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生日禮物

作者:Asa(朝)
更新时间:2020-11-11 16:24
点击:162
章节字数:729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友希那生賀(10/26)




如果是我的話,大概不想在生日的時候被告白吧……因為明明是個朋友們會絞盡腦汁讓我開心的日子,我又不是沒有喜歡的人,所以除了她以外的人來跟我告白的話,就很尷尬啊,會因為別人的告白讓朋友們花費苦心製造給我的快樂都白費了。

我又不是不喜歡的人來跟我告白也會開心的人。

但是我卻也選擇在了她生日的時候,想跟她告白,是不是太自以為是了啊……

不過我也沒有多麼明顯,我是沒有想過她會喜歡我的,所以只是在禮物裡附上了看似是告白又能當作不是告白的紙條。

那個人可是湊友希那啊,總覺得她對這種事情一點想法都沒有,肯定也不會明白我寫的「喜歡」是什麼意思吧。

如果真的是這樣,又有點失望,好像我再也沒有機會和她提起這件事了,以後只能遠遠望著湊さん……啊啊,我怎麼這麼難搞啊。

但是如果她有看懂卻不喜歡我……啊啊,我也是做好了十足的心理準備才這麼做的啊。

送給湊さん的禮物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東西,只是花的髮夾,買了三種,不知道她喜歡什麼花,我想可能是玫瑰吧,玫瑰的飾品也都很常見,所以我挑了比較不常見、也覺得不錯的花髮夾送給了她,沒有什麼特別的含意,單純是好看而已,還有就是如果她也能喜歡我喜歡的東西,會拿來用……那就有點開心。

不過湊さん生日的當天,送禮的時機也很讓人頭痛啊。

不管怎麼想,我都不可能自己一個人去三年級的樓層,一被摩卡知道我要去哪裡,她肯定就會露出我討厭的表情然後偷偷跟在後面,但我又不敢自己一個人去三年級的教室,也不想要大家一起去找湊さん送禮物,這麼一想我腦裡的兩人獨處的畫面,究竟要怎麼要才能達成啊?

所以一直到午休,我的禮物都還沒送出去,也還沒傳訊息跟湊さん說生日快樂……

要是她能自己下來二年級的教室厚臉皮地要禮物就好了──這好像才是最不可能的吧,我覺得她甚至沒有想過要收到別人的禮物。

就只是說個生日快樂送個禮物,怎麼這麼麻煩啊?

要是今天沒能送出去,不就是命運在告訴我,我是無緣告白了嗎?


「唉……」


午休吃完飯後,和平常一樣讓大家放我一個人在屋頂,今天卻怎麼樣都沒能放鬆,一直在嘆氣。

我有想過,湊さん要是這時候突然出現的話怎麼辦?我沒有帶禮物上來……誰會隨身帶著禮物盒走來走去啊,那不就又錯失了送禮物的時機?

可是我又很想遇到她,不管哪一種選項都好矛盾啊。

然而,不管怎麼樣,事情總是會發生。


「啊。」

「啊……欸?湊さん?」


好像沒預料到我會在屋頂一樣,湊さん看見我的時候似乎有點意外。

可是她好幾次都是特地來屋頂找我的啊。


「妳在啊,美竹さん。」

「我……我走比較好嗎?」


我還記得她是今天的壽星,所以語氣擅自變得畏畏縮縮,唯獨今天願意什麼都順著她。


「……也沒有那麼說,我可以坐旁邊嗎?」

「……都好。」


感覺真的不是上來找我的,好像只是來透透氣,問完就坐在我旁邊了。

十月底的風已經算冷了,尤其這裡是屋頂,說實話,湊さん只差一點就會靠在我身上,我都不禁熱了起來。

就算這種感覺很不錯──我怎麼就沒帶著禮物到處走啊!


「那、那個。」

「嗯?」


畢竟也不是來找我的,肯定沒有要跟我說的話,湊さん不說話也不奇怪,只好由我自己開口了。


「湊さん,生日快樂啊。」


好像也沒料到我會說一樣,湊さん有點驚訝地轉過頭看著我,對我眨了眨眼。


「謝謝……原來妳記得啊?」

「那、那是當然的好嗎!」

「也不是那麼理所當然的事情吧。」

「那、那我……我的生日,湊さん不記得啊?」


今年生日,湊さん也是有來跟我說生日快樂的,雖然很有可能是莉莎姊提到的吧。


「那倒是記得……」

「……!」


結果她這不是記得嗎?但是就算記得也不算理所當然吧?就只是,記得而已。


「教室就是一副今天我是壽星的感覺所以跑出來了。」

「啊……湊さん的粉絲很多啊。」

「美竹さん也差不多吧。」

「不、不知道。」


其實是想接著提說我有禮物要給她,結果繼續說下去就越來越難開口,我也是因為湊さん今天是壽星,對她比較特別了一點,不曉得她會不會討厭。

要是討厭的話應該也不會選擇繼續待著吧。

這不是我的機會嗎?

一年就這一天而已,禮物也準備好了,果然還是……要送的吧。


「那個……湊さん。」

「怎麼了?」


事到如今,只是說有準備禮物而已,怎麼這麼難為情啊?都不敢看她的臉了。


「其、其實我有準備生日禮物,但是在教室……」

「欸?」


努力把這句話說了出來,聽見湊さん稍微吃驚的聲音,才敢轉過去偷看她的臉。


「我現、現在去拿給妳……!」


午休還有一點時間,跑回教室再跑過來也沒問題,就想起身離開的時候,被湊さん捉住了手腕。


「別跑了,午休就休息吧,放學再見面也可以。」

「欸……好。」


她也沒放開我的手,我坐回原位後她才緩緩放開,皮膚上被她握住的感覺遲遲沒有退去,轉過頭是她的笑臉。


「雖然很期待,但是我不管什麼時候收到都會到了回家才拆開的。」

「……湊さん今天肯定收到了不少禮物吧。」

「禮物嗎……收到了很多零食,好像情人節一樣,好險莉莎準備了一個袋子,她怎麼總是這麼細心呢?」

「啊哈哈,畢竟是莉莎姊啊。」


雖然笑了出來,但是心裡並沒有真的在笑。

因為湊さん收到了很多禮物啊,也不只這個吧,還有莉莎姊的事情……偶爾會想著,她們是不是超越了青梅竹馬的關係,不過只要想到我跟Afterglow的大家看起來都很好,卻也沒有變成那樣,就稍微放心了……嗎?


「美竹さん,說起來我今天是壽星吧。」

「……剛剛說不想被當壽星的人問這個做什麼啊?」


還以為話題就結束了,她又繼續說著跟生日有關係的事情,笑容比平時溫和了一點,總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

她盯著我沉默了幾秒,接著才又開口。


「偶爾也想要任性一下。」

「欸?什……欸、」


還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她的身體就湊了過來,頭靠在了我的肩上。


「……僅、僅限今天啊!」


其實我根本就不敢動了,只是想裝做我絲毫不在意所以說了出來,聲音卻不小心動搖了。


「嗯,午休就剩下幾分鐘而已。」


她說完之後,直到午休結束的鐘聲響起之前,我們都沒有說話了。

有那麼一瞬間,多麼希望時間就停在這一刻。

想也沒有想過,能夠和喜歡的人這樣。

但是我又不禁覺得,湊さん要是只是把我當一個關係很好的後輩呢?我有點害怕,想要在下午的時候去拆開包裝好的禮物,把告白的卡片抽出來,只是那樣我就沒辦法再好好包裝一次了,沒有帶任何工具。

想嘆氣,可是她就靠在我肩上,我甚至是屏住了呼吸。

湊さん身上有和我不一樣的洗衣精味道,也可能是洗髮水的味道,明明屋頂吹來的風有點冷,臉頰卻越來越熱。

不曉得她是睜著眼睛還是真的閉上眼睛休息了,如果可以的話,甚至想伸手去環住她的腰……

啊啊,不曉得這會不會是最後一次被湊さん碰到,如果是的話,真想要有那份勇氣。

連告白都只敢寫在卡片上的我,有什麼勇氣啊。

抬頭是有許多白雲的藍天,今天的陽光其實很溫暖,可是一陣風突然從不同的方向吹來,湊さん的長髮也被吹過來搔我的臉,明明沒被搔到鼻子的,卻因為風很冷,鼻腔被刺激了,感覺就要打一個噴嚏,所以我要抬起手──

手好像被覆蓋住了,卻有只有那麼一瞬間,我已經壓到了臉上試圖不讓噴嚏打得太大聲。


「秋……!」


雙手壓著自己的半張臉,是讓聲音壓到了最小,可是湊さん也因為我身體的震動從我肩上爬了起來。


「會冷了我們就回教室了吧。」

「……」


她摸著頭髮站了起來,我拿出手帕擦了擦手一邊對她點頭。

再怎麼說都不要讓自己感冒比較好,所以就同意了她的提議。

只是她走在我前面往下走,我的手背又傳來了模糊的感覺,她剛剛──好像真的要握住我的手吧……

是因為我喜歡她,所以只是我的錯覺吧……


「放學見,美竹さん。」


走到三年級的樓層時,她回過頭對我笑了一下,雙手擺在了背後沒有讓我看見。


「好……」


真的,只是錯覺吧。

別過了頭,我就繼續往下走了。

走到教室的時候,都覺得腳步輕飄飄的,彷彿剛剛在做夢一樣。

要是剛剛……就能說出我喜歡她的話,多好啊。

反正是說不出口的啊,我這個膽小鬼。

明明是湊さん的生日,是她十八年前誕生到這個世界的日期,是我喜歡的人十八年前被生下的日期,就算不是本人,我也該開心的,下午卻一直悶悶不樂,害怕我會讓她不開心……

可是我也忍不住想像她接受了我的告白,要是和湊さん兩情相悅,下次在屋頂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抱住她……什麼的,想太多了吧。

要是她也喜歡我就好了──肯定是每個單相思的人都想過的吧,我也只是其中一人,沒什麼奇怪的,可是擅自妄想一些奇怪的畫面時,又很想一臉往桌面敲下去。

我對湊さん的感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不管怎麼樣,今天都有可能就這麼完結了吧……

明明時間的流逝應該都是一樣的,午休結束到放學卻覺得過得特別慢,一直迫不及待快點放學,卻又害怕面對現實,然而,能夠見到湊さん還是比較開心的。

下課後立刻背著書包跑到了屋頂,才想起來我們也沒有約在哪裡見面,正想傳訊息給湊さん的時候,就聽見了很悠然自得的腳步聲,我吞著口水看著那扇門,雖然也有可能不是她,但我知道是她,卻還是在看見她的時候忍不住屏著了呼吸,好像我現在就要告白似的。

不過要是什麼都不說、又聊起了其他東西,那真的很奇怪,所以我趕緊就把禮物盒從書包裡掏了出來,直接遞給了湊さん。


「那個……再說一次,湊さん,生日快樂,這是生日禮物……」


中午說過了一次,再說一次怪怪的,但什麼都不說也很奇怪,只好又說了一次。


「謝謝。」


湊さん笑著收下了我的禮物,因為並不大,她就握在手裡看了一眼,又看了我一眼。


「可以現在拆開嗎?」

「欸!?啊……欸、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怕弄丟……」


她不是說她回家才要拆禮物嗎?怎麼到我就變成要當場拆了啊!但是能夠看見她看見我禮物的表情,我也有點期待了起來,就沒有說不行了。


「不會弄丟的,那麼我就拆開了。」


明明不知道是什麼還這麼信誓旦旦,湊さん說著就坐了下來,緩慢地拆開了我的禮物盒,意識到的時候才發現我也自然而然地蹲在一邊看她拆,發現我們靠得很近的時候也已經太遲了,現在才稍微退後很奇怪,只好就這麼靠在一邊。

如果可以的話,真想趁機抽回那張卡片啊。

但如果可以的話,她等一下看見然後問我,能夠當面說,也想當面說啊。

至少也算是鼓起了勇氣後的結果吧。


「啊……是髮飾啊,很漂亮呢。」


卡片是壓在髮夾下面的,所以她會先看到髮夾,立刻就拿了起來欣賞。


「還挑了我平常用的顏色呢。」

「那、那是當然。」


要是挑了其他顏色,不就像是在惡作劇嗎?看看湊さん敢不敢帶之類的,可是我很想要她帶啊。

才這麼想而已……也沒有看鏡子,湊さん就拿其中一個夾起來了。


「好看嗎?」

「……那還用說……」


不管怎麼樣在我眼裡都很好看啊……


「什麼?我沒有聽清楚。」

「……」


她也不拿出手機或是小鏡子出來確認,就只是笑著又問了我一次,是故意的吧。


「……好看啊……」


明明只是很普通的一句話,為什麼說出來這麼難為情,我都不敢看她的眼睛了,這又讓人感覺很像在說謊。


「這樣啊,謝謝。」


湊さん看起來沒有打算試其他的髮夾,把另外兩個收了起來,我恍神了一下,才發現她準備拿起那張卡片──


「那個……!」

「怎麼了?不是要給我的嗎?」


我下意識就去握住了湊さん的手讓她別拿,沒想到我握的竟然是她的手,我愣了一下,可是下一秒又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是、是給湊さん的……」


因為反常地握住了她的手,突然覺得卡片不算什麼,我紅著臉放開了她,手心都還是湊さん手的觸感,她對我擺出了疑惑的表情後就去把卡片拿了起來,那一瞬間,我好想摀住自己的臉啊。

多麼希望湊さん就是個笨蛋,不要看懂……我人就在這裡,也可以直接跟她裝傻,說是之前處處針對她真是對不起,其實我很喜歡她……什麼的。

是啊,這個理由多好啊。

眼角忍不住偷瞥她的表情,本來以為湊さん會愣住了,卻還是跟剛剛一樣笑著,果然,她沒有看懂吧。

上面就寫了一句生日快樂,還有我喜歡妳,再來就是我的名字。

湊さん她要看見什麼才會笑?如果看見這個都會笑,應該就是誤會我了……


「……美竹さん。」

「什、什麼啊?」


我本來想故作鎮靜的,但是怎麼可能,聲音都幫我透露出了動搖的感覺。


「字很好看。」

「……那還真是多謝誇獎?」


沒想到是要跟我說這個嗎!?倒是表現得尷尬我都無所謂啊,好像要無視那句話一樣……


「我很喜歡。」

「欸、啊!?」

「妳的字跡。」

「……」


湊さん拿著卡片在我眼前晃了晃,她一直都是那張笑臉,但是真的避開了卡片上的內容,讓我內心漸漸冷了起來。

不曉得該怎麼辦,我也知道我該自己提出來,可是她要是裝傻,就是想當作沒這回事,我們還能像之前一樣不是嗎……?


「還有……」

「呃?」


所以當她又開口的時候,我又緊張了起來,手心都已經冒出了很多汗,我還沒做好準備……不,我應該做好了……


「妳的嗓音我也很喜歡。」

「……?」


我是真的愣住了,又是沒有預料到的感想,突然被同樣是主唱的對手誇自己的嗓音,那還挺莫名其妙的,但是我的臉不爭氣地熱了起來。


「想要妳唸給我聽。」

「……!?」


現在我是終於知道她為什麼會那麼說了,她打算把卡片遞給我,我看著上面的字又愣了一下,抬起手才發現自己的手在顫抖。

我不明白,什麼意思啊?是那個意思嗎?湊さん不僅沒有要無視上面寫的東西……還要我用說的說給她聽嗎?


「湊、湊さん……生、生日快樂……」


開口才發現自己連聲音都在顫抖,這是今天第三次了,為什麼說得越多次,越難說出口啊。


「嗯。」


第二句話……我猶豫了,可她卻還在對著我笑,甚至伸手摸了摸還夾在頭髮上的禮物。

又甚至……還靠過來伸出食指指著第二句話要我快點唸。


「我……」


不禁想了一下,如果是要我說出來然後拒絕我呢?

一想到是討厭的後果,後頸都發涼了,好像也沒那麼害臊了,就是想面對現實,嘆了一口氣,我沒有看她,雙眼直直盯著我寫的那張卡片。


「我喜歡妳啊……」


說完好想閉上眼睛,好像眼淚都能流出來一樣,胸口像是被挖了一個洞,只剩下空氣的感覺。

會不會就這樣結束了啊……如果就這樣結束,可能也很不錯吧……怎麼開始自暴自棄了啊。


「嗯,謝謝。」


所以當我正要閉上眼睛,聽見她那有點虛幻的聲音,我真的有一種世界要完結了的感覺。

不是「我也喜歡妳」,而是「謝謝」,是不是就這樣……結束了啊。

如果是這樣的話,卡片也不想給她了,畢竟只是鬧了個笑話──我就想收回來的時候,她的手卻伸了過來,連卡片一起握住了我的手指。


「沒有第三句話嗎?」

「欸?啊?美竹蘭敬上……?」


直到我說出了這句話,湊さん才終於露出了有點不高興的表情,是我才覺得莫名其妙吧,真的只是要我唸出卡片上的三行字啊?

她還握著我的手,而且握得比剛剛用力了一點,看她一臉不開心,我真得不知道怎麼了,也差點擺一張臭臉回去──


「妳就不問我,要不要跟妳交往嗎?」

「我……欸?欸……?欸!?」


她的臉還是很生氣,因為根本不覺得生氣的臉會說出那句話……但是,我沒有聽錯吧?


「沒有要問的話就算了。」

「……」


湊さん放開了我的手,表情也變回了平常的模樣,可是她也沒有從地上站起來,只是抽走了我手上的卡片放回盒子,再把盒子放進了袋子裡。

我是想問的,我想問啊……只是我忽然開不了口,說不出話了,更何況在問別人要不要跟自己交往之前,難道不是要先問妳喜不喜歡我嗎?我又不知道……湊さん是怎麼看我的。

誰知道她會不會只是因為我喜歡她,所以要交往……怎麼我的困擾已經從她會討厭我變成了這種了啊,真可笑。


「美竹さん,我還有一件想任性的事情。」

「欸……?」


但是疑惑的聲音,我還是發得出來的。

她也沒有笑,所以我覺得應該沒什麼吧,至少不像中午那樣是在笑的。


「啊!?」


她推了我一把,讓我往後跌到了地上,正想罵人的時候,她就爬到了我身上。

本來以為就要這麼說不出話了,但確實是真的說不出話,湊さん沒有對我做什麼,她只是看著我,就只是看著我……臉貼得很近,好像我只要稍微動一下,就能碰到不該碰的地方,臉上還能感受到她的吐息,而我已經屏住了呼吸,屋頂上的風很大,我卻只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湊さん是不會吻我的,我也沒有親她,怎麼能啊?

看著她把頭髮撩到了耳後,我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卻因為剛剛一直很緊張而差點嗆到。


「……!?」


更因為她真的差點碰到了我的嘴唇,我身體震了一下,誰知道她下一秒只是湊到了我耳邊。


「但我也不會跟不是戀人的人做那種事情。」


她說完這句話就從我身上爬了起來,也沒有要伸手一併把我扶起來的意思,就放著我在地上一臉吃驚。

她到底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偏偏要我親自說出口……

啊……因為是壽星?說還想任性……?


「等等啊!湊さん!」


在她背起書包和袋子要離開之前,我鼓起了勇氣從地上跳起來,伸手就直接捉住了她的手腕。


「請……請……請跟我交……交往……」


但我卻在關鍵時刻,仍然不敢看她的臉,甚至差點閉上了眼睛,可是我知道她還在我面前,因為我抓著她。

然而她卻沒有回答我,我只聽見了一個淡淡的笑聲。


「那妳是不是送錯東西了?」

「……哈?」


現在才說對我送的髮夾有意見嗎?很緊張的心情瞬間都被點火了。

只是她整個人轉過來面對了我,甚至對我的頭髮伸手,她的手就在我臉邊,我又屏住了呼吸,然後就聽見了她的竊笑,我頓時有點火大,這個人在做什麼啊……她竟然用我的頭髮在打結。

當然我的頭髮是打結不了的,立刻就因為絲滑所以鬆開了。

而她的手也真的碰到了我的臉頰。


「生日禮物,我比較想收這個。」


所以當我明白她究竟在做什麼的時候,我想我的臉頰跟我的挑染變成了一樣的顏色吧。

不過我怎麼覺得我有點虧啊……下次生日,一定要跟她討回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