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路见不平

作者:陈陈陈陈
更新时间:2021-01-12 21:10
点击:147
章节字数:177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秦王政十七年,内史腾率军南下渡河进攻韩国,随后一举攻克韩都新郑,俘获韩王安,继而占领韩国全境


同时,赵国长久以来的宿敌之一———燕国也在蠢蠢欲动


赵秦之仇在争霸,赵燕之仇在争气


燕国本并非赵国对手,却偏偏嫉恨赵国,每每在赵国吃紧的当口在背后袭击,不知多少次使赵国陷入腹背受敌的危局,尤其在战国中期的合纵连横中,燕国非但几次成为秦国的结盟国而对赵产生威胁,且中原战国只要与赵国发生龌龊,第一个便来结好燕国,使赵国如芒刺在背


此次,燕王喜同样认为,秦灭韩后,势必会继续北上攻赵,遂密令其护国太师王衍,及其座下左右护法、五大长老,先后去往赵都刺探消息,只待时机


——————————燕地边境蜃楼————————


蚩尤堂之堂主骨妖,武功莫测且善于用毒,六国中,诸子百家及武林各派,除却远在北境有‘越王捌剑’坐镇的罗网组织,要说谁还能有问鼎江湖的实力,便只得‘太极玄一,阴阳两气’的阴阳家一派


骨妖的对手,便是来自阴阳家的几个年轻弟子,双方正胶着时,林中忽然扬起一阵笛音,音韵悠扬缥缈、高低起伏,骨妖率先得了反应,自原地腾空跃起,落于枝干之上,朝远处高喊道:

“来者何人,烦请现身一见!”


一行三人由远而近


为首的是位少年,眸若点星,嘴角微勾恰带三分笑意,颇有些风流佻达


紧随其后者,约摸五六十来岁年纪,额间至眼角有一道刀疤,使其看起来十分的凶神恶煞


队伍末尾的则是个中年男子,手执象牙折扇,身段挺直,言语间便展露出一股谦谦君子风范:


“诸位还请宽心,我等只是途径此地,若有打扰,望请见谅!”


“瞎凑什么热闹?老子手里的刀可不长眼睛!”骨妖面沉似水,毫不客气,话音刚落,人群中有一少女走了出来,向那三人拘了一礼,轻声说道:“晚辈一行在此阻了去路,还望三位莫要怪罪才是”


这少女是阴阳家最小的弟子,却也是最世故的,一张小鹅蛋脸、大眼睛,十分灵秀,只可惜金玉其表、败絮其中


中年男子立马眼露赞赏:“姑娘年纪轻轻,却是十分通晓人意,又生得娇俏可人婀娜...”


眼看越说越不像样,他的两名同伴立马在旁咳嗽不止,少女也已是双颊泛红,见状,绣花长裙拖在地上,又作了一恭


“你小子,到底有没有点眼色?要泡妞去别处泡!别跟这耽误爷爷的事!”骨妖也着实张狂,明知势单力薄,尚要把人得罪了个干净,那位少年显然不似身旁长者那般和颜悦色,一副笑嘻嘻的鄙夷神态,当即出来讽道:“喂,老无赖,你着急忙慌的作何搭话?莫不是自己生得丑陋,然则心生妒嫉?”


言罢,骨妖怒睁着眼,额角的青筋随着呼呼的粗气一鼓一张,显然少年说到了他的痛处


一直相对沉稳的刀疤老头当即挡在少年身前,只见他背脊微驼、两鬓花白,神色间皆是冷峻


骨妖瞧见那老头手中玉笛,如同被泼了一道冷水,理智上觉得好汉不吃眼前的亏,感情上却偏偏容不得自己丢了脸面,好在这时,中年男子又出来当搅屎棍子,先是拉住自家这边的阴暗老头,又是冲着骨妖报了报拳,十分恭敬的道:

“这位英雄,观您方才打斗间所使招式,在下斗胆一猜,您可是江湖中大名鼎鼎的蚩尤堂骨妖堂主?”


这番恭维成功地搅合了方才之间的剑拔弩张


“有何见教?”


男子笑了笑,继续道:“骨堂主,在下不才,或者可以替您分析当今局势”


这话很明显了,带有威胁,却又给了台阶,骨妖似有动容,他本就冲动之后有着悔意,不觉已将双月弯刀归于背后,双手抱拳:“未请教阁下贵姓...?”


“在下方暨,字远忍,北境人士”


由此可见,另外两人便是公输仇与州眠弋了


骨妖口中默念一遍,似乎觉得耳熟,却始终又想不起来,最后只道了一句后会有期,足下生风,已迅速消失在众人视线


几个年轻小辈几乎同时松了口气,等缓过来,年长的男子领着师弟妹皆是行礼,诚恳道谢着:“晚辈郑于鲜,多些三位今日搭救!”


“哦?何谢之有?”


郑于鲜不缺心眼,立刻反应过来,掩饰着笑了笑,又道:“是,晚辈再多嘴一句,三位可是要去蓟城?”


“我们是去邯郸”州眠弋语气有些不耐,好像想起什么,又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我有一事,望郑公子不吝赐教”


“小兄弟但说无妨”


“蚩尤堂属农,农家又主张什么?”


“啊?药、药理吧?”


“何药?”


毒药!


众人皆不解其意时,少女首先推测出来,眼里闪过一丝无法遏止的怒气,又追问道“公子之意,是指骨妖善毒,若照他以往路数..”


“老怪物下了毒?”郑于鲜终于也明白过来:“怪不得如此轻易就罢了手!”


“郑公子但且宽心,只是猜想而已”


郑于鲜可不管是不是猜想,当即道了告辞,生怕再多误了时辰就一名呜呼


老少三人亦准备离去,听见身后又有马蹄声传来,竟是那少女去而又返,见状,突然的又咽住了话,在最初一霎间,脸色由于感到特别的难为情而变得刷白


中年男子体贴的替她询问了一句:“可需要回避?”


少女鼓起勇气点头,待多余的人离开,反而更是紧张,州眠弋看她一眼,随口问道:“你叫什么?”


她脸一红,蚊子似的对州眠弋小声道:“我叫做楚桐,郑于鲜乃是家兄”


“我叫州亦,郑姑娘有何话要说?”


“若州公子赏脸,来日到了邯郸,可至一个叫麒叶客栈的地方落脚,到时只需知会一声,自会有人替公子打点,如此,也方可让我与家兄报得今日之恩”


“什么恩不恩的,姑娘不必放在心上”州眠弋想了想,直接拒绝道:“何况我一行人数众多,哪里敢烦劳姑娘操心”


那人表面亲和,实际却刁钻得很,郑楚桐向来柔弱示人,一时倒说不出什么诘责的话,只是心想这人未免太不识抬举、高傲过头,腹诽间,突然听见那人又补充了一句:“来日若姑娘到了邯郸,可至城郊的无为书院一聚”


此言一出,郑楚桐郁气顿消,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像是面上的一道涟漪,迅速划过脸部,然后又在眼睛里凝聚成两点火星,转瞬消失在眼波深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