不是莉莎帶起來的嗎?怎麼就變成我要去染頭髮了?

雖然不要讓美竹同學跟別人成對的目的倒是達成了……那我就要跟她成對嗎?


「啊!對了,下次不是要跟Afterglow同台演出嗎?服裝不是也要穿一樣的嗎?友希那挑染剛剛好對吧──」

「我怎麼覺得……」

「走吧走吧!我們去商店街找髮片試顏色吧!」

「等、等等,莉莎──」


完全沒有給我質疑的時間和機會,莉莎就這麼把我拖走了。

彷彿她從一開始的目的就不是她想染頭髮而是要我和美竹同學一起挑染似的。

真是的,中計了。


02


我跟湊學姊畢竟不是同一個年級,也不是什麼太好的關係,又不會一起上學一起放學、更不會午休時間約出來一起吃午餐,教室也不在同一樓,所以我其實不常見到她。

要是去對方的教室,那肯定是很容易見到,但是就是沒有理由這麼做啊。

所以那天看見莉莎姊挽著湊學姊的手臂出現在我的教室門前對我揮揮手,有點不可思議,因為沒有去隔壁班找摩卡她們,而是只來找我。

湊學姊看起來有一點不情願,我正想著怎麼了、一邊往門口走去的時候,不禁就停下了腳步愣在前往門口的走道上。

剛剛只注意到她的表情有點不情願,沒有注意到她的頭髮……


「哈囉,蘭。」


莉莎姊很自然地跟我打了招呼,但是她們來找我就很不自然啊,我該裝作我沒有注意到還是得表現出我注意到湊學姊的頭髮了?

單純染頭髮就算了……她也跟我染了同一個位置,還是在右邊,這看起來不、不就是跟我……跟我成對的……?


「湊學姊、莉莎姊,那個……找我嗎?」


總之先裝作毫不知情,我走到了門口向她們點了點頭,刻意不去看湊學姊而是只看莉莎姊的臉。


「沒什麼事唷,不過我要代替友希那問妳中午有沒有空一起吃飯呀?」

「等等,莉莎!?」

「欸?」


不管是莉莎姊說的還是湊學姊的反應,都讓我很錯愕,因為湊學姊的反應看起來有點像是她沒有這個打算、又有點像是在說莉莎姊太直接了,到底是哪個啊?

不過最錯愕的是說得像是只有湊學姊一樣……湊學姊找我吃午餐?


「我才沒──」

「欸欸──?不好嗎?蘭,妳會不想跟友希那吃午餐嗎?」

「欸、我……」


湊學姊果然有什麼要反駁的,可是又被莉莎姊打斷了,還被拋出了這個問題,讓人有點為難。


「要是被邀請的話是沒有不想……」


但是前提是湊學姊本來真的來邀請我吃飯了吧,看起來她比較不想跟我吃飯耶。


「那不就好啦?吶、友希那,中午和蘭吃飯吧?」

「……可以是可以,美竹同學一個人嗎?」


湊學姊這麼問我我也不知道啊,不是她們來找我的嗎?我還要去問摩卡她們嗎?


「我、我都可以啊。」


話說,到底為什麼要找我吃午餐啊?雖然下次有要和Roselia同台演出,不過要討論的細項都討論完了吧……啊,就算要討論,應該也不會只找我一個人。

果然還是沒辦法不去注意湊學姊的挑染,就是這件事很奇怪啊。


「那就美竹同學一個人吧。」

「我、我知道了。」


說完之後,湊學姊剛剛一直不情願的臉,忽然對我露出了微笑,然後就一個人轉身要離開,莉莎姊說了句「等等」後並沒有立刻跟上去,而是繼續面對我。


「蘭,一個人哦!」

「欸、我知道啊?」


莉莎姊笑得特別爽朗,可是我不明白她幹嘛要特意強調。


「我說,只有友希那跟妳哦!我有約了,下次再陪妳們吧!」

「欸……欸!?」


還來不及多問什麼,莉莎姊就跑著去跟上湊學姊了。

我也沒有時間愣在原地,上課鐘聲很快就響了,幾乎沒有給我思考的空閒,上課還被老師點到名,那麼一緊張之後,回答完問題坐下來就忘記了自己剛剛在想什麼。

唯獨湊學姊的頭髮,讓我很在意啊。

為什麼學我啊……


「噗呼……」


想到自己被她模仿了,是有一點開心的,就忍不住笑出來了。


「美竹同學!」

「啊!是!」


然後那堂課就被點了第二次。


03


午休之前的下課,還特地去隔壁跟大家說我今天中午有事,說起來也不知道湊學姊跟我約在哪裡吃午餐,也沒辦法先把屋頂佔走啊,更何況要是跟她們說別來屋頂,她們肯定更會想來的吧!

跟湊學姊吃午餐……要說期待也不是那麼期待,因為一想到我沒什麼話要跟她說,而她若是有話想跟我說,我可能會不小心吵起來,所以就有點煩悶。

完全想不到湊學姊有什麼話想跟我說啊,除了頭髮的事情──就只為了這件事,把我約出來吃午餐也很奇怪吧?

上次……上次明明是莉莎姊說想挑染的,怎麼就變成湊學姊了啊!說起來也說要跟我染一對的……所以真的是一對的嗎?

啊啊,不行,太讓人在意了吧?

要是我們兩人走在一起被其他認識的人看見,不就會被說……

真是的,湊學姊到底是怎麼想的啊?

上午的最後一堂課的下課鐘聲敲響了之後,我的心跳莫名地越來越快,有點克制不住地一直往門口偷瞄,可是到教室裡差不多快要沒人的時候,都沒有看見湊學姊,我才拿出了手機,也才過了五分鐘……

有點擔心湊學姊該不會是剛說完就忘了吧?我握著手機走到了門邊左右望了一下走廊,也沒有湊學姊或是莉莎姊的身影,甚至看見摩卡她們朝樓梯要往下走的背影。

那一瞬間我有一種被冷落又被遺忘的感覺,眼眶很不爭氣地痛了起來,也不想就這樣當作沒發生過,只好解鎖手機打開了和湊學姊的對話視窗。


「湊學姊是要去哪裡吃午餐啊?」


這樣問了以後,很意外地是立刻已讀。


『我以為妳喜歡在屋頂,我已經上來了。』


欸!?


「我馬上到。」


不想表現得驚慌失措,假裝很鎮靜地回應了她。

什麼啊,怎麼不早說啊?但是她就沒想過摩卡她們也會上去屋頂吃飯嗎?不過剛剛看她們是往下走就是了……是要去餐廳吧。

話說就算我喜歡屋頂,跟我約的時候就要確認了吧!啊啊,真是的……

趕緊拿了自己的餐盒就加快腳步往屋頂前進,大概是因為爬樓梯,心跳就像在運動那樣加快,呼吸也稍微快了起來,可是還是沒有蓋過緊張的心情。

最後來到屋頂的時候,那份緊張倒是完全瓦解了。

因為──湊學姊已經自己在吃便當了啊!完全沒打算等我吧!


「妳來了啊,美竹同學。」

「……」


總覺得有點不受重視,就這麼默默地坐到了她旁邊打開飯盒。

就算是莉莎姊代替湊學姊約的我,就算是假的也是湊學姊約的吧?好像沒有要等我的意思啊。

我說了句我開動了之後,甚至也不跟我說話,放著我一個人默默吃著午餐,她也是。

好像食物的味道突然都沒了一樣,想快點離開這裡所以不禁加快速度吃了起來,真的,好莫名其妙啊。


「美竹同學。」

「哈?」


哪有人在別人滿嘴都是食物的時候叫人啊。


「妳沒發現什麼嗎?」

「……」


差一點就要噎到了,好險沒有。

她一臉面無表情地問我,反而讓我不知道該擺出什麼表情了。

有注意到是有注意到,但是竟然要我提出來嗎──!?


「……挺適合的啊。」


然而要我說感想的話,我又不覺得差。


「……謝謝。」


湊學姊好像很訝異一樣,自己也愣了一下。

難道有人會去做一個會讓人覺得很可笑的造型還特地來問嗎?


「所以為什麼啊……?」

「什麼為什麼?」

「哈?妳還反問我──」


整張臉轉過去看見的是竟然有些難為情地在用手指捲頭髮的湊學姊,愣得我忘記把話說完。


「……為什麼挑染啊?」


沒想到湊學姊也有害羞的時候,我就把問題好好說出來了。


「還是我染整顆頭比較好?」

「才、才不是那個意思啊!」


她竟然笑了,剛剛那個害羞是假裝的吧!


「還是那個位置……」

「不好?」

「很、很適合啦!不過上次明明就是莉莎姊來問我的……」

「……」


說到莉莎姊,本來還笑著的湊學姊突然又變回了面無表情的模樣,我有一種周遭的空氣冷下來的感覺,不禁流下了冷汗。


「妳也比較想要莉莎跟妳一起染吧?」

「欸?啊……?」


看著湊學姊的視線往旁邊別了過去,我心裡冒出了一堆問號。


「本來也是莉莎說要去染的,看起來很想跟妳湊一對。」

「她是有這麼說……」


莉莎姊要是染了的話倒是沒那麼意外,畢竟她很愛時尚,而且肯定只是覺得挑染會跟我撞到才先來問我的吧?


「所以為什麼變成湊學姊染頭髮了啊?」


總不可能是莉莎姊提起這件事之後,發現湊學姊很適合挑染就逼著她染了吧?感覺不像她們兩人會做的事啊。


「……下次不是要同台一起唱歌嗎?」

「我知道啊。」

「衣服也穿一樣的不是嗎?」

「確實是那樣……」

「所以頭髮的造型想說也弄一樣的好了。」

「這、這樣喔。」


那不就是徹頭徹尾的一對嗎──!?


「……莉莎是這樣解釋的。」

「欸?」


心裡本來很興奮的,湊學姊突然就壓低了聲音,立刻就把我從美好的幻想裡拉了回來。

果然不是要跟我湊一對的意思吧?哪有可能是那樣啊……


「就當作是這樣吧。」

「哈?不然原本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結果湊學姊一副沒有要告訴我的感覺,她又繼續默默吃起了她的午餐,真是的,莫名其妙,幹嘛非得害人心情上上下下的啊。

不過湊學姊要是接受了她剛剛自己說的理由,那就真的是一對啊……而且距離表演還有好多天,肯定是昨天去弄的造型吧?而且這是真的去染了頭髮,不是貼了髮片,感覺也不是噴上去或是畫上去的,代表就跟我一樣,除非頭髮變長,不然就一直是那樣。

那豈不是──


「那表演結束後,湊、湊學姊會去染回來嗎?」


啊啊,真是的,就這麼簡單的問題,怎麼我沒辦法好好看著她的眼睛,偏偏別過了頭啊。


「……妳想要我染回去嗎?」

「……」


為什麼反問我了啊!說不要的話還得了啊,不就是表明我很喜歡她這樣嗎!


「染、染回去也要花錢啊,湊學姊要是喜歡的話,我、我不介意啊。」


──不介意和我成對,什麼的。


「這樣嗎?」

「不過如果不符合Roselia的感覺……那還是得湊學姊自己決定不是嗎?」


雖然也就挑染了一搓,感覺沒什麼符合不符合的,表演服裝哪有需要為了這麼一點顏色去做配合啊?所以都只是我的藉口罷了,不想被她認為我很想要她留著。


「嗯,說的也是,還會被紗夜訓吧。」

「啊──紗夜前輩是花女的風紀委員啊。」


但是這個走向怎麼很像湊學姊之後會去染回來啊,算了,反正表演當天,我們是一對的,這樣就足夠了吧?


「之後還是染回來吧。」


然後她就真的決定之後要染回來了,真是搞砸了啊。


「畢竟要是也有人看了想跟著染,我會很困擾的。」

「什麼意思?」


要是有人看見我挑染想跟著染,我倒是不覺得怎麼樣啊?好比說莉莎姊那天來問我,還有湊學姊現在染了跟我成對的,我都……很開心。

她沒有立刻回答我,只是像剛剛一樣又對我笑了一下,我才發現她的便當已經吃到最後一口了,她把飯盒放到了一邊,我沒料到她會往我這邊靠近,也沒有來得及閃開,就這麼被她湊到了耳邊,那一瞬間耳朵不爭氣地熱了氣來──


「不想要其他人跟美竹同學成對。」


然後就是全身發熱。

我看著她繼續笑著,收拾了餐盒就站了起來,打算把我一個人丟在屋頂吃飯似的。

但是她也得逞了,我被丟下了。

明明屋頂只剩我一個人了,十一月吹來的風早就涼爽過頭了,我卻只想要自己一個人。

啊啊,真是的,飯都被吹涼了,可是我的身體究竟為什麼這麼熱啊。

把飯盒放到了一邊,把臉埋進了彎起來的膝蓋裡,嘴角不禁提了起來。


「我又沒答應跟妳成對……」


不過我也沒這麼對她說。


其實羽丘的官方設定是學生食堂午餐免費,不過配合劇情需要就讓她們帶了便當w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