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不能說的那個字。〉

作者:末日旅鵝
更新时间:2020-09-18 23:45
点击:642
章节字数:409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就在衛靜嫻為了找不到褲子而煩惱的時候,那個人設崩壞的萍晰女侠又闖了進來。因為對方這個舉動,她差點沒尖叫出來:「妳、!妳到底又怎麼了?」被嚇到而捂著心臟的部位、她大口大口喘著氣,驚恐的看著那個不速之客,連沒穿褲子這件事都忘記了。


「呃……沒事吧?怎麼會嚇那麼一大跳?」對方有些詫異的問著。

「妳難道不知道突然衝上來而且還是撞門進來這個舉動有多恐怖嗎?」驚魂未定的她語速提高了不少,捂著胸口,要不是身體變年輕了,她覺得她可能會因為驚嚇過度、然後心臟停止吧。


「抱歉。」低著頭,許萍晰乖巧的道歉了,然後又笑著說:「對了,剛剛被罰跪的後我發現,小嫻同學她好像把褲子收在床底下。」

「我沒罰妳跪啊!」

「欸那個不重要,總之我只是想來說褲子在哪裡而已。那我繼續下樓等妳!要快點哦,我怕貓咪跑掉。」許萍晰對著她揮了揮手之後,又咚咚咚地跑下樓了。


簡直像一陣旋風。衛靜嫻坐在床上等著心臟的跳動恢復正常後,才緩緩的下床看了看床底下。還真的有一個扁扁的、類似衣服收納箱的東西?因為是半透明的,所以很明顯的看到了疑似褲子的衣物。

「……這裡不是用來藏小薄本的地方嗎?」她嘆氣,想著果然已經不懂現在小孩子在想什麽了。拉開抽屜隨意地挑了一件褲子套上之後,又換下了身上的衣服。最後才緩緩地下樓。


「我好了。」

許萍晰抬頭看了眼樓梯上的她,笑得更加燦爛了:「走吧。」


今天的天氣也不錯,雖然不是萬里無雲,但那湛藍的天空讓衛靜嫻覺得很舒服。她看著那個牽著自己的手的許萍晰,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才好,只好讓手掌放鬆,並沒有回握對方的手。


說也奇怪,今天跟昨天的反應真的差太多了;她想,難道是因為昨天跟另外倆人相處過後,讓對方覺得……其實她們並不是真的喜歡“自己”,所以放心了嗎?可是,腳踏三條船畢竟還是事實啊。這種事情如果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話,大概會把對方列為永久拒絕往來戶吧。


……所以現在的小孩子真的那麼開放嗎?


在她胡思亂想之際,許萍晰突然停了下來,然後指著早餐店對面的小小公園說:「就是那裡!」由於這裡算是個不太起眼的住宅區,所以公園裡面也基本上是人煙稀少的狀態。她往裡面看了看,發現幾團毛球在那裡滾動跑跳著……一、二、三、四、五。


「居然有五隻?」訝異之餘,也被那慵懶的身姿給治癒了。

「我們快過去吧。」拉著她,許萍晰小小跑了起來。在她身後的衛靜嫻一邊擔心著貓咪們會不會被嚇到而四處逃竄,一邊想著明明是用同款洗髮精,為什麽這位女主角洗起來就比較香呢?當然,這是沒有答案的。


出乎意料的,衛靜嫻似乎很受小動物的歡迎。跑過去時不僅沒有因為大動作的她們而逃離公園,反而毛球們還在她的腳邊蹭了蹭,示意要她摸摸頭。

而她當然也非常配合的伸手摸了摸牠們,許萍晰則是打開了剛剛買的貓咪罐頭。


「哇啊啊啊!吃了吃了!好可愛!」許萍晰興奮地抱著她的脖子搖了搖,這讓她感覺有點不適。不是因為被抱著而感到不舒服,而是因為被晃得太過大力導致有點頭暈。


「嗯……很……可愛。」她有些虛弱地回應著,感覺到奇怪的許萍晰停下了動作望向她,才發現她的臉色有點蒼白:「欸?沒、沒事吧?抱歉……又讓妳不舒服了。」真的。這兩天身體的內傷跟外傷真的很可觀。


「還……還好。」大概是被晃過頭了吧,她感覺頭開始暈起來了,加上一直蹲著,似乎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就這樣,她很自然的往身旁許萍晰的肩上靠了過去:「讓我靠一下……」忍著有點想吐的不適感。


「好……好的。」對方突然乖的像小貓一樣,身體僵硬的動都不敢動一下。

衛靜嫻覺得這樣的許萍晰有些好笑,就虛弱地笑了笑:「妳怎麼比那些貓咪還要像貓啊?」然後猜想著,講這種話會不會被她推倒在地上或是被她打。


不過猜想的事情都沒有發生,她只是默默地把自己扶起來,移動到了一旁的長椅上。

「好好休息,我去買水過來,妳等著。」然後就噠噠噠地跑走了。


大概是前天撞到頭吧,沒想到才被搖這麼幾下,就弱得像什麽重症病患似的。哦對,還要加上突然被轉移過來的衝擊。那個打擊真的有點大。


「……總不會是自己老了才這樣吧。」身體還是十七歲呢。衛靜嫻看著天空,陽光穿過樹蔭一閃一閃地照著她的臉,讓她感覺刺眼。瞇著的眼睛漸漸地閉了起來。微風輕輕吹過令人非常舒服,明明才剛起床卻又有了睡意。


正當她享受著這個愜意的早晨時,感覺突然有什麽東西踩了自己。她慢慢睜開眼睛想一探究竟。原來是貓咪們吃完了罐頭之後跳到了自己的身上。而且不是一隻,而是五隻。

「……等等你們,這樣有點重耶。」這種感覺瞬間像是毛茸茸的鬼壓床。應該說,貓壓床。而貓咪也好像是不滿被說重似的,朝著她喵了一兩聲。之後牠們各自調整了自己舒適的姿勢後就……像是睡著了一般不動了。


她無奈的又閉上了雙眼,等待著許萍晰回來。不適的感覺也漸漸地退去。


「……怎麼回來後妳就像在天國一樣了?」許萍晰拿著兩瓶飲料,滿臉奇怪的盯著她。

「不知道……,牠們自己跑上來的,妳回來的正好。救命。」畢竟真的很重,可是趕走牠們又會有罪惡感,於是只好跟眼前的人求救了。


只見眼前的人把手上的飲料放到了長椅上空著的位子,然後……


以為對方會把貓咪給抱起來的衛靜嫻,看著她漸漸靠近的雙手跟身體——

「妳要做什——……」還沒說完,她就神奇的用著不會壓到貓咪、也不會打擾到貓咪的姿勢,把自己的重量壓在了衛靜嫻的身上。


季節是冬天,衛靜嫻卻感覺到有些熱。

她不清楚這是許萍晰跟貓咪們的體溫,害自己感覺到熱的;還是因為被對方抱住而覺得害羞才讓身體發燙。

「牠們看起來很舒服呀,」看不見表情,但是聽得出來對方正笑著:「我就想,我也要試試是不是真的那麼舒服。」那聲音聽起來甜而不膩。


「……可是妳好重。」當然衛靜嫻不會把那種肉麻的感想說出來,畢竟太羞恥了。加上對方現在的動作,如果說出來總覺得……好像不太妙?貞操上的那種不妙。

咦?看倌們問現在是什麽動作?呃嗯……,大概就是腿上三隻貓、肩上頭頂各一隻,牠們形成了一個絕佳的平衡;而身上的這個人,一腳跪在長椅上、雙手輕輕環抱著妳的腰,還把下巴靠在妳那沒有蹲貓的另一邊的肩膀。


總之,很曖昧。對,路過的人可能會回頭看的那種。


「妳知不知道對一個妙齡少女說很重,是一件很失禮的事情?」許萍晰拉開了跟衛靜嫻的距離,非常不滿的看著她說著。

「可是……有貓妳還壓上來,當然很重啊……」她無辜的說。腿都快麻掉了,哪裡還管那麼多?麻掉可是很難受的耶。


「……」許萍晰只是挑了挑眉,離開了她的身上,然後輕柔的把貓咪們抱離開她。貓咪們有些不滿似的喵了幾聲,然後又窩在了衛靜嫻的身邊。「好了。」在她還沒反應過來時,她又感覺到了重量:「這樣就不重了對吧?」


許萍晰的長髮因為轉身而飄逸著,它們掃過了衛靜嫻,又是那好聞的香味;然後衛靜嫻才反應過來,許萍晰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咦等等妳、喂!」才剛恢復的循環著的血液又被壓住了。瞬間的刺痛讓她抓了抓對方的衣服。「快……起……來……」她吃力的說著。


聽到衛靜嫻的聲音,許萍晰先是一愣,然後轉身看了她一眼,而她卻因為這個動作又痛苦的搥了搥長椅……麻掉時被碰到真的很地獄。

看到了這樣的衛靜嫻,許萍晰馬上跳了起來:「還、還好嗎?」擔心的問著。


「……不好……」快死了。她仰望著天空,雙拳緊握雙眼緊閉,等待著這陣酥麻過去。這段時間誰也沒開口說話。




「下次,絕對,不要,再次,坐在,我,麻掉的,腿上!」

「妳的逗點地方好奇怪。還有手都快洗到脫皮了,可以了吧!」

她們已經回到家裡了。因為摸過了野貓,所以衛靜嫻就拉著許萍晰洗了三分鐘的手。對方忍不住地抱怨了。

「妳先答應我。」

「……好吧。」


看著心不甘情不願的許萍晰,她拿著毛巾擦了擦對方的手:「妳是不是沒有腿痲被壓的經歷。」一臉凝重的問著對方。

沒想到那人卻回了:「有啊,可是妳當時的表情實在太經典了,我想再看一次。」

手邊沒了枕頭能丟,於是她想了想,伸手輕輕撫上了許萍晰的臉頰。大概是完全沒想到對方會這樣做,許萍晰僵著身體紅著臉,完全不敢動。

然後,就像當初衛靜嫻剛過來這個世界時,眼前這個人也對自己做過的那樣,衛靜嫻——狠狠地捏了許萍晰的臉頰一把。


「是妳太胖。」

冷著聲音,她如是說。

她發現,如果自己再不強硬一點,大概永遠都會被這群小鬼騎在頭上。


然後然後,衛靜嫻的肚子就被許萍晰重擊了一拳。


……恍惚間,她看到了對方那跟綽號相符的臉龐。紅通通的、不知道是憤怒還是害羞、生氣的表情。「衛靜嫻妳欠揍!」這聲,衛靜嫻不太確定對方到底是喊著哪個衛靜嫻;總之她是不知道接下來發生了什麽,因為那拳的關係,她的眼前一黑。


有夠犯太歲……




胖。大概是一個妙齡少女,噢不,是這位女孩永遠不能觸碰的禁地。雖然這位少女並不胖。衛靜嫻只是想要氣一下對方,所以才會這麼說的。總之,她現在很後悔對女俠說了那麼多次她很胖這件事。好不容易覺得可以好好鞏固一下自己的年上尊嚴,沒想到卻還是被一拳打回了原形。“找罪受”這件事,除了農遊戲以外她真的什麽都不想要。


「唔嗯……」睜開眼睛,天還是亮著的,似乎是躺在客廳的沙發上。衛靜嫻沒起身,用略為疲憊的眼神環繞室內一圈,正好看到了許萍晰放下玩手機的手,她的表情說不上是冷淡,帶著一點擔心、卻好像不想表現出來似的:「妳……醒了啊。餓了嗎?」用著誰都聽的出來刻意壓低的聲音,她問。


衛靜嫻搖了搖頭:「不餓。」畢竟被打了一拳,到現在還隱隱作痛著。

聽到了衛靜嫻虛弱的聲音,又或者是誤會了、以為對方在生自己的氣,她低下頭小聲地說:「對不起打了妳……」抓了抓裙襬好像想說什麽又不敢開口。


「嗯……」看著這樣的她,衛靜嫻好氣又好笑:「是啊,妳超對不起我的。昨晚丟菜刀,今天打拳擊,就算我有九條命也不夠撐到我回去呢。」雖然衛靜嫻覺得,現在應該剩下六條了。


「……回去?」捕捉到了關鍵字,許萍晰抬起頭看著衛靜嫻,睜大了雙眼。

「嗯,妳們應該也很想要本人回來的吧?」她想起了昨天的逼問大會,「我好像已經知道怎麼讓她回來了。」笑著說:「只要我回去就好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